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隨緣(5)

作者:tanghan  於 2007-3-29 03: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緣故事|通用分類:愛情婚姻

在那梅花盛開的地方

男人為渴望得到而一見鍾情,女人為祈求永遠而徹夜難眠。當確信珍愛即將離去時的氣血翻湧,仍然留給我喉嚨中甜腥的記憶,不吐不快!

早春二月,在那蒙蒙的煙雨將要開始的時候,我遇見了錫山的梅,也就遇見了你,從此知道了什末叫牽掛。是偶然中的必然還是必然中的偶然,我無法回答。也許想愛上一個人真的容易,也許愛有時僅僅需要幾句話而已,然而一切就象揮之不去的陰影伴我天涯,忘不掉的是那隱隱的牽掛。在那夕陽欲墜的暮色時分,你匆匆離去,像一陣風一樣刮過,不留下一絲煙雨的痕迹。從此,我便久違了梅花,久違那只有在江南的雪中才能發芽,才能從寒風中喚醒的美。

女人是可以脫胎換骨的,因為一些變故,比如一場戀愛。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平凡的女子。廋廋的,傻傻的、細眉細眼,草原狂風造就的紅紅的臉,放在人群里,是撈也撈不著的那種普通。直到你的那雙大眼睛的出現,更要命的是眼裡那股落魄不羈、蒼白攝人的憂鬱勁兒,在雪白和梅紅的輝映里,俘獲了我的心。那次偶然的對視,我知道自己已經掉到你的眼眸里。

愛你說話的聲音,愛你抽煙的樣子,愛你唱的很好聽的歌,愛那份歌聲里頹廢潦倒和寂寥深情,愛你對我吐露的苦惱和心聲。也許你失去她,正是為了讓我遇見了你。對比你的難過,我有的是憤憤不平。我認真聽你唱歌,雖然我知道那不是唱給我聽的,但世界上沒有其他人眼淚,能為這些歌聲浸濕了半個枕頭。

人是可以變的,只要有了改變的理由。我也可以有一頭非常柔順翠亮的直發,和頗為自得的歌聲;也可以目光沉靜地俯視男人,和吐出悠閑縹緲的煙圈。可是我還是沒有勇氣,在你那雙大眼睛前面展露自己,寧願遠避萬水千山。當年的醜小鴨,真的可以變成天鵝嗎?你給了我改變自己的勇氣,但摧毀了我在你面前的自信。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走進了你的心靈有多深,我的苦痛對你也許不值一提;但是我確定,我的歡樂能夠暫時驅趕走你痛苦。多少次夢想著,在那梅花盛開的地方,我款款移到你面前,在你那雙看透一切的大眼睛前面,依然是淡淡的笑厴,紅紅的臉。你淡淡地笑笑,自然而然地說你很漂亮,超過了我的想象!每當此時,我心一陣狂跳,猛然醒來。這麼多年來的努力,其實等的不就是這句話嗎?

 

一切隨緣,緣起,我們相識,緣滅,我們又別離。就如這錫山,有錫就叫錫山,無錫就成了無錫。這裡的梅既不是素白潔凈的玉蝶,也不是如碧玉萼如翡翠的綠萼,不是胭脂滴滴的硃砂,也不濃艷如墨。自由自在,枝桿盤曲矯若游龍。纖薄五片花瓣,如何抗得住凜凜寒風?你騙我說你叫古廣奇,是不是也在驚嘆梅的突然?我倒是知道,梅的突然自有她自己的理由。

 

如果你不提到梅園,也許我們就此別過,今生再不會有任何關係。我會把那偶然的心跳,看作悠悠的白雲,任由它的來去,可以絲毫不在意地在記憶中抹掉你。不幸的是「如果「都是以後的假設。我的女伴偏偏姓榮,夢想著和榮氏家族扯上點關係,這邊有了同游梅園,同游太湖。如果不是你,在我們吃午餐的時候,一個人蹲在湖邊發獃,我也不會對你有太多的想法,更不會悄悄溜過去聽到你輕哼的歌曲。

 

真的想不通,為什莫最初攪動我平和心境的,是憂傷的失戀悲歌?真的想不通,憂傷的失戀悲歌吟唱的是後來的我。像那太湖浪花的惆悵,只留下淺淺的印,卻一波又一波傳播了許久許久。從此,那綻放花蕾,十里映白遙天,也就有了別樣的內涵。只是當時沒有別的想法,柔馨一動,寧願我是你身邊的一縷清風,在你不經意的剎那,吹乾了你眼角的淚。

 

明明已經看不見你臉上的淚,為什莫非要找尋你心裡的淚?或許是找一個借口吧。錫山的初次見面是偶然,蘇州的懈遇就是預謀和天意的結合。

 

