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客觀評價習近平(下)

作者:8288  於 2023-1-22 05:2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4評論

客觀評價習近平(下)

習近平的危機 1:破滅的金縷衣

越來越多的人看出,民生和經濟都無法支持習近平繼續冒險;他的策略不太周詳,但卻激進而不留後路;這大概是他上台前沒有被看明白的一點,他最初向黨內隱藏了某些意圖,直至上台後才通過集權去推行。這損害了集體領導的初衷,因為即便是專制社會,沒有制衡的權力也是最大的變數,可能將政權帶上一條不歸路;

但習近平相信局面一定會改觀,他只是需要時間。不過他可能沒察覺到,很多人在隱隱地懷念江澤民時期;而且習執政越久,這種懷念就越濃厚;當習近平進入第二任期時,人們幾乎看到任何一任領袖都會緬懷一番,並發表今不如昔的感慨。

而考察民間對習近平的評價,會驚人地發現他所招致的反感是所有領導人中最強烈的;人們認為他的缺點太多,全無一個領袖的能力與格局;哪怕換任意一個領導人執政,都會比他更強。

這是個很蹊蹺的現象,因為以前的中國一度吏治昏亂,執政野蠻;但民眾竟願意回到過去也不願要習近平。這並不是因為之前的時代有多好,而是那時仍看得到希望;大家更願意由壞變好,而不是由好變壞。而習近平的執政給人帶來一個越來越窒息的環境;所以當 2018 年媒體宣布他修憲取消任期時,很多人立時就感到前景黯淡。

最關鍵的是,民眾對習近平的態度很微妙;——眾所周知,中國的領導人大都被民眾罵過,但這種罵聲更多是對體制的抵觸;但在習近平這裡,卻帶有針對個人的意味。從他在國際上念書單之時,外界對他的觀感就急轉直下,人們開始對他滋生出一種鄙夷;——曾有人對習近平的畫像潑墨,也有人穿上他金元外交的衣服;有人嘲笑他裝文化人,有人譏諷他用網評員炒作自己。中國的領袖中,鮮有習近平這樣從人格到政策遭到全盤否定的例子。如果說江澤民招到了法輪功的憎恨,習則是招到了全階層的反感。

這對他來說是個極度危險的信號,政治家不懼怕人們的責備,但懼怕人們的輕蔑。對一個執政者嗤之以鼻比刀劍的傷害更重,這代表他在個人素質上不被承認。

人們的評價不確定是否會傳到習近平耳中,但可以看出他的確變得更加敏感;他頻頻發表「重要講話」,加大力度設指標,作批示,試圖攥緊手中的權力。而且為了證明自己,他開始大量地虛構政績;他聲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偉大歷史性成就」,「民族發展取得歷史性飛躍」。他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宣稱自己兌現了政治承諾,尤其是取得全面脫貧的勝利;儘管中國還有大量低保戶,但他仍然宣布自己創造了「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迹」(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而且人們明明看到中國每況愈下,但官方和媒體卻聲稱:「中華民族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加接近偉大復興的目標!」

這些話透露出習近平的政治根基在潰敗,以至於只能靠編造口號來維持地位。同時他對外界的批評異常緊張,並將言論壓製得滴水不漏;很多輕描淡寫的話都會觸碰他的逆鱗,這些話如果放到其他領袖身上,可能就是雲淡風輕地一笑,但在習近平聽來不堪入耳。他上任以來屏蔽了很多辭彙,包括俚語,電影,動漫,品牌,人名……;這種屏蔽會隨著他的執政與日俱增,甚至牽連很多毫不相干的辭彙。

這種敏感已經影響到了社會的正常交流,習近平創造了中國有史以來最多的帝王名諱。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表現不盡人意;他上台不到十年,得到負面評價比前幾任領袖都多;而這也讓他的態度越發頑抗,並對自身的錯誤和丟醜行為抵死不認。——就連閱兵時用左手敬禮這種顯著的錯誤,都有喉舌辯稱為「左尚吉右尚凶」;並且在外交連番受挫的情況下,王毅卻盛讚他開創了:「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

人們為他吹出了無數的泡沫,試圖讓他的執政合理化。但這些吹噓在他慘淡的政績下顯得異常蒼白;一個顯著的現象就是,習近平的宣傳越來越誇張和離譜,但人們卻越來越看不起他;他拚命地強調自己對共產黨和國家的重要性,並有意無意地貶低前人而抬高自己;這讓他顯得十分自我中心,也十分欠缺格局。習給自己穿上一件舉世絕倫的金縷衣,並在水軍和群眾演員的喧囂中勉力維持,但大家都明白這不過是一場自吹自擂的鬧劇;他的基礎仍然脆弱,吹捧他的都是投機者,而從沒有精英願意擁護他。

這讓習近平越來越傾向朝鮮和伊朗的環境,他希望儘快建立一個封閉和愚昧的社會,以消除批評和質疑;然而這也是他思想中的一個致命盲點,因為這種草莽式的政治理想完全不符合當下的時空背景。——中國人在習近平的高壓下會滋生逆反情緒,採取非暴力不合作態度;習近平算準了中國人不敢有政治主張,但卻無法阻止他們以消極的方式放空自己。網際網路時代的人容易在信息封閉的社會下產生厭世心理,這可能需要一代人去脫離使用網路的習慣,才能遂習近平所願。所以即便他的政策能夠執行,也難以看到中國人被完全馴化的一天。

