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生團隊發布新冠病理報告,來自遺體微創取樣

京港台:2020-2-18 18:51| 來源:澎湃新聞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王福生團隊發布新冠病理報告,來自遺體微創取樣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據澎湃新聞消息,2月18日,澎湃新聞記者發現,全球首份新冠肺炎患者病理報告於當地時間2月17日由國際著名醫學學術期刊《柳葉刀呼吸醫學》(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在線發表。研究團隊的病理分析並非通過完整屍檢獲得,而是通過患者死亡后微創病理檢查(post-mortem biopsy),該方法與臨床採用的組織活檢操作相同,只是操作時間在患者死亡后。

  該論文研究團隊來自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通訊作者之一為中科院院士、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國家感染性疾病診療與研究中心主任王福生教授。

  

  目前的臨床回顧顯示,新冠肺炎患者中不少為輕、中症,但該疾病也可能致死。王福生等人在論文中提到,該疾病目前致死率為2%。重症患者會因為大量肺泡損傷和進行性呼吸衰竭而死亡。論文引用截至2月15日的數據:確診約66580例,死亡1524人。

  然而,由於此前幾乎沒有進行屍檢或活組織切片檢查,因此一直沒有新冠肺炎的病理報告。在這項研究中,研究團隊通過在患者死後獲取組織樣本,研究了一名死於新冠肺炎患者的病理特徵。

  研究團隊申明,「本研究符合國家衛健委規定及《赫爾辛基宣言》。我們的發現將有助於理解新冠肺炎的發病機制,並改進針對該疾病的臨床策略。」

  值得一提的是,就完整的新冠肺炎患者遺體解剖,在法律政策允許並徵得患者家屬同意后,第一例、第二例新冠肺炎逝者遺體解剖工作已於2月16日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完成。知名法醫病理學專家、湖北省司法鑒定協會會長劉良參會解剖工作。預計10天以內可以得出結論。

  對於解剖新冠肺炎逝世患者遺體的重要性,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中國工程院院士叢斌此前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我們對新冠病毒感染致病、致死的病理學機制並不十分明確,對病人體內的免疫性炎症、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ARDS)、細胞缺氧或用氧障礙,系統性炎症反應綜合征(SIRS)和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症(MODS)的臨床診斷還缺乏形態學依據,這些都需要通過解剖才能知曉。

  屍檢對象:50歲男性,有武漢旅行史,發病14天死亡

  論文顯示,該名患者為男性,50歲,2020年1月21日因發燒、發冷、咳嗽、疲勞和呼吸急促等癥狀被收治。該名患者報告曾於1月8日-10日有過武漢旅行史,1月14日為發病第一天,最初癥狀為輕微寒戰和乾咳,但沒有立即就醫,一直工作到1月21日。

  

  就診之後,患者的胸部X光片顯示雙肺多發斑片狀陰影。醫院取了患者的咽喉拭子標本。1月22日(發病第9天),根據中國疾控中心(CDC)RT-PCR檢測結果,患者被確診為新冠肺炎。

  隨後,該患者立即被送進隔離病房,通過面罩補充氧氣。治療方案包括:干擾素alfa-2b(500萬個單位,每日兩次,霧化吸入)、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500毫克,每日兩次,口服)作為抗病毒治療,莫西沙星(0.4克,每日一次,靜脈注射),以防止繼發性感染。

  考慮到患者有嚴重的呼吸短促和低氧血症,醫院還對其使用了甲潑尼龍(每天兩次,每次80毫克,靜脈注射),用於緩解肺部炎症。

  患者服藥后體溫由39.0℃降至36.4℃。然而,他的咳嗽、呼吸困難和疲勞並沒有改善。

  發病第12天,患者胸部X光顯示雙肺進行性浸潤和瀰漫性網狀陰影。因為幽閉恐怖症,患者多次拒絕重症監護病房的呼吸機支持;因此,患者改為接受高流量鼻插管(HFNC)氧療(60%濃度,流速40 L/min)。

