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所逃過的兩次相似的劫掠

作者:8288  於 2021-11-25 04:0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雜談|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3評論




導讀:
劫掠,是指搶劫和掠奪,一般是發生在盜匪橫行的亂世,是指以暴力手段公然搶劫財物和掠奪地盤的行徑。然而,現代人發明了法律,建立了制度,擁有了專政手段,以打擊和限制公然的劫掠者和這一野蠻的社會形態。但由於人性本質上的卑劣,並不會由於有了以上這些現代制度和手段,就會使人心不足蛇吞象的現象徹底消除。而慾望的無以窮盡,會使劫掠的現象,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下來。 



最近,我認為我遭遇了一次劫掠未遂事件,但萬幸的是,我以我的意志終止了這次被劫掠。


這件事,令我想起了發生在1993年,我36歲時險些遭遇萬劫不復的一次劫掠。
那年,我剛剛被以人才引進的方式調入廣州。一切設想和規劃,都正在按照我的意圖及希望按部就班地逐步實現,新的工作和新的事業,像航海的水手在風浪中看到了明亮的燈塔那樣,眼前充滿了希望。


然而,由於身體上出現了一些小瑕疵,使得我剛剛邁向新生活的腳步顯得步履闌珊起來。


身體小小的不適,被新同事和新領導們看在眼裡急在心頭。遂在親朋好友及熱心同事建議下,我住進了廣州一家規模不小的部隊醫院。給我看病的主治醫生,既有一副濃烈的學者范兒,又有乾脆利索的軍人氣質。從外表看,我認為這個醫生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好醫生。


經過一系列例行檢查,我認為我身體上的小瑕疵,定能通過這位好醫生的藥到病除,儘快恢復健康,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為廣州人民做貢獻的事業中。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天,這位好醫生以沉重的語言和無可奈何的表情,鄭重向我宣布,我得了一種罕見的腎病,必須以切除一個腎臟為代價,來保全另外一個腎的存在。他言語中具有哲學意味的繞,使我起初還算清晰的判斷力,逐漸被雲捲雲舒起來。


儘管這樣,我依舊相信這位軍官醫生的態度是真摯的,是實事求是的。於是,我打電話把實情告訴了遠在太原老家的爸爸媽媽,換來的自然是一眾人的傷心落淚。同時,我也勸對此表示懷疑的妻子,要相信解放軍醫務工作者的醫德、醫風和診療水平。而且,我從小就建立了這樣的信念,即解放軍跟人民群眾是血肉相連,魚水深情的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他們就不可能把沒病的我,或者是並無大恙的我,故意診斷成危在旦夕的重病。


開始時,我的心情特別沉重,但思前想後,想到了無數革命先烈為革命都可以拋頭顱灑熱血,何況黨和人民對我如此關愛,還把我當成人才引進到了大城市廣州,想到此,我特知足,特覺得懷疑醫生對我的診斷結果,就是我的覺悟還不夠高的具體表現。

交夠了手術押金,做好了各項準備工作,次日我就將被推進手術室接受白衣天使們無微不至的小刀伺候了。而出來時,我是說如果能出來的話,我將變成殘缺了一隻腎的堅強的廢人……不由得,我流下了難得一流的眼淚。


我要求家人,以後要好好待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把我當驢一樣使喚。圍了一圈的家人們紛紛點頭,表示盡量不把我當驢使喚,最多把我當成一隻寵物狗來疼著。


後半夜我醒了,摸摸我的腎區,依舊是那樣強勁,再感覺一下我的感覺,依舊是那樣除了小瑕疵以外啥毛病都沒有的感覺。我操他媽,我好好的,看了一次醫生,怎麼就惹出這麼嚇人的一件事?
不行,我不能就這麼任人宰割,要死也得死個光明磊落意氣風發。我隨即叫醒了陪伴我的家裡人,悄悄但卻義無反顧地宣布,我拒絕手術,要逃離醫院。


次日,我飛去了北京。托熟人見到了北京301醫院的專家,並把詳情一五一十做了介紹。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的病根本無需手術。而社會上普遍對這種病採取的手術治療,都是醫院為了創收而制定的只能意會不難言傳的潛規則。


慶幸的是,30年過去了,我的腎依舊好好地呆在我的身體里對我盡忠職守。試想一下,如果,那個夜晚我渾然沒有醒來,沒有靈光一閃,沒有做那般決然的決定逃離醫院,我的腎還在嗎?我還能如此幸福地生活了這麼多年?
對於這次的人生劫掠,我將銘記一生,但這是一次劫掠未遂。


