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中國式封鎖,韓國大邱能遏制病毒嗎?

京港台:2020-2-27 06:48| 來源:紐約時報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沒有中國式封鎖,韓國大邱能遏制病毒嗎?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韓國大邱——這些天來,在這個有240萬人口的城市中,平常熱鬧非凡的購物和娛樂區安靜了許多,為了控制冠狀病毒的暴發,官員敦促市民呆在家中。但很多餐館和酒吧仍然照常營業,等待零星顧客的到來。

  一家麵館擺出了標牌:「請進!我們店裡每天徹底消毒兩次。」在一家星巴克,當有顧客進來時,四名戴著口罩的員工熱情地喊著「歡迎」。這裡通常擠滿了年輕人,可現在裡面空無一人。

  大邱是韓國日趨嚴重的冠狀病毒疫情的暴發中心,該市正在嘗試採取一種不那麼僵化的方式阻止病毒對健康的威脅:在保持營業的同時,強力警告居民採取防護措施。這與中國武漢所採取的嚴格封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武漢,政府對出行的限制已使該市1100萬居民中的大多數人被困在家中。

  「人們很害怕,不想出來冒險,」58歲的計程車司機朴善奎(音)指著車流稀疏的街頭說。自從該市一周前報告了首例冠狀病毒后,交通量大大減少。「但生活還得繼續。為了養活自己,我不得不上路。」

  隨著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傳播,公民自由也在受到考驗。如果這種措施——在保持城市運轉的情況下積極監測感染情況——能夠遏制危機,對於更加崇尚民主的社會,也許會成為方案模板。

  這種方法反映了韓國不同的政治傾向和政治挑戰,在這裡,周末的首都常常舉行喧鬧的抗議,並且上一位領導人就因醜聞纏身而被趕下台。當執政黨議員最近暗示要將大邱及其周邊地區封鎖時,他們面對的是當地保守派政客的嚴厲回擊。

  在政府迅速採取行動並及早應對危機后,總統文在寅於周二前往大邱。在中國的疫情暴發初期,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大部分時候遠離公共視線,而且還有醫生因為對病毒威脅發出警告被噤聲。

  到周二下午,韓國報告了977例冠狀病毒病例,成為中國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確診病例中,有543例是大邱居民。大約一半涉及新天地教會(the Shincheonji church)成員,該教會在大邱的分支據信是病毒在韓國快速蔓延的源頭。

  大邱現在是一個安靜得可怕的城市,一個潛伏著隱形敵人的大都市。

  在主要火車站,官員們使用熱探測攝像機監測每一名進出旅客的體溫。清潔工在車站的每個角落都噴灑了液體消毒劑。

  不同於中國封鎖整個城市的做法,對於大邱這樣受影響的城鎮,韓國既沒有強行控制人員流動,也沒有禁止來自中國的遊客。

  大邱的郵件投遞員仍在小巷中穿梭,拿上包裹跑上樓梯。該市最大的市場西門市場(Seomun Market)經過一天的消毒後於周一重新開放。它的數百家小店大多數仍然關閉,攤位上蓋著橄欖綠色的塑料布,但有些店還是擺出了平價的鞋子和衣服。

  大邱市長權泳臻(Kwon Young-jin)表示,他的目標是在下月內,為所有存在潛在癥狀的公民進行測試,在全市開設臨時監測站,借調外部醫護人員,並確保附近城鎮的醫院床位。

  大邱的啟明大學東山醫院(Keimyung University Dongsan Hospital)被指定為治療冠狀病毒患者的定點醫院,在醫院外,救護車排成一列,穿著全套白色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向車輛噴灑消毒劑。

  附近城鎮清道郡暴發了大規模疫情,那裡有100名在醫院的患者感染病毒,其中7人死亡。此後,大邱的其他醫院被下令採取隔離措施保護患者。

  在公眾對外出保持警惕的時候,一些工人抓住機會賺錢。外賣員騎著摩托車穿行在大邱的大街小巷,為現在只在家裡吃飯的家庭送餐。餐館和咖啡店迅速將生意轉到智能手機的外賣應用程序上,繼續營業。

