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右翼民族主義與新冠病毒死亡人數(川粉不宜)

作者:看得開  於 2020-5-19 14: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歷史|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評論

關鍵詞:右翼民族主義, 女性精英

一個破產了六次的人不是商人,而是騙子。(婦人之見)

擁護右翼民族主義者都有一個重要的特徵:大男子主義。右翼民族主義者管理的國家在處理新冠肺炎的危機傷亡最嚴重並非巧合(請參閱:美國,俄羅斯,英國,巴西)例如121日台灣和美國首例確診的新冠肺炎第一病例,截至518日的死亡人數:台灣只有"美國第一"已經有90,694 。美國是由一個在任說了18000句謊言的民祽騙子領導社會,而台灣是一個由女性精英領導的社會。Image

以下是紐約時報關於"為什麼由女性領導的國家在抗擊疫情上做得更好?"的文章
上周一對於傑茜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總理來說是勝利的一天。她說,由於整個國家的努力,紐西蘭不僅僅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疫情,而且在根除病毒的艱難目標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由她實施的自3月25日開始的封鎖現在可以結束了。
女性領導的國家在對抗冠狀病毒方面似乎特別成功,這是一個被廣泛關注的趨勢,阿德恩的成功為該趨勢添加了一個最新的數據點。
在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領導的德國,病毒導致的死亡率遠低於英國、法國、義大利或西班牙。芬蘭由34歲的桑納·馬林(Sanna Marin)總理通過四個女性領導的政黨聯盟執政,死亡人數不到鄰國瑞典的10%。台灣總統蔡英文主持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病毒遏制工作之一,在未對全境進行封鎖的情況下,它使用測試、接觸者追蹤和隔離措施來控制病毒蔓延。
我們不應以個別傑出人士在異常情況下的事例來得出關於女性領導人的結論。但是專家們說,女性的成功仍然可能提供寶貴的經驗教訓,讓人們知道哪些方法不但可以幫助各國度過目前的危機,還有將來的危機。
棕色的M&M巧克力豆與男性政客
搖滾樂隊范·海倫(Van Halen)有件事很出名:他們在巡迴演出合同中加入了一項條款,要求場地經理在他們的更衣室里放一碗M&M巧克力豆,但是用帶下劃線的大寫字母「警告」:「絕對不要棕色的。」
該條款的真正目的與巧克力無關。相反,從這一點可以輕易看出場地經理是否已認真閱讀並遵循合約的全部說明——包括樂隊極其複雜的舞台和器材的安全準則。
正如沒有棕色的M&M代表著謹慎、安全的場所一樣,女性領導人的出現,也可能表明一個國家擁有更具包容性的政治制度和價值觀。
愛丁堡大學醫學院全球衛生管理專案主任德維·斯里達哈爾(Devi Sridhar)在《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評論文章中寫道,多樣化的信息來源以及謙遜、願意聆聽外界聲音的領導者,對大流行的成功應對至關重要。她寫道:「在做出重大決策時避免『團體迷思』和盲點的唯一方法是,確保具有不同背景和專業知識的代表在場。」
擁有一位女性領導人代表這樣一個信號,即具有不同背景的人——從而很可能以多種角度應對危機——能夠贏得一席之位。例如在德國,默克爾政府在制定其新冠病毒政策時考慮了各種不同的信息來源,包括流行病學模型;來自醫療機構的數據;以及來自韓國的檢測和隔離計劃成功的證據。因此,該國的新冠病毒死亡率大大低於其他西歐國家。
相比之下,政府由男性領導的瑞典和英國——兩國新冠病毒死亡人數都很多——似乎主要依靠自己的顧問進行流行病學建模,很少有供外界專家提出異議的渠道。
但是,一點點跡象是不能作為證據的。並且,多樣化群體給這個問題帶來的各異觀點,可能會被他們所身處的政治體系蓋過。
杜蘭大學的政治學家露絲·卡里茲(Ruth Carlitz)分析美國州長的往績記錄時發現,女性並沒有比男性更快採取封鎖措施來對抗新冠病毒。(這是她的近期分析,尚未經過同行評審。)
