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壹刀:昨天 日本人最擔心的一幕出現了(組圖)

京港台:2020-2-20 10:24| 來源:環球網 | 評論( 7 )  | 我來說幾句

補壹刀:昨天 日本人最擔心的一幕出現了(組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今天,日本人最擔心的一幕出現了。

  從「鑽石公主號」上檢查結果呈陰性且無癥狀的500名乘客被允許下船,利用公共交通回家。日本神戶大學大學院醫學研究科教授岩田健太郎對船上情況的描述,更加劇了很多日本人的恐慌心理。

  他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視頻說,「船上真的很恐怖」。「在非洲和在中國的防疫區,我都沒有感到害怕,但船上太慘了,我從心底感到害怕」。據日本厚生勞動省今天早些時候透露,停靠在日本橫濱碼頭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上,又有79人確診新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到目前為止,已累計報告621例。

  形勢的確緊張!

  1

  然而,東京街頭依舊有一半人沒有戴口罩。

  原因呢,是他們壓根買不到口罩。各大商場和連鎖便利店的口罩櫃檯都張貼著一張紙「入荷未定」,也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進貨。

  

  日本甚至還發生了口罩失竊的案件。

  2月17日,神戶紅十字醫院向警方報案,平時保管在醫院3樓機械室內的醫用口罩,被盜走了四大箱,共計6000隻口罩。

  

  日媒分析認為,這批被盜口罩可能已被高價轉賣。

  該院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醫院還有庫存,所以不至於影響工作,但在新冠肺炎感染擴大,口罩供貨不足的現在,發生這種事情實在是遺憾。」

  如今,日本多個購物平台都出現了高額轉賣口罩的情況。

  例如,尤妮佳的「超快適」口罩原本一箱(16盒,每盒30隻)的正常售價為2萬5000日元左右,但現在竟賣到了10萬9980日元。

  

  對此,日本民眾和媒體都表示,希望政府能加強對購物平台的管理,嚴懲惡意抬高價格的轉賣行為。

  另外,日本的電視台稱,有在日華人高價倒賣口罩。

  由於日本現在有限購,一人一天只可以購買一包,這個人就雇中國留學生和在日華人華僑去排隊購買。據說報酬是貨款加路費再加1500日元酬金,每多買一盒就再加1000日元酬金。

  

  一包700日元的口罩,光是排隊購買的報酬就這麼高,可見轉賣價格將會增長幾倍。

  不過就在節目播出后的第二天,就有多位日本人給電視台打電話、發傳真抗議,認為節目存在導向問題,容易引起誤解。

  其中一個傳真是這樣寫的,「我的妻子是中國人,我的單位里也有中國同事。他們眼見家鄉的親人需要口罩,所以想盡一些自己的力量,他們是從這樣單純的目的出發,每天一早到葯妝店門口排隊,努力地收集口罩寄回中國。節目里說那些排隊購買口罩的都是為了倒賣,這種說法讓人難以置信。的確有一部分中國人可能不守規矩,日本人當中也有不守規矩的人。希望貴台的節目不要再有偏頗,抹黑中國人的形象,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貴台能就之前的節目發聲明訂正。」

  一位名叫王琴的中國留學生給我講述了她買口罩的故事。在一家葯妝店買口罩的時候,日本人店長表示現在已經限購了。

  

  當她用英語表示,自己購買口罩是為捐贈給中國的時候,日本人店長立即取消限購,並且還告訴她,「明天早晨九點半你過來,這裡到貨了,先讓你拿,你拿餘下的我在賣。我們有三家店,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聯繫,加油……」

  

  當她結完單,轉身要離去的時候,一位日本大叔在後面拍拍她的肩膀,溫和地說,「對不起,我這樣打擾你。請問,你是中國人嗎?」當她點頭說「是」時候,這位日本大叔把買好的口罩遞給她,並說,「這是我剛剛買的三包口罩,贈送給你,請你收下。」接著,日本大叔用中文說:「中國加油!武漢加油!」

  2

  善意往往是相互的。

  一位微信名叫「飛行中的思念」的在日華人,乘坐巴士時看到一位日本老人戴的口罩表面都磨得起毛,知道是買不到新的,所以反覆戴了多日,便從包里拿出自己備用的送給了老人。老人一個勁兒地向她說「對不起,謝謝」。

  

