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說《轉世的故事》四

作者:我是虔謙  於 2022-11-23 23:1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短篇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我現在是一個大學二年級的男生。同學們說我很奇特,與別人不同,因為我跟他們說,我相信轉世,並說我的前世是一隻麻雀。一開始他們哄堂大笑,後來我越說越真切,連我際遇過的姑娘和她房子的模樣等等一應細節都講述得清清楚楚,他們開始相信了,並越來越有興趣。「你是說你還是一隻麻雀的時候就愛上那個姑娘了?」「那她呢,她知道你的心意嗎?」「她消失了以後,你這隻麻雀就死了,還轉世了。這麼看來,說不定她也轉世了,也許她就在我們中間呢!」「聽起來你的前世好像在美國,靈魂是不是可以跨越太平洋?」同學們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 他們問的問題也不是我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的。就在我不知道如何回應時,插班女生李小雁突然來到我跟前,問;「如果你再遇見她,還能認得她嗎?」

聽見那一問,我心頭震動了一下——那嗓音似曾相識!我不由得看了看李小雁。她長著一副鵝卵臉,留著一頭披肩發,上面用一根黃色發卡夾著。我注意到她的半身裙上印滿了蝴蝶的圖案。「我……應該能。」我脫口而出回答她。

 

那天晚上我睡不著了,李小雁的音容一直在我腦海里迴旋蕩漾,並勾起了我潛意識裡的許多記憶。我竟是那麼自然地就把她和那位長發姑娘聯繫在一起。她那麼特意地走到我面前問那句話,加上那熟悉的嗓音和圖案,這些,肯定不是偶然的。我決定接近她。

第二天,我便主動過去和李小雁搭話,問她怎麼會成了插班生。她說因為家庭的關係她被迫休學一年。我沒敢進一步問她的家庭怎麼了,倒是她自己主動解釋,說她父母離婚了,整個離婚過程很慘烈,她很受傷,書讀不下去了。我同情地看著她,甚至因為自己有一個和諧溫馨的家庭而感到幾分罪感。

「你呢,你的家庭怎麼樣?」她問話了,眼睛看著我。我這才注意到,她的表情始終冷若冰霜,語調也一直很平淡。我說我的父母關係很好,他們是青梅竹馬。

「不是每對青梅竹馬都能白頭偕老的。」她說,又問:「你相信愛情嗎?」我毫不猶豫地說我相信。她機械地笑了一下,問:「難道真是因為你前世的人鳥情?」我說算是吧,我大概就是因為那一件事才轉世做人的。

她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看了看手錶,「是么,隨便吧,我上課去了。」

我意猶未盡,她卻匆匆離開。我站在原地納悶,心想你現在是這個不在乎的態度,昨天又為什麼問我認不認得那個姑娘呢?難道只是覺得好玩?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抓住一切機會接近李小雁,食堂,課室,圖書館,湖邊……我總是找機會和她聊天,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去湖邊背單詞,突然聽到一陣笑聲。這不是李小雁的聲音嗎,我循聲而去,赫然發現李小雁正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生在河邊聊天!我不知哪來一股勇氣,竟然走到李小雁跟前,說:「小雁,原來你在這裡!」

「這誰呀?」那個男生問。

李小雁顯然不歡迎我的闖入。她別了我一眼,對那男生說:「我們走吧。」說完拉著男生的手拔腿就走。

我感覺自尊心和情感都遭受挫折,有點懊悔不該當這不速之客。可小雁她也太過分了,竟然一句話都沒給我!

 

那以後,李小雁顯然處處有意避開我。她越是想避開我,我就越想找她表白。我心裡有太多的話想對她說,必須對她說。我想說:「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更愛你,我忘不了你受到的委屈,也忘不了窗台上的那盆水。我就是因為要愛你才從一隻麻雀轉世為人……」可我很難碰見她。她總是匆匆來,匆匆去。即便被我逮著,也不給我合適的氛圍來聊敘,不是看看天,就是看看地,要不就是岔開話題講天氣。

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惱。同屋外號「小胖子」的八哥看出來了,便問我:「你不會真的認定她就是你的前世情人吧?」我認真地回道:「我是那麼認定的。」八哥:「我真是長見識了。情人眼裡不僅出西施,還出前世。不過,」八哥也認真起來了,「你要真的喜歡她,就得要欲擒故縱!」我問什麼意思?他說:「你沒看出來嗎,李小雁這個人是個冷血美人。你越黏糊,她越不理你。」

道理是沒錯,只是我發現我很難做到。早上醒來首先想到的是她,晚上入睡前也是她。整個白天我都在想著如何接近她,說服她。夜間她也佔據了我的夢鄉。

就在我掙扎到最難受的時候,有一天午餐時間,李小雁竟然主動過來和我坐一起。我受寵若驚,磕磕巴巴起來:「小雁,你,好久沒聊,你,還好吧?」

「不好。」她徑直說。

我心頭一顫:「不好?怎麼不好了?」

「我跟李愛軍,我們吹了!」

我心坎上轟的一下炸開來,炸出許多碎片。那碎片有驚喜的,擔憂的,疑慮的,甚至還有悲情的。前世的她就是被一個男人甩了的,難道說隔世不隔運,宿命也會循環?!不平之下我說道:「吹了好。」

「你就這麼幸災樂禍?」李小雁皺起眉頭不滿地說。

我連忙解釋:「不是幸災樂禍,是……我覺得李愛軍他本來就不適合你。他不會好好照顧你的。」

「你會嗎?」李小雁說話拐彎極快,一點不給我準備的時間。她一雙烏黑的眼睛看著我,不拖泥也不帶水。

我不假思索地:「當然。我還是一隻麻雀的時候就已經愛上你。我們還說過話,你怕我渴,每天為我倒滿一盆水。你前世不幸,我就是為了愛你,彌補你才轉世為人的。」

「你可以寫《天方夜譚》2.0版了。」李小雁似乎不為我的傾訴所動,也不再吃飯,說了這句話后,拎起飯盒就往外走。

我愣住了:我說錯什麼了?我說的是不折不扣的真話呀!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31 23: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