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難忘的1989

作者:瀑川  於 2022-6-2 01: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散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0評論

難忘的1989  (選自《克斌雜文選》)

       1989年四月,銳意改革的胡耀邦總書記含冤去世,不少青年學生和市民到天安門廣場開始自發的悼念活動。在悼念活動中,他們又深入提出政府官員的貪腐、物價和就業等社會問題。廣場的活動很快波及全國,各地的青年學生群起相應。

應當指出,學生提出的口號只是針對政府工作的改進,沒有任何推翻政權的意圖。可是政府對學生的要求置之不理,於是他們在5月中開始絕食抗議。以李鵬為首鄧小平為盾的政府與學生為敵,並且在5月20號宣布戒嚴。

       在6月4日凌晨,政府不惜調動野戰軍用機槍坦克對學生狠下毒手。和大躍進后的三年飢荒一樣,沒人公布過到底有多少人死亡,有多少人受傷。本來,請願是和平的,秩序井然,也獲得了市民的同情與支持。可是鄧李之流恐懼獨裁政權的危亡,故而悍然下手。其對青年學生的暴虐惡行遠遠超出歷代的任何統治者,包括北洋軍閥。64以後,曾在CCTV里經常出現的129運動中的水龍頭突然不見了。顯然,編輯們深知:在對學生下黑手方面,國民黨比他們差遠了。

        廣場的活動也引起了海外學子的注意,他們心繫祖國,關心著祖國的改革和發展。斯坦福大學的學生為此召開了一次國內形勢討論會。會議還沒開始,中國駐舊金山領館的幾位領事出乎意料地來到教室。也不知道風聲是如何走漏的。討論會成了領館官員對留學生的答記者問。我還記得有人問:「中國會不會出百萬富翁?」高領事斷然回答:「不會!」看來他也十分幼稚。

        隨著廣場絕食靜坐的開始,我們開始募捐活動,打算幫助他們購買帳篷和食品等。我捐出100元。我們那時天天看新聞。剛好CBS的丹•挼澤正好在北京訪問。舊金山第5電視台成了每天必看的節目,文迪•多古達和大衛•買古漢,當然還有CBS的晚間新聞都花大量篇幅報道北京的形勢。直到幾位流氓地痞到北京飯店的樓頂上,把挼澤們趕跑。儘管丹強調合同還沒到期。丹的一位老年助手查理對著街上群情激昂的青年,深有感觸地說:「有那麼一天,我會對我的孫子說,當初,我就在那個地方,見證了一個偉大的事件。」 來自自由世界的他萬萬沒有想到,事件以鮮紅的血液和年輕的生命為代價而夭折。

       我每天早晨都要在6點開始聽新聞。6月4日,我從新聞中聽到了機槍的聲音,接著是救護車急驟的警笛,還有三輪車運送屍體的畫面。我哽咽了,我茫然了,劊子手們終於撕下面具,拔出屠刀對愛國學生下手了。我馬上撥動電話,告訴幾位靠近的朋友。有人還告訴我,在行人橋上還有燒焦的軍人屍體。暴行!屠戮!鎮壓!所謂人民的子弟兵拿著槍對著同樣是人民子弟的青年學生。後來聽說, 他們殺人殺紅了眼,地上還有坦克車碾過的血肉。

      我再也忍不住了,憤然提筆寫了一首清平樂:

蒼穹悲切,

雁陣齊嗚咽。

子夜槍聲報猖獗,

還我同胞鮮血。

民主洪流迅猛,

豈容魑魅橫行。

廣場歌聲常在,

烈士遺願必成。


      下午斯坦福同學會又召集開會,捐款,聲討,準備遊行和義演。會後,我又懷著激憤的心情,為清平樂譜了曲。

      我們聯合其他院校,比如附近的伯克利,到舊金山領館前搞過一次抗議活動。此外還有兩次在舊金山的遊行示威。

      

這是遊行示威那天當地報紙的頭版頭條。

        此外我們還在舊金山和三侯塞做過兩次義演。主要是自己編排的節目,有一首許思可譜寫的合唱,有單人舞蹈,還有我寫的那首清平樂的男高音獨唱。我還自拉自唱了一段京劇《武家坡》。

       那時候, 大家齊心合力,三天兩頭聚會,討論我們能夠做些什麼,包括在一塊大橫幅上簽名,到當地公園門口請當地人簽名支援,還有在斯坦福校園裡的燭光集會。這些活動一直延續到10月份。

      64流血事件對我個人的影響也很大。那時,我經常去胡佛圖書館去看世界日報。有時還自己到山景城買來爭鳴。有一次在美國雜誌TIMES 發現一個照片。在天壇附近,有一個小孩在向坦克扔玻璃瓶子。我一下子想到了我的孩子,太像了。一夜也睡不好覺。我想方設法聯繫到初中老師,他家裝有電話。我用長途呼他,讓他把我的家人找齊了一起到他家去跟我通話。直到一個一個跟我說話以後,我才放心。