習近平的危機 2:潰敗的蟻穴

從習近平的個性來說,他註定會走上一條很窄的道路。這條道路充滿鬥爭,對立,並且會瓦解他的政治基礎,但他似乎又沒有選擇。

民意上的失敗實際反映出習的一個根本劣勢,就是他的思想和理念很陳舊;他無法用政績來創造自己的合法地位;因此在面臨挑戰的情況下,更容易選擇毛澤東的方式而不是鄧小平的方式去維護地位;當他無法解決當下的經濟困境時,就只能走進一條階級鬥爭的死胡同,試圖以政治動蕩去恐嚇人們。這種方式就好像對人宣告說:「倘若你們不擁護我,我就讓國家不得安生」。

他不斷地在講話中強調說,要善於鬥爭,敢於鬥爭;而且就如毛澤東曾擔任中央文革小組長那樣,習近平也兼任著很多小組組長。他鼓勵公司,高校和民間互相舉報;讓學生舉報老師,員工舉報老闆,下級舉報上級。他希望群眾互相監督且人人自危,那麼自己的權力就不易受到威脅。

他陷入了和毛澤東同樣的執念,認為維護權力就要不計得失。但在這上面,他卻面臨著一個困境,就是根本無法建立毛澤東那樣的威信。——就權力手段和思想水準而言,兩人都不可等量齊觀;毛澤東是個出色的理論家,同時具有很強的大眾魅力;而習近平毫無穩固的群眾基礎;同時他理論知識匱乏,無法構建系統性的思想去支撐一場政治運動。

他所掀起的民族主義,只是毛澤東政治權術的皮毛,其中毫無思想主幹。例如他常講兩句話:「世界正進入前所未有之大變局」,「中國面臨著偉大復興的關鍵時刻」,就異常脫離時代現實,顯得頗為牽強。這種話很像武俠小說的序言,把人們引入一個驚天聳地的背景。——但當下的世界並無動蕩,不存在什麼「前所未有大變局」;而且中國並未衰敗或受外邦奴役,也談不上要人去復興。

習近平想給中國人吃了一劑民族崛起的補藥,激發大眾的狂想;但他所渲染的民族危機虛無縹緲,無法獲取人們的共鳴。他的口號只能動員一些邊緣化的人群;這些人顯示出低教育化的特徵,或者年齡層偏小,心智單一;而社會的中堅力量大都比較反感這種氛圍。

但在習近平來說,他的政治押注過大,幾乎從一開始就斷了自己的退路,因此不能輕易言退。在他的危機與日俱增之時,只能憑藉民粹的東風去加強政治整肅。他多次強調道:「永遠不能停止黨內的『作風建設』 」,並且「要糾正黨內不良風氣」。——他借鑒了 30 年代的整風運動,以此清洗官場,在他上任以來落馬的官員很多,其中不乏一些任意編派的政治罪名,如「野心膨脹」「妄議中央」或「拉幫結派」。

但無論政治清洗多麼劇烈,黨內都會不斷地滋生對抗勢力;因為歸根結底,是他在破壞集體利益,犧牲國家的前途來為自己的政治護航。所謂成難敗易,中國積累了幾十年的資本,卻在他任期內快速流失。這樣持續下去,習近平勢必造成一個空心化的中國,讓政權從內部潰敗。

中國的高官感到恐慌,便希望趕在國家破產前將資產轉移。而這讓習近平認為黨內一些人不以他為核心,在國家的關鍵時刻拿走了他原本可以支配的資源;而這種釜底抽薪的舉動,就是為了在政治上架空自己。

習近平對此制定了嚴厲的外匯政策,與逃離的資本展開了拉鋸戰。——起初銀行限制大額換匯,並制定了較低的購匯額度;但民間聚集人頭,採用多人匯款的方式讓資金離境;銀行開始清查來往賬戶,但人們又通過境外消費的方式套現;政府限制了銀行卡的境外消費額度,不過卻發現有人通過外貿賬戶在海外置產;政府很快給跨國企業制定了外貿配額,但又發現他們在香港註冊公司規避監管;這讓習近平出手打擊香港金融界,防止資金離岸;但資本轉而離開香港,集中在海外上市;他出台規定限制企業境外融資,設法扣留資產,但發現很多企業已經被信託化,國內的股權所剩無幾;他試圖收歸那些還未出海的企業股權,卻又發現它們已經做了內保外貸,只把債務留給了中國。

資本各顯神通,在習近平的管制下四散逃竄;而習則在這些逃跑的資金後面奮力追趕;他清洗澳門賭場,關停第三方支付牌照,打擊的錢莊和外資銀行,同時又清查用於走賬的個體外貿賬戶和作為影子金融系統的區塊鏈。他用盡各種手段圍堵,卻發現窟窿始終捂不完,西方總能想到辦法給高官和富商提供走資渠道。

這讓習近平心中十分焦灼,他擔憂資本奪路而逃,最終會把中國掏空;一旦政府陷入財政困境,他的地位也就岌岌可危;但習近平的對手也反過來認為他的鬥爭路線在加速環境惡化,而且他公私合營的計劃搞得人心惶惶。他執政這十年,已經成為了改革開放以來內政外交最低迷的時候;大家質疑就算把資源交給習近平,他的政策也是個無底洞,會率先把中國掏空。

