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干姐

作者:瀑川  於 2022-3-20 10: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9評論

 

干姐

 

小時候,我家的小破屋裡掛著一張光鮮亮麗的照片,一位年輕英俊的軍官身著戎裝,戴著細紗手套,旁邊是一位年方二八的美麗少女,披著白色婚紗,婚紗拖到地面。這張照片是母親的驕傲,每天都要看上幾眼。我懂事後得知,那位漂亮的新娘是我的干姐,旁邊的軍人是她的丈夫。干姐夫姓譚,叫譚榮,湖南人。遺憾的是文化革命時,母親怕招惹災禍,把這張具有歷史意義的照片燒掉了。

 

母親年過四十才有了她的第二個孩子,我,而且是個兒子。我上邊有個長我六歲的姐姐,姐姐之上還有個長我十五歲的干姐。干姐姓劉名克賢。

 

說起來話長,大約在九一八事變那年,爺爺的家裡發生不幸,接連死去好幾位親人。包括我的第一個姐姐,小金子。那年她只有七歲,患上白喉,不幸夭折。小金子聰明伶俐,最討爺爺歡心。過了幾個月,不到一歲的第二個姐姐小銀子又相繼死去。經過幾次不幸,爺爺請了風水先生。 先生察看了每一個院子並作出了結論:書房院里的草垛是肇事的禍首。拆掉了那個草垛以後,果然剎住了減丁滅口的歪風。

 

後來,母親來到北京城裡。連續幾年,也要不到孩子了。推算起來,大約是紅軍過草地那年,母親隨著一位朋友到隆福寺的劉律師家做客。母親看到一個女孩,年方四五歲,長得特別像她的小金子,看得目不轉睛。那個女孩對我母親也似有情緣,依依不捨。律師太太得知母親的心愿后,說:「這是我的第二個女兒,您要是喜歡就把她帶走吧。」

 

父母對干姐視若己出,疼愛有加。父親喜歡武術,每日教干姐踢腿、彎腰,干姐進步很快。可是幾年之後,由於失去工作,怕委屈了干姐,父親又把她送回到劉律師身邊,改回原姓劉。但是兩家一直走動,關係不斷。干姐見了我的父母也直呼爸媽。 

 

在國共兩黨逐鹿中原的那幾年,干姐結婚了。婚後隨夫君返回湖南醴陵。在湖南生下一個女兒,過一年又生了個兒子。女兒叫雅明,兒子叫玉龍。解放前夕,不知什麼原因,干姐夫隻身去了台灣,留下了干姐和兩個孩子。

 

干姐年輕漂亮,無法應付當地村民的騷擾,1951年,帶著兒子玉龍從湖南不辭而別回到北京。本來身為律師的劉家條件優越,可是解放后失了業。後邊還有一群孩子,家道中落,生計遇到困難。不久劉伯伯又患上偏癱,精神失常。我父親此時開始了家庭手工業,雖不殷富,但日子尚可撐得過去。干姐帶著玉龍,有時住在隆福寺後街的劉家,有時住到天壇北門的我家。

 

玉龍當時只有三歲,從南到北,水土不服, 經常生病。除了發燒,還染上了脫肛症。我見過一大疙瘩紅肉從他的肛門脫落下來,他大哭大叫,甚是可怕。母親幫他把肛門塞了回去。我母親帶著這個小外孫到處看病。後來,因為害眼,去過不少次同仁醫院,結果還是沒有完全治癒。這個國民黨軍官的公子,本來應當過著錦衣玉食的日子,結果小小年紀便永遠失去了一隻眼睛。由於吃不慣北方的食品,瘦小羸弱,怪可憐的。他把鞋子叫「孩」子,像個小侉子。他管我叫小舅。

 

干姐後來找了個教小學的工作,住到隆福寺的劉家,那裡寬敞一些。但是也經常來我家看望這邊的父母。我小時天天在戶外玩耍,手背上起了一層黑皴,指甲縫裡也嵌進一圈黑泥。干姐來了,就幫我剪指甲,然後打一盆溫水,拿著圓球形的豬胰子,給我洗手背,一直洗出白色的嫩肉。在我幼小的心中,她就是我的另一個年長的親姐,我管她也叫姐姐。

 