  即使在疫情中心新天地教會後面的居民區,當地網際網路服務提供商的工作人員仍在挨家挨戶地走訪,把高速上網的廣告貼在他們的門上。

  「我們不打算像中國對武漢那樣封鎖該地區,」韓國衛生部副部長金鋼理(Kim Gang-lip)說。

  在大邱周圍,生活明顯放緩,但並沒有完全停止。

  「我一直猶豫要不要出門,儘可能多在家裡吃飯,叫外賣,」24歲的大學生朴海一(Park Hae-il,音)和朋友在東城路購物區空蕩蕩的小巷裡閑逛,兩人都戴著口罩。

  「我的健身房關門了,從2月18日以來,我取消了所有的朋友聚會,」他還說。「從大邱出逃回到老家的朋友們給我打電話,問我情況怎麼樣,能不能回來,我告訴他們最好獃在外面。」

  但是朴海一說他看到人們在超市裡囤積速食麵。他排了一個小時的隊,買了30個口罩,這是商店賣給個人的最高限額。

  大邱所有的公共圖書館、博物館、教堂、日托中心和法院都已關閉。該市下令所有學校——從幼兒園到大學——推遲原定三月的開學時間。政府不鼓勵在婚禮和葬禮上提供食物。

  地鐵車廂的載客量只有平時的一半,乘客們都戴著口罩,分開坐著,車內的喇叭提醒他們,如果感到不適,可以撥打冠狀病毒熱線。

  周一夜幕降臨時,城市變得更加安靜和黑暗,商店比平時提前關門。

  「病毒悄無聲息地侵入我們中間,讓我們大吃一驚,」63歲的退休者呂浩生(Ryu Ho-sang,音)在一個開著杏花的公園裡說。 他指責文在寅總統一周前沒有封鎖大邱,以遏制病毒傳播。

  但即使沒有這樣嚴厲的措施,大邱還是成了這個國家的低等公民。

  首爾的大醫院拒絕接收來自大邱的門診病人。國內的航空公司和公交公司都以需求下降為由,減少了前往大邱的行程。

  「我在首爾的表姐說,我不需要去參加她兒子的婚禮,」計程車司機朴善奎笑著說。「她說得很禮貌,但我知道她的意思:她不想從大邱招來什麼病毒。」

  但大邱市民也開始緩慢地恢復正常生活。

  78歲的金喜淑(Kim Hee-sook,音)害怕這種「看不見、聞不到、摸不著」的病毒,已經五天沒出門了。周一,她終於冒險出去曬太陽了。

  「我厭倦了整天呆在家裡看電視,」她說。「因為缺乏鍛煉,我胃口不好,而且消化不良、失眠。再呆在家裡,我想我會因為失眠而死」,而不是因為病毒。

  許多大邱市民把憤怒轉向了新天地教會。因為這個教會對聖經的非正統解釋,主流教會長期以來一直給他們打上邪教的標籤。在過去幾天里,衛生官員一直在努力尋找數百名不與外界來往的教會成員。

  「我不在乎他們是不是邪教,」25歲的大學生朴智赫(Park Ji-hyok,音)說。「讓我憤怒的是,許多教會成員躲了起來,而不是與政府合作」遏制病毒的傳播。

  新天地教會在當地的分支機構仍處於關閉狀態。它坐落在一座10層樓高的建築里,以前是一家健身中心,附近有一個地鐵站。大樓正面牆上有一面巨大的橫幅,寫著「美麗的教會,繼續傳播愛與真理」。

  教堂周圍的咖啡店、餐館,甚至一家銀行,還有7-11和漢堡王都以病毒為由關閉了。但郵局和一家寵物店仍然營業。

  甚至在疫情暴發之前,這個教會在鄰里就被視為公害。有些人張貼告示,警告教會成員在大量聚集時不要使用他們的私人停車位。

  「他們一起祈禱和唱歌的時候聲音特別大,」62歲的趙秀佳(Cho sok-ja,音)說,住在教會後面一座公寓里的他把目前生活中的困難歸咎於這座教會。「自從疫情暴發以來,我失去了很多私人生活,沒法去市場、公共澡堂和髮廊。我的建築公司老闆讓我3月8日前不要去上班。」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8 10:0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