習近平的危機 3:絕對不忠誠

習近平和資本的戰爭,其實代表著他與整個官僚系統的對立。他並沒有國家的觀念,甚至都沒有政黨的觀念。人們看出他不但固執,還過度自私,會為守住權力而傷害國本。從政的大忌就是為一己之利而罔顧國體,但在國家利益與自我權力衝突時,習近平毫無疑問會犧牲前者;他願意接受一個破敗的中國,也不能接受權力的旁落。

這導致他在政治鬥爭上有些不計後果,正如他為了個人權威,不惜犧牲國家經營了幾十年的國際關係;在中國與世界對抗的初期,美國曾向中國表示,雙方的關係正在趨向零和博弈;西方各國也一直告訴共產黨,不要把經濟糾葛上升到政治層面;這都是在提醒中共高層,讓他們儘快遏制對抗主義。但習近平以此步步進逼,最終迫得對方採取政治回應;——西方重提民族和人權,並停止對中國的官員提供財產庇護,而美國也出台法案禁止侵犯人權的官員入境。

這破壞了官僚系統最核心的利益,因為他們不能進入西方國境,就等於隔絕了自己的財產;一個獨裁者能受到多少擁護,歸根結底源於他能創造多大的共同利益;而這也是大家不願推翻鄧小平路線的原因。但習近平的自我意識過強,把整個國家乃至政黨都視為他的獨佔利益。除了自己身邊的犬馬,他幾乎傷及了一切人。

而且他心中有一種偏執,認為一切人都應該不計代價地擁護核心。如果大家都願意就範併合作,那麼自己就有足夠的力量去貫徹意志。但官僚們根本無法認同這種態度,他們不可能在習近平顯著的錯誤下去支持他。而這也導致慣用強勢的態度去壓制整個官僚系統,以維繫住越來越分裂的政治基礎;他像拉扯提線木偶般,強行讓整個國家跟隨他的步調。

然而這樣的管理讓整個國家都處於缺乏生機的狀態,自習近平登基以來,中國的官場變得異常壓抑;官員在工作上非常消極,很多人希望用一場苦熬來換取明天。但他們看到習近平修改了憲法,打算在皇位上久居不下時,就感到了一種綿無絕期的惡劣情勢。

而這種僵持的局面是無法持續的,總會出現破局的一天。習近平會越來越孤立,甚至他的支持者也會內心動搖;因為他們看到習近平一意孤行,擔憂自己也會跟著前景黯淡。而且習近平性格剛愎狹隘,作他的臣屬十分吃力。他時常與屬下爭功,並習慣把過錯歸咎於他人;他的很多政策都不具備現實性,但他總是責怪下屬們執行不力。

這導致習近平的僚屬關係不太穩定,從他就任以來,很多人曾紅極一時,後來卻慢慢淡出或落馬。——王岐山曾經是他的親密夥伴,但後來逐漸被邊緣化;孫立軍和傅政華都曾是他的打手,但卻接連落馬被查;王健林在習近平任職三年後成為中國首富,並曾讓習近平的家人持股萬達,但最後卻在資本出海的問題上遭遇清算;還有一些當初被習近平所賞識的高級網評員,也是心猿意馬,在瘟疫爆發期間與他分道揚鑣。

這可能讓習近平感到政道滄桑,人心難測,也讓他在人事任用上頗有顧慮;因為很多人都是前任元老的走卒,雖然對他表了忠,但他擔心這些人二次變節。習近平曾公開表示自己憎惡「兩面人」,他一再提出「絕對忠誠」,強調「旗幟鮮明地反對『偽忠誠』 」。他擔憂身邊出現蘇秦那樣善於縱橫術的陰謀家,而他又拿不準誰是這個人,因此時刻提防著身邊人勾結和密謀。

這種狀態讓習如履薄冰,他一方面要依賴身邊人,一方面又擔心被他們倒台;這讓他在風險防範上草木皆兵。他曾去香港視察,其保鏢嚴密的程度駭人聽聞;香港當時出動一萬警力保持戒備,本地民眾從未見過如此驚人的陣仗。同樣地,習近平在武漢疫情后,經過一再拖延終於前往慰問;安保人員前仆後繼,將他水泄不通地圍繞,而整個武漢也是一步一哨,四下風聲鶴唳。

不過這種危機感也並非空穴來風;外界一直有聲音在刺激習近平,經常有不明來源的消息傳出他身體不適,又或者說他有了接班人;儘管他抓捕了黨內給他指定的繼承人,但仍有風聲說他將被取而代之;——這種小道放風的現象,透露出有人在測試整個中國的反應。

而這也讓習近平處於惴惴不安中;他無法確定哪些人對自己還保持著忠誠,只能一再對身邊人進行清查;他要消滅一切顛覆他的企圖,他不能容忍像胡耀邦和趙紫陽那樣失去權力,因為他還有許多未竟之志;他還需要另一個十年或者二十年。

