倍可親

翻譯雜談

作者:Duffy  於 2023-5-14 01: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英漢翻譯|通用分類:英文分享|已有4評論

翻譯雜談


翻譯的作用在當今世界政治經濟文化交流中的地位,越來越突出了,中國的對外交流日益頻繁,除外交人員外,中國黨政領導人,更多地直接參與國際記者招待會或者高峰會談,翻譯的快速準確,已經及其引人關注。突出的是兩年前,楊潔篪與美方高層在阿拉斯加會談,楊老虎鏗鏘有力,引經據典,駁斥美方的頤指氣使,居高臨下,驕橫傲慢,滅掉對方的威風,大漲中國人的氣勢,而且,中國的即席翻譯,美女張 ,也是氣勢不凡,在楊老虎一氣呵成,十分鐘長篇連續發聲的情況下,仍然快速準確地翻譯出來,甚至語氣和語速都相得宜彰,成鮮明對比的是美方的翻譯,不但動作生硬,外形猥瑣,著裝不堪,最主要的是翻譯水平更是不在一個檔次。連美方代表都讚歎說,中方回去應該給翻譯提工資,以示表彰。擔任溫家寶總理翻譯的張璐,也是出類拔萃,溫總理講話中總愛使用古文典故和成語,這對翻譯來說,是重大考驗,要對兩種語言的深層表達,有深入的了解。要把中文成語用相應的英語習慣方式展現出來,絕不是一般翻譯可以勝任的。

 

前兩天,看到一則新聞,說荷蘭漢頓大學漢學院的一位漢語教授馬克-林恪博士,他有深厚的中文造詣,又曾在北大文學系作研究,後來他辭去公職,帶領他的兩個學生,用了13年的時間,把120回全本《紅樓夢》翻譯成荷蘭語發行出版,引起了荷蘭文學界的一場研討《紅樓夢》的熱潮,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光是100多個人物的名字和近百首詩辭,前後就花了4-5年時間,仔細推敲,反覆修改。全部完成後,又花了好幾年時間,字斟句酌,以圖既要體現出漢語的博大精深和原作者的中文功底,又能反應出荷蘭語本身文字的優美,為此,譯者們還仔細鑽研了中國哲學,佛教,道教,甚至中藥。因此,翻譯作為一門學問,和只求字面翻譯的準確,是有天壤之別的。

 

我的小學在北京平安里石碑衚衕,隔壁就是原北京電影製片廠的譯制部,後來擴建為北京譯製片廠。在小學二年級時,北影譯製片部到我們學校挑選一男一女兩個同學,作為他們為前蘇聯電影《走向新岸》的配音演員。我被有幸選入。首先要背好台詞,然後,按譯制導演要求,在一個很大的錄音間里,完成和電影里演員完全一樣的動作,但對話用的是相應的中文。大家都熟悉的日本著名演員高倉健的電影,全都是由上海電影譯制演員畢克配音的,畢克那富有磁性的低沉音色,把高倉健的堅韌不拔,剛毅果斷的性格表現得出神入化。以至高創建應張藝謀的邀請來華拍《千里走單騎》時,一定要畢克全程陪同。劉廣寧配音的《魂斷藍橋》,《生死戀》,以及有「配音皇后」之稱的向雋殊配音的《復活》,《蝴蝶夢》,《流浪者》,《冰山上的來客》等電影中,用不同的音色,語調,把不同角色的貴婦,涉事未深的少婦,娼妓,女特務等的各自氣質,表現得淋漓盡致。給人們留下深刻的印象,影響了整整一代人。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許多歐美電影,首先進入港台地區。當時都是採用中文字幕。但是,片名的翻譯非常講究,特別是香港,總愛把英美電影意譯成四個中文字,而且非常有特色。最典型的,把英國電影「Waterloo Bridge」 (意思是滑鐵盧橋」),翻譯成《魂斷藍橋》,既不拘泥於音譯,也不拘泥於意譯,比滑鐵盧橋,不知要優美多少倍,堪稱經典。把美國著名小說」Gone With The Wind」(中文意譯為「飄」),改編的同名電影,翻譯成《亂世佳人》,也是翻譯的一絕。特別是,根據約翰-斯特勞斯的著名樂曲「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改編的電影,被譯為《翠堤春曉》,絕對很有創意。同樣是,把《魂斷藍橋》電影女主角,好萊塢著名女演員Vivien Leigh (音譯應為薇薇安-),翻譯為費雯麗,即使在中國人名字里這個名字也是大放異彩,真是非常貼切。(中國不是有個著名女演員叫蔣雯麗嗎?)

