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西風休簸秋葉紅——一個加人的楓言楓語

作者:hu18  於 2017-10-1 08:0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流水日記|已有3評論

【序語】

九月下旬,安省民眾看到媒體上的「楓色報告」,都跑去阿岡昆看楓葉了!

結果如何?
「為孩子請多了兩日假來到所謂的70%都紅了的阿崗昆......滿眼都是綠啊!」
「白跑一趟屁顛顛,紅葉整個沒瞧見。」

那麼今年的楓葉到底怎麼了?
權威對此給出的解釋是,原本安省今年的氣象條件對賞楓十分有利,但是前些天創紀錄的高溫讓很多樹繼續分泌葉綠素,比通常分泌的時間要長。阿岡昆有一部分楓葉在高溫到來之前就變色了,於是逃過一劫。但是那些沒能及時變色的楓葉,可就.......
媒體隨即又放出安慰:現在斷言今年無楓可賞為時尚早,隨著冷空氣到來。即便今年楓葉顏色不如之前預期的那麼美,市民仍有很多途徑賞楓,沉浸在絕美的斑斕秋色中.......云云。

沒看到紅葉,至於如此抓狂?

呵呵,不是久居此地,很難理解加人對賞楓的熱狂。

一、紅葉吹來如落花

什麼是加拿大的國花?沒有答案。
維基網自作解人,說是楓葉。就算是吧,那實際上是葉子,不是花呀。

視葉為花,尤其是視紅葉為花,中國人似乎並不讓加國人專美。詩人杜牧早在一千年以前就說過「霜葉紅於二月花」。
多倫多:二月花?二月只有雪花。
溫哥華:我反對。
阿爾伯塔:別打岔。

玩花、賞葉,畢竟不是一回事:

花是三維立體的,花朵千姿百態,色香俱全。花似美人,美人如花,鮮花簪於秀髮,香花煉製香精。花以嬌艷玲瓏者為貴,宜近觀,宜細看,得傍左右而親近。「萬綠叢中一點紅,動人春色不宜多」——很精英,很明星(SUPERSTAR)。

紅葉則是平面的,形狀簡單,身板單薄;或有異香,也上不得妝台,而去了灶台。作為觀賞對象,紅葉唯有成群結隊,方成氣候——這是平民階級,這是賈府管家賴大的妻子,人稱「賴大家的」。

階級社會的階級文化中,花與葉,是有階級差別的:

林黛玉葬花: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人憐。錦囊收艷骨,凈土掩風流。

秀才們又是如何對待落葉的呢?
「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馬致遠《雙調·夜行船》)
「林間暖酒燒紅葉」(白居易《送王十八歸山寄題仙游寺》)

當年在金陵游棲霞,常有攤販叫賣塑封紅葉標本,如明信片大小。栩栩如生,紅顏永駐的紅葉標本旁,還有些卡通圖案或隻言片語「心靈雞湯」,惠而不費,以資留念。相較「煮酒燒紅葉」,阿彌陀佛!這製成標本的紅葉,真可算是善終,然其價格又無法高攀珍藏於錦囊,售之於店堂中的乾花了。

千百年來,除了小杜能打破階級觀念,抑花扶葉外,多數文人騷客,僅是把紅葉當作紅花的替代。

臨風杪秋樹,
對酒長年人。
醉貌如霜葉,
雖紅不是春。
(白居易《醉中對紅葉》)

紅葉如花曉日晞,
隔林深處叫黃鸝。
聽來渾似春風語,
啼向西風不是時。
(釋雲岫《秋鶯》)

「花花自相對,葉葉自相當。」秋天裡無處不在的紅葉,似乎只能經由與此時不在的春花兩相對比才顯出意義。秋葉不再是葉,秋葉只是春花可憐的義肢,也如那小丫鬟春香所說:「待俺寫個奴婢學夫人。」(湯顯祖《牡丹亭·閨塾》)

二、此「加人」不是那「佳人」

花的美學特徵是陰柔的,紅葉若要向紅花看齊,便顯出意象的陰柔。現諸文學,形象多是陰柔的,情感多是感傷的。此情所染,無論男女:

崔小姐這麼唱著:
【正宮·端正好】 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王實甫《西廂記》)

張秀才也這麼唱:
【尾】莫道男兒心如鐵,君不見滿川紅葉,儘是離人眼中血!(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

這種腔調唱至當下,依舊是:
愛似秋楓葉,
無力再燦爛再燃;
愛似秋楓葉,
凝聚了美麗卻苦短。
(《片片楓葉情》)

男男女女,眾口一詞。風雲氣短,兒女情長。

有點家底的文化形態中,也似乎都這德性。法國人稱「一朵花」為「Une fleur」,稱「一片葉」為「Une feuille」,單詞前的不定冠詞都用陰性。

雖然法語也是加拿大的官方語言,不過女性化的紅葉,真不是加拿大人心目中的紅葉。

在加拿大,紅葉的觀賞價值和文化意象都是獨立的,不是花的附屬或替代,甚至遠比花顯得強勢。

加拿大的花期太短,品種雖也不少,露臉機會實在不多。就像戲曲舞台上的龍套,翻個跟頭便匆匆下台。這能讓人留下什麼印象呢?今春此花不開,那花沒放,誰也沒個脾氣,人們斷不會像沒看到紅葉那樣急得跳腳。加拿大的四季交替沒有過渡,往往是從一個季節直接跳到另一個季節,草變綠,葉變紅,都彷彿是一夜間的事。就說眼下,昨天氣溫39℃度,今天只有9℃度。與原上草、樹上葉相比,鮮花真經不起這樣的生存考驗。加拿大的冬季實際長達半年,春夏兩季往往偷工減料,只有秋天還算完整,只有秋葉有足夠的時間展現其魅力。

