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未婚男女相擁而眠:有人看到高尚,有人想到齷齪

作者:HappyUSANA  於 2012-3-18 12:0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村內互動|已有9評論

轉載抗美援朝的事:男女兩位戰士,為了生存和保護體力, 不得不相擁而眠。 對於有些人,他們根本無法理解這種高尚的精神!

轉:憶抗美援朝:軍令要求和女兵相擁而眠 2012-03-17 15:33:00

虔謙轉載評論:很美的一篇文章,真是純真年代,純真的人!


    早春的朝鮮,依然天寒地凍。由於敵人完全掌握了制空權,部隊只能白天隱蔽,晚上行軍。而夜晚寒氣逼人,每個人負重又多,滿頭大汗加冷風吹面,很多戰士傷風 感冒,部隊一入朝就出現了非戰鬥減員。師首長對此特別關心,強調一定要在部隊內部搞好團結互助,大力開展老帶新、強幫弱的互助活動,對新同志、傷病體弱同 志,尤其是對隨軍入朝的女同志要給予特別的關懷和照顧,幫助她們克服戰鬥生活中遇到的困難,盡最大努力保持與發揮我軍特別能戰鬥的革命精神。


  張科長立即貫徹上級指示,要求我們每兩人組成一個團結戰鬥的互助組,不僅在行軍戰鬥中要互幫互助,而且宿營時要相擁同眠、共御風寒。科長看了看科里唯一的女兵張琳,盯著我說:「你和她組成一個互助組。」

   我聽到他的吩咐,頭腦一下子就懵了:「叫我和她互助,那宿營時不就要一起睡嗎?」科里的男兵「轟」地炸了鍋,都涌了過來。見我把手擺得停不下來,大家哈 哈大笑。老魏頭揪住我衣領說:「你這小鬼,什麼不、不、不的?告訴你,這叫革命需要,戰鬥互助。小屁孩,人沒長大,還敢質問科長『這算哪檔子事』,想翻天 啊?」

   張科長推開他,溫和地對我說:「其實,大家商議時,對這件事還是很慎重的。要做到戰友互助、男女同眠,確實不合常理,你情緒上有抵觸和不滿,我們也能理 解。只不過,這件事非辦不可,咱們指揮所里你最小,除了你實在別無他人。如果改派他人去和張琳互助,對小張有失尊重,而且人家姑娘也未必點頭認同,只有你 最合適。」

   科長又說:「你也看到了,入朝以來,我們全體指戰員都毫無例外地遠離村莊宿營,疏散隱蔽在山林之中,卧冰踏雪。為了防寒,我們都是好幾個人擠在掩體里, 抱成一團,相互腿靠腿、背靠背,再搭夥蓋上夾衣,最後在頭上嚴嚴實實捂上雨布,才能勉強抵禦風寒。但這幾天,張琳是一個人睡,儘管大家幫她鋪了厚厚的干 草,又給她多蓋了一條軍大衣,仍不頂事,她還是凍得發抖,凍得哇哇直哭!」

   張科長的話讓周圍起鬨的人都安靜了下來。科長說:「科里先派老魏頭給張琳做工作,要她可憐你年少體弱,又拖著一條傷腿,值得同情扶助,請她發揚階級友 愛,跟你結成『團結互助二人戰鬥組』,由她任組長,不僅在行軍戰鬥時關照你,而且到達宿營地要帶著你睡,抵足同眠,共御風寒。人家姑娘都同意了,你還在這 里拿什麼架子?」

  我低垂著頭,心裡覺著彆扭,半天都沒開腔。科長揪著我的耳朵叮囑道:「說是讓她照顧你,那是說給她聽。你要把她照顧好才是真的。給我聽好,你必須把她保護好,不能讓她被凍壞了,知道嗎?」

   本來,前指是不安排女兵參加的。但張琳脾氣倔犟,死纏硬磨,一再向組織表決心,堅決要求參加。她自幼習武弄劍,體魄強健,又有較高的英語水平,所以被特 批入朝。這些天來,嚴酷緊張的戰鬥現實與她事前的預想,真是有天壤之別,更迫切需要組織的關愛和戰友的援助。聽到我同意和她互助后,她跑過來,親切地拍了 拍我肩上厚實粗重的炒麵袋說:「嗨,歡迎你,我的小戰友,咱倆好好團結、互助,共同迎接考驗。」

   第一次互助同眠是在負重行軍40公里后。其他戰友放下背包,剛咽幾口炒麵就呼呼入睡了。融化的冰雪從他們的手心滴落下來,珍貴的炒麵也鬆散開來,掉進了 草堆。戰友們如兄弟一般,相擁而眠,從相互的體溫中取得一些溫暖。張琳比我年長五歲,可我們總是兩個未婚的青年,這樣互助算什麼事呢?我還是想不通,就近 找了一處避風的岩坎,用膝蓋托著軍用皮包做起統計報表來。

