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農村到底有多黑暗?

作者:8288  於 2015-6-21 09:4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網路文摘|通用分類:網路文摘|已有9評論

浪跡ID:LJ-Fatalism人生,歲月,我們的故事。今天想說點真話,你要取關也可以。




本文節選自知乎,不代表本人觀點


農村的黑暗是公開的秘密,但你未必知道那黑暗的幕後原因。本文是知乎高人寫的知識貼,為你揭開送禮辦事兒,計劃生育罰款,征地賣地,修路架橋……的諸多黑幕。這就是中國農村的通行規則,這也是社會的縮影。


農村的水非常深


農村的政治管理遠遠比城市裡黑暗腐朽多了;而中國人的人情世故卻展現的淋漓盡致。從孩子上戶口,改名字,改年齡,到家裡蓋宅子划宅基地;紅白喜事時架的三相電,老人的低保金,殘疾證,都得託人花錢。

競選村主任時,要花數十萬元。沒選上的賠了錢還丟了人。他們是為了一個月一千多的工資?還不夠煙錢吶。不是說你一拍胸脯,要做個好官,要帶領人民發家致富,就能全身而退的,搞不好就得萬劫不復。這裡面水深著呢。 

農村的勢力,一是錢,二是人


農村裡面,以書記,主任,文書為主。實際上誰的勢力大,誰說話就算數。農村的勢力,一是錢,二是人。各分兩類。


要麼是家裡本家大,自家門裡面香火盛,人丁興旺。為什麼農村裡生孩子多,要男孩?不是光為了給國家增加廉價勞動力的。說個簡單的事兒。我一個老家的朋友結婚蓋新房子,在自家宅基地往後面硬生生伸出去兩米,這就多出了二十多平方。書記在他家門口轉了幾圈,對話如下:

「小五孩,你蓋屋往後伸這麼多,總得給我打個招呼。」
「蓋都蓋完了,不想給你添個麻煩。」


一毛錢也沒花,因為我這個朋友他爹在農村放點高利貸什麼的,家裡兄弟五個,正年輕氣盛。你換別家試試,早把牆皮都扒了。

還有一種是上面有人有關係,這就不說了。

錢也分兩類。一種出門在外做生意,有了些家資,回到鄉里弄個村官干;另一類在農村土生土長的,錢也酸著呢。在農村照樣掙大錢,開好車。次一些的,在村裡充當坐地戶。就是把農村的糧食農產集中起來,出售外來的批發商。當中間人吃提成。

這是個光威活兒,有些橫的,甚至跑到鄰近小村裡充坐地戶,霸市。這裡面自然就少不了爭端打鬥了,五菱麵包車拉人,後面放著鋼管刀具。

還有兩個暴利行業。一個是放高利貸,一個是開發房地產。這兩個講起來麻煩著呢,後面再講。總之,你們大概知道農村村幹部的候選人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了吧。


當官就得花錢,花錢就得搜刮老百姓


先不談村幹部的負面的一些事兒,先說說為什麼有些人幹上了村幹部,卻會混擦皮,把家底抖落個精光。這個問題必須要談。

除了剛開始拉票時候要送米送油買酒買煙的,你覺得當上了就不花錢了???開什麼國際大玩笑!

想要光威,就得花錢。

以村主任為例,他手底下有幾個人?知道么?他也就管管副主任,安保主任,婦聯主任,隊長什麼的……計生辦、派出所等等都不歸村裡管,這些歸鄉里鎮里管理。所以,有事沒事兒的時候,主任還得請這些人吃個飯洗個澡什麼的。畢竟日後用到他們的時候還是非常多的。記住,非常非常多。

你跟人家沒來往,誰會給你白幫忙?土話說:白手拿魚想巧呢。以及人情世故上的花費,把1200的工資全填進去都遠遠不夠。看我的口型,遠!遠!不!夠!!

自從當上了主任,認識的人越來越多,去鄉里鎮里開會什麼的,和領導交代工作什麼的。於是,事兒來了。


  • 八月十五要買東西吧,過年要買東西吧。

  • 兒女結婚的紅事要包份子錢吧,爹娘過世的白事要去吧。

  • 領導生病了,去省城住院了,得慰問慰問吧。(每年都病別問為什麼....)


每年行來往的錢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總之一句話,你不想辦法撈外水,錢根本不夠花!!如果以上的事你不花錢的話,馬上就混不下去了,辦什麼事都不靈光,一點都不光威了,灰溜溜的下台吧!!

