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睡覺直播1857萬人圍觀 中式魔幻網際網路世界

京港台:2020-2-17 12:39| 來源:新榜 | 評論( 1 )  | 我來說幾句

一場睡覺直播1857萬人圍觀 中式魔幻網際網路世界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鏡頭下,2020的網際網路世界看上去格外魔幻。

  一場睡覺直播1857萬人觀看,7.6萬元打賞,「誰家的圓三」在過去幾天靠睡覺漲了80多萬粉絲。

  即使圓三並不是網際網路史上第一個直播睡覺的人,但仍然有很多人在圍觀后緩緩地打出一個問號,留下一句真離奇,看不懂!

  短短几日,相伴而來的是網友的競相模仿與鋪天蓋地的質疑之聲。睡覺直播為什麼可以賺錢?睡覺就能賺錢,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努力?

  然而,同樣經歷困惑的還有圓三本人。昨天聯繫到他時,他說自己真的不想再直播睡覺了。

  01

  一覺爆紅后,他不想再直播睡覺了

  圓三一夜走紅,以一種他自己也沒想到的方式。

  這位來自江西南昌的95后,由於愛好表演、喜歡玩抖音,已經從自學做起陸陸續續創作發布了半年的段子短視頻,在這次直播睡覺之前,他只有3.7萬粉絲,而截至目前,圓三的抖音粉絲數為84.3萬,除去平台分成,共拿到大約四五萬的直播打賞收入。

  

  圓三並非他的真名,只是因為他覺得自己臉圓,又在家排行老三。拍視頻也不是主業,他說自己主要是在幫家裡做生意,同時在一家公司兼職拍微電影。曾經也應聘過一家MCN公司,但1個月就被開除了,「可能覺得我拍的視頻不夠有價值」。

  第一次直播睡覺是在2月9號。他發了條短視頻,說想知道自己睡覺會不會打呼嚕,直播睡覺請網友告訴他。那場直播一共5個小時,第二天圓三起床發現有54萬人在線觀看,於是又發了條視頻——「昨晚54萬觀眾看我睡覺是種怎樣的體驗」,獲得268萬人點贊,這也是他目前所有短視頻中點贊最高的一條。

  第二次直播是從傍晚5點開始的,長達12個小時,過程中,圓三除了五六次起來喝水上廁所看評論,其他時間基本都在睡覺。那場最終有1857萬人在線圍觀,獲得7.6萬打賞,他在後來的視頻里回顧當時的情況:「五點開始直播一分鐘瞬間10萬人,當時還只有5點,但大家都讓我去睡覺,說不睡覺就取關……」

  

  也是這場直播讓他成為近幾日的熱門話題,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一方面,平台規則對直播睡覺內容是有限制的。第三次直播時,圓三被中途禁播了10分鐘。另一方面,圓三發現自己不管發什麼視頻,關注他的人都會讓他去睡覺。他曾在視頻里說自己不想直播睡覺了,結果立馬掉了4萬粉絲。

  而且跟風的網友也越來越多,很多人私信問他,怎麼靠直播睡覺賺錢,怎麼才能紅,也有人質疑他,認為這是炒作,還有人提出要跟他PK直播三天三夜不睡覺。

  「這幾天給我帶來的感觸非常大,我曾經想過,乾脆這樣直播睡覺算了,辛辛苦苦忙了半年拍段子,都沒有這一夜直播來得火,但難過的是我知道這些粉絲更多只是看戲看熱鬧才關注我的,來得快去得也快。而且我覺得帶來了不太好的影響,這不是什麼很好的現象,扭曲了很多人的價值觀,最開始我直播睡覺只是因為大家想看,我覺得開了會漲粉,沒有想這麼多。」

  

  後來的視頻和採訪中,圓三多次提到自己沒有團隊,不認識打賞榜上的大V,也沒有團隊炒作,前期腳本策劃到後期拍攝剪輯都只有自己一個人。

  「我想對這幾天無緣無故罵我的人說,希望他們不要罵了,我不會生氣,也不會回罵,因為我會舉報,確實很多也舉報成功了。我還想對關注我的人說謝謝,很多人之後會取關,但因為你們的關注讓我體驗到了當網紅的快感,也給了我動力去拍更好的短視頻,我希望自己能超過現在,成為有百萬粉絲的短視頻網紅。」

  

