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記: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

京港台:2020-2-22 04:12| 來源:法廣 | 我來說幾句

方方日記: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作家方方

  家住武漢的中國作家方方,自武漢封城以來,每天寫日記,今天第三十篇日記提到武漢一位叫肖賢友的病人,臨終前寫下兩行遺言「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報紙宣傳時只用前七字,更多百姓卻為後四字淚奔。方方認為這是不同的價值取向。

  下面是方方第三十篇日記全文:

  封城第三十天。天啦,已經這麼久了。今天的陽光很好,天氣很暖。很讓人有出門踏青的衝動。以前老漢口的人喜歡到后湖踏青,拎著竹籃,裝上點心,坐著黃包車就去了。現在的三鎮,大多湖邊都成了公園,處處都是可以踏青的地方。黃花澇的濕地,每到春天,擺拍的和放風箏的人,一望無邊。還有東湖滿園的梅花,這一回真的是凌寒獨自開。近日怕是已經在寂寞和清冷中謝了吧。這裡,姑且懷想一下吧。

  人們都有點憋不住(可憐那些正處於貪玩年齡的孩子!),實在可以想見得到。只是很遺憾很無奈,以安全計,以生存計,以長遠計,現在的我們還得關門閉戶地等待。在這場疫情中,我們能幫上忙的,大概就這一件事。

  昨天的數據,新增病人斷崖式下跌,曾引發民眾大討論。我的醫生朋友已經告訴了我,這是演演算法不同導致。修改演演算法,無非數字上好看點。但讓人意外的是,今天官方便及時糾正了這種新演演算法。顯然,數字上的好看,於抗疫並無意義。只是官方修正得這麼快,莫不是真的在改變作風?說到底,只有實事求是,及時調整各種誤判,及時補上各種漏洞,才能真正控制疫情。

  新的主政領導到來,湖北的抗疫方式,一改前面的拖沓和低能。疫情局勢在大刀闊斧中,明顯扭轉。所取對策,似乎也管用。在病毒之前攔截它,而不是被它拖死,搶時間很重要。尤其武漢,這些天的辦事力度,很有點短平快的打法。人們從諸多視頻諸多信息中,也看得很明白。

  但有時,我也會覺得領導們盡量不要把話說得太猛。百姓既然信任政府,就會給他們以時日,而領導作決策,也要給下面辦事的人以時日。太急了恐怕無益。比如說,以拉網的方式,對武漢進行全面排查,這個非常重要。通過這個辦法,將所有確診、疑似、發燒、密接四類人員全部找出。但是,只給三天時間,是否能夠辦到?這恐怕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武漢有多大,城區結構有多複雜,非小區居民有多少,以及城鄉接合部有多混亂,就算讓辦事人員三天跑一遍都很難,更不說細查。可是如果三天奔了命也做不到呢?就要撤區長。區長呢,層層撤下面的小官員?

  今天看到一個視頻,一個老頭,任你怎麼跟他做工作,他就是犟著不願隔離。武漢歷史上是個碼頭起家的城市,平時散漫慣的人很多,刁民也不老少。這個老頭應該還不能算刁民,只是有點犟而已。比刁民更多的,可能就是這樣的一根筋犟人。我們看到,視頻中警察沒辦法,只好使用強行手段將犟人帶走。從耐心說服,到強行帶離,這一過程要動用不少人,更要花費不少時間。三天,夠嗎?我很擔心那些區長們,不知道三天後,是不是被撤的一個都不剩。但願,主政領導只是想重槌敲山鼓,並非情急下陡坎。

  時至今日,壞消息還是接連不斷。我也無法做到報喜不報憂。這些壞消息,自然是死亡。死神一直在我們中間晃蕩,天天都能看到它追逐的身影。29歲的彭銀華醫生昨晚去世。他原本初八結婚,疫情來了,他延遲婚禮,參與到一線。然而,他卻不幸被感染,又不幸離世,從此,他再也不能迎接他的新娘。這麼年輕,風華正茂,實在太可惜了。而更壞的消息是大面積的感染。以前有個段子,還配了圖,說監獄現在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今天傳來的信息是:全國多家監獄服刑者被感染,感染他們的是獄警。太糟糕了!監獄里有些人本來就有反人類傾向,治療起來,怕是也麻煩。微信詢問醫生朋友,回答說,是要麻煩一點。順便又問一句,那現在還是在朝好方向走嗎?醫生朋友說,趨勢向好,但是很緩慢。

