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死亡率最高達20%,現在全球最恐怖地方是這裡?

京港台:2020-2-27 19:59| 來源:環球人物網 | 評論( 4 )  | 我來說幾句

疫情死亡率最高達20%,現在全球最恐怖地方是這裡?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連日來,除湖北外多地確診病例接連報「零」,世衛組織也公開稱「中國疫情的頂峰期已過」,雖不能輕言「拐點已至」,但越來越多的好消息讓人漸感心安。

  可轉頭放眼國際,心又提了起來。

  且不說日韓確診病例接連破千,「恐怖游輪」和「邪教毒王」的夢魘還在持續,中東一條新消息又「炸」出了堪憂的伊朗抗疫局勢。

  2月24日還在發布會、訪談節目中大談疫情防控的伊朗衛生部副部長,25日就被確診感染。「將軍」出師未捷先染病,無疑是伊朗戰疫的巨大損失,也是對伊朗士氣的一個巨大打擊。

  自19日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確診以來,伊朗的疫情發展之快超出想象。截至26日,伊朗共確診139例,死亡19例,成為中國之外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一度接近20%的死亡率看著就讓人發慌。

  再加上始終撲朔迷離的通報數字、成為疫區的聖城、嚴重短缺的醫療物資,種種跡象顯示,伊朗控制疫情的前景不容樂觀。更可怕的是,這裡或許正在成為整個中東「失守」的引火線。

  

  

  防疫「將軍突然倒下

  伊拉吉·哈利奇的「中招」帶著些許悲壯的意味,卻也有些諷刺。

  作為伊朗衛生部副部長,從疫情爆發之初,他就奮戰在一線。24日,也就是哈利奇確診的前一天,他還出席了關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新聞發布會。

  發布會上,他一直不斷擦汗,大汗淋漓地向伊朗全國保證,死亡人數沒有人們所擔心的那麼多。

  

  哈利奇(左)在發布會上一直擦汗,右邊那位估計現在已經絕望了……

  針對國會議員薩迪吉此前對媒體宣稱「聖城庫姆死亡病例至少50人」的說法,哈利奇以頭上的烏紗帽擔保,「庫姆死亡病例若有薩迪吉說的四分之一,我就立馬辭職」。他還威脅薩迪吉若不交出病例名單就趁早辭職。

  當天晚上,已經出現不適癥狀的哈利奇沒閑著,又作客電視訪談節目。期間,他沒戴口罩,不停地咳嗽,還和主持人調侃「我是不是該捂著嘴巴」……

  確診后,這位硬漢部長仍然信誓旦旦地錄了視頻:「我已經把自己隔離起來了,我向你們保證,我們將在未來幾周內戰勝病毒!」

  就在哈利奇確診當天,發布會上被他懟到無地自容的國會議員薩迪吉也在推特上自爆已「中招」。

  薩迪吉被視為伊朗疫情的「吹哨人」。此前,他不僅質疑政府公布的死亡數字不準確,還表示首例死亡時間也遠非官方確認的2月19日,而是2月13日。言外之意,政府在隱瞞病例。他強烈建議馬上隔離疫情中心庫姆市。

  

  薩迪吉

  而現在薩迪吉和哈利奇誰的話更可信,似乎並不那麼重要了,衛生部和國會高層相繼確診,這樣的節奏足以讓整個伊朗陷入躁動不安。

  而且二人也並非第一批倒下的政府工作人員。2月22日,德黑蘭十三區的市長就已被確診,前一天這位市長還在跟很多人一起開會並握手……

  考慮到潛伏期,他們的感染可能早在幾天前就已滋生。而就在這段時間,衛生部、國會、市政府開會頻繁,各種活動接連不斷,且密切接觸者多是高層,這對戰疫指揮非常不利。

  

  防疫被宗教、政治帶跑偏

  一開始,伊朗政府給新冠肺炎的定調是流感,勸說民眾不必恐慌。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高級顧問、兒科大夫出身的維拉亞蒂,披著白大褂開新聞發布會,聲稱新冠肺炎的致死率還不如流感。

  但從最初兩例死亡病例在庫姆市出現開始,這個每天迎接成千上萬朝聖者的聖城成了最大的「病毒輸出地」。

  面對有人提出關閉庫姆神殿的建議,一名官員態度堅決且理由「充分」——宗教場所是信眾的避難所,絕對不會因疫情而阻止信眾朝覲,「朝聖者都是知情的,他們會小心翼翼地觸摸」。

  甚至有當地神職人員此時還不忘與美國「鬥法」,稱疫情在庫姆爆發是特朗普精心設計的陰謀,意在玷污宗教聖城的文化和形象……

  

  世界衛生組織官員21日就曾表示,伊朗的新冠肺炎擴散趨勢「非常令人擔憂」。當時短短兩天時間內,伊朗就出現了18例確診病例,其中4例死亡,這樣的高致死率引起了世衛組織的注意。

