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異鄉的一盞燈 10

作者:暗夜行路  於 2010-10-18 13:1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何為面試的三周后,錄取通知到了,兩口子樂得嘴都和不攏,一起過來說是託了肖雲的福。何為一反臨試前的畏縮,很是壯志凌雲地說「這公司我都嫌它小,趕明兒咱自己辦更大的」。

肖雲只在那裡發笑,何為在國內考了五年碩士生沒考上,來日本成全了他,他就飄飄然對人宣稱,他本是要去美國的,現在是不得已留在日本讀學位。

為了慶賀何為的工作,兩口子一定要請肖雲和盛年華吃飯。

李秋菊這天穿一身細格裙裝,剛燙過的翻花頭髮,一絲不亂,精心化的妝,掩去了許多歲月的痕迹。肖雲覺得耳目一新,感嘆化妝品有如此的功效。何為正迎著他們,見肖雲很注意李秋菊,得意地問「不認識了」

肖雲順勢說:「秋菊象是變了人似的」

「你是不是覺得她那麼漂亮,我配不上她?」

何為的這句話倒一下把肖雲問住了,因為她從沒覺得李秋菊漂亮,更沒想過何為配不上她的事。這以後一想到何為這話,肖雲就想笑。不過卻為何為有如此愛情而感動,他們無論如何吵架,秋菊在外面做什麼,在何為眼裡,她都是又漂亮又能幹的女人。沒想到李秋菊還是個幸福的女人。

肖雲沒法回答何為,只是笑了笑。李秋菊接過話說:「別臭美,要說漂亮,誰能比的上肖雲,是吧?」

李秋菊轉向盛年華,盛年華尷尬地苦笑了一下。與何為充滿自豪的情緒相比,盛年華的態度讓肖雲的心冷了半截。

李秋菊象是突然想起來問:「下星期你就去講課了吧?」星期一,肖雲和松下在丸善書店選書時,正好碰到了李秋菊,說過四月開始講課的事。

盛年華雖然聽說過肖雲要去講中文的事,下星期就去的話還不知道。聯想到肖雲對自己的態度,對肖雲的不信感,象張網一樣罩住了他,攪動了他那在心裡一直解不開的結。

十年前,當他再見到肖雲,知道李明和她沒有聯繫后,立刻就和談了一年戀愛的女友分手了。肖雲那時很消沉,把全身心都放在上課,做實驗,學英語上。盛年華從她一進校門,就和她一起出入,別人都把他們一開始就作為戀人。在肖雲來到上海的同時,李明也進入了另一所學校。有一天他突然來找盛年華,問他知不知道肖雲的下落,他給她所在的礦山發了幾封信,都退了回來,說沒有這個人。

盛年華心裡怕李明再找肖雲,鬼使神差地說慌道:「聽說是和我們班的劉化結婚去美國了」劉化大學一畢業就去了美國的事,李明是知道的,他怔了一會兒說:「如果這是她嚮往的就好了。」

那以後盛年華就怕李明來,好在李明計算機專業很忙,來了,盛年華也不歡迎,一年中一共來了兩次。但盛年華一直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會失去聯繫。肖雲在他面前絕口不提李明的事,在結婚前這倒救了盛年華,他可以騙李明,卻不敢騙肖雲。如果肖雲問起李明的下落,他只有告訴她。

盛年華在肖雲入學四個月後,和她確立了戀愛的關係。第二天,肖雲便上了他的床。那幾天他同宿舍的人正好出差。

盛年華對這種速度的戀愛驚得轉不過來頭,他和原來的女友,無論如何親密都不敢衝破最後一道防線。在肖雲好象並沒有原來女友對性的神秘,固然肖雲比原來的女友大三歲,在兩人相交時,一直皺著眉說疼,盛年華並沒有看到有任何的血跡,心裡有點懷疑肖雲不是處女。想著李明曾送她去礦山,在那裡住過一個星期,那種對李明的妒忌,和對肖雲有點輕視的念頭就怎麼也撇不開。

結婚後,盛年華有時故意笑她的迫不及待,肖雲的臉色會一下子轉暗,懊悔地說:「確實太輕率了,你是不是有點小看我。」

盛年華被窺見了內心,趕快上去摟住肖雲說:「怎麼會呢?我偷樂都來不及。」

女人既漂亮,又有點輕率,男人對她該是又愛又恨。這麼多年肖雲在外面並沒有任何輕率行為,但在盛年華的心底卻被定義好了,這時再翻上來不由他不信肖雲和松下沒有什麼關係。

何為看兩人的光景,給李秋菊一個眼色,把話岔到別處。盛年華和何為先坐到桌邊,肖雲幫李秋菊上菜,李秋菊悄悄地問:「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見肖雲點頭接著問原因。問到原因肖雲竟一時想不起來,他們已經轉移了最初吵架的焦點,在彼此心裡翻騰的是對方整個歷史,自然都是往壞處想,仔細想想不過是為一句兩句話引起來的。李秋菊沒想到莊子的死會讓他們吵一場架,到不知道該怎麼勸了。

何為從柜子里拿出了一瓶人頭馬。人頭馬在日本酒的專賣店,各種檔次的都有,按中國人對酒的嗜好,花一個月的工資,酒店裡最高檔的人頭馬也能享受得起。低檔次的人頭馬的價格只是一個臨時工三個小時的工錢。

肖雲不是會捧場的人,盛年華又放不下他心裡的不痛快,兩人都沒有多說話,令何為有點掃興。接過李秋菊遞來的杯子給盛年華斟滿酒,他心情好,有了同情別人的胸懷,對盛年華說:「這酒在國內不得幾千快錢一瓶,咱們今天把它喝了,有什麼煩惱都說出來,來乾杯!」