綜述:逆流泅泳的帝王

十年前,人們在考慮習近平將把中國帶往何方。但十年後,人們更應該考慮他自己將走向何方。

他是個準備不夠充分的領袖,有些倉促地應對著這個變化過快的時代。而且他運氣不好,在任期內正好遭遇經濟的下行;國家的兩個經濟支柱,人口紅利和房地產,都開始面臨轉折點。這意味著中國的製造業會衰弱,同時土地財政也難以為繼。並且中國的經濟活力太低,難以激活居民內需作為另一個支柱。而與此同時,國內資產價格高企,實體行業凋敝;工人抗議,農民討薪,金融難民討債,這些事件的數量都遠超習近平之前的時代。而此時中美交惡又引發了貿易戰,讓出口面臨困阻;且在突如其來的疫情下,習近平把內部矛盾延伸為國際對抗,導致了新軍事競賽的興起。

其實這些問題未必是習近平個人所導致,但專制制度有一個特徵,就是它欠缺代議制下的長效機制,因此存在很強的周期性。所以對執政者來說,天時地利很重要;領導人不但要生逢其世(家世),還要生逢其時。而習近平上台時,中國的經濟紅利已經在變弱,但遺留問題卻開始顯現。並且習近平的個人作風又帶來了一種負向反饋;——在政治周期本就對他不利的情況下,他卻採取了一系列偏激的作法,從而加劇了事態惡化。

這些因素會營造出一種對他不利的氛圍;因為中國傳統觀念認為,皇帝受命於天,必然受到上天眷顧;所以國家風調雨順,才能證明當政者是天選之子。然而習近平上台後,國家的內政外交卻連番受挫,經濟也陷入全面性的衰退;而且近十年來頻現天災人禍,甚至在 2016 年出現熒惑守心這種罕見的凶象;這足以讓任何一個皇帝感到恐慌,但習近平卻又遭遇了中國百年難遇的疫情,而這種規模的瘟疫往往預示著王朝的衰敗;上一次遭遇大瘟疫的領袖是慈禧,而再上一次是崇禎。

對一個皇帝來說,如此多不祥之兆集於一身,會帶來一種暗示,表明他並非天選之子,而其實是上天的棄兒。

這讓習近平異常焦灼,他不停地修補著政權上的一道道創口,並迫切地希望創造一些事迹來證明自己;這讓他的政策總是風疾火燎;例如他要整頓市貌,北京就開始清退低端人口;要搞技術突破,就開始晶元大躍進;要節能減排,工廠就限電停產。

自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的政治就沒有如此混亂過。行政部門為了達到習近平的指標,時常處於首尾不相顧的局面。雖然習也做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改變,如改善財政分配,裁撤冗員,以及精簡公務流程等;但他沒有迎來好感,因為體制內十分抵觸;公職部門集體不作為,政府把壓力層層向下攤派;民眾沒有覺得行政體制有多大改良,辦事依然困難。

習近平本希望掌控一切,但卻讓一切失序;他感到一切都在與他為敵,甚至上天都與他為敵。在這種處境下,他指望通過政治高壓來扭轉局面。在習近平的統治下,國內烽煙四起,充滿討伐之聲;他打擊宗教,打擊民運,打擊少數民族,打擊律師,打擊境外勢力;但在打擊完后留下了一片片焦土。他要推翻很多東西,但又無法讓它們變得更理想。雖然他也強調發展科技,升級供應鏈。不過他的權力意識就像一個漩渦,無論創造多少資源,都會消耗於其中。

這種自我中心限制了習近平的格局,他的世界觀很虛幻,而且思路上的盲點太多,這些盲點本可以被集體領導機制所防範,但他卻削弱了這種機制。他希望通過連任去自我證明,但卻攤開了一個無法掌控的局面;他想要改變中國的社會結構,想要主導第三世界,還想西方認可他的政治地位。當他無法獲得這些認可的時候,他就打算關閉國門,給全民做政治改造;但今時不同往日,技術潮流將把封閉的中國和世界的差距拉大,國門最終還是會被推開。

習近平面臨的終究是一個與自己理念不合的時代,他在時代的浪潮中逆流而行,但卻希望整個國家給他護航;他心中相信,這只是蛻變前的黑夜;通過自己的一鼓作氣,他最終能夠力挽狂瀾;他會宣告自己將帶來一個跨越式的里程碑,並解決一切的歷史遺留問題。但大家都知道,他更可能鑄成不可挽回的歷史錯誤,而這些錯誤將花費國家幾個世代去償還。

綜述:習近平和薄熙來 1 同代傳承

習近平可以說是地位十分尷尬的一個皇帝,他在一開始把自己的起點定得很高,從而讓自己走了背運。因為他的錯誤都會在他的宣傳下顯得格外刺眼。並且伴隨著他一步步走下坡路,人們也越加感到懊喪,認為中國被他帶入了一條歧途。

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會越發地懷舊,尤其是懷念與中國政壇失之交臂的薄熙來。他和習近平屬於同輩,也曾被人們寄予過領袖的厚望。人們時常想起他的樂觀和積極,認為如果他還在,中國的景況不至於此。很多人認為他運氣不好,因為一些疏忽而斷送了自己,以至於將高位拱手讓給習近平;而每念及此,人們的惆悵都會加深。

