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九旬老人揭秘《沁園春·雪》在重慶傳誦經過及其論爭(組圖) zt ...

作者:wcat  於 2012-8-3 22: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關鍵詞:老人, 重慶, 沁園春


  


  編者按:毛澤東《沁園春·雪》是中華詩詞寶庫中一首前無古人、后啟來者的千古絕唱。其傳誦之廣,遍及中外。今年是毛澤東《沁園春·雪》發表六十五周 年。我市長期致力於重慶地方史研究、毛澤東詩詞研究的專家周永林撰寫了《毛澤東〈沁園春·雪〉1945年在重慶的傳誦及其論爭》一文。該文揭秘了《沁園 春·雪》在重慶的傳誦經過以及進步人士與國民黨御用文人之間針鋒相對的鬥爭。今日本報節選刊發周永林老先生的文章,為讀者再現《沁園春·雪》發表和傳誦的那段歷史。

  《沁園春·雪》在重慶傳誦經過


  毛澤東《沁園春·雪》是中華詩詞寶庫中一首前無古人、后啟來者的千古絕唱。該詞寫於1936年2月紅軍長征途中。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后,毛澤東在重慶同蔣介石進行和平談判期間,將《沁園春·雪》書贈柳亞子而傳誦於世。


  具體經過是這樣的:1945年8月28日,毛澤東從延安飛抵山城。9月6日,他偕周恩來、王若飛前往沙坪壩南開中學津南村看望摯友柳亞子。當 時,柳為完成老友林庚白遺願,正選編一本《民國詩選》。因林庚白原稿取材有限,柳亞子接編后,決定把詩選範圍擴大。他首先想到的是毛澤東的《七律·長 征》。柳亞子根據世上流傳的版本,抄了一份,請毛澤東校正有無錯誤。毛澤東當即在柳亞子的紀念冊上題寫《沁園春·雪》。柳亞子對毛詞《沁園春·雪》十分推 崇,收到后立即和了一首,連同毛澤東原詞一起送請重慶《新華日報》發表。報社考慮到發表毛澤東原詞須請示延安,只是將柳的和詞在11月11日《新華日報》 上刊出。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學術界都把1945年9月6日理解為毛澤東創作《沁園春·雪》的時間。實際上,《沁園春·雪》寫成於1936年2月。1983年 12月《毛澤東書信選集》出版,內載毛澤東由重慶返回延安前夕(即1945年10月7日)致柳亞子信稱:初到陝北時,填過一首詞,似於先生詩格略近,錄呈 審正。該書編者對「填過一首詞」一句,註明:「指毛澤東1936年2月寫的《沁園春·雪》。」

  柳亞子與畫家尹瘦石十分友好。11月10日柳亞子曾將毛澤東書贈他的《沁園春·雪》和他自己的和詞一起,讓尹觀閱。尹瘦石索求毛詞手跡,柳亞子慷慨贈與,並題跋文:毛潤之《沁園春·雪》一闋,余推為千古絕唱,雖東坡、幼安,猶瞠乎其後,更無論南唐小令、南宋慢詞矣。


  其後,重慶《新民報晚刊》副刊《西方夜譚》主編吳祖光從黃苗子處抄得毛詞《沁園春·雪》,決定在《西方夜譚》上刊出。標題:《毛詞沁園春》:


  毛詞沁園春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盡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臘象,欲與天公共比高。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 妖嬈。山河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盡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欠風騷。一代天嬌,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 朝。

  《新民報晚刊》刊出的《毛詞沁園春》在個別字句上與毛澤東書贈柳亞子的手跡略有出入。

  12月28日重慶《大公報》將毛澤東《沁園春·雪》和柳亞子的《沁園春》一併發表。從此,《沁園春·雪》不脛而走,在重慶和全國各地廣為傳誦。


  作者簡介


  周永林:1920年4月生於重慶,1936年11月參加革命,1938年4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長期從事黨的工商統戰工作。黨的十一屆三中 全會之後,調重慶市政協負責文史資料工作,致力於重慶地方史研究。承擔過一批國家和省部級科研項目。主編有:《重慶文史資料》第1~30輯、《重慶地方史 資料叢刊》第1~12集、《第二次國共合作紀實叢書》、《鄒容文集》、《重慶「三三一」慘案紀實》、《盧作孚追思錄》等多種文集,獲得過國家社會科學項目 優秀成果獎,四川省和重慶市政府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二、三等獎,2003年被授予重慶市優秀離退休幹部共產黨員稱號。