盛年華不愛喝酒,也喝不出酒的好壞,卻是有點酒量的人,被逼著喝幾杯酒,一點事沒有,他曾說要喝醉一次,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酒量,要喝醉的機會一直沒有找到。

不知是酒好還是他正需要酒,幾杯酒下去,他覺得自己憋悶的胸口暢快了許多,再看何為和李秋菊,買這麼好的酒招待他們,心中就有了感激的意思,不禁說道:「讓你們破費了,朋友之間,隨便坐坐就行。」

何為很高興盛年華把他當朋友,不管從哪方面只要是能看得見的,他都無法和盛年華相比。甚至連他的高個子,都只是個平手,雖然在嘴上他沒有服過輸。李秋菊為了表示她不在乎他,也常拿盛年華給他潑涼水,何為有一天終於忍不住問李秋菊:「你說,我有沒有比盛年華強的地方。」

李秋菊想了半天,一下想起檯燈的事,盛年華搬來時,就少一盞吊燈,她是知道的。那天看盛年華端著檯燈走進廚房,看來他們現在又壞了一盞吊燈的燈管。燈管什麼時候壞的,她不知道,但三年中,一間屋子只有一盞檯燈,在她是無法想象的。這點上何為有他的可愛處,他們雖然分著錢過,何為從不和她計較,屋裡兩人使用的公共設施壞了,不用李秋菊說,何為會掏自己的錢買,還會自吹道:「咱不靠這點錢發財」。也許正是這一點使李秋菊沒有完全離開他。

肖雲慢慢地呷著酒,聽何為兩口子一替一句地吹捧盛年華,奇怪的是自己沒有一點感覺,好象他們在說一個和自己無關的人。反而是這兩口子夫唱婦隨的樣子,怎麼看也是一對恩愛夫妻。

盛年華已經開始罵大兵,大兵的沒有人情的做法,自然引起了兩人的義憤。盛年華受了鼓勵愈發不厭其煩地一件件擺出來,話說的多,酒也喝的多,肖雲沒見過喝醉酒的,及至盛年華說到大兵減了他兩個月工資,嗚嗚哭起來時,才想到他是醉了。

肖雲多少有點自責,又有點委屈,和何為一起把盛年華扶回家,看他哭一陣,罵一陣,眼淚不由地流下來,肖雲眼前的他和他眼前的肖雲都成了虛幻的。

盛年華三年來第一次沒能在九點前去研究室,時針才過九點,電話鈴就響了,盛年華還在睡夢中,肖雲去接了電話。日本人在打電話時,為了禮貌都是先自報家門,她一聽到電話的對方是大兵,氣就不打一處來,故意用英語,問大兵有什麼事嗎?大兵一下沒有轉過來,仍用日語問,盛年華為什麼沒去。

肖雲客氣而冷淡地說:「我沒有學過日語,請用英語。」

大兵在那一頭遲疑了一下,又將他剛才的話用英語說了一遍。肖雲告訴他盛年華得了流行性感冒,要休息幾天,大兵似乎急於結束這場對話,客氣地說,那就請他好了再來上班。

放下電話,剛才的怒火使肖雲渾身酥軟,在盛年華的潛移默化中,肖雲不能原諒大兵。她把和盛年華的所有的齷齪,都歸罪與了大兵,以至於連大兵使用的日語都開始討厭了。

盛年華直到下午兩點才醒來,雖然有點頭昏腦漲,還是掙扎著去洗漱。肖雲在廚房給他熱飯,她是準備向他道歉的,為了當時不能給他一個安慰。看盛年華急急忙忙的樣子,知道他是要去研究室,輕聲說:「我已經向大兵請假了。」

「請假?」盛年華有點驚訝,「你說我怎麼了?」

「我說你得了流行性感冒。」

「大兵說什麼?」

「請你病好后再去上班。」

「他的日語是怎麼說的?」

盛年華是想從大兵的日語中判斷他教授的態度,肖雲被他的追問搞得有點緊張,惶惶地說:「我們用的是英語。」

盛年華不再說什麼,默默地吃飯,並沒有想和肖雲說話的意思。肖雲咽了口口水,艱難地說:「我不知道減工資的事,和你吵架,對不起。」話沒說完,眼淚先流了下來。

盛年華看著女人,她穿著一件帶袖子的藍地白點的圍裙,艾艾凄凄的更顯出了她女性的美,但盛年華奇怪這竟沒有激起自己任何的柔情和憐憫,相反有一種巨大的力量在拒絕著這個女人,不是拒絕女人的本身,而是女人帶給他的各方面的壓力,他已經明白自己無法勝任這種壓力,願意離開這個女人。

肖雲看見盛年華坐在那裡沉思,似乎聽到了她依附的這堵高牆在劈劈啪啪崩落的聲音,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攝住了她的心。

一夜的風過去,櫻花瓣被風吹滿了院子,散落在每個角落,殘留在櫻花樹枝頭的幾朵也失去了色彩,肖雲的心情正象這飄落的櫻花般慘淡,她和盛年華之間只有公式式的對話了。盛年華的眼神里有了從沒有過的冷靜,而且眸子里不再印出自己的影子,她不得不承認盛年華不再愛她了。直到這時她才發現無論她曾如何不滿意盛年華的種種行為,卻從沒有想過離婚的事,也堅信盛年華不會和她離婚。正因為這種可笑的自信,她沒有去上學。專業一荒三年,如果離了婚回國,去哪裡找工作呢?三年的家庭主婦生活,最顯著的是磨去了肖雲的對自己工作能力的自信,對未來的不安,像漫天起的煙霧,讓她不知道該向那裡邁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暗夜行路最受歡迎的博文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1 15: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