人們會通過習近平聯想到薄熙來,是因為他們有很多相似點,但是形象落差卻很大。薄熙來曾是政界的明星,朝氣蓬勃,口才過人,這讓話不離稿且磕磕絆絆的習近平相形見絀。薄豪邁而灑脫,喜歡與民眾面對面交流;而習即便是未擔任最高領袖之前,也不敢隨意走到民間去。薄像一個活躍而開朗的西方政客,而習更像被體制熏陶過度,顯得枯燥和刻板。

不過儘管有這樣的差別,他們之間卻存在一種同代傳承的關係;習近平在某種意義上繼承者薄熙來的衣缽,並將他的政治影響一直傳播至今。從根本上來說,習很欣賞薄,不僅欣賞他的手腕,還欣賞他的個人風度。薄熙來給了他很多政治觀念上的啟發,並讓他在政策制定上有所借鑒。

首先兩人在權謀上都具備相當程度的破壞性,是那種敢於打破政黨內部平衡的人。薄熙來最著名的政治遺產就是在重慶掀起歌頌紅旗的熱潮,以博取政治地位。而習近平在集權之路上,也是採用向紅色文化復辟的方式,為自己創造政治擁護。同時薄熙來藉以整頓風氣的打黑運動,也被習近平所承繼;在重慶時薄熙來的口號是:「掃黑除惡,專項行動」;而習近平的口號則是:「打黑除惡,專項鬥爭」。

此外薄熙來喜好以刑獄手段去打擊異議人士,他曾在打黑過程中抓捕過辯護律師和民間企業家;而習近平更是不遑多讓,一舉發動了讓世界震驚的律師和維權人士大抓捕,其規模亦遠非薄熙當年來可比。

而且薄熙來一度想加強對社會的監控;當時王立軍計劃在城市安置數百萬攝像頭,打造平安重慶。而這一概念被習近平所實現,他主政后急劇擴充監控規模,直至中國成為這個領域的翹楚,在世界人均電子監控數量上囊括前五的排名。

而近年來習近平所提出的「共同富裕」概念,實際就是薄熙來在重慶主政時所提出的「共富十二條」的翻版。人們看到即便薄熙來淡出了政壇,他的想法還是被嵌套進習近平的政策中。可以說在很多方面,習都是他的私淑弟子。

但這種現象導致了一個直白的結論,就是認為習和薄是一丘之貉,兩人無論誰上台都是中國的災難;——然而嚴格說來,兩人只在維護體制上有共性,而在政治認知和個人素質上,卻有著根本的差異。

比如習近平剛上台時,曾有意無意地效仿薄熙來式的個人魅力,試圖展現一種融貫東西的風格;但這遭到了失敗,因為他並不具備相應的內涵。薄熙來深得宣傳精髓,他能由內而外地散發影響力,吸引人簇擁在他身邊;反之習近平過於依賴炒作,他每到地方視察,總有人聲嘶力竭地高呼萬歲;這看著更像一種諷刺。他對外宣稱每天游泳,卻沒人見過他下水的樣子;倒是薄熙來留下了赤膊上身,帶著泳帽活動的照片。

顯然薄熙來有一種渾然自成的從容,而習近平則表現木訥,風格不明朗;所以儘管兩人都豢養網評員,但薄熙來用網軍是攻,習近平是守。薄搞宣傳是為自己錦上添花,而習更多是為了遮醜;薄時代的網評員多少有一些文風,懂得偽裝客觀;但當代網評員則素質顯著低下,充滿謾罵和侮辱性言辭,即便是外交部都呈現出下三路的傾向。因此薄熙來的外宣能增加他的光環,而習近平的戰狼外交卻引發了全世界的厭惡。

而且薄熙來喜歡結交文人,讓知識分子為他助陣;他和江澤民這類領袖一樣,有一種吸引文人的風範;因為知識分子多少帶有一些風骨,容易被人格魅力所征服。而習近平並不具備這種特質,所以當他在國際上念書單時,嘲笑他最狠的就是知識分子,而這也讓習更傾向於把他們當丑老九批鬥。

其實對薄熙來的模仿,讓習近平處於了比較劣勢,會讓人自然地拿兩者做對比;相對來說,薄熙來更像一個活生生的人,而習近平則像一個沒有特色的官僚樣本。以至於到了今時今日,很多人寧願支持在監獄中的薄熙來,也不願支持在龍椅上的習近平。

綜述:習近平和薄熙來 2 迥然不同的中國

從個人起點來說,薄熙來顯著高於習近平;他得天獨厚,凡事都喜歡拔得頭籌;不過在專制體制下,最難容的也是這種人。就這個意義來說,習近平要更幸運一些;而這種幸運在一定程度上是源自他的家族。——在文革浪潮中,習仲勛和薄一波都被打倒;薄一波在 1978 年獲得平反,習仲勛於 1980 年平反。兩人都回到了中央,但薄一波在大小事務上都支持鄧小平。而習仲勛的性格更率直一些,也不太官僚化;他在 89 年學潮中為受到批判的胡耀邦仗義執言,這並不符合鄧小平的意志,也造成了兩個家族權位的分野;薄一波一直是黨內決策的重要人物,而習仲勛的成就則更多在經濟建設上。

習仲勛於 2002 年逝世,這時習近平是浙江代省長,薄熙來是遼寧代省長;但此時薄的光芒轉盛,他的家族也在為他的升遷造勢;薄一波直到 2007 年逝世,都在為兒子的政治前途奔忙;而薄熙來敢於行為出格,也大多是由於家族的庇佑。