   「我看你這小傢伙是故意把問題搞複雜了!道理講過了,困難明擺著,你還膩膩歪歪的找借口逃避,這不是小資產階級的敏感、多疑、自私,還有啥子說的?革命 就是要認真,一心忠誠,不存歪念,流血犧牲都不怕,難道陪自己的階級姊妹睡睡覺取取暖就失去人格尊嚴了么?何況,你們是和衣而眠,眾目睽睽,還有什麼不好 意思?去,馬上進去休息,下午還要跟部隊奔襲清川江呢!」

  說著,彥文科長又甩過兩件同志們臨時支援的夾大衣,嚴肅而親切地瞪了我一眼就進洞去了。我硬著頭皮進到洞內。張琳笑了笑,給我騰出一半卧位。

   這個廢棄的洞坑至多只有六七米,散發著陰冷潮濕的霉氣。坑洞盡頭,已橫七豎八地擠著一團戰友,他們鼾聲如雷,夢囈聲聲。我和張琳睡在坑口,地下鋪了一些 乾草,頭上頂著兩件夾棉大衣,再裹上雙層雨布,密不透風。第一次緊挨著異性躺卧一起,我緊張得很,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儘管和著厚厚的軍衣,但在我身體 一側,在雙層雨布捂蓋的特殊空間里,我還是仍能真實地感受到她柔軟的身體,和那散發著女性芳香和溫馨的呼吸。異樣的溫暖像電流貫穿我全身,令人有些暈眩。 我的心跳和呼吸都變得有些急促起來,趕緊悄悄把身子挪開一些。只聽張琳說:「挨近點,靠近我,不然要鑽冷風!咱們是行軍打仗,沒啥怕的,千萬不能凍著!」 她一邊親切的叮囑,一邊伸過手來,側過身子,輕輕將我已凍僵的傷腿攬向她的懷中,用她的體溫溫暖著我,姑娘豐滿的身體讓我熱血沖頂,我像遭雷擊一樣一動也 不敢動。慢慢的,她像親姐姐般給我的溫暖使我心情放鬆下來,我也輕輕抱住了她的雙腳,把自己的體溫傳給她。

  從這天開始,直到料峭的春寒過去,我們一直相擁而眠,一起度過了入朝初期那段最艱苦的時光。在這難忘的純真體驗里,與其說是我用體溫幫她熬過了寒夜,倒不如說是她用階級的情懷,幫助我克服了「小資」的敏感和猶疑,逐漸蛻變成一名合格的志願軍戰士!  (轉自,原題:學生兵憶抗美援朝:軍令要求和女兵相擁而眠)

高興
1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越湖 2012-3-18 17:12
俺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深有體會。
人在一定的條件下,思想被其它東西佔領,基本不太可能有齷齪的想法。
回復 rongrongrong 2012-3-18 19:57
越湖: 俺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深有體會。
人在一定的條件下,思想被其它東西佔領,基本不太可能有齷齪的想法。
給大家講講
回復 總裁判 2012-3-18 20:29
當時學徒進廠三年不得談戀愛,大學生不得談戀愛。正是青年的道德準則。伊斯蘭國家更嚴格,婚前性行為當被眾人亂石砸死,但是結婚後可以娶4個老婆。廠黨委書記的女秘書換了好幾個,學徒級級別不許進廠辦,不知黨有多少機密。直到文革造反,變成老工人的學徒揪斗走資派,黨委書記(老革命,抗美援朝師政委)才交代:「她們把我當成最親愛的人,我褲帶鬆了,就腐化了。」註:作家魏巍歌頌志願軍,稱之為「最親愛的人」,作品經《人民日報》推薦,登時成了志願軍官兵的代名詞
回復 陳營 2012-3-18 21:12
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情,合情合理。用今天的眼光看歷史的事件,怎麼說都可以。
回復 liuxiaoyu 2012-3-18 22:05
越湖: 俺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深有體會。
人在一定的條件下,思想被其它東西佔領,基本不太可能有齷齪的想法。
人在一定的條件下,思想被其它東西佔領,基本不太可能有齷齪的想法。
回復 越湖 2012-3-18 22:44
rongrongrong: 給大家講講
陳年老事,還是別倒大家胃口了。再說了,當年的那女孩現在過著美好的家庭生活,人家的家裡人不知道也不見得願意聽到。。。
回復 hr8888hr 2012-3-19 01:05
睡過幾次就沒有感覺了
回復 麥燕萍 2012-3-19 07:29
越湖: 俺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深有體會。
人在一定的條件下,思想被其它東西佔領,基本不太可能有齷齪的想法。
我也同意這種看法。
回復 越湖 2012-3-19 10:52
麥燕萍: 我也同意這種看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6 16: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