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普京的兩手核算開啟冷汗時代

作者:mali50  於 2016-10-6 01: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1評論

關鍵詞:中國人, 洲際導彈, 普京總統, 俄羅斯, 法西斯

普京的兩手核算開啟了冷汗時代

馬力

最近俄國發生的兩件事關係到地球的未來,但鴕鳥媒體很少注意或不敢注意。兩天前俄國總統普京簽署了命令退出六年前簽訂的有關美俄履行武器級鈈處理的協議,接著俄國媒體有意透露俄羅斯已經建成足以為莫斯科的1200萬人提供保護的巨型核掩體。不僅如此,據說普京上月曾下令在烏拉爾山市建造一處面積為400平方英里的設施用以指揮未來的核戰爭。建築巨大的核掩體和核戰指揮部耗資巨大,如果不為實際上的使用可能又是何苦呢?自作聰明的中國人也許覺得戰鬥民族又在瞎折騰。可是如果位於西歐強國包圍中的蘇聯當初沒有把重工業放在首位,有可能戰勝德國的法西斯侵略嗎?中國貪圖眼前的自作聰明卻導致了在以巨量代價削尖腦袋融入的所謂「國際社會」中失去釣魚島和南海的悲劇命運。

在東亞病夫的忌恨和驚艷之聲中,本人卻一直稱「威武的」普京總統為普京娘娘,因為她情商過人,始終對西方國家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雖然比中國好多了。之前普京總想分離歐洲與英美,所以忍氣吞聲地不斷與德法會談連夜拍拖,浪費了不少時間和感情。而俄國不斷試射洲際導彈也是在暗示歐洲:俄國的唯一敵人是美國不是西歐國家。然而在民主春天造成的大量難民闖入歐洲,以及美國的爺爺兼孫子英國脫歐后,歐盟依然堅持制裁俄國,並繼續東擴讓美國建立新的軍事基地和防導體系。最近更把獨立於政治的奧運會變成政治武器,一面「合法」使用禁藥一面羞辱俄國。普京終於看懂了歐洲的昏聵無能。歐洲幻想繼續依賴美國的核保護傘,實際上是充當美國的核盾牌。在磨菇傘下的烏托邦世界里,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實際上早已死去的人。多情反被無情惱。娘娘喊累了便只得焚稿斷痴情。

誰都明白美俄之間的核戰不僅是兩個核大國同歸於盡,而且產生的核污染還可能毀滅整個地球生物。因此建什麼樣的核掩體都無濟於事。俄國既然多此一舉,說明了俄國希望在核戰中生存下來。也就是說,俄國已經有準備打一場僅限於歐洲或歐洲某國的有限核戰爭。根據普京的先出手經驗,這場戰爭很可能是先發制人的。普京不會不知道核大國在核戰中相對於小國的優勢。在第一次飽和攻擊后,淹沒在核幅射中的小國基本沒有反擊能力。有限的反擊可以被反導系統拒之門外。這至少在理論上是如此。所謂的核保護傘只是嚇人而已。當損失和危險超過可以承受的程度后,西方盟國間的毀約是家常便飯。於是有著名的外星定理:核戰爭中沒有真正的盟國。現在俄國公開核戰準備、在敘利亞試射中程導彈與其說是警告美國,不如說是警告歐洲,透露了普京的兩手打算。

也許歐洲至今還陶醉在所謂的冷戰勝利中。蘇聯的解體是一種歷史的選擇,雖然不是好的選擇。這與西方沒有必然的關係。加盟國多數是在世界大戰後尋求蘇聯的保護而入盟的,同時保留了可以退出的權利。如今自顧不暇的西方國家暫時沒有能力或需要入侵它們,在庇護時想退盟是很自然的。環顧當今之世,哪個可以退出的加盟國不想退出獨立的?這就是雞首與牛後的道理。連一個名義上的歐洲聯盟都保不全,從來不甘人後的英國退出后其它盟國也威脅要退出。西方對蘇聯的威脅只是使蘇共1960年代的全民黨演變推遲了三十年。而戰後英聯邦的解體則完全不同,因為聯邦國並沒有選擇退出的合法權利,而是英國無力維持原來的聯邦。其結果是西方殖民世界的崩潰和后殖民時代的市場危機,進而導致長久的經濟衰退和自我殖民政策。今天西方世界的金融危機和中產階級消失是一脈相承的。

有人也許會說俄國可以重新與中國結盟來對抗西方的威脅。在中國全面倒向西方后,俄國便看清了善於窩裡斗的中國不是傳統的結盟國家,不知怎樣建立現代國家間平等的合作關係,還沉侵在不是主子就是奴婢的小農意識中。俄國不可能被中國視為主人。今天中國對西方和俄國尊卑分明的外交政策仍然一目了然。實際上中國改革後背叛社會主義陣營,不惜與社會主義盟友兵戎相見,並作倀西方用國際法制約唇齒相依的近盟早已使社會主義陣營名存實亡。蘇聯在孤立無援的背景下幻想西方的支持,希望獲得與當時的中國同樣的市場待遇才是蘇聯新思維和轉型的根本原因。如果有一個團結強大的社會主義陣營,不僅蘇聯不會解體,中國也會比今天更加富強。

西方的「冷戰勝利」並沒有給西方國家帶來和平和繁榮。因為資本主義經濟制度是工業社會最低級的經濟制度。即便死亡一千次,還是私有化的經濟制度。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資本主義又是工業時代「不可戰勝」的永恆存在。正如死人不會再死一樣。同樣的道理,社會主義解體后也是蛻化為資本主義的低級存在,絲毫不比其他資本主義更低級。因此資本主義不必高興什麼。由於原先市場分離的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意識形態的對抗轉化為市場競爭下的直接對抗,西方國家「冷戰勝利」的美夢還沒做夠就又嚇出一身冷汗——冷戰中都沒有過的冷汗。這正是西方媒體不敢正視俄國威脅的原因。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利還想用裁減核武的巧實力忽悠俄國撈取選票,但普京已醒,乾脆廢除之前與其簽訂的協議,暗中支持共和黨候選人。

重讀本人的「高等文明的高能陷阱」一文後不難明白,冷戰後的世界實際上進入了比冷戰更可怕的冷汗時代。上帝保佑歐洲,保佑美國,保佑世界——阿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mali50 2016-10-9 06:00
說到冷汗,冷汗就到:「美俄翻臉 德外長驚呼「巨大的危險」」。 報導引述冷汗言論:德國外長史坦麥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接受德國「畫報」(Bild)專訪說:「將此比喻為冷戰是謬誤,目前的態勢完全不同,且更加危險。」
曾擔任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烏克蘭調停人的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接受同家報社專訪時說:「有爆發軍事衝突的極大危險。」 他說:「數十年來從未遭遇如此巨大的危險,東西方的互信從未如此低過。」
怪誰呢?別怪我烏鴉嘴哦。
其實歐洲不用緊張,本人將在續編中透露普京聲東擊西的真正目標。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2-1 00:3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