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在鄭州隧道里救了50多人的那個電焊工 現在在做什麼?

作者:light12  於 2021-12-29 16: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2評論

在鄭州隧道里救了50多人的那個電焊工 現在在做什麼?

2021年12月29日 08:03:27
來源:冰點周刊


我們此前報道《他在京廣北路隧道拼過命》后,很多人一直關注他,關心他過得好不好。年末,我們的記者又找到了他。

袁格兵在工作。受訪者供圖

記者|焦晶嫻 編輯|陳卓

袁格兵的手機回來了,還帶回了新朋友。

2021年7月20日的雨夜,這個來自湖北的電焊工在鄭州京廣北路隧道的大水裡泡了16個小時,只吃了幾口饅頭,救了50多個人。為了方便救人,他把手機、身份證、銀行卡隨著衣服一起,不知扔到了哪個角落。7月26日,當積水退去,有人在花壇里撿到了這個用塑料布包了好幾層的舊手機,把它還給了袁格兵。

在城市的另一頭,張萍一直希望能撥通這部手機。她承諾過要給手機的主人介紹女朋友。

7月20日晚,她被困在快速公交站頂,是袁格兵用救生圈把她拉到了岸上。她被救到安置點時,天已經黑透了,樓里也沒有電,她看不清袁格兵的臉。張萍只記得那人聲音聽起來挺年輕,很靦腆,話很少,但總是在笑。問他有沒有女朋友時在笑,問他需不需要介紹,他還是笑。張萍沒來得及記下他的聯繫號碼,他就扭頭去救人了。

但張萍一直記得自己的承諾。幸運的是,和她一起被救的人問到了袁格兵的號碼。後來,張萍每天都會試著聯繫袁格兵,直到7月26日,這個號碼才打通。

認識張萍后,袁格兵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感受到了家的溫暖。張萍把這個樸實的小夥子當成乾兒子,每個月都會去他家找他一起吃飯。碰上他工作忙,就拎著水果牛奶在附近等著,每次袁格兵看到都跑得老遠,堅決不收任何東西。她把姐姐的女兒介紹給袁格兵,雖然沒成,但她還沒放棄做媒,「他以後結婚,我肯定要去現場」。

袁格兵從大雨里收穫的不僅是朋友。他的勇敢為他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中鐵一局將他由電焊普工轉為安全員,他不用再干體力活兒,臉也圓潤了不少。「之前是自己幹活兒,現在是管別人幹活兒」,說起崗位變動,他總有些不好意思。轉為正式工后,他每個月有5000多元的固定工資,上下班時間固定,再也不用因為缺錢,在工地上連續熬上48小時。

最讓他開心的是,新宿舍里有空調和24小時熱水。原來他住的地方沒有熱水,在冬天,他20多天都不洗一次澡。最初公司給他安排的是單間,但他覺得「太過了」,幾經申請終於「求」來3個室友。

雖然門后的世界給他帶來了不少溫暖,但他發現,很多事自己適應不了。他被報道后,有人請他去公司演講,有人打電話請他當警察,有公司提出幫他「包裝」,每個季度給他30萬元,只需要他每天開2小時直播。他一一拒絕,「這種錢不是我想要的」。

被救者張萍給袁格兵送錦旗。受訪者供圖

當眾講話也不是他的長項。在轉正儀式上,他被邀請上台講話。他憋了好幾秒才擠出一句「大家好」。

平時同事們叫他「英雄」,他總是「羞得像姑娘」。每次開會,領導說要向袁格兵學習,他覺得沒啥學的,「向我學游泳還可以,以後能自救。但要實在不會游,下了水遇到危險還要別人去救他,挺麻煩的。所以還是不要向我學習。」他一本正經地分析。

他不知道如何回應撲面而來的誇讚,從小到大他幾乎沒被表揚過。因為交不起學費、穿著破洞衣服,他總被同學嘲笑家裡窮,氣不過的時候就會動手,老師總罵他搗蛋。他還記得唯一一次被表揚是在五年級的運動會,他拿了三個獎狀,咧著嘴站在講台上,老師難得地說,「這個孩子也有好的一面」。

現在,他只能用笨拙的學習回報大家的善意。每周部門開會,他聽不懂領導口中的「草案」「名單」「職工權益」是什麼意思,但他會認真把這些詞記在本子上回去琢磨。為了考安全員C證,他開始自學打字,把考試題目一點一點敲進電腦文檔,再拜託同事幫忙列印出來,一個人美滋滋地欣賞,朋友站在他身邊都注意不到,只顧著傻笑,「笑得像個孩子」。

父母知道他因為救人被轉正後,躺在床上整晚睡不著,又開心,又止不住地流眼淚,「這孩子是啥命呢,做夢都沒想到。」之後每次和家裡打電話,父母對袁格兵說得最多的就是「好好乾」。在他們眼中,這是兒子拿命換來的工作,父親甚至放狠話,「工作丟了就別回來了」。

家人的擔心不是毫無來由。在哥哥眼中,袁格兵花錢沒什麼計劃,空有一腔善意。「有人管著他才行,沒人管他存不住錢。」袁格兵確實不夠「現實」,平時請朋友吃飯大手大腳,路上看見殘疾人也會忍不住給人家買東西。山西暴雨、四川泥石流、西安疫情,每次看到新聞上哪個地方受災,他都會給當地的紅十字會捐錢。

和錢相比,漂泊慣了的袁格兵只是把被接納、被信任看得更重。大雨讓他捨不得離開鄭州這座城市。7月28日,他騎著自行車、後座載著一箱花,去沙口路地鐵站悼念14位遇難者。在那裡他一邊哭一邊想,自己真要是英雄就好了。「我不是英雄,英雄是會飛的,他能救下所有人。」

如今,他很滿意現在的生活。重口味的他習慣了和本地人一起喝稀飯、吃饅頭,習慣了晚上回到宿舍琢磨陌生的文件、習題。唯一不太滿意的是,他覺得現在的工作太輕鬆,力氣使不出去、渾身不舒服。他想申請明年做「下苦力的活兒」。

當一切恢復正常,袁格兵有時會懷疑,那場雨是不是自己幻想的一場夢。水退後的兩個月里,他總在尋找大雨留下的痕迹。在京廣北路隧道附近的超市買東西,他會突然心血來潮,問老闆「這一瓶水在大雨時賣多少錢」。路過火車站出站口,也會忍不住問保安,「那天這裡的水很大吧」。他不會主動提起自己救過人,他只是怕失去和這座城市的聯繫。

他沒什麼文化,但小學課本上的一句話他記得很清,「人都會死的,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他不想重於泰山,「只是想比鴻毛重一點點」。做了好事,他覺得自己就不會像小螞蟻一樣,死得無聲無息。這就足夠了。

[責任編輯:黃憶南 PN269]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簡翎 2021-12-30 21:50
最後一段說得太好了。
回復 light12 2021-12-30 22:04
簡翎: 最後一段說得太好了。
同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5 07: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