         64事件也給我帶來去向的憂愁。本來買好了80286PC,準備帶回去參加工作。流血事件引起了我對共產主義事業的懷疑,也動搖了我對獨裁政府的信任。回去吧,怕再趕上一次清查516,那可是鐵板釘釘的美國特務;不回去把,還得現找工作,前景不明,而且還要繼續跟家人兩地分離。那些日子我憂心忡忡坐卧不寧。最後還是隨大流,留下來尋找工作機會。還好,10月中,我得到麻州大學物理系的一個offer。總算在不長的時間裡在茫茫大漠中找到一個可以落腳棲身的oasis。感謝上帝,不久,我的家人也來到這塊綠洲跟我團聚。

        從難忘的1989開始,我學會了獨立思考,自己分析事實,自己得出結論。 不再盲聽盲從。從李鵬之流揮舞的共產大旗的背後, 看到了印在他們臀部的封建紋章。並且在退休之後,開始思想系統化,用政論雜文的方式表達出我的觀點和看法。我從當初一個毛思想盲目的protégé,成為一個為自由民主大喊大叫的Fighter。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jchip 2022-6-2 07:58
文章寫虛為主,比如沒人公布過到底有多少人死亡,有多少人受傷。
回復 樂天熊貓 2022-6-2 11:33
六四大屠殺讓國人從80年代的亢奮中驚醒,讓我們徹底看清了中共的殺戮本質。許多人的人生軌跡從此改變。我在北京親歷了學生運動的整個過程,也是從那時起對我出生長大的國家徹底失望了, 開始考慮出國留學。
回復 是這樣嗎 2022-6-2 23:06
對於8964我一直有模糊,到底是解放軍開槍殺學生或沒有殺或廣場血流成河?殺幾個或殺多少?一直模糊!這裡我不是為GCD辯護,我只是直接寫出我的經歷!8964前後我正在做住院醫第2年,24小時 on call 忙的天昏地暗再加上我當時的所在城市沒有太多華人,只是通過CNN,ABC等新聞報道64的示威和解放軍開槍鎮壓學生,看過新聞報道感覺很氣憤!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曾經在協和的同學此時正趕上赴美留學簽證受阻,這個同學的所有赴美手續是我幫助辦理,因此簽證前幾乎每隔幾天就給我打一通電話要求補這個文件或補那個文件,他由於家庭原因一直憎恨GCD,他爸爸還是個右派,在讀博期間他天天嘴裡不停的罵GCD如何把他家斗的家破人亡,,,云云,我電話中詢問北京64學潮時,他說開始時他也隨幫唱影跟著去廣場示威(協和地理位置近),後來有些變味,來自不同學校的學生之間意見不一互相抬杠,他直接告訴我都是學生無底線的要求,廣場上根本沒有「血流成河」之說,那時電話費昂貴急急忙忙的就不談那麼多了!後來他於1990年簽證成功赴美,赴美后他一直對64問題表示「被誇大事實」!在結尾前我再次聲明,我只是講述我的經歷,絕對沒有為誰辯護或開脫!
回復 瀑川 2022-6-3 00:41
生命的價值在中國一直不高。美國在外戰死的只要見屍,就拉回來。實在找不到姓名的,還有個無名烈士墓。中國尤其是新政府對私人數目更家保密。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四清死了多少人都是秘密。清華楊學長調查出餓死3000多萬人, 一直受攻擊。64是人民軍隊的恥辱日,他們怎麼能告訴你打死多少人。我見過一張坦克壓過的大字形的屍體照片。清華有位勇敢的女同學曾到各個醫院統計,忘了她的結果。殺人是事實,槍聲也是事實,救護車的畫面也是事實。當然,我身在美國,沒有第一手的信息。毛澤東很冷酷陰險,但連他都說過,鎮壓學生的沒有好下場。我建議您去查訪一下當事者的紀念文章。那裡實貨更多。謝謝三位學友的的評論。
回復 Wuming123 2022-6-3 03:51
銳意改革的胡耀邦總書記含冤去世? 幸虧被老鄧趕了下去,要不禍亂更甚。小胡就是個政治白痴!名副其實的胡亂邦!沒有他天真的民族和宗教政策,那有後來的西藏和新疆之亂?
老趙想利用民主(學生運動)鞏固(奪取)更多的權利。本質上和戈爾巴喬夫沒啥區別。唯一成功的是李登輝,借民主上位成功!但是毀了國民黨,留下了台獨這個禍胎!

