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藍色的中秋 程乃珊 (轉帖)

作者:rongrongrong  於 2010-9-22 21: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網路文摘

藍色的中秋

程乃珊

中秋節不同清明、端午或重陽等節日,它有點如過大年夜、聖誕夜,故而香港的中秋假不是放八月十五,而是八月十六——是為了在八月十五之夜盡心之後的十六可以睡懶覺。

從前一些傳統老商號,如米行、錢莊、布莊等職工休假是不跟西曆走——一周做六休一,老式商鋪沒有禮拜日,只有過大年、端午、清明和中秋才有假放,可見,中秋在中國人心目中屬大節日。

我們小時候(上世紀五十年代),中秋還要祭祖、燒香斗,特別是太祖母還在世時,一點都馬虎不得。漸漸到今天,中秋過節只剩下吃月餅這個傳統程序了,過節的方式越來越時尚多元,特別是年輕人。

我們小時候的月餅大都是紙盒裝的,鐵盒裝的遠沒今天這樣普及。那時候好容易拿到一盒鐵盒裝月餅,月餅還未吃,那隻繪有嫦娥奔月古畫的鐵質月餅盒早已被多人「虎視眈眈」——老保姆看中要做針線盒,哥哥看中要放他的走獸棋、陸軍棋,我則想放我的花手帕再灑上幾滴花露水!

那時月餅很少有人送,大多自己買。不過家中若有外公外婆或祖父母等長輩的,就可以收到很多月餅,我們這些小輩也就借長輩的光了。其實,老人們大多不怎麼愛吃月餅,但他們很在乎收到月餅,某人送過了某人還沒送過,某人去年沒送過,今年不知會不會記得……一筆賬在肚子里煞煞清。老人受到小輩的呵護越深,他們收到的月餅必定越多,老人也越覺得有顏面,所以中秋給長輩送月餅是頭等大事,比送領導重要得多。

月餅有廣式、蘇式、寧波式,還有潮式。蘇式、潮式,還有寧波月餅很相似,都是酥皮的。潮式月餅又稱老婆餅,不知什麼原因。是否從前月餅都是家制的,自然都由老婆大人親自製作?廣式月餅較豪華,有精美的圖案及盒裝,餡也有講究,有單黃、雙黃、蓮蓉、椰蓉,款式多多!蘇式、寧波式包括潮州月餅就簡單多了,一般都是用油紙筒六塊一裝,壓張紅紙再用紅繩扎捆好一拎,就可以送禮了。但筆者還是最喜歡吃現做現賣的鮮肉月餅,趁熱一口咬下去,鮮汁四濺,香濃可口。

上海男人最喜歡吃什麼月餅?據說是百果。從前一盒月餅四塊裝,一般一塊蓮蓉一塊椰蓉,再就是搭一塊豆沙一塊百果。可能是經核算過既有氛圍,經濟上也較划算——如若四塊全是椰蓉蓮蓉就太奢貴了。從前的百果月餅是各種餡料的大雜燴,一般不太受歡迎。唯有好脾氣的上海男人搶不過老婆兒女,索性做阿Q,胸口一拍「我就是最喜歡吃百果月餅!」

小時候吃月餅,可能那時吃的東西不多,總帶著份企盼之心——有如那部香港電影《歲月神偷》,因為稀罕,故而幾乎帶著一份虔誠之心品嘗月餅。就像今天切生日蛋糕一樣,每塊月餅都會一切四,甚至一切八,幾塊月餅就這樣切成幾個小角,一家人分,久而久之,就覺得月餅一定要有人分著一起吃,一個人吃月餅,哪怕是現在十分時尚的迷你月餅,也總覺得有點落寞!當一塊月餅只作為果腹或者解饞,不再具備強調團聚的價值時,就完全失去了中秋吃月餅的意義了。所以儘管月餅高糖高油,但每逢中秋,總還是要與家人分享。遺憾的是,今天的月餅都是方形的,為什麼不是圓形的?

現在城市高樓聳立,要講賞月總有點煞風景,但我有幸趕及舊時月色,在家中三樓陽台,不用望眼欲穿就能看到那輪明月,天是清澄湛藍的!

中秋和大年夜一樣,適宜在家中過。這絕對是很有家庭感的很溫馨的體驗。

小時侯過中秋,還要吃菱角,說小孩子吃了會聰明伶俐。我不太愛吃菱,卻十分喜歡那種紫絳色的老菱,一隻只就像老紅木工藝品。成年後每逢中秋,總覺得象徵著一年已過大半!如以此比喻人生,我似乎也已走到人生的中秋!常會為著消逝的過往而有一絲傷感,說起來似有些多愁善感,其實是一份珍貴的回顧!當年攬我和哥哥入懷共嘗月餅,共看月亮的父母永遠離開了,哥哥與我也不在一個城市!但每逢中秋,我一定快遞幾盒杏花樓老字號月餅給哥哥,那是他與我從小一起分食的他熟悉的月餅!女兒一家也遠在他國,幸好,身邊還有老公,年年與我共分月餅。現今空巢家庭頗多,常常有朋友相約,幾家合在一起熱熱鬧鬧過節,我們都婉拒了。不知為什麼,總覺得過大年要紅紅火火熱熱鬧鬧,唯獨中秋,那是一個靜謐的很私人的節日。如果說過大年是紅色的,那麼中秋節應該是藍色的;藍色沒有紅色那樣喜慶,但溫馨清澄。其實每個節日都應該有它的個性,我喜歡藍色的中秋!

評論 (0 個評論)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8 23: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