  最近的視頻中,他坦然接受網友給的標籤,自稱「睡神」,並打算將睡覺的元素融入以後的短視頻腳本,只不過,不會再去直播睡覺了。

  

  02

  鏡頭下魔幻的2020

  如果我們將視線拉長到整個2020年以來的網際網路短視頻鏡頭下,會發現圓三雖然特別,但也只是個例。

  

  彷彿蝴蝶效應一般,圓三不再睡覺了,一隻貓的睡覺直播又在抖音上走紅了。前晚,抖音萌寵號「大圓子」上線直播,2092萬人云擼貓,慷慨貢獻7.4萬元打賞。

  

  如果說一切為雲擼貓花錢的行為都不值一提(因為所有的可愛都不需要解釋),那麼最近魔幻的直播現場還有雲蹦迪、雲音樂節、雲上課,包括不久前的幾千萬網友雲監工直播造醫院。

  2月8日,上海酒吧TAXX在抖音直播4個小時收入70多萬,2月9日,杭州酒吧OT直播5小時收入近200萬,引起全行業關注。短短几天內,快手也推出雲趴音樂周,和B站一樣將音樂派對搬到了線上。

  同樣這周,短視頻紅人朱一旦的硬核視頻《一塊勞力士的回家路》也引起刷屏,雖然「故事內容純屬虛構」,但毫不影響B站上3小時百萬播放量的數據表現。

  視頻中的朱一旦派員工採購口罩用於捐助,不慎將自己的勞力士手錶掉在捐助箱里,神奇的是,捐助箱因為種種利益關係,兜兜轉轉又回到了朱一旦手中。

  

  劇中枯燥至極的朱一旦花費巨額為現實世界的貪婪埋單。這是我們熟悉的朱一旦式黑色幽默,目前B站視頻播放量近600萬,有人將此形容為朱一旦的「封神之作」。

  類似的案例還有不少,包括圖文領域。面對爆款,數據是客觀的依據,但不是每一個爆款都能用數據解釋得通。

  就像上個月,一個名為「佛音佛光普照」的公號出了一篇爆款,將戴口罩形容為積德積善,網傳作者創建這個公號併發文,只是為了「騙」家人乖乖戴口罩,結果誤打誤撞雙10w+。雖然消息不知真假,不過時至今日,該公號確也再沒發過其他推文。

  

  這些內容沒有必然的關聯,但觀者無不為這魔幻的網際網路世界心生感慨。

  在這個特別的時間段,他們之中有的是在迎合大眾的無聊,有的借用枯燥的口吻表達痛點,有的是在裂縫中的線上求生,有的可能是在記錄世界,嘗試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

  網友圍觀它們可能也跟無聊有關。據新榜的疫情大數據分析及疫情下的行業觀察,都表明疫情期間人們對內容消費的需求有明顯提升。此外據B站數據,1月23日-2月5日期間,B站帶有「無聊」標籤的視頻播放量迎來爆發性增長,雙周環比漲幅高達306%,同時帶有「無聊」和「搞笑」的視頻漲幅達到905%。

  不在無聊中爆發,就在無聊中消亡。

  不過也不完全是因為無聊。宅在家這件事,其實真沒那麼閑。線上辦公的人捧紅了在線辦公協同工具,線上網課的人把某些App刷成了歷史最低分,線上被動空閑的人都在為下個季度的生計擔憂。與其說是無聊,不如說只能宅在家中足不出戶帶來的未知忐忑需要適當的出口來宣洩。

  對於觀眾來說,短視頻直播可能是2020的網際網路時代下最特別的表達方式。人們用圍觀表達態度,用彈幕站隊同好,用無聊抵抗無聊,用荒謬消解荒謬。

  回過頭看,這些爆款也終將會像其他爆款一樣,在時間中快速流逝,連同故事主人公一起被捲入舊聞的版面。但重要的是我們都能夠保持清醒。

  圓三說,自己至今還有500多個微信好友申請沒有通過,有找他拍廣告的,也有團隊邀約,但他想等睡覺直播的熱度過去之後,再看看自己還剩下多少選擇的權利。

  「而不是這次火了,撈一筆,我不想這樣,說給我錢我不開心是假的,但更希望有人喜歡我的視頻和我這個人。」

  

  如果能借創作的內容在時間的長河裡留下隻言片語,亦或是短暫的爆發過後還篤定自己該做的事,都是萬幸。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5 03:0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