過了兩三年,干姐結婚了,姐夫在北京進修學院工作,家住西四牌樓附近的豐盛衚衕,一隻南來的孤雁總算又有了安身之處。他們生第一個孩子的時候,母親買了一籃子雞蛋帶著我到她們家去過。姐夫是天津人,文質彬彬,為人和善,帶著我們到砂鍋居吃飯。那裡的名菜是砂鍋豆腐。我母親不喜歡帶腥味的水產物,因為幾粒大蝦仁,挺好的沙鍋豆腐一口也沒吃。姐夫知道后,一個勁兒地抱歉。

我上高中的時候,他們已經搬到絨線衚衕附近的未英衚衕。這時,除了玉龍,他們又有了三個孩子,大的是女孩,叫娟。 二的是男孩叫冬。行三的女孩叫端。三個孩子長得都很漂亮。娟後來進了工廠,冬到鐵路當了司爐,端後來讀了中專。我星期六放學回家時經常到姐姐家看看,她總讓我吃過晚飯再回家。有一次,碰巧姐姐有兩張大眾劇場的戲票,李憶蘭女士主演的《琉璃河畔紅旗飄》。那是一出解放思想和技術革新的新戲。王景明演一位工程師。這個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對著一群敢想敢幹的工人們厲聲警告:「你們違背了力學原理!」散戲后,姐姐騎車回未英衚衕,我從鮮魚口往東回家。高二后,功課一忙,到姐家去得就少了。


考進大學后,常聽我親姐姐講一些這兩年發生的事情。我高二時,父親被迫從工廠退休,收入減少了一半,只有三十元;姐姐教小學的工資也只有三十二元。又趕上三年自然災害,經濟狀況一下子拮据起來。父親怕我中途退學,又執意不讓我知道家境的變化,咬著牙盼我考上大學,改變門風。母親難為無米之炊,常常東拆西借,變賣家什,勉強度日。自然她也想到了我的干姐。找的次數一多,干姐也招架不住,於是常打電話給我親姐姐,建議我輟學,參加工作,以解近憂。但家裡人又不肯讓我半途而廢。

 

大學一年級時,我是團支部委員,還在積極申請入黨。想到干姐「見死不救」的態度有點惱怒。再加上當時強調階級路線,親不親,階級分,我對干姐上綱上線,把我和她看成了兩個不同的階級。頭腦一熱,寫給干姐一封半文半白的絕交信。裡邊用了「老當益壯,寧知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少年心事志當弩雲,誰念幽寒坐鳴呃。」隨後,干姐帶著她的三妹到我家來討個說法。我不在家,沒見到她們。我姐姐和她們吵了起來。父親和母親見事已至此,也不好挽回,只好作罷。年輕無知,一時衝動,從此和干姐斷了往來。

 

畢業以後,參加了工作,娶妻生子,自己也遭遇了清查五一六 的滅頂劫難,刻骨銘心地領略了政治的含義,往日的輕狂與燥熱去掉了八分。父親和母親一天天老了起來,父親還患有半身不遂症。他們時時還在思念著那個叫過他們爸爸媽媽的姐姐。我意識到我做了一件錯事,解鈴還須繫鈴人。1975年的一個周末,我誰也沒告訴,自己騎著自行車硬著頭皮來到未英衚衕,看望干姐。

 

事隔十年,姐姐和姐夫見到我先是驚訝,接著又是歡喜。姐姐對我還和以往一樣,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我知道我沒白來,雖然不是負荊請罪,但至少我是認錯來了。我告訴姐姐我在清華的工作和父母的近況。午飯後,姐姐派兒子玉龍買了點心騎著車和我一起來到金魚池,看望他久別的老爺和姥姥。過了一個星期,姐姐親自來家看望父母,和當初愛女的久別重逢使得他們老淚縱橫。可喜的是這時的家雖然還不富裕,但已經衣食無憂了。看到他們三人幸福聚會,我也很感動,總算是長大了,做了一件通情達理的正事。

 

此後我和干姐又恢復了往來,我抱著孩子到她家去,她也常到我們這裡來。她的小女兒端在考中專時,我還為她補習過數學。小玉龍初中畢業后在師範學院做了管子工,幾年後,跟四季青公社的一個姑娘結婚生子。大家都過上了美滿的生活。我犯過的錯誤告訴我,親情是可貴的,值得珍惜的。不能拿政治的標尺去衡量,因為親情是永遠的,政治會隨時間而變異。一個人在衝動的時候,不要輕易做出決定,衝動時的決定往往會帶來悔恨,帶給你自己和他人長期的苦痛。有了困難盡量自己解決。向別人伸手時,人家幫你,你應當記住恩惠;如果人家愛莫能助,你也應當理解。切不可惱羞成怒,甚至動用階級鬥爭的理論。

