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也談貝殼村的理性的思辨方法 ——與翰山老弟切磋

作者:異域堂  於 2012-1-7 00:5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9評論

      我確切知道老弟小我數歲,所以不揣冒昧以兄弟相稱;下文只是我對你給我的跟帖的答覆。
      1.老弟是做學問的,所以凡是講究理性,這我贊同。但是那種決絕的議論說「中國人整體上缺乏一種合理有效的辯思方法」的結論,我非常反對,因為按照你的統計說法,你也沒有讓我信服的數據。中國的歷史是漫長的,每個時期都有當時當地的文化特點。都有特定特色的辯思方法。而且都一定是有事實依據和科學的邏輯推理的。別以為只有你才懂得什麼是事實和邏輯。因為環境決定意識,而意識的表現是不屑雷同的。誠如你所說的王希哲的「理性」,他可是剛從大陸放出來的「囚犯」。他的理性是始終如一的,但是在大陸卻是犯法的。附王希哲有關資料:
  • 1968年第一次入獄。
  • 1974年,廣州街頭貼出「李一哲」大字報、呼籲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批評當局倒行逆施。大字報貼出引來看者圍觀,道路塞車。公安追查,該大字報是廣州美術學院學生李正天、高中中學生陳一陽、工廠工人王希哲三人合著的,作者筆名是三人名各取一字而成。
  • 1977年第二次入獄,1979年元旦被釋放。擔任北京西單民主牆民間刊物《四五論壇》的廣州通訊員。
  • 1980年6月10日12日北京甘家口會議上與孫維邦、徐文立、劉二安討論,為著手在中國建立反對黨作準備。
  • 1981年,因政府鎮壓民運而第三次入獄。被判處14年徒刑,後劉山青以身犯險,返回廣州救助王希哲妻子蘇江等人,亦被公安拘捕,控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十年。
  • 1998年在「九八組黨」時期,與王炳章方圓等組建「中國民主黨」。
  • 2000年8月28日,王希哲和太太蘇江以及王炳章的太太一同被趙天恩牧師施洗。這位在中共監牢里被關了十幾年但從未屈服的錚錚鐵漢,居然痛哭流涕!在場的每一位都被感動的熱淚盈眶。嚴家祺先生淌著淚水誠懇地講:「王希哲,你是我的好榜樣。」
  •       至於你贊同的鄧小平的「不爭論」,其實只是他反對毛澤東「四大」的表現,他用他的霸道否定了毛澤東的霸道,歸根結底都是唯我獨尊的權大於法。只有法治的環境才可能全面的看待「事實」和科學的邏輯推理。

           2.貝殼村不是理論探討的講堂,而是人們感情宣洩的論壇。當然也沒有人反對探討理論,但是一切都是隨意。你願意可以參與,你不願意也沒人拉你。但有有一點應該知道就是這裡的人都有自己的背景和經歷,甚至可能是異常的對立。因為「黑九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叛徒、特務、走資派、知識分子)的「狗崽子們」在美國這片土地上是被視為平等的人。與太子黨的主僕們有著根本不同的感受。你曾經批評過我的文章都是牢騷的發泄,你說對了。我在被迫說了50年別人的話以後,終於可以說自己的真實感受了,自然有人不舒服,可是讓我自己舒服就夠了。賈府里的焦大永遠沒有林黛玉的感傷,這是不同境遇所決定的。

           3.我理解的普世真理,就是站在自然界的角度上看人類社會的普遍需求。而站在階級的角度上看就只有階級的真理,而沒有「普世」。有一個問題必須澄清:今天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是不是近百年來最好的。我要說是5000年來最好的。但是,我們最應該感謝的不是神仙皇帝,而是我們自己。因為我們還要奔向那更好的生活,所以還得奮鬥。共產黨自己的政治經濟學明文規定「經濟是基礎,政治是上層建築;政治要適應經濟基礎的改變而改變。」共產黨的領導只能是政治領導而不應該是社會財富的全部佔有甚至與民爭利。你說要寫專論說明今天的生活是最好的,我給你個「論據」,現在最貧困的老百姓也比秦始皇生活好,可以看電影和電視,可以打電話;不用「飛鴿傳信」或「八百里驛站」。

           4.我們在議論中國的好壞時,其實都是因為關心中國。我們在美國長大的孩子,無論你怎麼教育,他們大多是置若罔聞地。因為那已經不是他們的祖國了。在具體的經濟利益面前,那矛盾都是尖銳地,如鄔坎事件,以中庸的態度認為可以不偏不倚最多是書生意氣罷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2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9 個評論)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2-1-7 01:05
    各抒己見,包容不同的觀點和意見,是大家都應該提倡的!
    回復 早安太陽 2012-1-7 01:57
             