還有一次同樣的遭劫掠未遂,就發生在剛剛過去的不久前。


 我有一輛別克·昂科威城市越野。這是一個不好不壞、不算貴,卻也具備品牌意義的車。是於2019年1月在別克四S店購得。我對這部車的評價是,方向盤輕盈靈活,動力澎湃,剎車制動性能特棒,由於是渦輪增壓,還非常省油。


我基本認可這款車的性價比。駕著它出行,有如鷹在飛翔時那樣寬廣的視野和豪邁的激情。然而,像這隻鷹折損了翅膀一樣,今年四、五月份,我發現這部車子抖動了起來。起初,我並沒有把它當回事兒,但之後幾個月,車子抖動的幅度變得就越來越大,遂引起了我的高度警覺。


雖然,曾找過幾家汽車修理廠對這輛車進行了必要的診斷,但終沒能找到一個所以然的解決辦法。不得不找四S店解決問題。雖然四S店收費肯定會貴一點,但畢竟他們專業、權威,定能給出一個合理、中肯、科學的解決方案。


如我所料,在別克廣州花都南菱汽車城的四S店,技師和修理人員,左看看,右摸摸,甚至還用電腦進行了測試。他們之間,為我這輛車的問題還進行過嚴肅認真的討論。當然,他們討論的內容我不得而知,而且,他們似乎並不希望我知道更多。後來,他們鄭重地告訴我,這部車的發動機需要大修。


我的天啊!正如一個年輕人得了小病,醫院不是以人為本,制定科學的治療方案,好好對症下藥,而是動不動就建議人家切個腎,換個肝,要不就推進ICU接受重症監護,這是怎麼了?這是缺錢了還是缺了德?


而一群貌似專業的修理技師和師傅們,怎麼就只會拿這一狠招來對待客戶?要知道,這部車僅僅跑了5萬公里,車齡滿打滿算也就兩年多,別說它好歹也算是個品牌車,就算它是哪個小作坊攢起來的一輛車,也不至於兩年多的時間,就會像我的腎那樣動不動就面臨被切除的危險。先不說動輒就大修發動機需要花費多少錢,單就這部車一旦對發動機動過手腳,它就會像婊子那樣變成不值錢的爛貨。


93年我逃離醫院的往事又浮現在了我的眼前。我猶豫再三后,便婉言謝絕了這幫孫子貌似熱情的服務。


沒過幾天,廣州集群車寶通知我,洗車卡即將到期若不使用將自動作廢。在洗車的過程中,我順便把這部車發動機抖動的問題,向年輕的店主進行了諮詢
於是,年輕人坐上了駕駛室,煞有介事地感受了一番發動機的抖動后,不容爭辯地宣稱,只要把發動機的腳墊換掉,保證解決問題。我當然是持半信半疑的態度,四S點關於大修發動機的決定雖然略顯唐突,但一個毛頭小子就這麼如此蜻蜓點水般檢測了一番,就能解決問題?我不信!


但奇迹就這樣真的發生了。經他們妙手回春般的手更換過發動機腳墊后,發動機,如我所願,恢復到了穩重、靜謐和潤物細無聲的狀態。


 欣喜之後,由於對4S店產生的憤怒,令我不禁想到,無論是巧取還是豪奪,無論是那個道貌岸然,還是這群貌似修車高手的人,只不過是人性在物慾和貪念滋生下生長和繁衍出來的蛆,他們腐敗著人性和道德,從現象上看,這件事涉及的僅僅是一輛車,一筆錢和一個服務好與不好的小問題,而實際上卻是社會誠信的基石如何得以牢固,社會正確的價值觀何以防止大面積坍塌的問題。

追溯根源,這不是某個員工的問題,正如三十年前,差點對我那可憐的小腎舉起屠刀的主治醫生那樣,是某種機制激發了他們的慾望,而這種慾望的澎湃動能,足以使他們在人和魔鬼,真理和孽咒,光明和陰暗的博弈中選擇後者。因此,各種形式的劫掠,將會繼續發生。

高興

感動
1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4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21-11-25 05:51
第一次遭遇如同恐怖片。
回復 仲西仁 2021-11-26 03:30
一個缺少誠信的國家被鈔票淹沒了!!!
回復 akeqin 2021-11-26 08:53
貨比三家,放在哪都有道理,因為那個社會都是以錢為重,不是以人為本。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4-4-13 01:3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