所以各種花樣撈錢的事兒,就應運而生了。

撈錢嘛,免不了要欺壓老百姓。以前搞計劃生育罰款之流,要從老百姓手裡摳錢,但農村的農民能有多少錢?現在學聰明了,想著法兒從農民手裡面摳地,現在不少農村幹部靠賣地,掙個百萬家資一點不稀奇。

可話又說回來,欺壓老百姓,有的人老實,你能欺負。也有人是光威躲、眼子怕的惡子癩,就欺負不了,惹急了敢和你玩命。毛主席說過嘛,與人斗,其樂無窮。農民也分莊戶孫和莊戶刁。



計生罰款的歪門邪道


以曾經比較猖狂的計劃生育罰款為例。計生辦和村幹部合起來搞,這罰款也不是一次就能清的,時不時就給你殺個回馬槍。

比如現在超生了一個孩子,計生辦聞風而動,馬上就得上家裡找去,討價還價一番后,三萬成交,你以為這就算完?嘿,這錢掏得這麼爽利,說明還有油水能榨出來嘛。他就不給你辦戶口,下回還來找你!

過個十天半個月,胡漢三又回來了。咋?我罰款都交了,咋又來?

一碼歸一碼,你上回交得是罰款,你戶口沒辦呢,你小孩不上戶啦?

一般人這時候就非常不情願了,這不是坑人嗎?對,這就是坑人。你不交他有辦法治你。把你媳婦帶走,關到計生辦辦公室里,把你家門給封了。農村人的廉恥心還是很強烈的,媳婦讓政府關起來了,丟人現眼么,有的就把錢交了。

還有倔強一點的,隨你弄吧,我就是不交。行,查查你家裡面有沒有在郵局啊,學校啊,這些地方上班的,你不交罰款,我們就叫他下崗。

要是家裡也沒有事業單位上班的,那就搞連坐,把你家四周的鄰居家都封了門。要不說欺軟怕硬呢,馬上這些鄰居就跑到你家做工作了。

「快把錢交了吧,交了就沒事了。」

「你現在不交,以後還得交啊。你不交連我們都不得安生。」一天里好幾撥人來開動員大會。

一般的老實人家能挺到這一步就不易了。罰款也交了,戶口也安了。不過你以為這就完了?

這群人一定會榨乾你最後一點血的。

等再過一段時間,他們會以上面檢查等借口再來黑你的錢。這時候,你一定會大吼道:滾蛋吧,我小孩戶口都上完了,檢查能查出個什麼出來!

「嘿,你小子嘴硬著嘞,你小孩是超生的戶口能和人家一樣么?」

雖然這話就是在放屁,傻子都不會信的,但是他有辦法治你啊。你不交錢,不讓你家小孩上學!理由嘛,就是你家小孩是超生的,沒交罰款。實際上,就是村幹部跟學校打了個招呼。農村裡面基本上就一個公辦的學校,雖然農村不重視小孩的學習,但是一個字不識也不行啊。雖然你的戶口已經是合法的了,但是他就不讓你上學。

這差不多是計劃生育交罰款的正常流程了,最少罰三次,視人的老實好欺負的程度,可反覆多次進行。

當然了,也是有不好欺負的。比如我上文提到的我的朋友小五孩,他家是五個孩子,肯定是超生啊。但是他爹兇猛。五孩他爹有個仁兄弟是宰羊的,村裡的文書(也就是會計),是販羊皮的。靠著這點關係,花錢從文書那裡把戶口辦了。

但是就花了一次錢,計生辦有點不甘心。某天,一個計生辦的嘍啰去五孩家封門,五孩他爹很淡定的說:你回去跟xxx(計生辦主任)說,他敢進我家的門,我就敢把他的腿砸斷,叫他跪下來喊爹。把他弄死了,我給他抵命。四周的鄰居明明還沒被連坐,三姑六婆就跑來開動員大會了,五孩他爹一嗓子就把她們嚇跑了。

過了兩天,計生辦的主任路過五孩家,還給五孩他爸敬煙,哥長弟短的。五孩他爹是放貸的,家裡的狗籠子是關過人的,而且他向來不吹牛逼。

這還不算什麼,還有厲害的。村裡有戶人家七個孩子,老婆跟人家跑了,男人整天喝點酒不著四六,家裡窮的連鍋都磕嘴。所以計生辦每次都有意識的避開了這家,因為沒有半點油水能榨出來。

