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健委赴武漢第二批專家:我們為何沒發現人傳人?

京港台:2020-2-27 04:10| 來源:財經雜誌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衛健委赴武漢第二批專家:我們為何沒發現人傳人?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這名專家介紹,在武漢期間,專家組特別注意醫務人員有沒有感染,「每到一個地方,就問有沒有醫務人員感染。」但得到的答覆,都是「沒有」。事後來看,專家組當時在武漢了解到的並非全部實情。但究竟誰向專家組隱瞞了一些醫護人員當時已經感染的實情,目前不得而知。

  

  2020年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接受央視《新聞1+1》採訪時表示,新冠病毒「肯定人傳人」。

  發現「人傳人」,對公眾防護、醫療救治,都具有重要意義,1月20日也成為此次疫情防控的重要時間點。

  自從2019年12月31日「不明原因肺炎」由武漢市衛健委公開披露以來,新冠病毒是否「人傳人」一直是備受關注的話題。2020年1月18日傍晚,84歲的鐘南山從廣州奔赴武漢,兩天後公開病毒「人傳人」的信息。

  外界已經知悉,在鍾南山之前,先後有兩批專家組分別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8日赴武漢調查,但兩批專家均未明確公開提及病毒會「人傳人」——2020年1月4日,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成員公開表示,「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1月10日,又有第二批專家組成員對媒體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擴散情況,整體疫情「可防可控」。

  從後來的疫情暴發來看,上述兩批專家的調查結果和公開表態,可能成為疫情防控延誤的因素之一。因此公眾一直在以各種方式追問:為何前兩批專家組未能在武漢調查時得出「人傳人」的重要結論?

  《財經》記者近日專訪了第二批專家組的一位成員,這名專家於2020年1月8日到武漢,2020年1月下旬離開。這位專家要求匿名接受採訪,但不反對《財經》點明他曾作為第二批專家組成員的身份。

  這位專家向《財經》記者強調,當時專家組在武漢掌握的信息和資料有限,無法得出「人傳人」的結論。他表示,「有醫務人員感染一定是『人傳人』,而且說明,病毒傳染性還非常強」。事後看,當時武漢已經出現了醫護人員被感染的病例,但這位專家稱,當時專家組並不掌握相關信息。

  「我們也試圖去了解。」這名專家介紹,在武漢期間,專家組特別注意醫務人員有沒有感染,「每到一個地方,就問有沒有醫務人員感染。」但得到的答覆,都是「沒有」。事後來看,專家組當時在武漢了解到的並非全部實情。但究竟誰向專家組隱瞞了一些醫護人員當時已經感染的實情,目前不得而知。

  這位專家還表示,第二批專家組到武漢后很多信息都不掌握。「我們就沒有看到一個正式的報告,包括這個病是怎麼來的、是怎麼發現的、做了哪些調查、調查結果是什麼、最初發現哪幾個病例……這些我們都不掌握。後來我們都沒辦法,基本上就負責臨床救治了。」

  2020年1月16日,第二批專家組回到北京之後組織開會,當時已有專家組成員表示,疫情被低估了。

  即便如此,公眾仍然質疑:專家組此前去武漢是否真的做到了「盡職盡責」,是否盡了最大可能了解實情?

  以下為這位專家接受《財經》記者專訪的內容。

  為何沒有發現「人傳人」?

  《財經》:為什麼第二批專家組沒有發現「人傳人」?

  專家:家庭、社會上傳染,再得到確認「人傳人」,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鏈條,因為還有可能是共同暴露。但是醫務人員不一樣,因為他們和病人不可能有共同暴露,不需要分析說,有什麼傳播鏈。只要醫務人員感染,一定是「人傳人」,而且說明,病毒傳染性還非常強,因為醫務人員一般和病人沒有特別密切的接觸。

  鍾南山院士為什麼能說「明確人傳人」呢?第一,他在廣東就已經了解到病毒的傳播鏈了。在廣東有兩個病例,沒去過武漢,但家人去了武漢后染上了新冠肺炎。第二,正因為鍾院士掌握了病毒的傳播鏈,所以他到了武漢,馬上有人跟他報告,有醫務人員感染。

  相比之下,儘管當時我們掌握的材料里,也包含了兩起家庭聚集性病例,但是,我們並不掌握傳播鏈及醫護感染案例,所以就沒法得出「人傳人」的結論。

  《財經》:關於新冠肺炎到底會不會「人傳人」,當時專家組討論過這個問題嗎?