我知道你要去蘇州,就找了個借口和同來的女伴分手,獨自一人坐車跑到了蘇州,獨自一人跑到楓橋等待。以前來過這裡,知道巴掌大的地方漏不過人。而你,喜歡古詩,斷然不會錯過體會楓橋夜泊的意境。

 

 在楓橋吃了帶的東西,坐在楓橋鐵嶺關頭默默地等。東升斜月,初上的月色是黃的,慢慢地慢慢地變白了,給橋上古老的石級和看起來有點凄迷的夜樹村房,鍍上了一層蒼涼的白色,襯托得逆光下的鐵嶺關愈亦黝黑,也映照得橋下月牙形的河灣里的流水,愈亦平和寧靜,如白地一般。暮鼓早已敲過,和尚們停止了誦經,廟門緊閉,夜鳥歸林。拓寬的運河在另一邊通過,橋下也就沒有了穿行舟楫。沒有了 江楓魚火對愁眠的景緻,我依然感覺到了張繼的心情,難道詩人當初也是在等人?夜涼如水,橋邊的烏桕樹在夜色中紋絲不動,沒有風,連空氣也彷彿凝固了一般,入睡后的寒山寺靜默得讓人感覺怪異…… 我因為害怕而動搖,也為自己的執拗而發笑,更為莫名其妙的獻身意味而激動。

       

有一點點恨他,恨他為什莫還不來,也恨他將我捲入旋渦。終於,當我渾身發抖,不是激動地發抖,真正是冰冷的抖;終於,當一群日本人登上停車場上最後一輛旅遊巴士,我發狂地奔了過去。算了吧,去你的「古廣奇「。


 

有時愛只是一種感覺,一種很懸的感覺,通常這種感覺終究是被時間磨的一乾二淨。 像我這樣的人也許只有一個,以等待開始,也將以等待結束。多少年來,我已經習慣了等待,就為了那一刻縹緲的感覺。

 

當我百無聊賴,準備為自己可笑的衝動,找一個像樣的的理由時,偏偏得來全不費功夫。你能不相信緣分嗎?有緣就是相遇,無緣又將分離。我們的緣分離不開梅。

 

第二天蘇州古城飄起了罕見的二月雪,許多人趕到鄧尉山上踏雪賞梅。當然,我也隨大流去那裡;當然,我又遇見了你。本來不想告訴你昨天的傻等,可是在你面前沒有秘密,只是偷眼看看你是不是在笑我。是的,你在笑。不過當你告訴我昨天你在哪裡,我也笑出了聲。原來昨天你沒有來蘇州,卻在不大的無錫城裡,在我可能去的景點裡找我。是的,我在笑:笑天底下的傻子不只是我一人,笑有人為了尋我而東奔西跑,笑這個人恰好就是你……就在這時,你說了一句我一生中最最受用的一句話:你笑起來,真好看!

 

有了默契,涼風都變得柔軟。我們買了夜航杭州的船票。雖然儘力掩飾目光的交流,還是被同艙的東北大叔和另一位大媽嬉笑成小夫妻。看著你臉紅到脖子根兒,心中一陣得意。至今還記得大吃大叔買的豬耳朵的情景。

 

到了杭州,你住浙大,我投奔「容兒「(就是我在無錫的女伴)。她看我第一問,不是:這幾天你到了哪裡?而是:嗨,你中彩票啦?

 

杭州靈峰,餘杭超山,南京梅花山,我們相伴走過了梅山花海。你自顧訴說你的她,你可注意到我的傾聽如此勉強,我的微笑如此複雜?我試圖用假裝的浪漫打斷你,歡呼雀躍,飄逸如梅花。我願意看到你由於我的喜悅,暫時忘記了她。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在暗香閣樓下的知春亭,望著曲折、跌落的迴廊,你說:給我一年的時間忘記她。我們相約,一年以後,在這梅花盛開的地方,接續我們的梅花緣。


 

這一年裡,我變成另一個人。人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這個變化首先是心理的變化。傻呵呵的女孩可親,但不可愛。感謝初春的梅,是她開啟了我的青春之歌。

 

我要做的優秀。你喜歡古典詩詞,我也試著半夜想你的時候吟一段兒;你喜歡打網球,我也放棄了排球;你說你想出國,我就拚命地學英文;你說這一年是考驗,我就忍住不給你打電話……

 

到頭來,我很失望,你沒有如期赴約。

 

在煙雨蒙蒙的五月,你終於出現了。你不用解釋,你消瘦的面容告訴你仍在痛苦中掙扎;我不用傾訴,你身後的瀟瀟雨滴亦在為我心痛。伴著路燈模糊可辨黃色的光,你漸漸消失在黑夜裡,留下我一個孤零零地佇立街頭,試圖在那淺淺的足跡上發現一絲溫柔,只是那淺淺的足跡卻帶來了沉重的陰影。