  
鑽研毛主席詩詞九旬老人用了43年

  今年正值毛澤東《沁園春·雪》發表六十五周年,我市長期致力於重慶地方史研究、毛澤東詩詞研究的專家周永林於日前發表了《毛澤東〈沁園春· 雪〉1945年在重慶的傳誦經過及其論爭》一文。看著這長達41頁的文稿,很難想象這出自於一個90歲老人之手。在探訪周老的時候,他侃侃而談、聲情並茂 地講述了他花了近43年研究《沁園春·雪》的來龍去脈,用他的原話來說,「我就是一根筋,下決心要去做的事,就要去鑽」!


  契機


  記者:為什麼會想到研究毛主席的《沁園春·雪》?


  周老:1967年的時候,有一天我在家整理收藏的毛主席像章,由於眼睛昏花,把雜物和幾枚已經破損的小型像章混在一起倒入垃圾桶里,結果遭人 檢舉,解送市公安局法辦,羈押在留待審查室。在審查室,我讓妻子給我帶來一部《毛澤東選集》和《毛澤東詩詞講解》之類的小冊子消磨時間。靜下心來看書,我 發現,那些講解毛主席詩詞的小冊子,在對《沁園春·雪》一詞的解說中,大都千篇一律地寫著『毛主席這首光輝詞章,書贈柳亞子先生后,第二天就在重慶《新華 日報》上發表了。』憑我多年地下工作的經驗,深知《新華日報》當時根本不可能發表毛主席的原詞,所以,我暗自下定決心,出去之後一定要把毛澤東這首詞章在 重慶的傳誦經過考查清楚,弄個水落石出。

  過程


  記者:那後來是如何開展對毛主席《沁園春·雪》的研究的呢?


  周老:雖然那次我在公安局被關了40多天後就給放了出來,但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裡沒被分配工作,成天無所事事。在中共重慶市委統戰部楊松青老 部長的啟迪下,我決定到重慶市圖書館去讀書度日。就在這一兩年的時間,我研讀了圖書館館藏的有關毛主席詩詞研究的專著,通讀考查了1945~1949年在 重慶出版發行的《中央日報》、《和平日報》、《新華日報》、《大公報》、《新民報》、《商務日報》、《國民公報》和于斌的《益世報》,為後來從事毛澤東 《沁園春·雪》的有關史實資料的搜集、整理和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76年10月,我被調到重慶市政協,主要從事文史資料工作,從而認識了重慶師範 學院的一位老師,專攻重慶抗戰文史的他和我談到《沁園春·雪》這首詞章當年在重慶的傳誦和鬥爭,彼此非常契合,併合力完成了《沁園春·詞話》一文,並在 1983年5月由陝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之後我又發表了《憶〈沁園春·雪〉的發表》、《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回憶〈沁園春〉詠雪詞在重慶傳誦時的一場斗 爭》。1983年,隨著國內先後出版了《毛澤東書信選集》、《柳亞子文集自傳·年譜·日記》等有關圖書,台北也公布了一些有關資料,進一步拓展了我對《沁 園春·雪》的研究視野,更加豐富了研究內容。


  心得


  記者:這麼多年來一直研究這首詞章,都有什麼樣的心得體會?