那可能是因為黨派政治吞沒一切,蓋過了任何性別影響。卡里茲發現,美國的共和黨州長,無論男女,在下達居家令的問題上都要比民主黨州長晚。
逃脫性別的雙重約束
特朗普總統在公開露面時沒有戴口罩並因此受到批評之後,保守派記者戴維·馬庫斯(David Marcus)在聯邦黨人網站(The Federalist)一篇文章辯稱,特朗普「正在投射美國力量」。他寫道,如果特朗普戴了口罩,那「將傳達一個信號,即美國對來自中國的無形敵人如此無能為力,甚至連其總統都得躲在口罩後面」。
在大國衝突中,醫療輔助通常不是那麼重要。但馬庫斯的分析實際上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強勢美國領導人形象:一個展現實力、積極行動的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表現出恐懼,從而恐嚇美國的敵人,讓他們屈服。
換句話說,一個強大的領導者應該符合「陽剛之氣」所代表的各種趾高氣揚的理念。
這常常給女性從政者帶來困難。「人們期望領導者應該積極進取、勇往直前、盛氣凌人。但如果女性表現出這些特質,就會被認為不夠女性化,」倫敦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研究女性如何在公共生活中獲得權力的社會學家愛麗絲·埃文斯(Alice Evans)說。「這使得女性很難成為成功的領導者。」
阿德恩應對疫情的方式與傳統模式相去甚遠。但在這場新的危機中,她謹慎的領導方式被證明是成功的。「我會說,早早關閉經濟是一種規避風險的策略,」埃文斯說。「因為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我們的策略是首先保護生命。」
紐西蘭於3月25日開始封鎖后,阿德恩先是哄年幼的孩子睡覺,然後通過手機在Facebook上做了一次非正式的現場直播,向全國發表講話。她穿著一件看起來很舒適的運動衫,對市民的焦慮感同身受,並向被發布封鎖令的緊急警報嚇到或震驚的人道歉。
「除了你們聽到的那種響亮的喇叭聲,沒有別的辦法向你們的手機發出那些緊急民事警報,」她懊惱地說。「這實際上是我們大家都在討論的問題:有沒有一種方法,能讓我們發出的信息不那麼讓人驚慌?」
相比之下,特朗普試圖把病毒擬人化,變成一個供他痛斥的敵人,他稱其為「聰明的敵人」。但是,儘管這可能令他的票倉受到鼓舞,卻對美國遏制疫情蔓延沒有幫助。美國現在是世界上因冠狀病毒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在英國,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以英國脫歐的著名支持者身份上台,承諾將採取強硬手段,以贏得英國脫歐的最佳「協議」。但事實證明,他用來與布魯塞爾官僚鬥爭的技巧在抗擊大流行的鬥爭中並不管用。他的政府推遲了封鎖和其他重要的保護措施,比如提高檢測能力,以及為醫院訂購防護裝備。英國的死亡人數現在是全球第二高。
當然,男性領導人能夠克服性別成見,而且很多人已經做到了。但是,對於女性來說,這樣做的政治代價可能較低,因為她們採取謹慎、防禦性的政策時不必違反公認的性別規範。
這種領導風格可能會變得越來越有價值。隨著氣候變化的後果不斷升級,極端天氣和其他自然災害可能會引發更多危機。颶風和森林火災也像病毒一樣,不會因為受到脅迫就屈服。氣候變化本身也是如此。
最終,這可能會改變人們對強大領導力的看法。「我們從新冠病毒中了解到,實際上,另一種不同類型的領導者可能很有裨益,」埃文斯說。「或許人們將學會發現並重視規避風險、充滿關懷體貼的領導者。」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雲海暖流 2020-5-19 15:22
川普估計最後會說:過去破產6次算什麼?老子來一次世界上最大的破產--美國破產。
回復 尼羅河水天上來 2020-5-20 02:18
壓迫弱勢人群是法西斯分子的典型特徵。
回復 Polar_bear 2020-5-20 06:28
實在「看不開」呀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3 09: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