六四不過是被大大小小野心家利用的學生運動!其實和台灣的太陽花,香港的反送中一樣!
回復 是這樣嗎 2022-6-3 11:45
瀑川: 生命的價值在中國一直不高。美國在外戰死的只要見屍,就拉回來。實在找不到姓名的,還有個無名烈士墓。中國尤其是新政府對私人數目更家保密。三反五反,反右,文
我對中國人說話水分大深有了解,1949年後的歷次政治運動口號都是喊在嘴上心裡卻想著和口號不一樣的內容,中國人口是心非誇大事實的習性我們都深深有體會,誇大造假從來沒有含糊的時候,沒有契約精神和誠信一直在政治領域商業領域是普遍現象,所以說民運統計的死亡人數也是如此,理由簡單因為看過太多海外民運的文章和報道,所以給我留下這種印象!記得20多年前一個知名的民運組織因為財務不清問題互相謾罵對簿公堂,其中就有一條說「造假「!」」有一點那是肯定的,解放軍用槍鎮壓學生運動,但是否血流成河?我表示懷疑,不能說坦克壓死一個人就說成血流成河!有個問題值得商榷,中國的問題是GCD的問題?還是中國人素質問題?因為中國GCD也是由中國人組成的政黨,既然是中國人組成的政黨那就具備中國人的基本特性,其特性就具備坑蒙拐騙偷的習性,溜須拍馬文化,不講假話辦不成大事習性,貪腐成性!看看當今GCD國·治理下的中國,幾乎各個官員都造假和貪污,來美國上市公司的財務幾乎都經不起審查,所以我們還能相信中國人的什麼東西?
回復 ryu 2022-6-3 12:37
支持!
回復 瀑川 2022-6-3 22:58
謝謝是這樣嗎?我寫過一篇獨裁的土壤,試圖解釋人黨與民的問題。類似雞和蛋。這問題一句兩句說不清楚。但是毛主席集合了歷代統治者之大成,又有馬列為幌子。奪權時迷惑欺騙了農民。掌權后又暴戾殘忍,尤其是腐蝕百姓的靈魂,卻有登峰造極之作。因此,即使黨完蛋了,中國也進不了自由民主之列。你看民運的內鬥,紅二代里的紛爭,即使輪*們的思想作風都有毛共的痕迹。恐怕中國的爭奪還得會更加激烈。我寫的農民問題,論民主共和,和獨裁的土壤,都想在這個問題上討論。
回復 浮平 2022-6-3 23:38
【有一點那是肯定的,解放軍用槍鎮壓學生運動,但是否血流成河?我表示懷疑,不能說坦克壓死一個人就說成血流成河!有個問題值得商榷,中國的問題是GCD的問題?還是中國人素質問題?】

在鎮壓是肯定的,流血也是肯定的前提下,造成流血的具體方式,死人數量以及文學詞語血流成河比喻的共識和意義問題存在追查和驗證事實的技術,學術和條件限制,而其中的主要影響因素來自於政府。

從目前來看,還屬於不準講的範疇,牆內禁止紀念活動,香港也剛被中斷,無法進行事實層面的追溯和進一步完善,大量信息還處於保密絕密內容,無足夠事實依據和公開探討這個事件的條件而去追究具體數字的準確性以及空洞的去分析人的素質失去了意義。如果實在要進行對比,那麼就是執政黨對待過去錯誤的態度和制度的根本原因。

即使是 60 年前的大飢荒事件,也存在數據的準確性爭議和同樣的問題。

一黨專政,對於過去錯誤的態度和處理方式和現在進行時的威信以及管理方法選擇始終會存在矛盾,學術也難以獨立於政治。
回復 是這樣嗎 2022-6-4 00:08
瀑川: 謝謝是這樣嗎?我寫過一篇獨裁的土壤,試圖解釋人黨與民的問題。類似雞和蛋。這問題一句兩句說不清楚。但是毛主席集合了歷代統治者之大成,又有馬列為幌子。奪權
我拜讀您許多文章,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對國人政治特性分析,通過經歷政治運動看清楚了中國社會的人文和社會形態,有一點我們非常相似(當然從年齡上說我算是晚輩),我們都是離開故土在另外一個國家看中國的30-40年以來的政治經濟演變過程,許多博客說:「中國可否再次發生文化大革命」?其實,目前中國的國際關係和內部政策乃至人與人的關係就是重現了文化大革命式運動,只是形式不同而已,文化大革命的重複上演絕對不可能100%的複製1966年到1976年間的政治生態!中國人是一個「群體癔性」民族,懷疑一切,懷疑別人是否對自己不利?這種人性是大中國反覆被周圍少數民族吞併反之中華文化慢慢吞噬少數民族的歷史演變造成的,簡單說:「疑神疑鬼」,因此會出現法X功式團體!仔細看看過去「改革開放的40年」?為了錢財商人在國內坑蒙拐騙,都是一陣風式群體性盲目追隨,比如:炒「腦白金」,「」炒綠豆「」,「炒金融」,聽風是雨,跟風過後發現被騙了!醫學上也跟風炒作特殊病,疑難病,好像發現特殊病就會青史留名,就會成為知名醫學家。對外?中國在國際貿易上根本是不守規則的人,任何產品第一批貨永遠是好的,以後貨品質量逐漸遞減變壞,造假網評,玩起我是土匪我怕誰,直到今天中國商品在國際地位是劣質產品的符號,中國在國際上這種壞口碑需要一代人才能改變!中國有句民間俗語:「小孩子還沒有蹲下來拉屎,狗引來一幫」,今天的中國不就是這樣嗎?剛剛有點錢就不知道東南西北了,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抗衡世界時,而嘴上亂放炮,結果引來世界圍堵!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2-21 00:5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