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的煎熬:「我只想回去上學」

京港台:2020-2-23 13:28|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中國留學生的煎熬:「我只想回去上學」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限制入境、第三國隔離、無限期延期開學……新冠病毒疫情當前,回國過年的留學生面臨返校難題。從已經進行交通封鎖和管制的鄂中城市,到疫情並不嚴重的其他省市,需要返校的留學生都面臨不同困境。而伴隨延期返校帶來的問題,讓他們更加深感焦慮。

  漂流在「第三國」的澳洲留學生

  在迪拜待了12天之後,酒店免費給林妍的房間從標間升級成了帶客廳廚房的大套間。這是一場完全在意料之外的旅程——由於疫情原因,受限於澳大利亞的入境禁令,她需要在第三國「隔離」14天後,才能入境澳洲。

  林妍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念本科。南半球夏季的假期漫長,許多中國留學生會選擇回到北半球的家鄉過年。林妍一放假就將在堪培拉租的公寓短租出去,回到了湖南老家。原計劃是在國內實習,「想著回國還可以省一筆房租。」

  一開始,她買的是1月21日赴澳的機票。但由於該航班從武漢起飛,被取消。隨後她又選擇了2月1日在新加坡轉機的機票,被航空公司告知,新加坡限制中國籍遊客入境。手忙腳亂地改簽了同一天從香港起飛的航班,沒想到值機前又被攔下了。

  無法登機的原因,是澳大利亞方面2月1日宣布的入境禁令——除了澳大利亞公民和永久居民及其直系親屬,從當天起禁止從中國大陸地區赴澳的所有旅客入境。

  「這個政策是發出即執行的,我看到的時候已經在機場了。」林妍只能自認倒霉。次日,澳官方新聞發布會上,新聞發言人提出了一個看似折中的方案——中國籍遊客在第三國待滿14天便可入境,這個聲明曾短暫地出現在澳洲衛生部的官網上。此後,許多滯留國內的留學生開始通過「第三國隔離」的方法返校。但實際上,這個方法也並不保險。

  實在沒有精力折騰了,林妍放棄了大多數「曲線返校」的留學生會選擇的泰國等東南亞的落地簽證國家,也沒有選擇費用相對低廉的俄、韓等周邊國家,而是「轉戰」阿聯酋。

  「主要是簽證問題,泰國落地簽只有15天,擔心澳洲政策有變,15天不夠用,韓國需要提前辦簽證我也等不了,還是選擇一個穩妥一些的國家吧。」根據阿聯酋的簽證規定,持中國護照的公民因旅遊、商務、探親、過境等短期事由,在阿聯酋停留不超過30天,即可免簽。

  「我是半賭半猜,只想順利回學校,沒想到一個月內就把平時一年的機票都買了。」除了機票價格次次高漲,以及「流落」第三國長達半月所需要多花費的旅行費用,林妍在堪培拉租的公寓也已經空置一個月,她依然需要支付高昂租金。「本來想省錢,沒想到花的更多。」

  直到現在,林妍早期買的那張新加坡中轉悉尼的機票,由於新加坡航空公司拒絕退款,她很可能最終還要承受上萬機票損失。而這趟迫不得已的阿聯酋半月游,林妍竟然還意外結識了同樣選擇在阿聯酋「隔離」的校友。她意識到,為了返校而在第三國飄蕩半個月的留學生絕對不在少數。

  林妍的曲折經歷只是一個縮影。在希望正常返校的中國留學生群體中,澳洲留學生受疫情影響較大。在國內疫情被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后,澳洲方面一系列朝令夕改的政策,讓他們感到無奈。

  該國官方曾表示,現在還沒有設定一個時間表,延長禁令具體取決於疫情的情況。就在2月20日,澳方在此前延長一周的基礎上,宣布將旅行禁令再延長一周。

  目前,「第三國隔離14天」作為沒有完全明確卻是唯一可行的方式,成為大多數滯留國內的留學生首選,甚至有旅行社已經推出「14天,13夜」旅行套餐,用比較優惠的價格安排留學生在第三國的「漂流」。

  「我只想回去上學。」在相關的微博話題下,許多在第三國「隔離」等待入境澳洲的留學生這樣寫道。

  封城之內

  湖北之外的大部分留學生,在留學國家沒有完全禁止入境的情況下,還能尋求各種方式「曲線返校」,但滯留在湖北的留學生,面臨的未來仍不可知。

  小萱已經在武漢隔離了28天,她是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的預科生。原定上課時間是2月3日,出於第三國隔離時間的問題,學校特地為中國學生調整了上課時間,延期到了3月2日。