有一次,上面來人檢查計劃生育,計生辦特地避開了他家。這個男人聽說后,立刻變得無比憤怒了,拎著個酒瓶,就跑到計生辦辦公室去罵街了:

「你們都他娘的瞎眼了,我家七個孩子沒上戶口呢,你們都看不見?」

「小孩都吃不上飯了,也沒人管沒人問,你們不是查計劃生育嗎?我家超生了六個,你們來查呀!」

「國家政府,都不問事了?你們計生辦的人都他媽的死光了,沒個人去我家看看!」

「媽個比,明天我就去鎮裡面告你們這群王八蛋!超生六個孩子的戶子,你們連看都不看!」

第二天,村主任就帶著人和米油去慰問了,千叮嚀萬囑咐,可別鬧事,別叫鎮里知道。沒辦法,這種人整天喝酒,身體虛得很,又不能打他,出點事擔不起。自己都顧不上自己了,更不可能顧孩子了,後來又訛了村幹部一些東西,就不了了之了。

計劃生育罰款罰多少沒人清楚,給小孩上戶口到底要多少錢好像也沒具體的說法。據我的了解,有時候國家會下來政策,比如頭一胎小孩殘疾,可生二胎;雙方都是獨生子女,可生二胎;以及人口普查之後,等等都會下來一大批上戶口名額。

而計生辦這群人拿到名額后,就攢起來,也不說上面來了政策。

村裡有人超生了小孩,求他們上戶口。他們一面說著不好弄啊,國家查得緊啊,一面高價出售這些名額。

其實這些戶口名額的來源可能跟超生一點關係都沒有,有需要的人未必能享用到這些名額。計生辦的人上戶的時候,也不會花一分錢,這些錢到底去了哪,就不好說了,哈哈哈哈哈。

計劃生育的事差不多是這樣,有不對的請指正。


低保證、殘疾證之類的,我都不想講了,大概和你們想得差不多,比如經常和書記在一起打牌的,買兩箱奶送去的,家裡有人在鄉鎮里工作的,敢跑到上面告他們的,以及真困難的。

實際上村幹部並沒有什麼執行的權力,都不在國家編製里,他們更多扮演的角色,是連接農民和鄉鎮領導的中間人,大多時候是上樑不正下樑歪。(但是他們權力又很大,就像你永遠不知道村裡的公共產業每年能掙多少錢,這群龜兒子又是怎麼花出去的。)


以前的村官靠計劃生育,現在的村官靠賣地



下面我要講點精彩的了,大家準備好了么?來四夠!(我市市委書記CW都進去吃牢飯了,我還怕個蛋...)

聽過以租代征這個詞嗎?

計劃生育的失勢,並不是因為這群人變得善良了;而是他們找到了更好的撈錢路子。現在鄉鎮幹部最熱衷的就是賣地。

地是國家所有,農民也只有使用權,買賣土地當然是違法的,查到是要法辦的!有地不能賣怎麼辦那?有錢不掙王八蛋那?於是這群人想到一個非常富有創意的辦法,以租代征。

他們會告訴老百姓,你一年種地能掙幾個錢?這樣吧,你把地租給我,一畝地我一年給你一千塊錢租金,有這閑余功夫,你再出去到城裡打工,不是更好嗎?這就是兩份收入啊!!

農民聽了就會覺得,啊,他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然後一次性租他媽三十年,一畝地三十年才三萬塊錢,便宜不?就三萬還不想給哪……分三十次給齊,一年給一千,大部分人只能拿到一次兩次

拿到地之後,就在路兩邊大蓋商品房,店面房出售,一畝地是666個平方,蓋個兩層又是多少?

為什麼我之前說,有些人在農村也能掙大錢,但凡跟房子和地沾上邊的都不是小錢,即便在農村。

剛開始的時候,老百姓還覺得這是好事,畢竟拿到手裡的錢比啥都實在。

等到拿不到錢的時候,等到發現自己的地里,不是用來種地,而全他媽成了廠房的時候……唉,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找吧,鬧吧,最後都無疾而終。這算是小規模,萌芽時期的事,沒什麼影響力。

發展到高潮的時候,是整個鎮里要大規模修路,這是個大家都喜歡的事。

農村裡道路不方便,很多路都很窄很難走,很多人家蓋房的時候,都得自討腰包在門前修路。鄉鎮幹部也很高興啊,這是大大的提升政績啊,說不定還能……還能……


修路工程如火如荼的開展了,村幹部還發起了修路捐款的活動,隨心意捐款,老百姓響應的呼聲也很高,我們鎮是中心鎮,分管五十五個治安村,最後捐下來總歸得幾百萬吧,反正我是捐了,不然街坊四鄰都得罵我。

