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困在家裡,他們卻被永遠困在了2020

京港台:2020-2-27 05:06| 來源:顧景言 | 我來說幾句

我們被困在家裡,他們卻被永遠困在了2020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在疫情中消失的他們,每一個都令我們感到悲痛。

  武漢疫情,讓國人感受到了「禁足」的滋味。

  有網友感慨:終於明白《甄嬛傳》里為什麼動不動就罰妃子禁足了,真的是太難受了。

  「隔離」,也成為了今年的熱詞。

  

  很多人望眼欲穿,恨不得馬上出去逛街聚餐,在家裡憋得太難受了。

  然而,我們其實是幸運的。

  我們只不過是被困在了家裡。

  有的人,卻被永遠困在了2020。

  他們的身份各式各樣:

  曾經拯救過上百萬人的「國寶級專家」;

  

  奮戰到最後一刻的醫院院長;

  

  主動延期退休的護士;

  導演,詩人,基層幹部,還有許多我們叫不上來名字、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英雄與凡人,都倒在了疫情里。

  有人為他們悲傷得無以復加;有人利用他們的死大做文章,有人在悲劇面前茫然無措。

  斯人已逝,我們到底應該怎樣做,才是對他們最好的告慰?

  

  2020年2月15日,86歲的段正澄,死於新冠肺炎。

  

  為他流淚的,不僅是他的親友,還有無數的醫護和病患。

  他的研究成果,曾轟動醫學界,拯救了近百萬腫瘤患者。

  他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寶級的專家。

  

  國際首台全身伽瑪刀,是他的得意之作。

  「伽瑪刀」,並不是人們印象中的手術刀,而是一種醫療設備。

  通過這種設備,可以用射線有效消滅腫瘤細胞。

  不僅治癒率高,而且副作用小。

  他的這項成果,為無數病人擋住了死神的鐮刀。

  可他自己,卻沒逃過病毒的魔爪。

  

  1953年,19歲的段正澄興沖沖地踏進了華中工學院的大門。

  他是鎮江人,聰慧毓秀。

  更難得的是,做起學問來毫不取巧,而是像山一樣穩重踏實。

  四年之後,憑藉著拔尖的成績,他順利留校任教。

  從助教到博士生導師,從默默無聞到名動天下……

  幾十年的漫長歲月里,他從未忘卻過自己的初心。

  那就是,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做學問,就是要對國家有用,對百姓有用,否則不如不做!

  段正澄從沒有「出名要趁早」的功利心,而是「坐得板凳十年冷」。

  研發「伽瑪刀」,花費了他整整10年的光陰。

  他教過的每一屆學生,幾乎都記得他苦口婆心的念叨:

  「做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來一個『脈衝』 自己就要震蕩。」

  即使白髮蒼蒼,他還是親自去一線車間,認真獲取一手資料。

  

  得到的科研獎金,他都捐給了貧困學生。

  老先生平日里,「一簞食,一瓢飲」,布衣蔬食,過著最樸素的生活。

  這樣的人,卻在2020年,以這樣的方式突然離開了。

  泰山崩摧,北斗搖落。

  他走得那麼急,甚至來不及再好好看一眼,他摯愛的祖國大地。

  

  「要我去照顧你嗎?」「不要。」

  劉智明拒絕了妻子很多次。

  

  ▲ 劉智明和妻子的聊天記錄

  最後,他的病情已經嚴重到,說不成話,也打不成字。當妻子在視頻里問他的時候,他還是努力搖了搖頭。

  他很愛自己的妻子。

  可是哪怕到了生命的盡頭,他還是不允許自己小小地「自私」一下。

  因為他的妻子是護士長,太多的病人需要她的照顧。

  他們是夫妻,也是戰友。

  51歲的劉智明,是武昌醫院的院長。

  

  作為行政一把手,需要協調各方,往往一不留神就會得罪人。

  然而,偌大的醫院,卻沒有人說劉智明一個「不」字。

  外地年輕職工沒有房子,需要跑很遠上班,他安排在醫院旁邊租了房子,作為員工宿舍;

  遇到難纏的病人,他永遠和顏悅色,從來沒有被投訴過;

  最難得的是,遇到危險,他從來都是說「跟我上」,而不是「給我上」。

  

  ▲ 劉智明(中)

  2020年1月21日,武漢疫情愈發嚴峻。武昌醫院被設為定點醫院。

  這意味著,武昌醫院要迅速改造好隔離病房,完成病人轉運。

  時間緊,任務重。

  劉智明卻沒有皺一下眉頭,沒和上面講任何條件。

  疫情就是軍情,再困難也要克服!