花在加拿大生長空間也有限,「似這般奼紫嫣紅開遍」的景象難得一見的。多數時間,花朵兒只能置身室內苟延殘喘(春來各大超市俱搭大棚賣盆花,聊算一景),生氣不足,野趣全無。相反,紅葉則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為。加拿大歷史短暫,較少人文景觀,有著大片的原生林,荒野粗糙而凜峻,野外風光就像它的四季一樣——質樸、粗獷、鮮明,富於跳躍性,一切都是那麼的極端、強烈,氣勢恢宏。加拿大的的紅葉樹品種多,樹型高大者更多,如糖楓、如橡樹。相比之下,故國常見的紅葉雞爪槭真侏儒矣。到了秋天,秋林色彩斑斕,萬千氣象,縱揚肆意,豪情萬丈。絲毫沒有「賣花擔頭看桃花」的小家子樣,也不是「滿山紅葉女郎樵」式的柔膩細巧。那規模,那氣勢,那波瀾壯闊,那不可限量,滿滿的雄性荷爾蒙,真像是氣概豪放的加拿大男子漢。

加拿大早期移民多是因生活所迫,遠走他鄉的社會下層民眾。攜女主人私奔的園丁逃生來到加拿大——那故事我相信不是作家的虛構。粗礪的生存環境,艱苦的拓荒經歷,吃苦耐勞,精神大條(精神粗豪?)的加拿大人,煉就了血脈賁張,粗獷奔放文化的品格,沒有被萎靡的歐洲傳統文化「貴恙」所傳染,審美趣味自然偏向於陽剛,紅葉的豪放當然不輸於花的婉約,且屢佔上風。有楓葉文化催生的加拿大「七人畫派」為證,評論家評說他們的畫作:「在非常精緻的形式后隱藏著相當強大的男子氣概。」

置身於大眾文化橫行,民主精神張揚的加拿大,紅葉佔盡天時、地利、人和。

三、西風休簸秋葉紅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李煜《烏夜啼》)此詞特地點出春花的主色——紅色。紅色屬暖色系,且是溫暖感最強的色彩,然在春夏之交,紅色內含的溫暖意義並不顯著。先是春暖花開,然後是「花落春猶在」,「春猶在」正是由於溫暖猶在,而且氣溫有漸暖漸熱的趨勢。故春夏時節的花,沒有必要用「紅色」把人的注意力向溫暖的意念上牽引。杜甫扯著嗓子嚷嚷「江碧鳥逾白,山青花欲燃」。也只是在竭力表現其色彩艷麗跳動,而沒有對那白鳥做燒烤的企圖。然而,到了秋冬交替的時節,紅色所提示的「溫暖」是不會被人忽略的。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這世上多數人不像加拿大人對於極寒有深刻的體驗。

北京人說:「燕山雪花大如席。」
安省人說:「得了吧,你!」

天氣漸涼,葉落歸根。樹木因為樹葉的凋零,生長方式由狂飈突進換檔至怠速(這一丟卒保車的策略,表明只要是有機生物,就會抖機靈)。然而,在這一時刻到來之際,紅葉不會靜悄悄地退場,它忠於根本,作為犧牲,獻祭於大地,要有一個隆重的儀式,它將以血染的風采展示自然的本質,生命的意義。於是,一次觀賞紅葉的休閑旅行,只要你願意,可以上綱上線,升騰擴張為參祭觀禮。

奔揚的紅色逆寒流而進,初如星布的點點篝火,漸成燎原之勢。紅葉鋪天蓋地,彷彿展開了無數面加拿大國旗;楓旗漫卷西風,好像在進行抵禦嚴寒的大規模演習。紅葉代言,對著呲牙磨爪、蠢蠢欲動的漫漫長夜,冰天雪地,大吼一聲「我將戰勝你」。這一聲強調,給激情燃燒的歲月增加了不可磨滅的溫暖記憶。
這是「冰與火之歌」,
這是勇敢者的遊戲。

【尾聲】

[末扮老生上,唱]
【愚美人】
無聊戲作楓葉說,
處處灑狗血。
秋思何必傍妝台,
且向崇山峻岭做安排。
東拉西扯無意緒,
亂向人前語。
西風休簸秋葉紅,
好送楓旗如火過寒冬。

[白]
看今日天氣晴和,不免出得村去,往那樹林之內走走。嗨,俺就是這個主意![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10-1 08:21
必須細嚼慢咽才能看懂一點點,思緒跟不上!
回復 hu18 2017-10-1 08:30
fanlaifuqu: 必須細嚼慢咽才能看懂一點點,思緒跟不上!
以我昏昏 ,使君昭昭 。嗯,難度太高。   
回復 xqw63 2017-10-4 04:39
能跟上胡兄節奏去欣賞生活的人,這世界上不多。欣賞這份高雅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8 21: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