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方方羞辱了誰?「財新」頂風發聲底氣何來

京港台:2020-2-29 12:17| 來源:張傑 | 評論( 15 )  | 我來說幾句

作家方方羞辱了誰?「財新」頂風發聲底氣何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肺炎病毒爆發對於武漢人無疑是突如其來的一場橫禍,因為在他們的記憶里,除了洪水之外似乎沒有別的天災。病毒肆虐,封城閉關讓一千多萬武漢人不知所措,驚恐不安。但一個作家的日記給他們在寒冬中帶來了慰籍,那就是方方的「武漢日記」。武漢封城的一個月來,成千上萬武漢人夜晚上床前,早晨起床后,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記」,既從她那兒了解疫情的變化,也從她那兒感受武漢人的艱辛和悲涼。他們沒有興趣去看央視和人民日報的催淚報道和正能量文章。有網友說,方方從1月25日開始堅持寫日記,記錄疫情爆發以來武漢人的喜怒哀樂以及個人的真實感受。這些日記,既有日常瑣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諱地向外界傳遞出清晰有力、誠實可靠的聲音。方方用細膩的文字和敏銳的觀察,以日記的形式讓疫區內外的人看到了與電視報紙不一樣的畫面。方方的日記,如同至暗時期的一縷亮光,讓人們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個體的渺小乃至無助無奈無能無力無望,看到芸芸眾生的哀哭和掙扎,看到武漢封城之後人們經歷的最真實的苦難。

  

  雖然方方日記經常被刪,方方的微博也被封停,但依然有無數人每天都在閱讀轉發方方日記,方方日記也成為外界了解武漢疫情的真實窗口。方方在日記中描述:許多死者被病毒感染,沒有機會住進醫院,也沒有得到有效治療,甚至有些人連確診都沒有,就匆匆離世。她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都是一座山。而我們偏偏處在一個塵土飛揚的時代之中。2月9日,方方以沉痛的筆墨寫道:「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華中師範大學家教授戴建業說:武漢是我國的文化重鎮,這裡有許多知名的作家教授,但他們幾乎全都失聲,很少人在封城之際留下像方方那樣「洛陽紙貴」的東西,也許有人不敢,也許有人不願,也許有人不能,不管屬於哪種情況,面對揮筆上陣且「英勇無畏」的方方,我們這些知識人難道就沒有一點慚愧?可以說,方方日記的出現挽回了武漢乃至全國知識群體集體失聲的顏面。下面,我們再說說財新網。武漢封城后,它釆寫的一篇篇深度報道,在悲傷的武漢撕開了一道道口子,給人們帶來震憾,帶來真相,也帶來某種希望。

  武漢肺炎病毒爆發,財新網曾於2月20日報道,武漢市社會福利院約有11位老人,因反覆發燒;呼吸衰竭而死。當天晚上,「武漢發布」官微出面「闢謠」,並威脅造謠者最高可判刑七年。24日,財新網公布了上述死者的名字及死亡日期。武漢官方隨即從闢謠者變成造謠者。2月26日財新網發表獨家文章《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披露了許多令人震驚的信息。財新網這篇文章披露了那些內容呢?

  文章告訴我們一個重要的事實。首例新型冠狀病毒的實驗室分析檢測,最早去年12月27日就已出爐,接著又有多起病例被檢測出帶有新型冠狀病毒。但是,直到今年1月11日,湖北衛健委才宣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財新指出,武漢市中心醫院將去年12月24號,一名65歲華南海鮮市場男性送貨員發燒入院采檢的病毒,送廣州微遠基因科技公司,3天後的27號,中心醫院接到電話通知,病人染上的是「新型冠狀病毒」。另外,武漢中心醫院去年12月27號還將2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檢體,分別送到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與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其中,北京博奧醫學中心在12月30號的報告中反饋寫到,檢測結果是「非典冠狀病毒」。當天武漢醫生李文亮在朋友圈提醒親友,小心武漢出現「非典肺炎」的日子,他後來遭武漢警方訓誡,寫下悔過書。

  上海公共衛生中心一位研究員的話指出,上海在1月5號凌晨測出新型冠狀病毒完整基因序。武漢衛健委在1月11號、也就是首例檢測結果出爐后15天,第一次將「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根據一位基因測序公司的人士透露,他在1月1日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名官員的電話,該官員告知如有武漢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就不要再檢了,而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全部銷毀,他還警告不能對外透露樣本消息,也不能發布相關論文和數據。