  周老:毛澤東詩詞是毛澤東留給我們的一筆寶貴財富。今年是《沁園春·雪》發表65周年,希望藉由我的鑽研,能讓更多的讀者了解這首詞章背後的真實故事,而且也希望年輕人能多讀多看毛澤東的詩詞,啟迪年輕人的豪情壯志和對一代偉人及那個時代的正確認識。記者夏洪玲

志士仁人步韻唱和《沁園春》


  毛澤東《沁園春·雪》見報后,在廣大志士仁人中拉開了以《沁園春》為題,針砭時弊、步韻唱和的帷幕。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在重慶地區總共刊出「唱和」詞 章10首,外地刊出3首,總共13首。這些詞章,充分反映了人民群眾對解放區大好形勢的歌頌,對「蔣管區大後方」的揭露;表達了人民群眾在「重慶談判」之 后,要求國內和平,反對美國當局支持國民黨頑固派陰謀發動內戰的強烈願望。

  首先出來唱和的是崔敬伯。11月29日,重慶《新民報晚刊》刊出崔敬伯的和詞。12月11日,重慶《新民報晚刊》副刊《西方夜譚》刊出郭沫若和詞。


  沁園春崔敬伯


  一夕風橫,八年血浴,萬里萍飄。看旌旗到處,惟余榛莽;衣冠重見,仍是滔滔。米共珠殊,薪同桂貴,早與天公試比高。抬望眼,盼山河收復,忍見 妖嬈。名城依舊多嬌,引無數雄兒盡折腰。惜蒿里鶉衣,無情點綴;泥犁溝壑,不解風騷。千載良時,稍縱即逝,豈是頹梁不可雕?天醉也,看今朝如此,還看明 朝。


  沁園春郭沫若


  國步艱難,寒暑相推,風雨所飄。念九夷入寇,神州鼎沸;八年抗戰,血浪天滔。遍野哀鴻,排空嗚咽,海樣仇深日樣高。和平到,望肅清敵偽,解除 苛繞。西方彼美多嬌,振千紉金衣裹細腰。把殘鋼廢鐵,前輸外寇;飛機大槍,后引中騷。一手遮天,神聖付託(杜魯門曾言:「美國有原子彈,乃上帝所付 托。」),欲把生民力盡凋。堪笑甚,學狙公賦,四暮三朝。

  國民黨圍攻《沁園春·雪》

  面對全國各地興起的《沁園春·雪》唱和熱潮。國民黨頑固派最先不相信《沁園春·雪》是出於毛澤東的手筆,甚至造謠說,毛詞《沁園春·雪》系柳 亞子「操刀之作」。繼而由國民黨內部,向各級組織發出通知,明令能夠寫詩填詞的國民黨員各做一首,然後從中挑出上乘之作,用國民黨領導人的名義發表,把毛 澤東比垮,利用他們在新聞媒體中的優勢,向毛澤東、共產黨和革命人民發起了一場大規模的進攻。


  這場由國民黨頑固派及其御用文人上演的鬧劇,從1945年12月1日由「老酸丁」在《合川日報》上拉開序幕,到1946年1月25日易君左在 《和平日報》的《和平副刊》上拋出《再譜<沁園春>》。歷時1個月又21天,總共刊出詞章21首,「讀者來信」兩封,「學術文章」一篇。他們 在「反帝王思想」的借口下,竭力誣衊、醜詆。把毛澤東初到陝北詠雪之作,說成是「押司題筆」;把解放區說成是「封建割據」,「血浪天滔」;把人民軍隊說成 是「殺吏黃巢」,「擁兵自重」;把柳亞子的和詞說成是「封建餘孽」的「奉和聖制」等等,無所不用其極。


  沁園春老酸丁


  讀《大公報》「轉載兩首新詞」后,不禁酸性大發,詞從中來,覺毛澤東先生風流自賞,忍作內亂,吾民何辜?吾民何罪……


  萬里長征,八載兵侵,一意萍飄。恁延安內外,惡意草草;大江南北,禍水滔滔。襲擊國軍,坐收漁利,強向尊前共論高。媚晴日,願紅裝素裹,賣弄 妖嬈。河山割據多嬌,忍驅使健兒又折腰。笑花開百合,略輸文采;數宗忘祖,自詡風騷。混世魔王,侈言解放,聚得猢猻著意雕。內亂苦,勸風流黨首,解甲今 朝。


  12月4日,由《中央日報》領頭,在《中央副刊》上拋出由王新命化名「東魯詞人」和另一位名叫「耘實」的作者的兩首詞作。《和平日報》在《和平副刊》上拋出「三湘詞人」易君左的詞作。其中,最有名的要算易君左。


  沁園春易君左


  鄉居寂寞,近始得讀《大公報》轉載毛澤東、柳亞子二詞。毛詞粗獷而氣雄,柳詞幽怨而心苦。因乏韻成一闋,表全民心聲,非一人私見;望天下詞家,聞我興起!

