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嚴歌苓沒老,是偶老了

作者:qxw66  於 2017-11-26 04: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雜談|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3評論

在看嚴歌苓的「舞男」。。。沒有料到的是--偶又一次,看不下去了。
嚴歌苓的功力是厲害的。包括偶看過的六,七部長篇,以及現在沒有看完的「穗子物語」,不比任何中外今古大師遜色耳。「老師好美」偶看不下去,是因為覺得為這樣的女教師塗脂抹粉太難受,後來看「媽閣是座城」,感覺賭博題材太刺激,不適應,很快放棄了。但這一次「舞男」,怎麼又是滑鐵盧呢?
相對於嚴歌苓的絕大多數作品,「老師好美」,「媽閣是座城」和「舞男」是流行題材。有趣的是,恰恰就是這三本書是最近中國十部小說選中將要被改編成電影的。
偶早已經注意到,嚴歌苓是不是不能適應流行題材?很多網友其實也注意到了,呼籲嚴老老實實寫她的那個時代的故事。而劉震雲,雖然表面恭維嚴檢起了「歷史的碎片」,其實是不是再暗諷嚴拿捏不住眼下熱火朝天的流行題材?
如果在看「老師好美」時偶只是懷疑,現在偶幾乎是相信了。。。 
「舞男」如果看網評,那還可以,除了一個嚴迷說看了「舞男」以後就不看嚴歌苓的書了,但她畢竟沒有說明為什麼。一般認為,「舞男」凸現了現在的經濟階級劃分,還有就是女性的經濟強勢崛起。
這些當然是現實,寫出來是好事。但是,「舞男」和嚴其他作品比,文筆顯的過於生硬了,證明了嚴和流行社會的客觀脫節。儘管故事,和「老師好美」一樣,都是聽來的,有真實性,但給讀者的感覺,仍然都是十分的不自然。偶想起阿耐的「歡樂頌」,那是多麼的水乳交流啊?彷彿阿耐就是她們的鄰居一樣。當然,阿耐年紀要小一點,但更重要的,或許阿耐本身就是天天打拚的生意人,這和高高在上,只能靠道聽途說的大作家完全不同啊。
「舞男」除了文筆難受以外,往上海灘30年代的穿越顯的不很必要,而且,以30年代人物,以天上靈魂口吻點評現在人物,顯的很勉強和不自然。
但是,偶仔細的一想,最讓偶沉重,乃至看不下去的,還是內容本身,一個違和的,老婦少夫,文化格格不入,會有很多難受的事情展開,讀者看下去,等於是陪著受罪啊?是的,都是好人。但就因為都是好人,那才難受,那才悲摧,那才不忍淬讀。而比如巴爾扎克的「貝姨」,壞人,反而讓讀者更容易接受。
現在一想,「老師好美」,「媽閣是座城」讀不下去,其實同樣道理,就是刺激性太大了。所以,與其責怪嚴歌苓不適應現在題材,太老了,不如怪自己太老了,適應不了重口味了!其實,重口味偶本來是不怕的,雨果口味最重了,幾乎就是直接撥弄你的神經了,「93年」,「悲慘世界」,「巴黎聖母院」,偶不覺得啥啊?但那個時候偶還小歐?
嚴歌苓老不老偶不知道,撥弄人家神經的能力不褪色耳?不過,偶還是覺得她不是很適合現代社會,感覺不夠,口味補,抓聳人聽聞的故事。。。但這樣,偶就吃不消了。
總的感覺,嚴這麼大象瓷器店的闖入流行題材有違和感。阿耐的功力其實和嚴比是差不少的,但「歡樂頌「是如此的如魚得水,完全把嚴歌苓的這三本書比下去了。但顯然,阿耐也就只能寫這些流行題材,如果亂闖瓷器店,恐怕。。。想--「歡樂頌」把「白原鹿」打的披盔撩甲,嚴歌苓眼饞一把是正常的。
無論如何,拭目以待嚴的最後將上映的這三部電影吧!電影應該會把她生硬,不自然的文筆掩蓋了。。。剩下的強烈刺激,至少,會叫座的吧?哈。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7-11-26 09:17
歡樂頌肆虐白鹿原說明大眾偏愛流行題材
回復 ryu 2017-11-26 09:25
'暗諷嚴拿捏不住眼下熱火朝天的流行題材' ,眼下熱火朝天的流行題材是什麼呢?不是宣傳19大?
回復 qxw66 2017-11-26 09:31
ryu: '暗諷嚴拿捏不住眼下熱火朝天的流行題材' ,眼下熱火朝天的流行題材是什麼呢?不是宣傳19大?
你是政治人。偶文化人。
回復 ryu 2017-11-26 09:48
qxw66: 你是政治人。偶文化人。
莫非66是文工團的人?
回復 夕明 2017-11-26 11:35
你的偶像不行了?
回復 qxw66 2017-11-26 12:07
ryu: 莫非66是文工團的人?
哈哈!文工團和文化,風馬牛不相及。
回復 qxw66 2017-11-26 12:10
夕明: 你的偶像不行了?
哈哈!她是人,不是神。偶像談不上,但比她厲害的作者偶還沒找到。。
回復 文取心 2017-11-26 13:06
上海霓裳曲——關於『舞男』