    1)贊同:尊重歷史,尊重他人
    2)贊同:笑著寫自己的博客,讓林黛玉去哭吧
    3)贊同:自強不息,誨人不倦。
    4)贊同:關愛中國,求同存異。
    回復 dwqdaniel 2012-1-7 02:39
    ZT 我們在議論中國的好壞時,其實都是因為關心中國。我們在美國長大的孩子,無論你怎麼教育,他們大多是置若罔聞地。因為那已經不是他們的祖國了。------ 正解!
    回復 布衣人 2012-1-7 04:24
    最好是理性探討。要罵也可以,罵中國,罵美國,罵共產競,罵共和黨,都可以;但就是不要針對群眾,網友村友對罵,相互諷刺挖苦。那是沒品沒素質。
    回復 活水湧泉 2012-1-7 04:34
    說得非常好,支持!每個人的看法來自他的經歷,不能搞網路霸權,誰都可以暢所欲言,任何觀點都可以輕鬆的表達。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6:04
    遠洋副船長: 各抒己見,包容不同的觀點和意見,是大家都應該提倡的!
    因為在這裡可能有政見的分歧,卻很少有具體的經濟利益的紛爭。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6:05
    早安太陽:             
    1)贊同:尊重歷史,尊重他人
    2)贊同:笑著寫自己的博客,讓林黛玉去哭吧
    3)贊同:自強不息,誨人不倦。
    4)贊同:關愛中國, ...
    太陽一出亮堂堂。謝謝。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6:09
    布衣人: 最好是理性探討。要罵也可以,罵中國,罵美國,罵共產競,罵共和黨,都可以;但就是不要針對群眾,網友村友對罵,相互諷刺挖苦。那是沒品沒素質。
    贊同。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6:11
    活水湧泉: 說得非常好,支持!每個人的看法來自他的經歷,不能搞網路霸權,誰都可以暢所欲言,任何觀點都可以輕鬆的表達。
    謝謝,周末愉快!
    回復 yulinw 2012-1-7 07:16
       強頂!!老兄的文比老弟的中聽又中看~~
    回復 遠洋副船長 2012-1-7 07:35
    異域堂: 因為在這裡可能有政見的分歧,卻很少有具體的經濟利益的紛爭。
    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別人,試圖去說服別人是爭吵的根源!大都是自以為是的性格使然!
    回復 天涯孤兔 2012-1-7 07:51
    嗯,這才像貝殼村的異域堂,廣意堂!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8:22
    yulinw:    強頂!!老兄的文比老弟的中聽又中看~~
    周末愉快!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8:23
    遠洋副船長: 把自己的觀點強加給別人,試圖去說服別人是爭吵的根源!大都是自以為是的性格使然!
    因為自以為非的人是不說話的。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8:23
    天涯孤兔: 嗯,這才像貝殼村的異域堂,廣意堂!
    謝謝,周末愉快!
    回復 無為村姑 2012-1-7 08:40
    我只想珍惜網路帶給我們的場地和便利來與同胞們交流思想和感情。要罵可以罵公眾人物或者是政府(包括黨),不罵個人,不扣帽子(這點有時很難噢)。至於理論探討,有興趣的人可以自由去做,我可能會圍觀或走開,隨意了。誠如堂兄說的,大多數人是為發泄感情而上網貼帖。有理論水平的人應該是少數。我覺得能用自己的經歷誠意交流就很不錯了。

    比如,下面堂兄所言,我覺得沒有統計數據不能下結論。可以保留我的意見嘍:

    「現在最貧困的老百姓也比秦始皇生活好,可以看電影和電視,可以打電話;不用「飛鴿傳信」或「八百里驛站」」。
    回復 trunkzhao 2012-1-7 09:16
    站得高,看得遠,說得好。
    回復 翰山 2012-1-7 09:18
    異域老,一回家,上來看到了您這個貼子。首先向您表示一下同情,您「被迫說了50年別人的話」,這確實比較痛苦,讓人無法想象。對您的情況,可能我不會體會很深,因為我的情況和您不一樣,我是一直都在動自己的腦子,說自己的話,儘管有時也為此付出了代價。

    我大學畢業,比別的同學低定一級,就是因為說話,無非就是說了點兒實話。上政治課,老師講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我提問,「老師,列寧的一個重要論斷是『在帝國主義國家裡,勞動人民不僅僅是相對的貧苦化,而且是絕對的貧苦化了』(就是絕對生活水平下降),所以,『帝國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前夜--- 帝國主義必然導致無產階級革命』。現在,在美國英國等帝國主義國家,無產階級是越來越窮嗎?如果不是,列寧『帝國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的前夜』的結論還成立嗎?」這其實就是學生的一個提問,不過我們的政治老師可沒有您大度,他答不上來,就向上打小報告了。你知道,這種事,扣上一頂擾亂安定的帽子,不算太大,因為確實給學生思想引起所謂的『混亂』。我就是仗著學習好,我們學校副校長保我,學籍沒丟,也畢業了,不過檔案里還是有一個小黑點兒。

    在國外,一次在蘇曉康家裡,碰到了一群天安門事件的參與者,為首的是那個工人糾察隊的頭兒,叫什麼,老記不住。蘇曉康比我大很多,但我們是一輩兒,因為他的父輩和我的父輩一樣是當年鬧革命的。我無非也是平實地說了幾句話,那幾個天安門廣場的哥們兒,就跳起來了,就圍了上來,曉康趕緊把我拉出來,送出去。在外面,我給曉康講了上面在學校的故事,我說,我就是喜歡實話實說。曉康說,「那你這樣要吃虧的」。也的確有時候要吃點虧,不過我沒有您心裡那麼痛苦。這也算是有失有得吧。

    再次向您表示同情,至於觀點,我們互相分享,存異求同。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9:30
    無為村姑: 我只想珍惜網路帶給我們的場地和便利來與同胞們交流思想和感情。要罵可以罵公眾人物或者是政府(包括黨),不罵個人,不扣帽子(這點有時很難噢)。至於理論探討 ...
    周末愉快!
    回復 異域堂 2012-1-7 09:31
    trunkzhao: 站得高,看得遠,說得好。
    謝謝,周末愉快!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5 10: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