 

至於文學作品的翻譯,更是如此。中國最具代表性的巨著《紅樓夢》的外文譯本有100多種,其中英譯本的名稱,就有許多種,什麼」The Dream of Red Mansions」, 「The Story of The Stone」等等,不一而足。最為美國紅學界推崇的譯名則是「The Dream of Red Chamber」 ,因此,它也是美國公認的《紅樓夢》的英文標準譯法。至於《紅樓夢》中人物的譯法,有的乾脆就採用漢語音譯,這種譯法對一般作品還可以接受,但對於《紅樓夢》這樣的,幾乎每個人名都隱含著許多深層寓意(例如大部分人物的名字都包含或影射著他或她的出身,輩分,人物關係,直到容貌,性格,特質,命運,甚至反映在她們的判詞中)的文學巨著,純粹採用音譯的譯法等於是糟蹋了中文藝術。因此,《紅樓夢》的人物英文名稱和稱謂的翻譯,在美國紅學界,竟成為一個獨立的研究分支,這裡面的學問大極了。

 

《紅樓夢》英文全譯本,公認的最好版本,有華人楊憲益的譯本,主要是面向原著,以保留中文特色為主的翻譯方法,人名大都採用音譯。以英語為母語的首個全本《紅樓夢>英譯本譯者是英國著名漢學大師霍克斯,他 26歲到北大求學,后又作為北大研究生,1970年起,霍克斯辭去牛津大學教授職務,用了十年時間把《紅樓夢》前80回翻譯成英語,他的女婿閔福德接著把后40回翻譯完成,因此成就了世界上第一部由以英語為母語的人翻譯的英語全本《紅樓夢》。該版本成為英語世界最卓越的《紅樓夢》英譯本。霍克斯採用的是音譯和意譯結合的方式,既保留了漢語特色,又爭取符合英語習慣,以便於非漢語母語的讀者不致混淆人物關係。漢語中對各輩分,長幼,嫡庶,主僕關係的稱謂都有明確的區分,而英語中則沒那麼多講究,例如一個uncle aunt就把姑表姨表親屬的叔伯姨舅都囊括了,再如子女稱呼長輩以直呼其名視為親切,這在漢語中是極不禮貌,且不可接受的。此外曹雪芹寫《紅樓夢》對長幼嫡庶本來就有伏筆,真假難辨,例如賈母有兩子,長子賈赦,次子賈政,榮國公去世時,是由長子賈赦襲爵,次子賈政自幼好讀書,皇上賜員外郎官職,賈母卻隨賈政住榮禧堂正房,並由賈赦兒媳王熙鳳(她又是王夫人的內侄女)主里大權。而長子賈赦單住偏院。其中埋藏許多隱情。為此霍克斯翻譯《紅樓夢》時,也是深入釐清人物關係,也把賈政一支作為主線,特別在人物名字和稱謂上,下足了功夫,極富創造性,而且獨具匠心。例如敘述和旁白時,把賈政譯為Zheng  Jia,平輩以及官場場合稱作Master  Jia,(相當於賈老爺,或大老爺),僕役老媽子們則尊稱賈政為Sir  Jia。賈政同輩的女眷,統稱為Lady  X, 只有賈政的正室王夫人譯作Mrs. Wang,而非Mrs.  Jia, 以示與其他各室夫人們有別,其中賈政側室趙姨娘只能稱作Lady  zhao。獨有薛姨媽直譯作Aunt  Xue, 因為她屬旁系女眷,既出生在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且又是王夫人的親妹妹,還是全書女主角薛寶釵的母親。身為賈政次子的賈寶玉(長子賈珠早亡)直譯為Bao Yu, 平輩男性均稱其為Mr.  JIa  (相當於賈少爺),姐妹們或丫鬟僕役則稱其Mr.  Bao,(相當於寶二爺),賈璉直譯為Jia  Lian,他是賈赦次子,平輩僕役則尊稱其為Mr.  Lian(注意不是Mr.  Jia, 而是Mr. 璉。亦相當於璉二爺),獨有王熙鳳因有Mr,  Lian,從而專稱Mrs.  Lian(即璉二奶奶),雖說是以名為姓,可說是歪打正著。但絕不可稱Mrs.  Jia,否則犯忌於王夫人,邢夫人,甚至會連帶賈母。劉姥姥譯為Grannie  Liu。