有次跟嚴歌苓吃老酒,酒至半酣,說起小說的三度空間和四度空間構成。嚴歌苓說作為一個小說家,理順三度空間和四度空間是最起碼的,否則就要回爐去了。其實,好的小說還有五度空間,甚至六度空間,那怎麼辦?如果九九乘法口訣表也背得七嘴八搭,哪能可以去做線性代數?格子匠們的眼烏珠不是要提白式了?
吃飽了老酒,腦袋必定是暈乎乎的,聽過也就算了。醒轉想想;三度空間是我們所處的世界,見到的,觸到的,聽到的。四度空間是線性的時間貫穿其間,喜怒哀樂,演釋出種種故事。五度空間又是什麼?想了半天,勉強過得去的答案是『西遊記』。那麼,六度空間呢?不要問我,我也是個沒開竅的格子匠,要不要翻個提白式的眼烏珠給儂看看?

昨日半夜裡兩點鐘,看完嚴歌苓的新作小說『舞男』,如醍醐灌頂,恍然明白我們所謂的『空間』,其實是道沒紮緊的竹籬笆,里廂的人可以看外面,外面人也可以看里廂。莊子化身為蝴蝶,飛進飛出。故人世人眼光自由穿梭,隔牆相看兩不厭。佛經上倒也講過;此身非身,此界非界,此境非境。
故弄虛玄?也許,做小說家就是弄點虛玄來吃飯的職業。弄得好,就是一桌風月雅筵,嘗者口舌生香,回味無窮。弄得不好,就是一碗碗麵疙瘩,叫人倒足胃口。不可否認,當今文壇上賣疙瘩湯的居多,本幫麵疙瘩,進口麵疙瘩,又便宜又頂餓。喂得讀者一個個像煞小阿福。
上海稱為魔都,但是馬路上太多大小阿福就魔不起來的。上海人自己也曉得這點,所以要苗條呀,要健美呀。哪能才會苗條?跳舞去呀。跳舞是上海的好傳統,百樂門的牌子響了一個多世紀,開了關,關了再開,棺材里爬起坐落好幾趟了,如今還活色生香。管儂租界白相人媽媽桑外國赤佬東洋人國民政府共產黨,統統買賬。張愛玲總結過;禮拜天可以姘頭不軋,雜誌不看,麻將不叉,舞是定規要跳的。紅男綠女打扮起來,衣香鬢影。燈光幽暗。樂池裡菲律賓洋琴鬼高奏『桑塔露琪亞』。面孔對牢面孔,手臂腰裡搭牢,儂出左腳我出右腳,你進一步我退一步,以進為退以退為進,纏麻花似地。表面一本正經,底下曖昧無限。眼風飄過來盪過去,呼吸交融,夜飯吃過點啥也一覽無餘。大腿有意無意地擦過,手臂緊要關頭在腰間用力一點。春風有意來梳柳,細雨無聲去潤花,心裡的那根酥麻筋一顫,歡場里也有真情?
那嘛,故事就此來了哉。
風起於青萍之末,一切的故事,都是從那一顫而開始的。阿爾芒和茶花女如此,安娜•卡列尼娜和沃倫斯基如此,這本書的男女主角也是如此。
楊東是下只角混上來的青年舞師,培培是賺足鈔票的海歸白領,跳跳舞白相相,吃頓大餐,深夜兜兜風,就此孵出感情來了。如果不是培培過了青春保質期,跟楊東倒還是蠻般配的。這只是個小問題,十幾歲的差距可以用高檔公寓,跑車,名牌衣飾來補足。羅蘭•巴特講過;一隻鳥籠在等一隻鳥。不過那隻關進去的雄鳥還是嚮往藍色的天空,藍色的天空意味著可以與每一隻年輕雌鳥交配的自由。
鹹菜炒毛豆子和塔拉米蘇放在同一隻金邊盤子里給你端上來,也就嚴歌苓這個拆白黨做得出來。受過高等教育的培培有一種深刻的生物自卑,除了高端物質供應,還想建立一種精神平台,共同去追尋一段舊時典故,以此來抹平十七歲年齡的差距。嚴歌苓的蘭花手指頭一勾,牽出個三十年代的詩人舞客,石乃瑛,和他的情婦——頭牌舞女夏之綠。
我在此處清晰地看到嚴歌苓推開一扇五度空間之門,一閃而入。白駒過隙,跟得進跟不進去就看讀者自己的造化了。文學之門本來就狹窄,非得蘭心蕙質者有福份得其門而入。或許,再有一兩個頓悟的浪蕩公子。
上海三十年代的繁華,跟現在的繁華,形相同,質本異。三十年代上海的美質更像法國印象派初起之際,原生的,蓬勃的,天真肉感但還有情義牽制的。現在?不要嚇我,人際關係一層層剝開之後只剩幾張老人頭,最後的結算,像奧斯維辛的焚化爐。不是嗎?就是在審美上也不可同日而語。當年的浮華經過近一個世紀的沉澱,磨去了艷光和急相,格調倒還在,滄桑也還在,像一匹壓在箱底的織錦緞。而遠去的鶯歌燕舞罩上一層憂傷的色彩,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再來。那時男人有才(此才非那財),而女人優雅(並非那種彈眼落睛的『漂亮』)。看看嚴歌苓怎麼描繪頭牌舞女夏之綠的
——十字路口,雪鐵龍停下來等綠燈,我看見阿綠的影子在車後窗的紗簾里。對於她,我不用肉眼就能看見,官窯花瓶似的背影,瓶頸是脖子,兩肩流水••••••
好一個『兩肩流水』,女人的優雅與魅惑都濃縮在這四個字里。古典的脖子與雙肩以下,一根背脊骨筆直。雞頭小乳,貼身旗袍的盤紐扣緊了咽喉,卻露出圓潤的膝饅頭,羚羊骨似的小腿,動靜得宜。一雙紅色高跟舞鞋如出鞘之刀,隨時隨地渴血飛揚。致命的性感暗藏在端莊得體裡面,奪魂的妖媚鑲嵌在天真爛漫之間。這樣的風流,這樣的內蘊,哪是今朝舞場里尋覓得出來的?