  在東京新宿街頭,中國企業SEIKOU株式會社的一位年輕的姑娘,站在寒風裡不停的鞠躬,為過路的日本人無償分發口罩,一人一隻,以感謝這段時間日本各界對中國的援助。

  裝著口罩的箱子上寫著「投我以桃,報之以李」。

  據我觀察,現在東京都內的華人企業和華人餐飲店,門口都會放著消毒液和口罩,供來訪者自取。《日本新華僑報》的4樓辦公室入口處,就放著一大瓶消毒液和一大盒口罩,上面寫著「請自由使用」。

  2月18日,一位來送快遞的日本郵政人員很不好意思的說,「門口的口罩,我可以拿一隻嗎?」

  位於東京上野的「小肥羊」火鍋店的門口,也放著一大盒口罩,限定是一人一次只能拿兩隻,但考慮到日本各界在疫情發生后對中國的援助,以及日本人的確是買不到口罩,所以負責人甚至會勸日本人,多拿幾隻備用吧。

  

  即便如此,日本人一次最多也只肯拿3隻。同樣是位於東京上野的中餐館「何仙姑」,也在店門口擺放口罩,供客人使用。

  3

  回過頭來再說日本。

  在國際法上,有一個「國旗主義」原則,也就是公海上的船舶歸所屬國管理。

  所以,日本其實沒有義務應對英國船籍的「鑽石公主號」。但日本出於人道主義精神,在多國拒絕其入港的前提下,同意接納。

  

  為此,日本政府及媒體每天在發布確診人數時,採用的日本國內和日本境內兩種說法。日本境內,就是包括「鑽石公主號」上的人在內。

  或許正因為境內不同於國內,所以日本政府一直以來在對應上很是佛系,連中國網友都看著著急,說「日本真是連抄作業都不會抄」。

  日本國內的傳染渠道已經非常明確,源頭是一家屋形船上的新年會。

  

  這場新年會由東京都個人計程車協會組織,參加的都是計程車司機。其中一名司機,在參加新年會前,開車載過武漢前來的遊客,因而成為了日本首位被確診的患者。

  這名司機的同事,在接受日本TBS電視台時,還發生了戲劇性的一幕。

  他提到,自己曾與首位被確診的患者在屋形船上一起度過新年會,並且座位只有一桌之隔。在被採訪的一天前,他去過東京的一家醫療機構檢查,醫生告訴他,一旦確診會打電話通知。

  剛講到這裡,他的手機響了。司機在攝像機前接通了電話,醫療機構正式通知他,「您被確診為新冠肺炎了。」

  

  他一時難以接受,還在電話里說,「我沒有癥狀啊,現在正接受電視台的採訪呢。」嚇得電話那頭趕緊告訴他,「請立即與採訪組保持距離。」

  司機顫抖著手啊,一邊舉著電話一邊後退……就這樣,採訪被迫中斷。TBS電視台獲得了「一手消息」。

  更可怕是,同樣是參加過新年會的另一名計程車司機,現在還「涉嫌」將新冠肺炎病毒傳播到了首相官邸。

  這位司機被確認入院后告訴媒體,自己曾經連續多日駕車接載過日本共同通訊社的記者,人數在10名左右。而其中一名女記者,是共同通訊社安排的首相跟班記者,每天進出首相官邸參加記者會,這幾日跟安倍晉三首相和菅義偉內閣官房長官「走得很近」。

  

  細思恐極。

  可即便如此,日本政府公開的就診方針依舊是,不做強制約束,鼓勵自我防護,普通人出現癥狀4天後才可以諮詢就診,易重症人群為2天後。

  就在昨天,日本厚生勞動省甚至還宣布,新冠病毒檢查呈陽性的無癥狀感染者的住院時間從此前的12.5天縮短至2天。只住48小時院,真的夠嗎?

  不管我們覺得夠不夠,反正厚生勞動省是覺得夠了。

  2月18日,被稱為日本的「吹哨人」、神戶大學大學院醫學研究科教授、神戶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傳染病內科診療科長岩田健太郎以個人名義,在推特上曝光,指出「鑽石公主號」上管理混亂,沒有專業防護,危險區與安全區沒有明顯的區分。

  

  因為岩田健太郎教授在2月17日上過一次「鑽石公主號」,所以現在正在家自我隔離,只能通過這種形式發出警告。

  或許日本政府是對本國的醫療有自信,或許是不想引起恐慌維持正常經濟生產模式,但面臨上述情況,讓人們不由得不為日本捏一把汗。

  (作者蔣豐是《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