  發病第13天,患者癥狀仍未改善,但氧飽和度仍高於95%。

  發病第14天下午,患者低氧血症和呼吸急促加重。儘管接受了高流量鼻插管氧療(100%濃度,流速40 L/min),但血氧飽和度降至60%,心臟驟停。

  醫生立即對患者進行了有創通氣、胸腔壓迫和腎上腺素注射。不幸的是,搶救沒有成功,北京時間1月27日18時31分,患者死亡。

  病理特徵與SARS、MERS患者非常類似

  研究團隊從患者的肺、肝和心臟組織中取得樣本,組織學檢查顯示雙側瀰漫性肺泡損傷,伴隨細胞纖維粘液樣滲出物。右肺顯示出明顯的肺細胞脫落和肺透明膜形成,表明患者患有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ARDS)。左肺組織顯示肺水腫和肺透明膜的形成,表明患有早期ARDS。

  

  

由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引起的嚴重肺炎的患者右肺(A)和左肺(B)組織,肝組織(C)和心臟組織(D)的病理表現

  在兩個肺中均可見到間質單核炎性細胞浸潤,以淋巴細胞為主。在患者肺泡內腔中鑒定出多核合胞細胞,由於細胞核變大造成非典型的肺細胞增大,細胞中存在兩親性粒狀細胞質和突出的核仁特徵,表現出病毒性細胞病變。在核內或胞漿內沒有發現明顯的病毒包涵體。

  研究團隊提到,新冠肺炎的病理特徵與SARS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患者出現的病理特徵非常類似。

  此外,新冠肺炎患者的肝樣本顯示中度微血管脂肪變性,以及輕度的肝小葉和門靜脈活動,表明該損傷可能是由新冠病毒感染或藥物性肝損傷引起的。

  心臟組織間隙中有少量細胞單核炎性浸潤,但心臟組織中沒有其他實質性損害。

  研究團隊對患者的外周血進行了流式細胞分析。結果顯示,血液中CD4和CD8 T細胞的數量大大減少,但它們卻被過度激活。

  此外,CD4 T細胞中高度促炎性CCR4 + CCR6 + Th17的濃度增加。同時,團隊發現CD8 T細胞具有高濃度的細胞毒性顆粒,其中31.6%細胞為穿孔素陽性,64.2%細胞為顆粒溶素陽性,30.5%細胞為顆粒溶素和穿孔素雙陽性。

  研究結果表明,以Th17的增加和CD8 T細胞的高細胞毒性為表現的T細胞過度激活,能夠部分解釋該患者為什麼產生了嚴重的免疫損傷。

  X射線圖像顯示患者肺炎進展迅速,對於左右肺的損害存在差異。

  此外,肝組織出現中度微血管脂肪變性和輕度小葉活動,但尚無確鑿證據支持這是新冠病毒感染或藥物引起的肝損傷。在患者心臟組織中沒有發現明顯的組織學變化,這表明新冠病毒感染可能不會直接損害心臟。

  或考慮及時適當使用糖皮質激素和呼吸機

  研究團隊提到,儘管我們不建議常規使用糖皮質激素治療新冠肺炎,但根據我們在病理研究中發現的肺水腫和肺透明膜形成,對於重症患者來說,應考慮及時適當使用糖皮質激素和呼吸機的治療方法,從而避免ARDS(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的惡化。

  此外,淋巴細胞減少是新冠肺炎患者的常見特徵,可能是與疾病嚴重程度和死亡率相關的關鍵因素。

  研究團隊總結,在這一新冠肺炎重症病例中,我們的臨床和病理學發現不僅可以幫助確定死亡原因,還可以提供有關新冠病毒相關肺炎發病機理的新見解,這可能有助於醫生及時制定類似重症患者的治療策略,並降低死亡率。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5 03: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