就此來看,他受到父輩的蔭蔽要比習近平更隆厚;而且薄家的風格較進取,習家則低調很多;且顯然地,習近平要比薄熙來更隱忍。相較於習,薄有一個顯著劣勢,就是他過於招搖,不擅長「隱性施政」。而這一點習近平做得更好,他通常不把政治意圖上升為明文政策,往往不露痕迹地施政。正如他唱紅的聲勢雖大,但從不將其標榜為一項運動或政策,所以很難招致攻擊。

這種區別造就了他們截然不同的執政思路;習近平更傾向於傳統和保守,因為他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而薄熙來作風前衛,更像一個西方式的官僚;這並不是說他的意識已經被西化,而是他看到西方社會的成熟;他並不喜歡封閉和僵化,哪怕在官方場合,他也喜歡氣氛活躍。

因此薄熙來制定政策比較開放,他敢於創想,也善於因地制宜,因此在大連和重慶都能成功;這斷不是習近平動輒就打造一個雄安新區所能比。他沒有薄那樣的自信,過度的自由化會讓他不安;他更傾向於政治優先,而且不敢輕易放權。所以即便他照抄薄熙來的政策,很多時候也會攪成一灘渾水;因為他會將同樣的政策演化出不同的目的。正如兩人都唱紅,但對薄熙來而言這只是進身之階,他會見好就收;而習近平卻打算將其作為政治常態。而在打黑上面,薄熙來很大程度是為了改善社會生態;而習近平則是要創造核心擁護,換言之,黑社會和宗教,民主人士等並無二致,都是異端。

而在經濟理念上,兩人更是存在根本的差異;薄熙來很重視經濟,因為他清楚經濟是執政之本。在這一點上,他可以局部地拋開政治立場,採取務實的態度。但在習近平這裡,經濟倒像是權術的延伸;他在很多概念上效法薄熙來,但都是一種障眼法;——他宣布要改善民生,平抑房價,但卻在上任后掀起了最瘋狂的房地產炒作;他提倡脫虛向實,但卻熱衷於龐氏經濟和資本遊戲;他聲稱要擠泡沫,但卻將債務擴張到 GDP 增長的兩倍,並在執政的十年內將貨幣發行量翻倍。

最重要的是,習近平身上有個很突出的特點,就是他帶有一種天生吸血的特質;他採用著高支出的治國模式,並任性地把國家當作供血機器;一旦有需要,他就會向社會抽血。他把創造力都用在了發明政策上,而這些政策只是為了變相地收割財富。

相對而言,薄熙來雖然手腕粗放,但絕不會破壞經濟根基;他懂得如何去創造一種經濟常態;而這正是習近平難以領會的一點,他無法探究薄熙來政策的內核,也難以在自我需求與現實環境中取得一個平衡。

很多人一直相信,薄熙來比習近平更適合主政中國;雖然共產黨不一定喜歡薄的方式,但他行事更理性,經濟思路更成熟;他不會把政治運動升級,而習近平則存在這種風險。而且薄熙來比較重視底層的生息,他的政策多少能讓社會雨露均沾。雖然他同樣是體制的捍衛者,但他會保留社會的活力,而不是像習那樣從上至下地搜刮,讓人難以喘息。

在習近平來說,他對薄熙來態度正如斯大林對托洛茨基一樣;他既佩服這個人,又擔憂他的影響力;薄的聲望曾一度超越國家最高領導人,並受到廣泛的擁護。無論在民間還是官僚系統中,他的影響力都沒有消失。而審視今日的局面,不免會讓越來越多的人懷念他,而這更讓習近平感到介懷。

在薄熙來倒台後,習高調宣揚紅色文化,其中多少存在著與其爭奪紅色遺產的意圖;正如他在疫情期間爭奪抗疫指揮官的稱號。同時他極力清除著薄執政時的痕迹;他拆除了大連的華表,廢除了女騎警,並撤掉了重慶的交巡警平台;不過他最難清除的,還是自己身上那層薄熙來的影子。

綜述:習近平的民主之路

在近代領袖中,習近平可能是繼薄熙來之後最不循常理的官員。如果說人們對薄的開放態度會想入非非,那麼對習的政治倒退就感到捉摸不透。曾有人認真地對此分析,得到一種結果是習很可能要搞民主;——這種表態不是為了整蠱或反諷習近平,而是自他上台以來就一直呈現出某種反常現象,這些反常並不符合他的政治定位;雖然他一直表現得像一個專制者,但這種專制顯得過於刻意和突出;而且就中國的現狀來說,和平演變的可能性並不大,人們一度對民主的前景感到無望。但自習近平當政以後,卻帶來了另一種啟示,就是民主更可能在一種破而後立的環境中產生。

這種觀點是基於習近平執政軌跡中的現象分析;——在作為政黨最高領導人的十年間,他推行了很多極端的政策;這些政策乍看之下是在鞏固權力,但卻對現行制度進行著一種破壞;這種破壞從他執政之初就不斷地滲透進國家的各個層面,並層層消蝕著共產黨的執政根基。

這其中有一個支持論據,就是習近平的很多決策看似毫無章法,但卻精準地攻擊到政權的每一個命門。他幾乎以一種外科手術式的手段,在不斷地拆解這個集權政府。無論經濟,民生,還是外交層面,他都製造了很嚴重的困境;而且他在執行這些政策時顯得義無反顧,直至把問題推進到一種不可挽回的地步。