修路當然是一件百分之二百的好事,可惜有人不幹好事那。修著修著,這邊要建個垃圾站,啪啪啪,佔一片地。

垃圾站當然要建啦,建個小小的做個樣就行了,剩下的地方全蓋商品房店面房~修著修著,那邊要建個污水處理廠,啪啪啪,再佔個幾十畝,蓋一片別墅樓~

我為什麼要提修路,這很重要。

農村跟城市不一樣,沒什麼商業圈,最值錢的地方就是路兩邊的地方。十字路口邊上的地方,很好!中心村主幹路的地方,很好!通往城裡去的路兩邊地方,很好!

這些地方都可以蓋商品房,可以用來做生意的,飯店,早點鋪子,超市,煙酒鋪,修車鋪,澡堂子等等。我老爹最大的心愿就是這輩子能在路邊上給我買兩位房子,因為這本身就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路修到哪,哪的地就要值錢了,賠償有國家掏腰包,給錢的時候還能再討價還價嘛,老百姓有幾個知道國家政策的,就算知道又能咋的!我過年就吃月餅了,你能把我咋的。

修路要用的工程隊……你以為你的工程隊幹得漂亮就用你?你以為你的工程隊價錢實惠就用你?

我只想說,我們村的文書都買了三個挖掘機了,你知道挖掘機多少錢嗎?你們天天黑挖掘機,這玩意兒二手的都要七八十萬!

好在不光房子能首付,挖掘機也可以,首付二十萬挖掘機開回家。

等掙了錢再買,慢慢還唄,整個鎮子的路有得修呢。

這個事並不在於違法,因為文書挖掘機的報價也是合理的,文書不屬於國家公務員,也可以做生意。但是,他要不是村裡文書的話,還會用他的挖掘機?我也有二十萬啊,我也想貸款買輛挖掘機修路,反正造福子孫後代,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

在這個修路的過程中,很多幹部都要成開發商了……當然了,放在明面上的開發商不會是他們。到這裡,大概所有的鋪墊都有了。

村裡的交通便利了,城裡一些工廠轉移到農村裡來,比如一些嫌城裡租金貴的,又比如一些污染排放不達標的,像辣條廠,皮革廠,塑料廠,玻璃廠等等。

工廠不需要多好的地方,地方大就行,農田真真是極好的選擇。我前面說的以租代征將在此被發揚光大。

一畝地租三十年,一年一千塊,三十年三萬。三萬分三十次給,一年給一次,一次是一千塊錢。如果只給一次的話,一畝地一千塊錢賣出去了。六百六十六個平方米,一千塊錢賣出去了,釘子戶就是這麼誕生的。

農民沒有了地,這這這……每十五或二十年就重新分地,本來就越分越少,越分越少,現在就要全部拿走。就算給齊了三萬又怎麼樣,誰知道三十年後的光景?基礎農田本來就不可以做除種植以外的事,這是違法的,這會削弱國家土地后力。

但是誰來管呢?鄉鎮幹部和村幹部?他們就是這件事里最大的受益者。這個辦法就是他們想出來的,然後拿了地,再高價賣給工廠。對了,不是賣,是租。

他們還有工程隊哪,在一個月色祥和的夜裡,把你們家地里的麥子全部推倒。

釘子戶里也出叛徒

想當釘子戶這麼有前途的職業?先試試你的斤兩夠不夠啊。

今天工程隊所有的工人,駕駛員,都三倍工資,陪他們耍耍,別弄死人就行。一般報道里,冒充政府人員的社會人員大概都是這類人。

我想你們一定沒見過被大糞堵了門的家,那比吸糞車爆炸有衝擊力吧。

有權有錢有閑,事情就很容易辦。

當然了,所有的罪不會白受的,挺得越久,賠的越多,很多釘子戶的目的就達到了。

莊戶孫都在被欺負,莊戶刁都忙著在地里打井,架電,拉圍牆,蓋大棚,這樣就能多賠點。莊戶孫看見了,也想拉圍牆,然後第二天就讓城管大隊把牆皮都給扒了。有的還扒了好幾次。

莊戶孫非常不爽的說:「憑什麼他們能拉圍牆,我不能拉?你們佔用基本農田都行,我打口井都不行?衛星那娘的這麼厲害,就只拍到我家了?」沒辦法,誰叫你人單力薄,好收拾呢。和尚摸得,你就摸不得。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也有釘子戶得到了他們滿意的結果。

