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中心專家:病毒還會來襲 一定要把疫苗做出來

京港台:2020-2-21 04:49| 來源:新京報 | 我來說幾句

疾控中心專家:病毒還會來襲 一定要把疫苗做出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尋找「零號病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嗎?新冠病毒有什麼特性?屢次遭遇病毒是不是人類的宿命?帶著這些有關新冠病毒的問題,2月17日,由「看呼吸」聯合新京專訪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專家、國家衛健委傳染病標準委員會委員、國際病毒命名委員會成員邵一鳴教授。

  以下為訪談內容整理:

  病毒溯源丨尋找零號病人很重要,但並不容易

  主持人:前不久,您所在的國際病毒命名委員會給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SARS冠狀病毒2號。這是不是表明它跟SARS真的有一些關係呢?

  邵一鳴:這兩個病毒的相似性基因組只有80%左右,反而更近的是跟蝙蝠的,能到90%以上。我個人感覺,它還不是一類病毒。我們病毒命名委員會的這個命名目前還只是工作組專家的建議,還要報審進行投票,還沒有最終確定

  。我們現在還是應該用我們國家還有世衛組織認可的命名叫這種病毒。

  主持人:這一次病毒的中間宿主目前判斷是哪裡?

  邵一鳴:地球上有生命的物種當中,數量最大的就是病毒。

  據病毒學家預測,如果把所有的病毒首尾相連,長度可以達到100億光年。病毒跟我們人體的關係非常密切,能夠感染人體的病毒有1400多種,絕大部分不致病。給人類造成嚴重疾病的,像SARS和這次的新冠,是跨物種傳播的病毒,就是動物的冠狀病毒傳播到人,這是非常難的一個小概率事件

  。一般家養的動物,我們人類接觸的年代很久了,它要過來的話早就過來了。而最近這些年才進入到市場的、大家為了嘗新而放上餐桌的,這類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主持人:您怎麼看待「零號病人」的問題?

  邵一鳴:當一個新發傳染病出現的時候,我們都要想盡一切辦法去尋找這個零號病人。但在很多新發傳染病當中,零號病人找到都不是當時的事

  ,是幾年之後、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之後;有的甚至找不到,比如艾滋病;還有找錯過的,比如說像埃博拉。零號病人作為第一個跨物種被感染的人,要能夠把這個病毒傳出去。假如他死了,沒有傳播出去,我們管這個叫流產的感染,他就不能成為零號病人。實際上我們更多的發現的是一號病人,比如早期絕大部分是在華南海鮮市場發現的。應該說零號病人在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們不會因為研究的重要性而延誤了我們防治的工作,二者在平行推進。

  病毒特性丨新冠病毒致病性弱,但傳播能力強

  主持人:2013年應對禽流感的時候,我們很快關閉了浙江、上海這一帶的活禽市場,很快就控制了疫情。為什麼這一次,我們雖然也關閉了海鮮市場,但似乎對我們疫情的抑制作用沒有那麼明顯呢?

  邵一鳴:一個病毒的傳播能力和致病能力,是由動物的病毒和人的類似的病毒之間的相似性決定的,差異越大,致病性就會越高,而傳播性則會越小

  ,這兩個是反著的。禽流感的致死率很高,但是它的傳播能力很差,撲滅它就很容易。這一次的新冠狀病毒正相反,致病率下降了,但傳播能力強。

  而且它潛伏期從7天到14天,甚至如鍾南山院士講,有24天。潛伏期這麼長,它的活動範圍很大,所以它會造成很多的傳播。

  主持人:媒體報道稱河南16日新增了兩例特殊的確診病例,從接觸可能的傳染源到確診,一例用了34天,一例用了94天,這樣的病例您怎麼看?

  邵一鳴:這個病毒已經進化到人傳人的階段,間接的接觸、甚至間接再間接的接觸都很難被排除。新冠病毒潛伏期長,患者前期攜帶病毒時沒有任何癥狀,但也是有傳播能力的。所以很難根據這樣的病例來判斷是否真的存在超長潛伏期。

  病毒防治丨一定要把疫苗做完,作為戰略儲備

  主持人:疫苗研發的周期一般比較長,很多時候疫情結束了疫苗還沒好,為什麼還要做?

  邵一鳴:人類對付傳染病的最強武器就是疫苗,所以我們不應該放棄,對任何一個傳染病我們都要花力氣研製疫苗

  。要是跟我自己的領域——艾滋病比起來,我覺得新冠的疫苗的研製成功的希望是非常大的。對於新冠,我們過去之所以沒有花很大力氣研製疫苗,是因為它一般只引起普通感冒,都上百年了,所以沒有花大力氣去把它當回事。但現在光這一個世紀它就來襲三次了,不要再寄希望於我們這次把它撲滅了之後,將來就不會再來了,它一定還會再來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一定要把疫苗研製出來。在上次非典的時候,我們也做了SARS的疫苗,但是後面因為它被撲滅了,就沒有進一步的支持了。這一次我覺得應該在政府主導下,像這種公共衛生安全的這種重大的疾病,哪怕是企業不賺錢,政府也應該更多的投入來研製疫苗,把它作為一個戰略的儲備。

  主持人:目前疫苗研製進展如何?

  邵一鳴:目前最快的就是滅活疫苗,傳統疫苗技術,就是把病原培養、製備,然後把它殺滅,作為疫苗。滅活疫苗和核酸疫苗我估計最快再有一到兩個月左右就可以進入臨床了。

  再往後就是亞蛋白疫苗或者病毒載體疫苗,這個需要可能幾個月的時間,然後進入到臨床的測試。我覺得這次我們應該把它徹底做完,假如下次又變了一個病毒,但是我們這個疫苗的骨架都在,我們只是把芯變一下,速度就可以增快很多。

  主持人:還有什麼想對網友說的?

  邵一鳴:我們這個星球上有各種各樣的生物,病毒是其中的一種。他們在多數情況下,是跟人類可以共生的。但是當我們破壞自然,造成其他物種跨越物種屏障進入到人類,那我們就要面對危險。大家要改變不良的衛生習慣,包括我們那些飲食習俗,要對自然有一種敬畏,要對動物進行保護。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 17: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