顯然,習近平正在很多方面斷絕著政黨的後路;而這引出了一個推論,就是他可能保留著父輩的影響,畢竟習仲勛很開明;但這個開明的人卻看出黨內的抵制力量很大,在既定條件下不可能達成改革。而如果習近平轉換了策略,採用一種政治倒退的方式,反而更可能顛覆制度。

對政治家來說,家族傳承具有很大意義,例如薄熙來身上就可以看到薄一波的影響。人們一直懷疑習近平是否也在貫徹父輩遺志,利用集權引發變革。他雖然從未表露過任何民主傾向,但其舉措卻在創造民主的條件;而這種行動,必須要對中國的政治結構十分透徹才能勝任。很多人從頭到尾都在懷疑,習專制的外表下是否別有一番民主用心;人們越看他,就越覺得他才是那個想顛覆政權的人。

不過很多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也一直在否認這個觀點;因為習近平的氣質太不符合,他顯然更像一個步履維艱的獨裁者。但其實對這個問題,也可以換一種思路看待,就是以目的論的角度去考量。——即便拋開習近平本身的意願不談,他的行為也在引發一場變革。而這就涉及到了中國實現民主的形態;——當前中國的民主思想大多還停留在不切實際的階段;人們往往幻想領袖變得開明,然後自覺地推動民主;而這也是明君思想的另一種版本。不過期待獨裁領袖們顛覆自己,這本身就很荒誕。在專制國家,政局的轉變更多是時勢使然。所以與其寄望誰會搞民主改革,不如考慮誰更能促成民主的條件。

比如人們就對薄熙來抱有過政治改革的期望,但薄熙來更可能帶來一種軟性的獨裁,讓人民麻木;相較而言,習近平更可能給專制掘墓;因為他存在很多思想盲區,而且比較倔強;他不容易覺察到社會的末日氣象,因此不會在政策上有所收斂。就好比毛澤東的文革將國家推向破滅的邊緣,如果不是鄧小平,這種危局就很難說會發展到什麼方向;這一點對習近平同樣適用,當他把一種政治狂熱推向極致,就會不可避免地導致政權崩塌。

歸根結底,中國的障礙在於封建殘留,在常規狀態下即便發生民主改革,也可能因為觀念和困阻而倒退。因此就算人們不喜歡習近平,但他在這條專制之路上越久,其破壞就越深入。雖然這條路會給中國帶來陣痛,但變革也會更徹底。

所以即便他是弄巧成拙,但對結果來說也並不重要。只要他的行為能促成專制的解體,那麼就具有積極意義。中國幾千年,被極權所葬送的政權比比皆是,習近平也許能做到所有民主人士都做不到的事。古語有云:「兵者,詭道也。」,政治對普通人來講本就難以理解;並且從歷史也可以看出,重大的變革通常都是節外生枝,而不是以大眾所預期的方式發生。

習近平的終點

習近平是中國近代的一個標誌性領袖,他像燈塔一樣顯示出專制政權的周期性困境。而且作為一個局中人,他很難跳出政治立場去認知這一點。因此當歷史的退潮來臨時,他試圖創造一股逆時代的力量去站穩腳跟;不過這卻讓他在一片困難中擱淺。他希望為自己爭取多一點時間,因此提前宣示了自己的歷史地位。——他把中國分為三個時代,將之前的中國定義為毛澤東和鄧小平的時代,而他則是新時代的締造者。

這種做法把習近平的自我宣傳推向登峰造極,人們看出他為挽留政治地位,已經無所不用其極;因為毛鄧是他完全不可與之比肩的人;而習近平在宣傳上把自己無限拔高,就是為了去攀附這兩個共產黨的巨擘;他像唱獨角戲一般強調著自己的重要性,做了後輩才應該做的蓋棺定論。

共產黨從沒有這樣的先例,顯然習近平的政治氣數已到了強弩之末,而他卻很不甘心;他終究不是一個扭轉乾坤的人,對中國和共產黨來說,都只會是一個過渡領袖。而且他已經走得太遠,甚至超出了應有的預期。以至於有人疑惑,黨內為什麼能如此容忍他,讓他把國家搞到今天這般境地。

其實這是由於習近平最大程度地利用了中國的行政結構,以中央警衛局和其他監控手段去管控黨內高層,因為他是一個掌控欲和危機感都較重的人。不過更根源性的因素是,共產黨處於建政后的穩定期,已經很難產生強大的反對派;通常打江山的那一代人在執政地位上相去不遠,因此很容易把權力鬥爭推高。而那些享受既得利益的後代們,不像他們祖輩那樣直面過戰爭,帶有一股殺伐氣;他們早已在安穩和逸樂的生活中變得萎靡,而且容易患得患失。

而此時如果出現一個性格強勢且具備權術特質的人,就能夠造成對群體的壓制。而且就性格來說,習近平也的確比其他人更橫得下心。也就是說,習的優勢在於黨群太弱,才得以讓他威風八面。如果放在二三十年前的政治環境,這種治國方式早就被叫停,他自己也會被元老們罷黜。