有一個坐過十年大獄的男人,不僅得到了三十萬賠款,村裡還在另外一個地方給他補了原來那麼多的地。他的父母很老了,老婆也在他蹲監獄的時候跟人跑了,也沒什麼多少本家。他就一個人,但是他是真敢玩命,對方人再多,也不敢要他的命,牽扯到人命,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在我們那有個畸形的價值觀,要是你當了兩年兵,連個黨員都沒混上,就返鄉了,一定會有人笑話你沒本事;但是你要是坐了兩年牢,返鄉了,放心,一定會有人請你吃飯。一是你在裡面受罪了,接個風,二是你這人敢幹別人不敢幹的事,日後保不準用的上。

第二個人,用了文明的方式,堅持不停的告,不停的上訪,到省里北京去告,登到網上,登到報紙上,哦,對了,被潑大糞的就是他家。家裡人多次被毆打,但他一直用文明的方式保衛自己的利益,他動員了幾十口人家聯名上訪,最後市裡面也下了《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

可惜,結果並不完美,鎮里給了他七十萬,讓他不要告了,他就妥協了;該還原的基礎農田也並沒有還原。只有副鎮長和中心村村主任受到黨紀處分。

原本故事在這就該結束。不過有個彩蛋,我以為能說明部分農村農民的局限性。

「我們之間出了叛徒。」

那個文明的男人,動員了幾十口人家聯名上訪,這裡面就出了一個叛徒;這個叛徒的地並不多,他摻和進來,就是想增加點議價能力,到時候讓村裡鎮里能多賠點錢。

村幹部稍微利誘了他一下,這個投機的傢伙,就反了水,成了村裡幹部的眼線。比如他們這群聯名的人明天要到哪裡上訪,下一步打算怎麼干,他都報告給主任……因此,他多獲利了好幾萬。

一個受害者就這麼成了加害者。



發這篇的時候,我很糾結。明明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實,但是就是不敢說出來。新農村的光環太耀眼,但我相信一切都會轉變的。——一個來自農村的小編輯。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5

難過

拍磚
2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9 個評論)

回復 wo? 2015-6-21 10:01
我當年小時候在農村的時候,感覺民風還都很淳樸的,或許,因為小,還有很多不知道?
所謂改革開放后,當幹部的是大大地變壞了。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6-21 10:27
不僅是農村,在中國有權的地方就有腐敗,否則當官幹啥?
回復 天涯看客 2015-6-21 10:28
wo?: 我當年小時候在農村的時候,感覺民風還都很淳樸的,或許,因為小,還有很多不知道?
所謂改革開放后,當幹部的是大大地變壞了。
小孩子不用操心。。
回復 wo? 2015-6-21 15:14
天涯看客: 小孩子不用操心。。
    
所以,農村在我的印象中,大部分人都還是好的感覺,不好的都是工作以後聽來的有關幹部們的話。
回復 jinbaicao 2015-6-21 17:09
記得朱鎔基搞分稅制時,城市裡是工人下崗,農村裡是苛捐雜稅。聽賀衛方說,98年他回山東老家,鄉鎮書記都說農民活不下去了,要帶領農民起來造反。。。最後被老賀勸住了。如果老賀當時沒有勸住的話
回復 trunkzhao 2015-6-21 18:28
jinbaicao: 記得朱鎔基搞分稅制時,城市裡是工人下崗,農村裡是苛捐雜稅。聽賀衛方說,98年他回山東老家,鄉鎮書記都說農民活不下去了,要帶領農民起來造反。。。最後被老賀
扼殺了宋江。
回復 jinbaicao 2015-6-21 21:45
trunkzhao: 扼殺了宋江。
不知道是中共的狡詐,還是知識階層的短視?89之前,知識階層的抗爭接連不斷;89之後,工人農民的抗爭此起彼伏;但是這兩個階層始終沒有協同,沒有共振。反抗極權主義的共產黨政權,沒有知識階層的參與,就沒有明確的政治方向;而沒有底層人民的參加,就不會有堅強的力量。如果這兩個階層結合、協調的好,再加上少量的軍隊支持,89年也許就成了。
回復 金竹陶器 2015-6-21 23:20
很真實的農村寫照
這些年,農村進步很快,也是事實。是村民辛勤勞動的結果
回復 淡淡的米蘭 2015-6-22 09:57
中國農村真實寫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4 06: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