啥人講地球是平的?啥人講時間就一定是直線型的?五度空間里,在蒙塵的時光之鏡里,儂看到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過去的魂魄潛入現代人的身體,再來一場愛戀生死,隔世而恍然。儂也看到多年前騷動的情緒和慾望,被釜底抽薪,卻還是浴火而重生。
心相流轉,瞬間一世紀,心相即現相,現相即無相。
我不能再多說下去了,五度空間之前世今生,像煞一枚檀香橄欖,是要儂自己去領略的,像初戀一樣私密,也像初夜一樣纏綿,沒人可以代替儂的震顫和感受。我也不想剝奪儂的閱讀快感,這本小說本身就是一劇文字之舞,飛揚靈動,悠遠綿長。我唯一的勸告是;最好在閱讀之際一杯紅酒在手,放鬆靈魂,才得太虛之境自由往返。


                                                    2017/2/6
回復 ryu 2017-11-26 13:16
qxw66: 哈哈!文工團和文化,風馬牛不相及。
下面的滬語文字66要殤脳筋了。
回復 秋收冬藏 2017-11-27 03:26
你的胃口挺能兼容的,啥都能吃。
回復 qxw66 2017-11-27 05:27
秋收冬藏: 你的胃口挺能兼容的,啥都能吃。
你在諷刺偶吧?偶重口味不是已經吃不消了么。
回復 qxw66 2017-11-27 05:29
文取心: 上海霓裳曲——關於『舞男』



有次跟嚴歌苓吃老酒,酒至半酣,說起小說的三度空間和四度空間構成。嚴歌苓說作為一個小說家,理順三度空間和四度空間是最起碼的
不行,領略不了了。嚴歌苓早中期文字直截了當,非常好。至於維數,偶只了解相對論。
回復 qxw66 2017-11-27 07:22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267158

總覺得她只有寫她那個年代自己熟悉的故事才好看。可能之前的故事寫完了或者是寫膩了,從床畔開始最近的幾本總感覺她在摸索新方向,根據別人的故事找靈感。現在對新書的期望值已經很低了,也有那種主線情節不夠有趣硬用文筆湊的感覺。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3 13: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