顯然黨內已經很難制約習近平,不過他卻免不了敗於自己之手;因為他的執政方式難以為繼,只會造成越來越破敗的局面,讓他堅持至今的是一種性格上的執拗和失去退路的無奈。他一直沒能獲得讓內心得以支撐的信念,而更像在執行一種權力本能。針對這種脾性,黨內一些人會採取順水推舟的態度去慫恿他,他們會堵塞他的言路,並為他的錯誤圓場;他們會把他推入一個無以復加的境地,並把所有仇恨都引到他身上去,然後讓他為共產黨的周期性困難承擔責任。

而此時的習近平,已經無法跳出這種局面;他一直在追逐一種理想的極權主義,而這卻被現實中的各種權術所利用。——黨內有人煽動他走向極端,從而創造政治契機;歐洲在利用中美的角逐,去佔據更多的市場;而新興國家則鼓勵中國與西方割裂,以推動其產業鏈流出;同時美國也在利用習近平的攻擊性,去挑動亞洲的局勢;甚至就連民主人士們,都寄望於習近平連任以拖垮共產黨。

或許一直以來,習近平都認為他能改變世界;但在既定利益面前,他必然會被全盤推翻。——中國與世界經歷了幾十年磨合,不可能因某個人而決裂;共產黨也不會為習近平的一己之利去與世界冷戰;倘若他執意破壞共同利益,最終會觸犯眾怒。而此時對他來說就很危險,因為大家會採取反習不反共的策略;兩邊的高層會建立協作,去引導一場政治變局,把習近平和共產黨切割;而這會讓他遭遇一個牆倒眾人推的局面,並成為政治妥協之下的獻祭。

或許習近平不會預估這樣的結果,但他也會感到前路迷茫。其實在以前,他也有過清澈和豁達的時候;在一些早年的影像中,曾記錄了他的過往;——他當年接受採訪時,顯得思路流暢,吐字清晰,且流露出一種罕見的真性情;此外在一段家庭錄影中,他向大家說:「一個人最好還是要保持本色。」

但他最終失去了本色,從前的他和現在判若兩人;他早年雙目有光,顯得平和而謙遜;但成為中國領袖之後,卻日漸衰頹。他的面容和氣質發生了很大變化,幾乎以目力可及的速度在老去,並且整個氣場都在衰敗。

下載法廣應用程序跟蹤
這種轉變讓人匪夷所思,因為他的神采就是伴隨他的政治升遷而消退的;或許成為最高領袖讓他失去了很多東西,包括他曾擁有的那些淳樸的事物,——他的家庭,婚姻和友誼。儘管他保留了政治博弈所獲得的勝利,但仍是一個階段性的勝利者,並且失去了很多自主。

就他的現狀來說,已經很難在從政之路上持續走下去;2022 年將會是他最大的轉折點,即便他能用某種魔術式的手段獲得連任,他也會面臨滿途荊棘,並在 2027 年前迎來全面的破敗。他陷於強烈的自我偏執,以至於把政治過度理想化;他的處境和袁世凱當年相似,整個統治期都處於一種反差的時空中。他可能在內心上把自己奉為千古一帝,但最終會明白這不過是黃粱一夢。而這種理想和現實的落差,往往會成為一個執政者最致命的傷口。

習近平很可能遭遇一個落寞的收場,對他來說,該來的總會來;人們不會固守不切實際的幻想,去跟隨他一起覆亡。即便是他的支持者,也會與他漸行漸遠。而當大家都離去,只把他一人留在寶座上煢煢孑立時,也就是他的政治生命壽終正寢之時。

作者:方舟與中國


來源:RFI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23-1-22 05:56
他們的理論中可能忽略了一個維度變化,認為只需要改變以前執政中的殘酷手段和進行社會層面的維穩就可以用集權的方式解決生存的主要問題 ---- 保命,基本可以滿足社會層面的共同生存,然後進入共同富裕階段。

但社會已經進入了新的階段,在安全感中增加了一個維度 ---- 保財,保命。相對半個世紀前,現在多數人都擁有一定的房產地產存款(私有財產),在競爭更激烈的現代社會裡物質保障與生存質量息息相關,牽涉到每個階層,更難達到公正效果,社會矛盾更多。

也算是轉型中的複雜艱辛吧,有些方面搞夾生了。
回復 ohmygoodness 2023-1-22 16:26
一個人搞砸一件或者幾件事不奇怪,但事事都搞砸就很奇葩,慶豐帝就是這麼一個牛逼閃閃亮的高人~大家曆數他登基以來的所作所為,從雄安新區到一帶一路,哪一個不以爛尾收場……。我相信這個小丑是一個天選之人,他是一個可以把一個政黨和國家領入窮途末路的不二人選。在未來大動蕩的年代里,遭受苦難和為之買單的是中國百姓……
回復 卉櫻果 2023-1-23 04:03
ohmygoodness: 一個人搞砸一件或者幾件事不奇怪,但事事都搞砸就很奇葩,慶豐帝就是這麼一個牛逼閃閃亮的高人~大家曆數他登基以來的所作所為,從雄安新區到一帶一路,哪一個不
辦正事千瘡百孔,辦壞事滴水不漏
回復 茉莉花兒 2023-1-24 23:34
政治離我太遠,朋友距我很近。衷心祝願兔年吉祥,萬事如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6 22:4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