以上這些名字和稱謂,雖然略顯繁雜,卻滿足了漢語和英語各自的語言和風俗習慣,便於英語讀者理解人物關係。這也是霍克斯的獨具匠心。至於丫鬟們則皆用意譯(丫鬟的名字大都是主人最初定的名字,曹雪芹原本就有寓意,賈母的丫鬟都是禽鳥寶石(例如 鴛鴦,珍珠,琥珀等),小姐們的丫鬟則寓意深刻,略有不同(例如,賈家四個大小姐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丫鬟分別為抱琴,司棋,侍書,入畫),用相應的英文意譯,也很好理解,正應了賈家世代書香門地。賈寶玉的大丫鬟襲人,英文翻譯時是最為頭疼的,楊本採用音譯His-Jen,初次出現時,後面還加了個(assails  man)作註釋,本意是想為英語讀者說明中文原意,卻繆之千里成「攻擊男人」,令許多外國人費解。襲人最早是賈母的丫鬟原名珍珠,後來寶玉從賈母處搬出來,賈母怕其他丫鬟伺候不周,於是把珍珠送給寶玉,寶玉搞怪,因珍珠娘家姓「花」,她又是那麼溫柔殷勤,體貼入微,於是就說:古人詩云:「花氣襲人知晝暖」, 就改名叫「襲人」吧,哪知為此還遭到其父賈政的呵斥,因為「襲人」的字面原意並不是什麼好詞(攻擊人)。這裡還有兩個趣聞,一是,不能想向曹公不知陸遊原詩為「花氣襲人知驟暖」,而曹雪芹筆下,寶玉引文為「花氣襲人知晝暖」一個是「驟」 一個是「晝」,讀音相同,寓意則可以大不相同。寶玉所說的「晝」暖是說白天時是暖的,言外之意,夜間仍是冷的。暗含寶玉也深知,襲人明裡給人溫柔和順,似桂如蘭,上得賈母,王夫人的眷愛提攜,下得公子小姐們一致好評,再往下也得到眾丫鬟,老媽子們的敬仰,絕對是賢妻良母型,上下通透,左右逢源之人物。襲人的溫柔和順,似桂如蘭,是男人的最愛。古時稱「香氣襲人」本也有醉倒人的意思,恰如當今所謂「少男殺手」,因此按英文意譯為「攻擊男人」也並不為過。寶玉也深知其表面柔情似水,私下裡也是暗藏玄機,另有所謀。曹雪芹給襲人的判詞是「枉自溫柔和順,空雲似桂如蘭,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一個「枉自」一個「空雲」,把襲人的另一面展示無餘。襲人引導寶玉同領男女之事,卻又暗示王夫人,提防寶玉和丫鬟們做出越軌之事,導致金釧無辜挨了王夫人一巴掌,含羞自盡,後來又因為草叢裡發現一的性玩具,惹得王夫人大怒查抄榮國府,趕走逼死晴雯,寶玉為悼念晴雯,特作祭文「芙蓉女兒誄」,襲人卻說晴雯「算個什麼東西」,陰暗嫉妒之心昭然若揭。最後,眼看當寶二奶奶或二姨娘無望,在賈家破落之前,嫁給了優伶蔣玉涵,也算是善終。襲人的陰冷自私一面也是迫於自身生計,與薛寶釵的滿含心機截然不同。霍克斯在翻譯襲人名字時,採用了Anero(芬芳之意,亦為女孩名),也是創意多多,真不愧為英語母語翻譯者。其他丫鬟:如雪雁(Snowgoose)(此處以「鵝」代「雁),紫鵑(nightingale,這裡採用的是「夜鶯」,無「紫」也無「鵑」),晴雯(Skybright),平兒(Patience)等,譯名不用直譯,而是採用與中文相對應的英語慣用用法,皆為不俗,無論對以中文為母語的譯者或以英語為母語的讀者來說既高雅,又貼切,既生動,又通俗,不能不拍案叫絕。另有兩個人物的名字,霍克斯做了特殊處理,一個是丫鬟卍兒(萬兒), 譯作Swastika,(這本是一個古英語的宗教和民俗符號,常用於非洲萬字花紋)。 另一個是身為紅樓十二釵中的特殊人物妙玉,妙玉出身本就很神秘,加之又是身為主子的出家人,因此,霍克斯把她譯為Adamentina(這是一個源自拉丁文的,很少使用的外來語,原意為稀世珍寶)這就無形中把妙玉的高貴神秘,與眾不同,清高離世,飄然獨立突顯出來,和曹雪芹特別設立這樣一個人物的本意,一拍即合了。這種翻譯真是神來之筆。