  另有一件事,我也要特別記錄在案:武漢一位叫肖賢友的病人去世了。臨終前,他寫下兩行共十一字的遺言。但是,報紙宣傳時,卻用了這樣的標題:《歪歪扭扭七字遺書讓人淚奔》。讓報紙淚奔的七個字是:「我的遺體捐國家」。而實際上,肖賢友的遺書還有另外四個字:「我老婆呢」?更多的百姓為這后四字而淚奔。臨終前提出捐獻遺體很感人,可是臨終前剩下最後幾口氣,仍然惦記著老婆,同樣感人呀。報紙標題為什麼不能寫《歪歪扭扭十一字遺書讓人淚奔》,而要特意去掉後面四個字呢?會不會編輯認為愛國家才是大愛,愛老婆只能算小愛?報紙是不屑於這種小愛的?今天跟一位年輕人聊到此事,他發了很多感慨,很不認同媒體做法。年輕人學會了思考是讓人高興的事。我說,官方喜歡上一行字,百姓喜歡下一行字;媒體愛事,百姓愛人,這其實是不同的價值取向問題。

  不由想起前來救援的隊伍,他們在出發前都有領導前去講話。領導一般會講三點。有一支隊伍的領導說:第一是團隊榮譽,第二是全力救病人,第三是保護好自己;而另一支隊伍的領導則說,第一要全力救病人,第二是保護好自己,第三是團隊榮譽。看看,都是領導講話,三條內容也差不多,但把什麼放在第一,便是他的價值取向。

  還是說點自己的生活吧。我一般睡覺很晚,而我小哥平時都睡得早。可昨晚上,他卻一直沒有睡,網上留言說,你在寫文章,我在團購。我奇怪他為什麼這麼晚還在團購。他說各種團購群,有的信息沒看到,有的看到,就已經搶光了。宅了31天,東西基本吃光。小哥說,幾天前他有點慌了。因為要封門,對面大超市在搶貨,人擠人的。網上是晚11點半開搶。他早早就選好東西放進購物車,掐著點等到11點半去搶,但根本進不去。等進去后,所有東西都沒了。那一夜,他和嫂子都慌了。好在這兩天買到了米面油葯菜等,有的已拿,有的還在等。我跟他說:放心吧。不會讓人沒有吃的東西。中國還沒有到這一步。小哥住的小區,是漢口最危險的小區,很長時間危險度排名第一。小哥則屬於身體不太好的人,一但被感染,後果十分可怕。所以我們都叫他一步都不要出門。在單元樓里宅三十多天,日子是相當不舒服的。

  我比小哥可能幸運一些。一直有同事和鄰居跟我幫忙。昨天,同事的先生突然給我送來幾罐雞湯,真是讓我非常意外,但也笑納了。同事的條件是:要在第一時間把我當天的記錄轉給她。對我來說,這是不是有點賺翻了?我當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作協的同事對我相當友善,他們中好多人,差不多是我看著長大的。這個同事就是。她來作協時,恐怕不到二十歲,又可愛又倔犟。轉眼,也快五十了。

  寫到這裡,同學群有人轉帖:武漢將繼續建19座方艙。這讓我突然想起,前些天武漢植物園劉先生在我微博里發過一個留言。現在我將他的留言轉到這裡。劉先生建議:如果抗擊新冠病毒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武漢封城太久又會影響國家的經濟恢復,以及武漢人因封城所承受精神壓力等帶來的一系列影響,不如開啟「江中隔離模式」。具體做法是:將長江中的白沙洲、天興洲和退役下來的客輪等都派上用場。可容納患者萬人。除此之外,天興洲的面積有22平方公里,略比澳門大2平方公里,澳門現住人口為約六十萬。因此,在天興洲建一個容納十五萬人的方艙醫院是沒有問題的。另外,還有白沙洲和退役的大型長江客輪。如果能將武漢所有的患者都遷入江中,不讓病毒上岸。那麼,武漢就可逐步解封。武昌、漢口、漢陽可分期分批進行。如果嫌建方艙醫院速度太慢,可先以十萬個帳篷收治。總之,封城不是長久之計,國家受不了,百姓也受不了。

  這是一個很大膽也很有意思的想法。但不知道在江心這樣的地方,污水排放問題該怎麼解決,而帳篷在寒冷的早春,是否能住得了人?這些我不懂,或許專家有辦法?

  現在,人們討論經濟恢復的時間,已經多於討論疫情的時間。很多企業將面臨倒閉,更多的人們,沒有收入,也將面臨生存問題。這些又直接關乎到社會的穩定。我們在把感染病人隔離起來的同時,也把健康人都關了起來。時間這麼長了,所有附加災害,必將接踵而至。已經聽到不少人在呼籲:健康人也要活下去。

  我是想不出辦法的,只是純粹作個記錄。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