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拒檢當晚做了什麼?59頁報告說清楚全過程

京港台:2020-2-28 22:25| 來源:騰訊新聞 | 評論( 8 )  | 我來說幾句

孫楊拒檢當晚做了什麼?59頁報告說清楚全過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北京時間11月15日下午4時,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所謂的暴力抗檢聽證會將在瑞士蒙特勒舉行,全程大概會持續11個半小時。

  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拒絕葯檢一事爆出已將近一年,聽證會的舉行再次將這個奧運冠軍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為了準備聽證會,孫楊及其律師團隊也是早早就開赴了瑞士。當地時間11月13日,孫楊發文稱:陽光總在風雨後。每一次勝利,我都做好準備,全力以赴!

  

  11月14日晚,孫楊繼續曬出和澳大利亞籍外教丹尼斯考特瑞的合影,並配文透露已經抵達蒙特勒,正和丹尼斯一起漫步日內瓦湖畔。

  早在今年1月,國際泳聯就裁決認定孫楊沒有興奮劑違規行為,並發表了一份長達59頁的調查報告,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表示不服,並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了上訴。

  11月4日,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對外發布公告,重新確認了聽證會的舉行時間和主要細節。

  據了解,即將舉行的聽證會將於北京時間11月15日下午4時開始,至16日凌晨3時30分結束,大概會持續11個半小時。

  由於聽證會的時間較長,整個過程中將有兩次休息時間和一次午飯時間。

  聽證會將全程公開直播,只是國際體育仲裁法庭不會立刻宣布任何決定。

  孫楊的律師張起淮上月透露,孫楊向CAS提出了堅決要求公開開庭的請求,並且得到了CAS的同意。在CAS裁決運動員案件的歷史中,公開庭審在此之前只有過一次。孫楊堅決要求公開審理本案,表達了他的決心與信心。

  

  2019年8月27日孫楊本人發文公開回應

  這麼多年來,我經歷了數百次興奮劑檢測,每一次的檢測都嚴格遵守國際反興奮劑機構的規定,積極配合檢測官的工作然而輿論卻一直在對事實進行不同程度的扭曲,我的訓練和生活都受到了巨大的困擾,已遠遠超出承受範圍。

  2019年8月27日,孫楊在發文對暴力拒檢事件進行了公開回應。

  作為當事人,孫楊為何反應如此激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又為何堅持上訴,在國際泳聯已經作出裁決的情況下,不惜將孫楊與國際泳聯一同告上法庭?

  

  中國游泳運動員孫楊

  這場聽證會孫楊的勝算又有多少?或許一切的關鍵都在飛行檢查發生的當晚。

  2018年9月4日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讓我們按照時間順序,回到2018年9月4日,一探孫楊拒絕興奮劑檢測的全過程(細節來源於國際泳聯就該事件進行調查,最後完成的長達59頁的報告)。

  

  國際泳聯長達59頁的調查報告認定,孫楊沒有興奮劑違規行為

  9月4日22:00 檢查組就位,等候孫楊到場

  2018年9月4日晚10時,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機構(IDTM)的三位檢測人員來到了孫楊位於浙江杭州的家中,要對孫楊進行飛行檢查。

  IDTM是承接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部分業務的第三方公司,飛行檢查就是其中的業務之一。

  據悉,有些運動員會採取平常訓練時用藥、賽前停葯的方式,服用同化激素和肽類激素等藥物。這些藥物均被列在興奮劑清單中,有促使運動員增長肌肉圍度以及其他多種生理效應,並在停葯后相當長的時間內繼續維持這些效應。

  飛行檢查正是為了檢測運動員是否在使用長效但在賽中無法測出的興奮劑。一名運動員如果兩次漏檢,就會按照興奮劑呈陽性,被作出禁賽的處理。

  那晚,檢查組的三名工作人員準時抵達孫楊住所,計劃在晚上10點到11點的1個小時內完成抽查。

  興奮劑檢測組包括三名成員,兩女一男。

  主檢測官是一名年輕女子,另外一名女子是血樣採集助手,負責採集孫楊的血液樣本,檢測組的唯一一名男性是檢測助手,負責監督孫楊完成尿液樣本的採集。

  

  (圖/視覺中國)