  專家:大家都很困惑。因為早期,病例多是和華南海鮮市場相關的,常常商販一家子都在這個市場裡面工作,或者經常去這個市場。所以,一家人感染以後,到底是共同暴露引起的,還是「人傳人」引起的?這個問題是不明確的。當時我們專家組裡,也有人去問疾控系統的專家,對方給出的答覆是,沒有辦法確定「人傳人」。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去武漢調查,武漢方面提供的資料里,難道沒有醫護人員是否被感染的信息嗎?

  專家:沒有。後來根據媒體報道,其實那時候已經發生了醫務人員感染的案例。同濟醫院急診科醫生陸俊是2020年1月5日發病的,1月10日住院,1月17日轉診至金銀潭醫院。(編者註:據《北京青年報》報道,1月5日晚,30歲的同濟醫院急診科醫生陸俊出現發熱癥狀,1月10日因「病毒性肺炎」住院,1月17日轉至金銀潭醫院ICU治療。陸俊稱,自己並不清楚確診為新冠肺炎的確切日期,但肯定是1月17日轉院前確診。)

  我們是1月10日以後去的同濟醫院,當時得到的答覆是沒有醫務人員感染。我認為,醫務人員的感染情況,應該一個一個地去追,醫院報告給誰了,最終這個信息報告到哪兒被阻斷了?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都去了哪些醫院?

  專家:金銀潭醫院、武漢肺科醫院、武漢人民醫院、武漢市第一醫院、協和醫院、同濟醫院,主要是去他們的發熱門診。

  《財經》:你們去到的所有醫院,是否都有親口詢問有沒有醫護感染?

  專家:我們特別關心有沒有醫護人員感染,每一個地方都要問。我們當時聽說哪有醫務人員感染,都會一個個打電話去問,結果最後得到信息根本不是。醫護人員的感染區我們也沒看到,誰知道他們在哪。這麼大的院區,我們怎麼去找呢?

  《財經》:當時陪同專家組的人都有誰?

  專家:醫院和衛健委的人都在。

  《財經》:醫院的人是院長?還是行政人員、醫生?

  專家:有的是院長,有的是醫務處主任。

  《財經》:「人傳人」在這種傳染病里是最核心的一個要素。

  專家:很關鍵很關鍵,我們一直懷疑有「人傳人」,但就是沒有證據。

  《財經》:沒有證據是因為他們不提供還是提供的素材不夠?

  專家:沒有告訴我們實情,從現在真實的情況看來,他在說謊。

  專家組不掌握真實情況?

  《財經》:武漢方面有沒有把當時已經掌握的信息完整地告訴專家組?

  專家:關於第一批專家組和湖北、武漢方面的調查發現,我們沒有看到一個正式的報告,包括這個病是怎麼發現的、做了哪些調查、調查結果是什麼、最初發現哪幾個病例……這些我們都不掌握。後來我們都沒辦法,基本上就負責臨床救治了。

  《財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專家:他們根本不合作,這是最主要的問題。比如醫務人員感染的事,你哪怕報一個醫務人員感染,我們也就意識到它有傳染性。

  《財經》:那你們後來放棄調查了?

  專家:不是我們放棄,是不讓你管,當時要求屬地管理。我們去了以後,就接到指示,大概內容是:屬地管理,地方為主,專家組是幫忙的。

  後來,湖北、武漢各自有自己的專家組,對病人的救治,主要由他們負責。我們主要的任務,一個是當時接待港澳台的代表團,另外一個是,我們去發熱門診了解情況。

  《財經》:讓你們幫忙?你們幫上忙了嗎?

  專家:那最簡單的道理,我讓你把病例都報出來,你怎麼不報呢?

  《財經》:武漢方面聽取了你們的建議和意見嗎?

  專家:病原找到后,在發布消息以前,專家組成員和地方上開過一次會。我們實際上討論的是,到底有多少病例?在武漢提供的病例資料裡面,有41例是實驗室檢測結果確診的,除了這一批病例外,還有一批是沒有經過實驗室檢測的疑似病例。

  關於發布希么樣的病例,這在當時是有爭論的。我們專家組一致的意見是,疑似的、確診的都要報出來,我們臨走前都說好了。但是第二天見報不是這樣。新聞出來,地方上報出來的是41例,僅僅是實驗室方法確診的一批人。背後的那些事情,我就不懂了。

  (編者註: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發布通報稱,在「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之後,武漢衛健委組織對現有患者標本進行檢測,截至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重症7例、死亡1例,其餘患者病情穩定。)

  《財經》:當時你看到的疑似病例患者有多少?