  

  國家衛健委辦公廳在1月3日立即發布文件《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規定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訊息,據病毒學家透露,通知下來后,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銷毀已有樣本。1月8日,國家疾控中心宣布,初步認定新型冠狀病毒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的病原,並且已經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1月10日,國家疾控中心完成了PCR診斷試劑的開發與測試,隨即下發給武漢。1月11日上午7點,武漢衛健委發布通報,宣布通過病原核酸檢測,確認了41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財新報道強調,中科院病毒所從12月30日拿到病毒樣本併入庫,到進行病毒分離,完成病毒基因測序,分離得到病毒毒株,直到1月11日對外公布病毒基因組序列,距離12月27日第一例基因測序確定新冠病毒,已經過15天,那幾天本應是決定無數人命運的關鍵時刻,但大眾卻渾然不知。究竟為什麼,在整整15天的時間裡,武漢衛健委的病例通報為零?武漢衛健委當時掌握了真實情況嗎?國家衛健委派往武漢的專家們獲得了真實的信息嗎?究竟是專家誤導了決策部門和公眾?還是有關部門誤導了專家?疫情「沉寂」了15天之後,1月18日凌晨零點十分,武漢衛健委通過官網發布通報:武漢市新增4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加下來的幾天里,病例數開始激增:1月19日通報:1月17日新增17例;1月20日通報:1月18-19日,兩日內新增136例;1月21日通報:1月20日,新增60例。疫情「沉寂」的十多天,剛好跟武漢市、湖北省「兩會」的召開時間一致。

  整整15天在官方通報里「銷聲匿跡」的病毒,在現實中卻不斷地蔓延。它隨著求診的病人來到了醫院,盤踞在醫院,襲擊著醫生、護士和病人,再隨著交叉感染的病人們走出醫院,擴散到武漢的大街小巷。文章提出了一個振聾發聵的問題,中國自2002年非典爆發后,官方多次宣稱,已花費巨資,建立一套嚴謹的疫情通報系統。去年12月份檢測出非典冠狀病毒后,中國的疫情通報系統究竟是警鈴有響沒人理?還是警鈴一直虛設呢?

  說完,財新網的硬殼文章內容,現在我們進行一個簡要總結。方方在令人生畏的疫情中,單槍匹馬,用她樸實而又潑辣的文筆,既不虛美也不隱惡,既不賣弄也不煽情,寫出了武漢人的希望與沮喪,眼淚與歡笑,卑微與尊嚴。沒有宏大敘事,沒有立意高遠,僅僅以一名武漢市民的平民視角,關注自身,關注底層,關注弱勢群體,真實記錄了這一個多月來武漢的疫情變化、武漢人的苦難和淚水。2月12日,在一篇題名為《拐點尚未到,誰已在高歌?》的短文里,方方寫道: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什麼時候公務員們前去工作不舉旗幟不再合影留念,什麼時候領導視察沒人唱歌感恩,也沒人做戲表演,人們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識,才算知道了什麼叫作務實。

  但與方方主張相反,中央宣傳部已緊急編輯製作了圖書《大國戰「疫」——2020中國阻擊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中》。官媒說該書集中反映習近平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全景式介紹中國人民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緊急動員、齊心協力,打響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的階段性進展和積極向好態勢,彰顯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有網友稱,「逝者屍骨未寒,每天還有那麼人在病床上掙扎求生,悲劇還未落幕,他們已經在慶祝了······這是人乾的事嗎?這麼急著出書而且還要出外文飯,真是刷新想像力,實在是「無恥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嘔!」我們說方方,當然也包括少數不畏強權,勇敢發聲的知識人許章潤、許志永、張千帆、秦前紅、張雪忠、賀衛方、易中天、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方方以自己的日記,讓無數中國知識人羞愧,也讓人民領袖的厚顏無恥暴露於天下。

  財新網的調查文章像一面鏡子照出了中國媒體的墮落和悲哀。財新之所以能夠在萬馬齊喑的中國發出與主旋律不和諧的聲音,顯然與它的背後的掌門人胡舒立女士有關,也與一直支持財新網的中共實力派人物王岐山有關,使中宣部對其敬畏三分。但財新的文章是否也讓我們感受到中南海的波譎雲詭。習近平真的已經化險為夷,重掌疫情權斗主動權了嗎?我不知道,但我明白「人在做,天在看」。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0: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