  三人到達孫楊住所后,發現孫楊並不在家。將三名檢查人員帶往孫楊住處的保安提出建議,請三人到居民區外等候。

  離開孫楊住所之前,那名男檢測助手拿出手機,拍攝了幾張孫楊住所和附近居民樓的照片。

  23:00 檢測開始,男檢測助手資質遭孫楊質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了晚上11點,孫楊與家人乘車回到住所附近。雙方達成一致的情況下,之後的檢測並未在孫楊家中進行,去到了附近一傢俱樂部,興奮劑檢測在俱樂部內一個安靜的房間進行。

  檢測正式開始之前,主檢測官向孫楊展示了她在國際興奮劑檢測管理機構的檢測官卡、身份證以及國際泳聯在2018年發給該機構的通用信函。

  這份授權書代表著該國際興奮劑檢測管理機構有進行興奮劑檢測的資質。從2018年開始,這個機構就開始進行運動員的興奮劑檢測工作了。

  同時,男檢測助手出示了他的身份證,血樣採集助手則提供了她的護士證明。

  由於這位男助手僅提供了身份證明,孫楊當場認為他不具備進行該檢測任務的資質。在這次興奮劑檢測過程中,這位男檢測助手主要負責目睹運動員尿液收集的過程。

  主檢測官向孫楊表示,該男助手已經接受了相應的訓練。

  同時,主檢測官還說,檢查組成員已經簽署了國際興奮劑檢測管理機構的保密聲明,不過這份保密聲明屬於內部文件,無法提供給孫楊。

  

  (圖/視覺中國)

  對於主檢測官的這一說辭,孫楊及其家人並不滿意。孫楊的母親楊明表示,她要聯繫警方,確認這名男助手是否有這個資質。

  雙方僵持不下,男助手退出了檢測現場。

  23:35,僵持不下,血樣採集完成,尿樣採集遇阻

  隨後,血樣採集助手完成了對孫楊血液樣本的收集,放在了有冰袋的安全容器中。

  與此同時,主檢測官向孫楊出示此次興奮劑檢測的線上告知書。

  雖然血液採集已經完成,但針對尿檢助理資質問題的爭論,雙方依然未達成一致。

  主檢測官打開了包含這名男助手聯繫信息的檢測官方網站。頁面信息與該男助手身份證明上的信息匹配,但門戶網站上並沒有這位男助手的照片,因此還是沒能說服孫楊。

  而男助手在離開檢測站之前更是用私人手機拍攝了孫楊的照片和視頻,同樣引起了孫楊的不滿。孫楊據此認為,他沒有接受過嚴格的訓練,不具備充分的興奮劑檢測人員應該具有的專業素質。

  隨後,在孫楊的要求和監督下,該男助手刪除了手機中部分影像資料。不過主檢測官堅持稱,該男助手當時手機中的相片只是晚上10點鐘離開住孫楊所時所拍的建築物,並不是孫楊的個人影像。

  該男助手後來在接受新華社的採訪時表示,自己是主檢測官的同學,畢業12年基本沒什麼聯繫,當晚是被臨時叫去幫忙的。

  其實我是一頭霧水,根本就不知道要做什麼,對於這個事情的重要性並不清楚。當時是夏天,很晚了,我穿著短袖短褲涼鞋就去了,可能是因為我的穿著不夠正式。我見到孫楊后很興奮,拿著手機拍照拍視頻,孫楊他們覺得我和正式的檢測官員不符,所以要求查看我的證件,而我只有身份證。

  這名男助手回憶道,他們打了一圈電話后,告訴他沒有相關的證件,沒有資格參與檢測事件,於是就請他到外面等候,不能參與具體的興奮劑檢測。

  中國國家游泳隊領隊程浩打來電話,稱所有檢測小組成員都必須持有國際興奮劑檢測管理機構的授權文件,否則運動員有權拒絕提供檢測樣本。

  

  (圖/ 視覺中國)