  他連軸轉了兩天兩夜。

  同事們看到他的黑眼圈嚴重得要命。

  他也感到體虛無力,自己誤以為是勞累造成的。

  殊不知,是已經感染了肺炎。

  1月23日,劉智明住進了病房。

  確診之後,他根本顧不上詢問自己的病情,而是拿起了手機。

  他是在擔心同事們。

  如果由於自己的原因,導致同事們被感染,那他到死都不能原諒自己。

  得知同事們沒有發熱癥狀,他才長舒了一口氣。

  劉智明很快做了最壞打算。他囑託道:

  「如有萬一,不要插管。」

  

  一旦進行插管,會噴濺血液,容易造成醫護人員感染。

  他寧死,都要保護自己的戰友。

  不過,劉智明的戰友們沒有「聽話」。他們用盡了一切辦法去搶救自己的院長。

  卻還是失敗了。

  他的妻子追著殯儀車,號啕大哭;他的幼子才讀初中,就沒了父親。

  而他的女兒,是醫學院的學生。

  他們說,會把她培養成最優秀的醫生。

  「男兒欲報國恩重,死到沙場是善終。」

  去年國慶節,共和國70華誕。劉智明領著全院合唱《我和我的祖國》,神采飛揚。

  四個月之後,他為國殉職。

  「目極千里兮,傷春心;魂兮歸來,哀江南!」

  

  2020年2月14日,常凱病逝。

  在此之前,他的父母、姐姐,都已經因新冠肺炎而去世。

  他的妻子,也住進了重症監護室。

  一家人里,僅有遠在英國留學的兒子,得以倖免於難。

  

  然而,對那個20多歲的年輕人來說,這可能並非「幸運」,而是最大的「不幸」。

  短短數日,親人盡喪,還有比這更讓人悲傷的嗎?

  當他看到父親的遺言,一定會更加難過。

  常凱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在遺書中寫下:「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這位湖北電影製片廠的著名導演,生命靜止在了55歲這年。

  

  我們再也看不到他的新作品了。

  在常凱去世的同一天,柳帆也因肺炎而病逝。

  柳帆,59歲,是一名護士。

  她還有一個身份:常凱的親姐姐。

  由於一個隨父姓,一個隨母姓,所以兩人姓氏不同。

  在疫情到來之前,柳帆本來已經該退休了。

  可是疫情讓她改變了主意。

  她跑去找領導,申請延期退休。

  因為是特殊時期,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領導同意了柳帆的請求。

  多好的人吶。

  她正常退休,沒人可以指責她。她卻義無反顧沖向了前線。

  位卑未敢忘憂國。

  哪怕只是一豆燭火,也要竭力為世間帶來光明。

  

  「明天和意外,你永遠不知道哪個會先來。」

  截至今天,已有2239人在這場疫情里失去了生命。

  數字是冰冷的。

  這數字背後,是2239個鮮活生命的枯萎。

  「他們也曾有過最燦爛的笑,最柔軟的情,還有難以割捨的萬般眷戀……」

  他們是孩子的爸爸、媽媽,是父母的兒子、女兒,是愛人最深的牽掛。

  在每一個歸家的夜晚,都有一盞燈火是為他們而亮。

  他們卻被永遠困在了2020。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在災難面前,生命如紙一樣易碎。

  我們該以怎樣的方式,去告慰他們?

  是鋪天蓋地的悲傷,還是歇斯底里的憤怒?

  這都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那個要「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的老院士,最想看到的,是祖國的科技領先於世界;

  那個犧牲在一線的醫院院長,一定是「但願人間無疾病,寧可架上藥生塵」;

  還有那些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他們最大的心愿,一定是親友都能平安。

  他們希望我們把生命過得豐盛。

  珍惜生命中點點滴滴的美好,用樂觀的態度去戰勝一切困難。

  

  ▲ 圖片來源:微博@韓志曉HanZhixiao

  「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到來。」

  山河無恙,人間皆安,是離開的人共同的心愿。

  我們好好活著,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告慰。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7 09: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