  但是,像小萱這樣身在武漢的留學生,連到第三國隔離的機會都沒有。她不知道武漢什麼時候能夠恢復交通。「如果3月2日之前仍無法到校,學校會讓我們休學半年到一年。」和大多數留學生在意的問題一樣,她在澳洲所租的房子,每個月房租加水電費用需要一萬多元人民幣。如果繼續無限期地等待,流水般浪費掉的各種在澳支出,讓家境相對普通的留學生難以負擔。

  英國留學生彤子已經缺課一個月。在家多待一天,她的焦慮就加深一分。她自嘲道:「國內的學生無法返校都有網課安排,我們什麼都沒有,只能自己聯繫學校,然後反覆絕望。」她所在學校,只有數學、微積分這樣大課有視頻可看,而大多數核心專業課程並未提供線上教學。即便大課的錄屏教學,也「只能看到老師的PPT,看不清老師寫的計算過程」。

  「我真的不想留級啊。」彤子無數次跟朋友訴苦。

  也有焦慮多天,終於看到一點點曙光的人。2月19日,在瑞典讀研面臨畢設問題的武漢人南梔收到了母校郵件,表示可以幫她無限期延長畢業設計作品交付時間。

  她原定2月10日回校,自從武漢封城以來,畢業設計的問題讓她焦慮了快一個月。「我的畢業作品與日本一家高校已經簽了合同,瑞典和日本的學校都提供了資金支持,如果無法回校,不僅影響畢業,合同的履行也會出問題,可能會有法律糾紛,也會導致個人信譽受損。」

  近一個月來,她不斷與學校溝通,但由於無法告知學校具體返校時間,學校亦難以給出明確答覆。因此,當得到學校告知「可以無限期延遲,只要你保證身體健康」的郵件,南梔懸了一個月的心終於輕輕落了地。

  然而,並不是所有學校都能給出這樣的承諾。同樣面臨畢業的加拿大留學生張翔,正因為簽證問題不知所措。張翔所持的學生簽證3月底到期,「本來是準備回來過個年,1月29日就回去申工作簽。如果不能趕在簽證到期之前返回加拿大,就需要在國內重新申請新的簽證,一套流程下來,至少三個月後才能入境。」

  最讓他心痛的是,年前在加拿大定下來的工作崗位,由於無法到崗已經泡湯。「工作沒了,房租還在交,一個月1500刀,還有一堆事情沒辦法處理。」張翔想到畢業前面臨的一團亂麻,很頭大。

  申請情況不算悲觀

  疫情暴發以來,雅思率先取消了今年1月到3月中國大陸地區考試,托福、GRE也取消了大陸地區2月份的考試。對於準備出國的學生而言,考試一再取消,很可能直接影響留學計劃。

  相比之下,公派留學人員的派出、延期措施較有保障。據新華社報道,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表示,對於留學資格有效期在2020年6月30日以前的國家公派留學人員,如因疫情不能按原計劃派出,需申請延期派出、變更留學單位或國別、放棄公派留學資格的,予以支持。因疫情申請放棄公派留學資格的,不受兩年內不能申報國家公派留學的限制。

  不過,目前為止,暫時沒有國外高校聲明今年夏季不接收來自中國「疫區」的新生。即便如此,許多人仍關心,因新冠肺炎疫情,多國採取暫發籤證、取消相關航班等措施一再延續,是否會間接影響中國公民留學計劃?

  某留學機構中介資深留學顧問舒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如果根據17年前SARS疫情過後的經驗,其實對於留學影響並不大。「雖然當年中國留學生的規模遠不如現在,但英美澳加這些主要的留學大國,在對中國地區的招生上跟往年並沒有太大區別。」

  對於招生有限的主要原因在於,此時準備申請出國留學的學生,一般是下一年才能完全完成申請。「現在看來,疫情對於下一年留學的影響,還沒有那麼悲觀。」舒原表示。

  至於許多網友關心的一個問題:湖北籍學生在申請學校過程中,是否可能受到歧視甚至被拒?舒原肯定地說,不會的。「其實參照非典期間的情況,很多問題都會有答案。前提是疫情能夠儘快控制住。」

  而對於大量中國留學生入境留學國家的不確定性,存在憂慮的不僅是留學生群體。根據英國《衛報》報道,有悉尼大學的講師曾表示,學校聘用兼職教師的數量要視學生註冊數量而定,如果出現學生取消課程的情況,兼職教師人數也必然相應減少。如果入境禁令一再延長,繳納高昂學費的學生只能在家上網課,也會間接影響下一年的招生。

  無論是留學生還是校方,都在極力避免疫情帶來的一系列不良影響。但他們都清楚,解決所有問題的根本,還在於疫情控制,春天真正到來。

  (文中人物姓名皆為化名)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1 03: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