  為了收集尿液標本,主檢測官提出兩個建議:在孫楊母親的監督下,該男助手陪護孫楊進行排尿收集樣本;或者孫楊自行採集尿樣,但該男助手會在旁邊監督。

  孫楊拒絕了這兩個建議,堅持希望機構派來具有資質的男檢測助手監督其收集尿液樣本。孫楊還表示自己可以一直等著,但他的請求被主檢測官拒絕了。

  當主檢測官在檢測現場外面與其直接上司、國際興奮劑檢測管理機構的協調員都鐸波巴(Tudor Popa)通話時,孫楊自行排了尿。

  但主檢測官警告孫楊,在沒有陪護監督的情況下自行排尿提供樣本,可能是違規行為。

  9月5日01:00,矛盾升級,血樣採集助手資格同受質疑,血樣去留待定

  僵持之下,已經到了第二天的凌晨1點。孫楊的隊醫巴震趕往了俱樂部檢測現場。

  巴震認為,不僅男檢測助手不具備進行興奮劑檢測的資質,血樣採集助手提供的護士證明,也不代表她在運動員興奮劑檢測中有進行采血操作的資質。

  因此,巴震拒絕提供孫楊的血液樣本。

  隨後,巴震與浙江省反興奮劑中心主任韓兆奇取得聯繫,韓兆奇肯定了巴震與程浩(中國游泳隊領隊)的看法,認為除主檢測官外的兩名助手均不具備進行興奮劑檢測的資質,於是拒絕提供孫楊的血樣和尿樣。

  而對於已經採集成功的血樣,現場主檢測官與都鐸波巴提出,他們要將血樣送往實驗室進行檢測,之後再解決授權問題,被孫楊及其同事拒絕。

  此期間,主檢測官稱自己一直告誡孫楊,如果無法提供血樣和尿樣,可能會違反反興奮劑的相關規定。

  孫楊方表示,血樣可以由隊醫巴震帶回他所在的醫院,將血樣丟棄,但檢測官不接受這一提議。

  孫楊方表示,如果檢測官堅持要帶走血樣的話,他們就會將盛放血樣的容器砸壞,因為採集人員沒有資質,所以他們不同意孫楊的血樣被帶走。

  

  (圖/視覺中國)

  就在興奮劑主檢測官與協調員都鐸波巴通話時,孫楊與保安來到了檢測現場門外,用鎚子砸壞了盛放血樣的容器。當保安砸壞血樣容器時,一旁的孫楊用手機的電筒為他照明。

  主檢測官稱,她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時嚇壞了,嘗試阻止孫楊等人繼續破壞血樣,但被拒絕。

  隨後,孫楊撕毀了尚未完成的紙質版的興奮劑檢測信息表。

  主檢測官方面稱,孫楊是未經同意就撕毀了表單。

  孫楊則認為,在檢測以失敗告終的情況下,可以撕毀帶有自己個人信息的無效表單。

  03:15 ,不歡而散,樣本採集以失敗告終

  最終,都鐸波巴給出的建議是安全結束此次興奮劑檢測。

  9月5日凌晨3點多,孫楊的母親收走了檢測過程中所有已用過的和未用過的材料,包括針頭、被撕毀的紙質材料等,並離開了俱樂部檢測現場。檢測小組的成員也打道回府。

  這一次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機構對孫楊進行的飛行檢測以失敗告終。

  

  國際泳聯作出的調查報告

  隨後,三名檢測官將當夜發生的狀況以文件和照片的形式進行記錄,國際興奮劑檢查管理機構將報告提交至國際泳聯,孫楊方也將當晚的時間報告進行了記錄。

  2018年11月19日,國際泳聯在瑞士洛桑舉行了長達13個小時的聽證會。

  2019年1月3日,國際泳聯作出裁決,認定孫楊沒有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

  然而,這一裁決卻激怒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其就此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訴。

  原定聽證會應於2019年9月份進行,但WADA提出了延後申請。現敲定聽證會將於11月15日舉行,並且是公開進行。

  

  2019年10月12日,孫楊發文表明自己對反興奮劑的堅決態度

  孫楊本人近一個月來也相當關注興奮劑檢測的事件。

  上個月,美國自由泳奧運會冠軍德耶爾被爆出興奮劑檢測呈陽性,遭禁賽,而不得不退役。10月12日,孫楊對此事評論稱:運動員要對自己服用的食品藥物負責,不負自己付出的努力和犧牲。

  

  針對11月15日開庭的所謂暴力抗檢案,孫楊也曾表示:期待在世人面前證明我的清白,讓我排除一切干擾和雜音,心無旁騖地投入我最熱愛的游泳事業。

  在此,我們也期待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能進行一場公平、公正的裁決,並還孫楊一個清白,給廣大孫楊粉絲一個交代。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娛樂八卦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文娛體育-熱門圖片>> 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3 06: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