 

青春憧憬,在昏暗的燈光下消散;睡夢沉沉,哭泣的雨混合著淚,刻出一道無法抹去的疤痕,但卻無法沖淡了記憶的色彩。風兒吹盪著幽怨,雨兒低唱出心痕。滿腔柔情深深,換來訣別蕭瑟沉沉。

 

從此,我討厭雨聲雨景。

 

當痛苦貪婪地攪動我的血液,當憂傷如毒鳩般吞噬著我的靈魂時,我才知道一絲快樂要我付出了成千萬倍的艱苦和折磨。假如說失去才是美麗,我寧願死去。當我想看到天使的淚水時,卻不曾想呼出的卻是一口血氣,伴著聲聲嘆息的聲音,叫我苦悲難怒,叫我痛入骨腸。

 

漆黑的夜無法蒙上我迷離迷朦的雙眼,卻佔據我失血過多的心田。我只有用我的淚水去閉上眼睛,去平息一切的攏攘煩亂,讓我的心去感受永久的記憶,永遠永遠。讓我的淚灑落於雨中,無痕無怨。讓我用生命的去渡過苦海桑田。

 

不知不覺,習慣了白天在陰影里發獃,傍晚在街上看霓虹閃爍。習慣了黑白顛倒,晝伏夜出,像個幽靈遊盪或者短暫停留。習慣了黑暗的亮度,怕強烈的光線刺傷了眼,怕刺傷的眼會不知不覺流淚。

不知不覺,習慣了撐起雨傘走在雨里,穿上風衣走在風裡。習慣了讓無意飄入傘下的雨淋亂了頭髮,讓無意穿透纖維的風吹濕了睫毛。習慣了深夜三點用失眠折磨神經,下午三點用空虛飢餓細胞。失眠和飢餓交錯的十字路口,迷失緣由感染自虐,據說自虐是寂寞 國度流行感冒的特徵。


不知不覺,習慣了雙臂環抱的溫度,左手牽著右手的溫柔。習慣了午夜時分耳輪和指尖冰涼的摩擦,熟悉的咖啡牛奶氣味瀰漫停滯的空氣中,自己呼吸。習慣了對著鏡子自己欣賞。滿足的微笑背後隱藏自戀,據說自戀是寂寞國度最時髦的病菌。


不知不覺,習慣了咀嚼喜歡的文字,呼吸熟悉的感覺。習慣了無病呻吟,把無聊演繹成一種情調,時光將生活消磨得乏味,將寂寞變成一種癌症。一個人的夢裡,方知寂寞是一種癮。


曾經以為,孤獨比寂寞更深沉。淪陷於寂寞里,方知寂寞比孤獨更難熬更令人疲憊。孤獨不需熬,沒有盡頭的路只能無限忍受著走下去。而寂寞總是折磨人至疲憊不堪,又帶著更深的嘆息浸入新的夢境。疲憊是每一次渦押蟮奶鞠⒗芻?鬧亓浚?問羌拍??姆筆⒌幕ǎ??1故腔?浣岬墓??/SPAN>

曾經以為,孤獨比寂寞更有價值。寂寞愈深的時候,方才明白比價值更令人在意的是感覺。只剩下一種虛無的感覺時,任何價值都變得虛無。虛無是感受分明卻觸摸不到的空洞,空洞衍生的沉默如冬夜的空氣一樣的冰寒。而沉默被稱為言論,冰寒被稱為溫度。虛無,這個矛盾的極致,是寂寞最後的感覺。


 

當萬水千山走過,現在看來,真的感激你當時的決斷。你斬斷了我的情思,破毀了我的初戀,但你給了我自由,給了我努力的方向。我的感情世界,因為這一次的失敗而不在茫然;我的感情承受,因為這一次的刺痛而韌勁非凡。

 

只是在黑漆漆的深夜裡,我還在做著同一個主體的夢:在那漫天的梅花飛舞中,也許,我如現在般優秀;也許,我主動覆蓋你的心靈;也許,我隨你一同遠赴北美;也許,老天讓我早認識你,才是最好的假設。


在匆匆忙忙的人流中,我走得何其匆匆,何其忙忙,卻始終沒有多走一步也沒有少走一步,在聲斯力竭的以死相拼的生活之後,我只能接受上蒼的安排,生活失敗的結局,已由上世註定。 而我要做的,就是順從地走過該走的路程。

 

你看那:

漫天飛舞的梅花,全然沒有即將毀滅的憂傷;

相反地,輕盈舒展,微笑著演出成熟的絕唱。

她在寒冷中發芽,在寂靜中成長;

不怨於冬天的失落,不爭於春天的芬芳。

她知道:綠色的嫩芽,在她的身體里冒了頭,

延續了下一個寒暑的希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5-21 21: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