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人為什麼不反抗

作者:謝盛友  於 2022-10-17 00:1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中國人為什麼不反抗

德國之聲: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嚴格的防疫政策,可以看到一些小規模的抗議,遊行的行為,在網路上也開始聽到一些反對的聲音,您認為人民群眾的意見表達對習近平的統治會有影響嗎? 

吳國光:習近平在最近幾年裡面很明顯地激起了中國民眾的不滿。民眾也藉助一些方式,包括社交媒體,小規模的實際的行動表達他們的不滿。非民主體制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它不在乎民意。民意不能通過現有的政治制度來影響政策,來影響誰是領導人。所以呢,我們雖然看到在中國,特別是最近一年出現了大面積的高度的民意的不滿,但我們將要看到的領導層的重組,很可能不會受到影響。」清零政策」延續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放鬆。接下來可能有放鬆,但也不是因為民意的不滿,而是習近平已經通過過去幾年的防疫清零政策達到了他一些沒有明講的政治目的。 

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迷。在一般的社會中,如果你有不滿,你就不僅會有表達,還會有行動。在防疫的過程中,你看到三個月的孩子被從媽媽身邊奪走,把他們隔開來,你看到重病的老人要去醫院看病也不可以去,最後甚至因此生命受到威脅。我想,一般來講可能會激起民眾的反抗。自從1989年以來,中國當局最害怕的是幾百個,幾千個老百姓集合到一起。一旦他們集合到一起,中共當局就非常緊張,怕他們會不會鬧事。現在,做核酸的時候,幾百個,幾千個人聚集到一起,大家排隊等著做核酸的人,很多人可能高度不滿,當然也有可能很多人很滿意。但至少從社交媒體上來看,從海外的輿論報道來看,民眾對這個的不滿程度是很高的。大家都知道,我們在這裡做核酸的時候,人人都不滿,你不滿,我不滿,但為什麼沒有反抗呢?你知道,如果你要反抗的話,在場的人可能都會反抗。那麼我們為什麼沒有看到一個普遍的反抗現象呢?這是我不能理解的一個東西。我覺得如果全民對於核酸政策有一個反抗,那麼這個政策很可能有調整。如果中共覺得老百姓已經被我收拾服帖了,把他們聚集到一起,我也不怕他們反抗,那麼人民可能就要繼續受這個罪。 

我並沒有譴責這些不行動的民眾,我只是不理解這樣一種現實。當然,信息的控制等等,使得民眾很難像我們假設的這樣,去思維,去行動。這也說明了中國共產黨現行的體制對民眾的控制非常全面。而且我個人猜測,防疫的很多措施是在背後建立了一個控制體系。比如說綠碼這個東西,表面上是看陽性和陰性,很可能背後對你的日常活動建立了一個密切控制的系統。政府有了這個控制體系,今後維穩可能就更便利了。中共在這套體系非常完備后,可能會嘗試放開了。表面上是放開了,實際上呢,人們的一舉一動都被控制了起來。 

西方有一句諺語的意思是當一個東西強大到誰也沒有辦法毀掉他的時候,他會毀掉他自己的。這個意思就是當你強大到可以為所欲為的時候,一定會做很多蠢事,因為沒有制約、平衡、反饋、矯正,就會做很多愚蠢的事情。我覺得這個原理一定是有效的。這也是為什麼歷史上那麼多如此強大,如此殘暴,如此全面控制的的暴君和體制都沒有延續下來。秦始皇非常殘暴,但是他王朝延續的時間很短,只有十幾年。一個人,只要你還能保留自己基本的判斷,這個基本的判斷就是如果有人把你的孩子拿走,如果有人讓你有病不能治,有人讓你需要餓三天,那你就知道這個東西一定是不好的。只要你有這個判斷,那麼我想,這個社會就還有希望。 

中國人為什麼不反抗

其實現代中國人不反抗很簡單,就是吃得太飽了,有一點小錢,罈罈罐罐不願意放棄。上海人有錢,哪怕餓肚子,房子還是幾百萬的,他們認為不值得。深圳人很多是窮人打工的,他沒房子,身無分文,你讓他沒工作,他跟你拚命。

很多年輕人也都聽過長輩教導吧,不要跟政府過不去,為了你的前途——說到點子上,什麼叫前途啊? 就是你未來可能過得比今天好。這樣你那條命有價值,被政府懲罰不值得。 但是如果告訴你,明天就上山下鄉,一輩子不許出來,你沒前途了,你在乎嗎?

共產黨說得沒錯,小資產階級有軟弱性。這些年中國人吃得比較飽,都成了小資產階級。

中國人大多沒信仰,認為只要能吃得飽便可以,非常容易滿足。

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1892-1984)是一位德國著名神學家,信義宗牧師。他曾在一戰時參軍,是德意志帝國海軍潛艦軍官,1916年二月,因為轟炸聯軍二艘軍艦和一艘英國軍艦成功,1917年至1918年間,又成功襲擊許多英國、法國船艦,和封鎖法國馬賽港,後來晉陞指揮官,並獲鐵十字勳章。阿道夫·希特勒掌權前他曾是希特勒的支持者,納粹媒體也曾報導過他的功績。但他反對納粹對德國新教教會的影響,1933年他組織牧師緊急同盟保護信義宗的牧師免受警察影響。1934年他參與組織巴門會議。

1933年到1937年期間,在上層人士的保護下,他多次發表言論,希望教會與政治脫鉤,並反對宣揚德國人美德的所謂的「積極的基督教」。1937年他被捕入獄,曾流轉於薩克森豪森和達豪集中營,在戰爭結束前差點被處死。

戰後他致力於推動和平發展和對話溝通。1952年訪問莫斯科,1967年訪問北越。他於1966年獲得了列寧和平獎。他也是斯圖加特悔罪書的起草人之一,1961年,他當選為世界基督教協會的六名主席之一。1984年3月6日他在西德的威斯巴登去世,享年92歲。

馬丁·尼莫拉於二戰後1946年以德文寫成的一篇懺悔詩,敘述德國的知識分子與牧師如何屈服於納粹黨勢力,沉默地坐視納粹肅清一群又一群的無辜者該詩意旨在闡明無視與自己無關的團體受迫害所造成的結果,且後來常被引用,作為對不關心政治的人之呼籲。這首詩被鐫刻在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的新英格蘭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石碑上。

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1892-1984)的懺悔文: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nicht protestiert;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die Jud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Jude.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起初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最後他們要追殺我

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屠龍刀之原界 2022-10-17 04:12
在獅子王裡邊有一個鏡頭。娜拉找到了辛巴,告訴他,要負責任,讓他去和刀疤死磕。辛巴回了一句「你在幹什麼?」。娜拉說「我在找你」!作者就是娜拉,在忽悠別人去送命,別人的兒子死不完,而自己等著革命成了去摘果子!
回復 總裁判 2022-10-17 05:12
這個民族沾沾自喜同化了主子兩千年,絲毫沒有羞恥之心。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7-16 13: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