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生死書":住院10天病毒2反撲 向丈夫哭訴遺囑

京港台:2020-2-22 02:06| 來源:武漢晚報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女醫"生死書":住院10天病毒2反撲 向丈夫哭訴遺囑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住院第10天,轉院的第3天。誰都沒有料到,晚上我的病情會突然急轉直下:呼吸困難、劇烈咳嗽,好像剛跑完1萬米長跑,心臟隨時都會蹦出來。心率很慢,還有一種說不出滋味的胸痛席捲全身,稍微一動,就痛不欲生。

  漂漂洒洒(化名)是武漢市第八醫院的一名急診科醫生。

  2月16日,是她出院回家的第6天。半個月前,她一度以為自己再也回不來了。

  從患病到病危,再到痊癒,她度過了難忘的20天。「病情發展之快,超乎想象」。

  作為一名醫務人員,她想用自身經歷提醒所有正在接受治療的患者,新冠肺炎臨床表現多樣,輕重不一,病情變化相當快,有時就是幾個小時的時間,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是關鍵。尤其是當身體出現任何的不舒服時都不要忍著,必須在第一時間告知醫生,這很可能是決定生死的關鍵點。

  以下是漂漂洒洒(網名)的口述:

  幾個小時,我從沒癥狀到不能走路

  急診科改成發熱門診后,我一直在那裡坐診。

  1月23日早上起來,我照例量了體溫:正常,吃了一碗雞蛋面就往醫院趕。那一天,病人依舊特別多。

  早上9點,接到醫院通知,讓我們都抽空都去做個CT排查一下。我平時有健身的習慣,身體一向很好,同事們都叫我「鐵人」,但我還是按要求去拍了CT。

  「片子有問題,4個地方!」拿到CT結果,我心裡咯噔一下,開始回想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中招的。

  自從上發熱門診后,我每天晨起都會測體溫。22日,病人特別多,儘管是叫號,但是病人和家屬一進診室就是好幾個人,一股腦兒地杵在我面前。

  護士長擔心診室空氣不流通,把窗戶打開了,我就坐在窗戶旁,覺得有點冷,就把窗戶關上了——她擔心診室空氣不流通,我覺得冷,我們倆不停地開窗關窗,或許是受了涼,或許是連續幾天加班太累,總之是免疫力下降了。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中招原因。

  我不發燒,也沒有任何癥狀,應該處於早期,回家吃藥隔離應該很快就能好,我迅速給自己做出了診斷。

  我去藥房拿了莫西沙星、奧司他韋、阿比多爾片和蓮花清瘟膠囊,回到辦公室收拾東西回家。感覺腦袋有點熱,掏出體溫計一量:38.7℃,我發燒了。我決定馬上回家。

  家離醫院步行只要五六分鐘。回到家我準備洗個澡,然後睡上一覺。還沒等進浴室,我就開始劇烈頭痛、嘔吐,身上一點勁都沒有。「聽說你中招了?」哥哥打來電話。「拍CT有問題,人有點不舒服,先不跟你說了。」這個時候,我已經連拿手機的勁都沒有了,只想趕緊掛斷電話。

  老公回老家去了,家中只有我一人。此時,我全身極度乏力。病情發展這麼快,我始料未及,我必須馬上去醫院。科主任的電話打了進來,他比我早一周感染,說是知道我的情況了,立即派人到小區門口來接我。

  從家到小區門口,平時只要兩三分鐘,那一天我足足走了20多分鐘。頭一回覺得,路是那麼艱難和漫長,要是能有個人背背我就好。急診內科的1個醫生和2個護士早已等在了門口,他們用平車把我推到了醫院。

  燒退了,我以為病情開始好轉

  我住進了醫院。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我高燒了一天一夜。

  經過治療,體溫很快降了下來。在市八醫院住院期間,我的體溫高高低低、反反覆復,還不停地出汗,一天要換好幾套內衣。最難受的是頭痛、乏力得厲害,護士來給我打針,我連抬手的勁都沒有。一點胃口也沒有,住院5天只吃了二三兩稀飯。

  第5天,核酸檢測結果出來了:陽性,我被確診為新冠肺炎。

  老公很擔心我,託人買來白蛋白和球蛋白給我打,但體溫始終降不到正常。第8天,我接到通知:轉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繼續治療。

  一輛轉運車上裝了4個人,車上沒有氧氣,我把嘴張得最大,不停地喘氣。「還有多久才能到?」一路上我們不停地問,10多分鐘的路彷彿看不到盡頭。

  1月30日中午1點,我住進了金銀潭醫院北二樓一間普通隔離病房,這裡的主治團隊是上海醫療隊。用了激素衝擊治療后,第二天上午我的燒退了下來,胸廓豁然開朗,人舒服了很多,精神也有了好轉。

  我鬆了一口氣,以為病情正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轉院第3天,病情急轉直下告病危

  2月1日,住院第10天,轉院的第3天。

  誰都沒有料到,晚上我的病情會突然急轉直下:

  呼吸困難、劇烈咳嗽,好像剛跑完1萬米長跑,心臟隨時都會蹦出來。心率很慢,還有一種說不出滋味的胸痛席捲全身,稍微一動,就痛不欲生。

  我想,這應該是病毒的第二次反撲。

  我是醫生,根據癥狀,我判斷自己出現了心包內膜炎,還伴有心包積液,趕緊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醫生。我隱約聽到護士說「情況不太好,人快不行了」。我自己也覺得當晚熬不過去了。

  想到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老公和女兒了,我掙扎著接通了老公的電話。「我不行了……」聽到這句話,老公「哇」的一聲就哭了。每說一個字,我都胸痛得快要窒息,我只能挑最放心不下的幾件事,跟他簡單做了個交待。

  很快,護士過來抽了血,醫生也給我加了葯。第二天,我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心包內膜炎。醫生說,幸虧我說得早,為他們處理贏得了寶貴時間,我這條命也算是自己救下的。

  之後,我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第8天,我覺得自己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申請了CT和核酸檢查。聽說我想出院,老公擔心我還沒有好,勸我多住幾天。

  這麼寶貴的醫療資源,我不能占著,要給急需救治的病人騰床。為了讓他放心,我把一日三餐都拍照發給他,還讓病友幫忙拍下了我在病房鍛煉的視頻發給他。

  2月11日,我出院了。歷經生死,我恍若隔世。老公來接我時,特意帶來了生病的20天里他每天為我記錄的病情變化。看到台曆上熟悉的字體,我淚流滿面。

  

  

  老公每天都會在台曆上記錄下我病情的變化

  只有經歷過生死,才知道活著真的很幸福。

  很感謝醫院同事對我的關照和支持,感謝金銀潭醫院上海醫療隊所有醫務人員對我的精心治療,我想再上戰場,跟兄弟姐妹們一起拼到最後。

  我想儘快看到瀰漫著煙火氣的武漢。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2 14:4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