  專家:具體我記不住了。可以肯定的是,我當時看到的疑似病例數目大於確診病例數目。

  《財經》:假如當時把疑似的數目也公布了,公眾的警惕性也會更高一些嗎?

  專家:情況就是這樣。

  《財經》:在你們之前,第一批專家已經去過武漢。為什麼還要組織第二批專家去武漢?

  專家:他們待的時間太長了。他們在那過的元旦。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和第一批專家組,是怎麼交接的?

  專家:他們跟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主要是在病例的交接上。大家了解下基本情況,就完了。我們的重點是,看金銀潭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指導他們治療。

  《財經》:當時對於新冠肺炎病毒有沒有一個初步的判斷?

  專家:它肯定和SARS不是一個病毒,因為我得到的信息,兩者同源性只有70%多,把它歸到SARS是不對的。另外從我們當時看到的病例,確實比SARS的重病例少,這是沒有問題的,到現在更加證實了。另外,有死亡,但是死亡不多,當時41例確診案例當中有一例。

  《財經》:之後你們和第三批專家組,怎麼做的交接?

  專家:我沒見到鍾南山院士。第二批專家組成員回來后,到國家衛健委開會,要對疫情判斷。當時有成員就說,疫情被低估了。我印象中,第二天衛健委態度變了,已經開始重視了。

  《財經》:相比「人傳人」的問題,當時第二批專家組得出的「可防可控」結論引起了更大爭議。

  專家:當時專家組掌握的情況確實是可防可控。41個病人你說可防不可防,可控不可控?主要的問題不是說可防可控的問題,這個病現在看肯定是可防可控,你們把這個要寫清楚,就是可防可控,不是說讓它不防不控。到今天我們防住了嗎?控住了嗎?問題是讓你防讓你控,你不防不控,那是誰的責任?所有的病如果不防不控它能控制住嗎?不防不控是今天造成的這個惡果,而不是說可防和可控這個觀念造成的。

  《財經》:今天來看,你認為他們為什麼要隱瞞信息?

  專家 :那我不知道,那你可以問他們去,誰知道,我們不擅自猜測別人。

  我相信在北京不是這樣,在廣東也不是這樣,在其他地方可能都不會是這樣。你看現在的防控就知道了。

  《財經》:如果他們當時跟你說了實際的情況(醫護感染),今天的情況會有所不同嗎?

  專家:如果他們說了醫護人員感染,那就不是說有限的「人傳人」了,就能肯定明確「人傳人」。

  《財經》:第三批專家組過去的時候,為什麼他們能夠看到明確「人傳人」的證據?

  專家:發展到那個程度,他捂不住了,那不就暴露出來了嗎?從鍾院士的講話來講,有醫務人員感染,這是很重要的證據。如果當初告訴我們有醫務人員感染,我們肯定對疫情的判斷就是另一碼事。

  《財經》:武漢方面當時一直稱沒有醫護人員感染,作為專家組,你們就沒有懷疑過這一點嗎?

  專家:我們當然懷疑,但是這個懷疑沒有用。我們聽說(醫護感染)消息,就聯繫院方,因為不知道具體是哪個醫生,聯繫完了人家不跟你說,不跟你說實話。我們也沒辦法,因為很明確是屬地管理,我們接到的這個指示是地方為主,國家專家組幫忙、指導、輔助。

  《財經》:既然有懷疑,為什麼沒有直接向當地的政府或者醫院發問?

  專家:當時我們討論的時候,我們讓他如實報。衛健委的領導當場就說了,他說,「你們是不是懷疑我瞞報啊?」他公開反問我們,專家組的都在場。他都這麼說了我們還能說什麼?

  《財經》:聽到這句話,專家組心裡是什麼感覺?

  專家:(感覺是)你不應該找我們,你應該找找那個領導層去了解。現在這個衛健委的人已經被免職了。(註: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會決定:免去張晉的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書記職務;免去劉英姿的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職務;上述兩職務,由新到任的湖北省委常委王賀勝兼任。)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5 12:0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