  國命如絲,葉落花飛,梗斷蓬飄。痛紛紛萬象,徒呼負負;茫茫百感,對此滔滔。殺吏黃巢,坑兵白起,幾降魔道愈高。明神胄,忍支離破碎,葬送妖嬈。黃金難貯阿嬌,任冶態妖容學細腰。看大漠孤煙,生擒頡利;美人香草,死剩離騷。一念參差,千秋功罪,青史無私細細雕。才天亮,又漫漫長夜,更待明朝。

  在這場鬧劇中,國民黨及其御用文人,除了拋出大量詞作外;還在12月4日的《和平日報》刊出董令狐和楊依琴的兩封「讀者來信」。


  這兩封來信分別是董令狐的《封建餘孽的抬頭》和楊依琴的《毛詞沁園春箋注》。


  董令狐在《封建餘孽的抬頭》一文中這樣說道:「幾千年來的王霸思想,很容易支配人心……連延安的『領袖』也『欲與天公試比高』了。一闋《沁園 春》,『還看今朝』!抱負自然不平凡,卻出現了秦始皇的面目!」董故意將《沁園春》中文句斷章取義,說成是「幾千年來的王霸思想」在支配人心。更將雄才大 略的毛澤東比成秦始皇。除了對毛詞的惡毒攻擊,董又將筆鋒朝向部分仁人志士,惡毒攻擊柳亞子,文章說:「柳亞子先生,過去曾經慷慨激昂地宣布過舊詩的死 刑,但又汲汲於作舊詩壇的盟主。」「柳亞子先生《沁園春》奉和聖制,順嘴接文,誹謗古今,其實是封建殘孽又一次的抬頭而已!」將毛柳友誼說成是君臣關係, 故意造成思想上的混亂。楊依琴在《毛詞沁園春箋注》一文中,先說「毛澤東氏是長沙一師的學生,國文根蒂不壞,能詩也能詞。觀其近作《沁園春》頗有『前無古 人,後無來者』的氣概。原作有雲『山河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盡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欠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 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口氣真是不凡。」但筆鋒一轉,故意將古代的帝王將相拿來比附毛澤東:「項羽的《拔山吟》,漢高祖的《大風歌》,以之相較, 渺乎其小,何足道哉!在作者的意思,秦皇漢武的武功是可以了,論『文』則還差一點;唐太宗、宋太祖『風騷』不夠;就是武功頂呱呱的成吉思汗,也不過是一個 不開化的野蠻人罷了。作者拿他們的事業私下和自己比上一比,結果覺得都不能滿意。所以,接著就說:『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自況之餘,蓋以自負 也。」這是有意用古代狹隘的帝王觀念強加於毛澤東,強加給《沁園春·雪》。至於從l2月8日連載5天的重慶《大公報》王芸生洋洋萬餘言的《我對中國歷史的 一種看法》,也是做這樣的比附。「近見今人述懷之作,還看見『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的比量。翻身吧,中華民族!必競於今,勿戀戀於古;小百姓們起來, 向民主進步……」王芸生後來曾把毛澤東的《沁園春·雪》抄給傅斯年,並在信中說:「以見此人滿腦子什麼思想。」

進步人士的反擊

  國民黨頑固派及其御用文人上演的這場鬧劇,遭到郭沫若、聶紺弩等革命人士的迎頭痛擊。這一時期,志士仁人在重慶地區刊出駁斥「反帝王思想」的和詞3首,文章3篇。外地批駁「反帝王思想」的和詞3首,總共6首。大長革命人民志氣,大滅國民黨頑固派及其御用文人的威風。