 

出國后回家探親,我幫干姐在留學服務部買了一個日本冰箱,干姐非要給我一千二百元人民幣,我說:「現在不差錢,這冰箱是送給你的。」干姐說:「一碼歸一碼。」堅持要我收下,我把錢遞給了母親。

 

1999年夏天,我到干姐家去看望他們。這時她遇到個麻煩。海峽兩岸實行三通,她與前夫的兒子玉龍萌生了認祖歸宗的念頭,向湖南老家和台灣打聽生父的下落。沒想到父親沒找成,倒挖出一個姐姐來。台灣方面告訴他,父親譚榮曾經是上校參謀,在台灣成家立業,生了幾個孩子,不幸因病去世。玉龍得知湖南有個姐姐后,干姐和姐夫一起到湖南老家,看望失散四十多年的女兒雅明。老一點的鄉親還記得干姐的模樣,一個個嚷著:「北京的麗人來啦!」

 

雅明時已四十多歲,結婚生子。見了這位迫不得已扔掉心頭肉的母親,抱頭痛苦。哭訴著這個沒爹沒媽的苦孩子的命運。爸爸逃到台灣,媽媽跑到北京,作為一個地主的孫女和國民黨軍官的女兒,經歷了那麼多場政治運動的衝擊,四十年來幾乎沒過上幾天清靜日子。後來為了享受一下她從未享受過的母愛,帶著全家來到北京,住進干姐的家裡。此時干姐和姐夫已經退休,居住面積有限,再加上後來的幾個孩子,父姓不同的兩代兒孫融合到一起,自然也會給姐姐和姐夫帶來不少困難。

 

干姐直到退休有個穩定的工作。在文革中又躲過了可能發生的政治迫害,建立了新家,幸福美滿,這是她一生中的幸。可是,原本是律師的父親在解放后失業,原本榮耀體面的丈夫被趕到台灣,原本可愛的女兒不得不被迫放棄,原本俊俏的兒子不得不失去了一隻眼,這些又是干姐的不幸。這是時代的產物,這是政治強加給一個凡人的痛苦。願古老的中國告別那個打打殺殺你爭我奪的時代,給百姓帶來一點寧靜,留下一點溫存。干姐本來與政治無關,可政治對她卻是那樣冷酷。

 

干姐是屬小龍的,算來應當八十多歲了。她脾氣很好,未語先笑,憨厚老成。在這九十多歲不算老的年代,她應當還在健康地活著。干姐,我雖然見不到您,雖然搭不上話,小弟在地球的另一側默默地為您祈福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tfera 2022-3-20 17:38
政治強加給一個凡人的痛苦。願古老的中國告別那個打打殺殺你爭我奪的時代,給百姓帶來一點寧靜,留下一點溫存。----- 一定要解放台灣,死的是中國人!發號施令人是殺人戰犯!!
回復 jchip 2022-3-20 18:08
tfera: 政治強加給一個凡人的痛苦。願古老的中國告別那個打打殺殺你爭我奪的時代,給百姓帶來一點寧靜,留下一點溫存。----- 一定要解放台灣,死的是中國人!發號施令人
還是不要獨立就ok了。
回復 jchip 2022-3-20 18:09
人老了,回憶就多了。
回復 light12 2022-3-20 21:08
遺憾
回復 是這樣嗎 2022-3-20 21:52
細膩回憶參差著近代中國歷史的變遷百看不厭!
回復 successful 2022-3-20 23:53
因為親情是永遠的,政治會隨時間而變異。一個人在衝動的時候,不要輕易做出決定,衝動時的決定往往會帶來悔恨,帶給你自己和他人長期的苦痛。有了困難盡量自己解決。向別人伸手時,人家幫你,你應當記住恩惠 ,如果人家愛莫能助,你也應當理解。切不可惱羞成怒,甚至動用階級鬥爭的理論。------------------ 只有經過文革和階級鬥爭那個特殊的年代的人, 才能說出這些感動人的話語 .
回復 successful 2022-3-21 00:04
細膩回憶的文章, 我們這一代人看得懂. 且感親切; 那個年代充滿了我們曾經有過的的昂揚鬥爭, 並伴隨著心酸和痛苦--- 就是我們年輕的時代.
回復 瀑川 2022-3-21 00:59
謝謝筆友們的理解和鼓勵。
回復 reflexes 2022-3-21 03:22
蠻真實,贊。人性太複雜了,想不到s及j這樣極端擁中共擁普京的人讀這篇文章也會感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1-30 05: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