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學法學教授炮轟北京:他們已經失去理性了

京港台:2020-2-22 02:09| 來源:VOA | 評論( 17 )  | 我來說幾句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炮轟北京:他們已經失去理性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正在打一場抗擊新冠病毒「人民戰爭」的中共當局,在驅逐了美國《華爾街日報》三名駐京記者后,揚言會繼續採取對美國媒體的報復行動。

  周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說:「那些公然發表辱華言論、宣揚種族歧視、惡意抹黑攻擊中國的媒體,必將付出代價。」

  他還警告會採取更多行動報復美國將五家中國媒體定為外國使團,「我們保留採取進一步反應的權利」。

  北京還會採取什麼進一步行動?紐約大學法學院資深中國法學者孔傑榮教授對美國之音說:

  「他們可以在40年後把《華爾街日報》踢出中國,他們可以做任何事情,他們可以向《華爾街日報》宣戰。這是很荒謬的。他們已經失去理性了。」

  2月3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美國巴德學院教授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評論文章,題目是《中國是亞洲真正的病夫》。他也是美國智庫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研究員。他每周給《華爾街日報》寫有關外交事務的評論。

  北京認為,這篇文章「詆毀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抗擊疫情的努力,報社編輯還為文章加上了《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這種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聳人聽聞標題,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慨和國際社會廣泛譴責。」北京隨即吊銷了該報三名駐京記者的記者證,限其五天內離開中國。

  「此刻說中國正遭受苦難,是亞洲病夫,原因是中國政府應對可怕的冠狀病毒極為不當,說這是種族主義,那是胡說八道。這是事實,不是種族主義。」孔傑榮說。「一個在中國鎮壓穆斯林、西藏少數民族的政府,居然敢說《華爾街日報》的標題是種族主義的,太荒謬了。」孔傑榮指出。

  《華爾街日報》文章揭示了習近平面臨的挑戰

  周四,哈德遜研究所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的最新舉動只是起到了強調米德先生論點的作用。他的工作以及哈德森研究所其他中國問題專家的工作,揭示了習近平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面臨的挑戰和威脅。」

  周三,《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反擊中國以一個標題為由驅逐該報三名駐京記者,指出這僅僅是個借口,「真相是北京的統治者們正通過懲罰我們的記者,來轉移中國民眾對政府處理新冠病毒災害的憤怒。」

  社論說,任何人讀了文章就會看到,米德指出的是中國政府在回應新冠病毒爆發中暴露出來的問題,「之後,北京解僱了武漢的官員證明了米德的觀點。」

  人權觀察執行長羅斯指出,北京的這一舉動「說明了中國政府如何企圖將其審查範圍擴大到海外。」

  「對於北京將其政治上的自我保護置於對中國人民公共衛生保護之上的這種主流的和普遍的批評並沒有歧視性。這是合理且恰當的批評。」 羅斯在回應美國之音要求評論的電子郵件中說。

  精心策劃的反「種族主義」圍攻

  《華爾街日報》的社論說,北京借米德文章的標題發起的針對《華爾街日報》的反「種族主義」運動是精心策劃的。

  社論說,除北京外交部發言人,中國當局開動了數個宣傳機器,宣揚「種族主義比流行病更可怕」。《華爾街日報》的郵箱里充斥相同語言的投訴,要求道歉,而且還策劃了一個要求「推特」(Twitter)禁止米德教授的運動。

  「如果你認為這是自發的憤慨,那你就不了解中國政府如何影響國內外輿論的做法了。北京知道如何利用美國的身份認同政治來為其審查制度指控『種族主義』服務。」社論說。

  身份認同政治是指美國政治中民眾以性別、人種、民族、宗教等集體的共同利益而展開的政治活動。如亞裔、非洲裔民眾為爭取自己的權利而展開的政治活動等。

  在白宮請願網站上(We the People)一則始於2月6日、題為「《華爾街日報》種族主義文章標題」的請願已經有11萬5千多人署名。請願書說:「僅這個標題就引發了針對中國人民的種族主義。」

  「這是胡說!」孔傑榮說。「這十多萬人是誰? 我不知道。他們得到多少真實的信息?他們的言論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中國)政府的控制,即中國政府在贊助他們進行抗議?」

  這是北京侵犯美國自由又一例

  孔傑榮說,這是中國政府試圖到國外侵犯美國新聞自由的又一例。「中國政府不允許自己的人民閱讀《華爾街日報》,卻想阻止我們在中國境外的人閱讀我們應該可以自由閱讀的內容。我們可以不同意這篇報道,可以不同意這個標題,但中國政府想要剝奪我們閱讀這篇報道的權利,這是另一個例子,他們試圖剝奪我們國家的自由。他們以為自己是誰。」

  有報道稱利用「東亞病夫」煽動反西方民族主義情緒是基於一個並不成立的理由。華文網站《》2月20日源自《光明網》的文章《『東亞病夫』是怎麼來的:中國人的自我醜化》指出,「『東亞病夫』 的英文原意是指政權而不是人民」;「『病夫』這個詞在中國很流行,但談得最多的並不是西方人,而是中國人自己。」

  該文說:「嚴復、梁啟超經常用『病夫』來形容中國:政治不民主,甘於為奴,改革速度緩慢,官場積習太重,致使國家變成『東亞病夫』。」

  孔傑榮說,他不明白北京為什麼不明說驅逐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是為了報復一天前美國政府宣布將五家中國媒體定為外國使團,「這是很無聊的事情。習近平的新政策在過去六、七年裡一直在威脅外國記者。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嚴厲。因此,我認為他們(北京)企圖讓所有外國記者都感受對習近平的恐懼。」

  不過,《華爾街日報》的社論說,冠狀病毒是一場破壞了習近平向其公民作出的中國崛起的承諾和共產黨能力的地震性政治事件。

  「政府預選的防衛手段就是打民族主義牌,把自己製造的麻煩轉移到外國人身上。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審查中國社交媒體上的公眾投訴,以一個文章標題為由掀起憤怒浪潮——驅逐世界上最優秀記者以禁止他們報道中國的真正原因。」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8: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