  1945年l2月8日,重慶《大公報》刊出王芸生洋洋萬餘言的《我對中國歷史的一種看法》的「學術文章」,在重慶《大公報》上連載5天;同時由上海、天津兩地的《大公報》分別轉載,歪解毛澤東的《沁園春·雪》。


  郭沫若在《客觀》1945年第八期上「步毛澤東原韻」和了一首,對王芸生在重慶《大公報》上「反帝王思想」的文章和易君左在《和平日報》的「和平副刊」上的「和韻」,嚴加痛斥:


  王芸生的這篇文章並不是純粹學術性的論文。他寫出的「用意」並不是真的想向史學界提出一種新的歷史觀;而事實是想在歷史批評的外衣下,執行他的某種政治任務……所以才把他的大文自行四處發表。


  正當國民黨頑固派及其御用文人大反《沁園春·雪》之際,柳亞子寫了《答客難》一文:


  他(指毛澤東)是一個政黨的領袖,人民的領袖,自然的領袖口氣闊大,不同於勾章撤句的小儒,這是無可疑義的。人家看見他引了「秦皇漢武」和 「唐宗宋祖」,還有「成吉思汗」,便以為他有帝王思想,這完全是狗屁不通的話……20世紀是人民的世紀,只有人民的領袖,沒有反動的皇帝。非唐薄宋,不正 是毛潤之偉大的表現嗎?《沁園春》說得好:「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不是正告一般獨夫民賊所專制的壽數已終,人民的世紀開始嗎?

 1945年12月,在重慶的王若飛將國民黨頑固派及其御用文人利用《沁園春·雪》大反「帝王思想」的詞作、文章,寄給在延安的毛澤東。毛澤東於12月 29日將這些詞作轉送在延安的黃齊生一閱,並在信中說:若飛寄來報載諸件,附上一閱,閱后乞予退還。其中國民黨罵人之作,鴉鳴蟬噪,可以噴飯,並附一觀。

 在重慶的《新華日報》,根據毛澤東上述指示精神,於1946年5月23日轉載錫金的《詠雪詞話》一文前寫了一段「按語」:毛澤東同志詠雪一詞刊出后,一 時唱和甚多。然而也不乏好事之徒,任意曲解醜詆,強作解人,不惜顛倒黑白,誣為封建帝王思想。「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毛澤東《沁園春·雪》的主題思想究竟是什麼?應該如何理解?1958年12月21日,毛澤東在廣州見到文物出版社1958年9月出版的大字木 刻本的《毛主席詩詞十九首》《沁園春·雪》的天頭上寫過一段批註:「雪:反封建主義,批判二千年封建主義的一個反動側面。文采、風騷、大雕,只能如是,須 知這是寫詩呵!難道可以謾罵這一些人們嗎?別的解釋是錯的。末三句,是指無產階級。」「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就是歷史的辯證法!

本文來源:重慶商報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tangremax 2012-8-3 22:37
毛的心胸狹窄是黨內共識,卻能夠寫出氣吞山河的詩詞,是不可思議的。
回復 wcat 2012-8-3 22:40
tangremax: 毛的心胸狹窄是黨內共識,卻能夠寫出氣吞山河的詩詞,是不可思議的。
是否是共識可能還有待考證,各人會有不同的看法。

覺得他的《沁園春.長沙》就已經寫的非常漂亮了。
回復 沒有帳號 2012-8-3 23:31
tangremax: 毛的心胸狹窄是黨內共識,卻能夠寫出氣吞山河的詩詞,是不可思議的。
good
回復 沒有帳號 2012-8-3 23:32
wcat: 是否是共識可能還有待考證,各人會有不同的看法。

覺得他的《沁園春.長沙》就已經寫的非常漂亮了。
有不同的看法
回復 心隨風舞 2012-8-4 12:39
還喜歡這首歌。
回復 rfw1972 2012-8-7 01:34
說的容易做的難。歷史上真正意義的詩人都是政治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15: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