 

漢語小說中不乏罵人的髒話,多為粗俗下流的俚語,有些只用隱喻,有些則成為傳統的「國罵」。對嚴肅作品而言,大都上不得席面。這就考驗譯者的智慧了。典型的如《紅樓夢》第七回 ,醉酒的焦大痛罵賈家這幫王八羔子, 「每日偷狗戲雞,扒灰的扒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算是很文明的語言了。漢語中, 「偷狗」專指女人偷漢, 「戲雞」暗指男人打野食。楊憲益直譯為「day in and day out scratching in the ashes and carrying on with yonger brother-in-law.」 。而霍克斯則譯為「The Old Master could spawn this filthy lot of animals, up to their dirty little tricks every day. Auntie has it off with newy.」

我國最早的英漢翻譯大師——嚴復所倡導 的「信、達、雅」一直是歷代翻譯家的指導思想。魯迅先生等漢語大師也曾就英漢翻譯留有專著。2011年出版的,楊士焯先生編著的《英漢翻譯教程》 ,是我國近代翻譯學的傑出樣本。其中有幾個有趣的例子:

漢語說:笑掉大牙          英語通俗說:laugh  one』s  head    (嘲笑某人的腦袋)

漢語說:亂七八糟          英語通俗說:at sixes and sevens   (六六七七  亂六七遭)

漢語說:非驢非馬          英語通俗說:neither fish nor fowls  (非魚非禽)

足以說明,各個國家的語言歷史發展,是有共性的,只是約定成俗的民族習慣和流行俗語不盡相同,各有千秋。翻譯時,如果僅按漢字字面, 「忠實」地直譯成英語,雖然大部分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一般都可以猜到漢語所要表達的意思,但是實在不能稱為「地道」的英語,如引起誤解,那可真要「笑掉大牙」了。反之亦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Duffy 2023-5-15 00:23
從這次復出以來,沒有發表多少貼文,卻屢屢受到8288和七把叉等網友支持,深表感謝。
回復 rfw1972 2023-5-17 10:37
不吃你的一套 怎麼翻成e文泥
回復 rfw1972 2023-5-17 10:39
we are not eating your shit.
回復 一來ELI 2023-5-22 05:33
以你的功底,完全可以翻譯文學作品。
期待有一天合作。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23 01: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