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務人員抗新冠:最美逆行者?最慘逆行者?(圖)

京港台:2020-2-19 01:56| 來源:德國之聲 | 我來說幾句

醫務人員抗新冠:最美逆行者?最慘逆行者?(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03年SARS來襲之時,中國採取了不講條件『全民動員』的方式將風險分攤於社會成員。危機過後,許多做出犧牲的人其實已經逐漸被遺忘。如今戰鬥在抗疫第一線的醫務人員的處境,也十分堪憂。

  

  醫護人員是新冠病毒疫情下的高危群體(資料圖片)

  (德國之聲中文網)"今早00:30,起床,洗漱。到醫院后,有老師帶領穿防護服。一層層、一件件、一副副、一雙雙⋯⋯當全副武裝時,只感覺呼吸困難,視線模糊。進入病區短短的一段路程,我們都走得很艱難。"來自吉林北華大學附屬醫院重症監護病房的護士趙文佳,自己在微信朋友圈的日記中這樣描述進入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重症監護病房的第一天。

  截至北京時間2000年2月17日24時,新型冠狀病毒已經導致72528人確診、產生6242個疑似病例,並已經有1870人死亡。奮鬥在與病毒作鬥爭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被中國網民形容為"最美麗的逆行者"。然而他們的處境,其實十分堪憂。

  "移動的大蒸籠"

  用趙文佳的話說,一線醫務人員所面臨的最直接的挑戰是:完成一層層保護措施的他們就像是自己變成了"一個移動的大蒸籠,熱氣騰騰"。新上一線的他和同事們感覺到了胸悶和"讓人害怕的窒息感"。脫下一層層防護后,發現整身衣服已經濕透。當然,有防護服,其實還屬於處境不錯的醫務工作者。梳理中國網路上各種醫療機構發出的求救信息,會發現除了口罩,防護服也是如今抗疫一線緊缺的物資。同樣奔赴武漢的北華大學附屬醫院呼吸科的醫生程靜在微博朋友圈的日記中寫道,她被吉林支援湖北醫療隊的一位小護士感動。因為後者身材很瘦小。第一天穿防護服上班,防護服的悶熱讓她工作一個小時后就感到體力不支,有些站立不穩,還胸悶、噁心。程靜勸她去清潔區休息,那位小護士堅持不去,理由是出去再進病區,就要浪費一套防護服。

  

  中國官方:在武漢負責重症的救治工作人員,已經接近全國重症醫務人員資源的10%(資料圖片攝於福建福州市)

  中國官方最新公布的一份報告從一方面也暴露了新冠病毒肆虐之下中國醫務人員的艱難處境。根據中國疾病防禦控制中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應急響應機制流行病學組在《中國流行病學》雜誌發表的題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的論文,截至2月11日,共有3019名醫務人員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客戶端報道,此前中國衛健委的發布會表示醫務人員感染人數是1716名。對此,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向中新社解釋道,疾控公布的醫務人員感染的數據來源於傳染病直報系統,3000多名是指有醫務人員身份的感染者。有一些是在醫院工作崗位上感染了新冠肺炎,還有一些在家庭、社區感染了新冠肺炎。所以不能說這些感染的醫務人員都是在崗位上或者由於防護不到位,造成感染。

  中國疾病防禦控制中心是對截至2020年2月11日中國內地報告的超過7萬病例的流行病學特徵進行描述和分析后得出以上結論的。

  醫護人員病死率低於其他病例

  報告稱,在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診治服務的422家醫療機構中雖然有一千七百多人確診,但大多數病例為輕症患者(85.4%),病死率低於其他病例。其主要原因與年齡有關,醫務人員都是在職人員,一般都在60歲以下,而死亡主要發生在60歲以上的患者。

  報告提到,截至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在任何一家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提供服務的醫療機構中發生了"超級傳播者"事件。但同時也指出,武漢和湖北的一些地區發生了嚴重的醫務人員感染。並強調迄今為止,醫務人員感染以及防護失敗的具體原因仍有待深入調查。

  德國之聲嘗試聯繫了多個武漢以及北京等地的醫護人員,但他們均以單位有要求不能接受外媒採訪為由拒絕表態。

  剃光頭引起的爭議

  中國民眾如今對堅持在抗疫一線醫護人員的關注,還體現在一些地方援助湖北醫療隊的女性醫護人員集體剃光頭的視頻,在網際網路上引發了不小爭議。月日,每日甘肅網發布了一則名為《剪去秀髮,她們整裝出征》的消息。但兩天後,該消息所配發的視頻引發了網路上的激烈討論。其中顯示,甘肅省婦幼保健院派出的15名護理人員中14人被理成光頭。理髮時,部分女士落淚。有聲音質疑,讓護理人員理光頭是形式主義,"平頭就行,為什麼非讓女生理成難看的光頭。"也有網民提出問題:理光頭是否出於護理人員的本意?

  雖然隨後有聲稱是知情者的網路社交媒體用戶公開表態稱,上述女性護理人員是出於"自願",讓人把自己理成光頭。但這還是平復不了坊間的質疑聲音,指出這些女性是"被迫自願"。

  無論是自願還是政治任務,中國國家衛健委2月17日表示,全中國目前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包括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和軍隊系統已經派出3萬餘名醫務人員來支持湖北武漢。同時有1.1萬重症專業醫務人員在武漢負責重症的救治工作,已經接近全國重症醫務人員資源的10%。

  被遺忘的"逆行者"

  同時中國退役軍人事務部、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聯合發布通知,要求各地各部門妥善做好因疫情防控犧牲人員烈士褒揚工作,符合烈士評定(批准)條件的人員,應評定(批准)為烈士。

  通知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直接接觸待排查病例或確診病例,承擔診斷、治療、護理、醫院感染控制、病例標本採集、病原檢測以及執行轉運新冠肺炎患者任務等的醫務人員和防疫工作者,因履行防控工作職責感染新冠肺炎以身殉職,或者其他犧牲人員,符合烈士評定(批准)條件的,應評定(批准)為烈士。

  烈士也好,被評為"因公感染"的醫護人員也罷,攝影師張立潔拍攝的系列照片《SARS背影--非典後遺症人群紀實》已經給當前一線的醫務人員敲響了警鐘。當年2003病毒襲擊中國各地,一線醫務人員同樣曾被形容為"最可愛的人",民眾和官方都聲稱"永遠不會忘記他們"。而如今SARS過去17年後,張立潔鏡頭下的這些非典後遺症患者逐漸被忘卻。他們有人失去了工作的能力,長期接受治療,有些人失去了愛情或婚姻,最嚴重的家庭,9口人全部感染非典,14天內去世了4個。這些"非典倖存者們",轉瞬淪為殘疾、偏見、失業、貧窮的受害者。

  張立潔在微信公眾號"視覺小先生"的一篇採訪報道中說:"當未知病毒侵襲人類的時候,我們採取了不講條件的'全民動員'的方式將風險分攤於社會成員。當危機過後,那些曾經恪盡職守,在最危急的關頭做出犧牲的人們,有沒有得到精神上的撫慰?那些被無辜感染的普通人,有沒有得到全社會的理解和實實在在的物質幫助?非典過後,我們做得並不好,但這一次,我希望能夠有所改變。"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4 22: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