  可就在被世衛組織點名的同時,伊朗全國各地21日還在紅紅火火地舉行議會選舉投票。

  為鼓勵民眾走出家門投票,哈梅內伊在推特上寫道:「美國試圖製造伊朗內部分裂,他們終將失敗……在敵人面前,高投票率將展示我們的內部團結。」

  

  從投票站現場的照片來看,戴口罩的人仍然是少數。

  宗教、政治各種因素雜糅在一起,讓伊朗出現了暫時性的「麻痹大意」,而這種輕敵直接給病毒擴散創造了最佳時機。

  

  醫療物資遭封鎖

  1月底,世衛組織宣布新冠肺炎為國際突發衛生事件的原因里就提到,對衛生系統較為脆弱的國家非常擔憂。

  這份擔憂首先「關照」的是伊朗。

  伊朗國內的醫療系統在中東國家內算是比較完善的。全國有超過11萬張床位,600多家公立與私立醫院,還有國立的製藥公司,乍一看不應該是最脆弱的。

  然而,長期處於美國單邊制裁的重壓下,伊朗不少民生物資和醫療物資本就短缺,遇到大規模的疫情,很快就捉襟見肘,導致整個國家的「抗病毒」能力瞬間減弱。

  雪上加霜的是,這種制裁也切斷了伊朗在關鍵時刻從國外找「補給」的路。很多外國公司希望向伊朗提供醫療物資和新冠肺炎試劑盒,但因為一些經濟封鎖政策,雙方無法完成收付款,只能作罷。

  伊朗被「逼」進了死胡同。

  

  沒有足夠的檢測試劑盒,病例得不到確診,或許這也是造成伊朗疫情致死率嚴重的原因。

  也正因為這樣的擔憂,世衛組織在已經向伊朗輸送一批醫療物資后,25日又派出突發事件小組趕赴伊朗,希望就致死率問題一探究竟。

  意識到事態嚴重性,伊朗政府一邊繼續安撫民眾不要恐慌,另一邊也在防疫政策上逐漸加碼。

  2月20日,庫姆叫停了全市宗教聚集活動,同時關閉了所有學校;2月23日起,首都德黑蘭全面停課,其它9個省的大學計劃於本周內關閉;全國範圍內所有體育比賽宣布暫停;全國所有電影院和藝術中心暫時關閉;德黑蘭3家醫院被列為新冠肺炎患者指定醫院……

  疫情升級后的德黑蘭街頭,人流較平日大幅減少,商場、餐廳內客流量幾乎減半。但或許是物資不足,或許是防護意識還不夠強,雖然一些當地居民已戴上口罩,比例卻並不高。

  

  ·不少藥店門口貼出告示:口罩售罄,酒精售罄,消毒液售罄……

  

  有顧客來詢問口罩時,銷售人員回答「明天來貨」,但他們都沒戴口罩。

  

  心慌慌的鄰居們

  對伊朗疫情的擔憂,還在於它的輻射性。有專家認為,從各方面條件分析,伊朗都是引發大流行病的「最佳地點」。

  首先是地理位置,伊朗夾在歐洲和亞洲的中間,堪稱歐亞大陸的心臟。中東地區朝聖者和工人在各國間的流動十分頻繁。

  其次,由於疫情中心庫姆是全世界什葉派的宗教朝覲勝地,各國朝覲者及遊客由此把病毒帶到中東各地,使伊朗成為地區病毒輸出國。

  21日,黎巴嫩宣布,一位從聖城庫姆飛回國的45歲女性感染了新冠肺炎,成了本國第一位確診病例。

  22日,伊拉克南部濟加爾省出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系一名伊拉克學生從伊朗城市庫姆回國后,經檢測新冠病毒呈陽性。

  25日,加拿大宣布了第六例確診病例,是一位本周從伊朗乘飛機抵達的30歲左右女性。

  

  醫務人員在伊拉克與伊朗的邊界防控疫情。

  截至26日,中東有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國家已增至9個:伊朗(139例)、巴林(26例)、科威特(25例)、阿聯酋(13例)、以色列(6例)、伊拉克(5例)、阿曼(4例)、阿富汗(1例)、黎巴嫩(1例)。

  面對此景,中東各國不敢怠慢,除了亞塞拜然,伊朗7個鄰國全部關閉了與伊朗陸路邊境口岸。

  在中國疫情爆發之初,伊朗第一時間伸以援手。如今中國疫情企穩,伊朗危急,中國也及時對伊朗雪中送炭。

  當地時間25日下午,中國駐伊朗大使館向伊朗衛生部捐贈了一批防疫物資,共計25萬個口罩。

  

  疫情之初,德黑蘭市中心打出的「武漢加油、中國加油」的標語。

  疫情突襲,政府措施是否及時得當、防疫物資產能能否跟得上、民眾能否儘快加強防護意識,伊朗正面臨一場與時間的賽跑。中東在「失守」後會不會面臨「決堤」?伊朗或許正扮演著重要角色。

  但願早日看到伊朗及中東疫情有所好轉。一起加油!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3 19: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