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病毒所研究生是"零號" ?傳言從這張照片開始

京港台:2020-2-17 02:17| 來源:量子位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武漢病毒所研究生是"零號" ?傳言從這張照片開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陰謀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昨天,一位曾在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求學的黃姓同學,被牽涉入新冠病毒的質疑論調中,並在傳言中被認為是「零號病人」。

  但在《新京報》採訪中,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明確表示該所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而另一位研究員危宏平——黃同學研究生導師,也在朋友圈表示,該同學5年前畢業就已離開,電話確認后目前也一切安好,「網上與此不一致的傳言皆為謠言」。

  所以如此謠傳,究竟如何三人成虎?

  開篇一張圖

  

  就是這樣一張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舊版官網圖,展示的是診斷微生物學學科組研究生信息,涵蓋2008到2013的碩士、博士研究生人員。

  頁面簡單,每位學生基本是姓名+照片+簡要信息的基本配置。

  但唯獨2012級碩士研究生「黃同學」,既沒有照片,也沒有進一步的簡要信息。

  所以為何「黃同學」獨缺?

  在這則「開篇一張圖」的傳聞中,稱「黃同學」因為意外接觸新冠病毒感染殉職,其後病毒所為了「掩蓋」故意刪掉了其相關信息。

  而且傳言認為,「黃同學」正是「消失的零號病人」

  

  零號病人?

  在流行病調查中,第一個得傳染病或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往往被標註為「初始病例」或「標識病例」,是大規模傳染病爆發的關鍵開始。

  一直以來,快速找到傳染病中的零號病人,對於病毒判斷和治療,以及疫情控制都十分關鍵。

  比如零號病人確認后,可以進一步鎖定傳染源——找到潛在的中間宿主,也能找到病毒主要傳播方式,並且掌握更詳細的潛伏周期等等。

  但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即便抗疫和科研進展都在加速推進,關於此次疫情的「零號病人」鎖定,始終沒有明確突破。

  目前新冠病毒記錄在冊的最早患者,被認為是12月1日出現癥狀的武漢市民。

  在1月24日《柳葉刀》的論文中,包含金銀潭醫院副院長等人在內的論文作者在文章中指出,這位患者的家人都沒有出現發燒或呼吸系統癥狀——也就意味著不太可能是他造成大規模傳染。

  因此這位12月1日的病患,並沒有足夠證據可以將其鎖定為此次疫情的零號病人。

  而零號病人留下的待解謎題,現在被藉由黃同學照片「缺失」,強行聯繫在一起。

  

  「病毒人造」陰謀論之變種

  在這則傳聞中稱,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黃同學,因為意外接觸到新冠病毒——病毒箱傾覆,直接感染並不幸「殉職」。

  其後病毒所為了掩蓋該事件,快速毀蹤滅跡,且沒有謹慎處理感染源,進一步造成殯儀館員工感染,並大規模傳播開來。

  傳言還「邏輯自洽」地解釋稱,這也讓另外兩件事說得通:

  是為何找到零號病人變得如此困難,且之前被鎖定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現場,在疫情宣布后被快速清理——進而再難進一步調查取證和分析。

  比如專家管軼就說,海鮮市場被快速封鎖洗地,「犯罪現場」沒了,沒證據就不能破案。

  也讓1月24日《柳葉刀》論文中的細節「說得通」。

  還是在這篇論文中,前4位發病的病人,有3位都跟海鮮市場沒有關係。

  而在早期的41例患者當中,確定有14例沒有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

  所以也是此次「蝙蝠是自然宿主 → 野味是中間宿主 → 華南海鮮市場是病源地」的一般判斷邏輯中存在漏洞的原因。

  

  歸根結底,認為「黃同學是零號病人」的傳言,實際上是「病毒人造」的進一步變種。

  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一來,一直有陰謀論一方認為,最初新冠病毒,並不是來自自然界,而是人類實驗室。

  最初是因為SARS病毒的研究,其後造出了與SARS同宗同源的「新冠病毒」,最後這個病毒意外流出,導致災難。

  而且因為這種陰謀論調,SARS研究中功勛卓著的科學家石正麗,一度被推上風口浪尖,又因為其參與美國科研機構主導的人造冠狀病毒研究——SARS研究後續(石正麗因為提供數據和樣本被列為作者)、2019年入選美國微生物學會會士,於是陰謀論者甚至進一步質疑石正麗的動機。

  這也引發了石正麗更加言辭激烈的回應,不僅事關學術名譽清白,更事關人格和愛國指控,進而有了「以性命擔保此次新冠病毒與實驗室無關」的回應。

  但對這種陰謀論論調諷刺的是,一方面有人認為是美國搞的生化武器——「瑞德西韋就是解藥」,另一方面美國軍方代表卻公開質疑,新冠病毒是太平洋這邊搞的生物武器,只不過意外泄露而已。

  總之抗疫當前,太平洋兩岸都有人因這樣的論調而沸騰。

  石正麗及黃同學研究生導師回應

  傳聞聳人,三人成虎。

  越傳越神之際,石正麗和黃同學的導師——危宏平明確回應了。

  

  在接受《新京報》採訪中,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新發傳染病中心主任石正麗,以及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都表示:

  對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黃同學的女研究生並不掌握,但可以保證武漢病毒所目前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石正麗還表示,這一看就是假新聞。

  她可以保證的是,「包括研究生在內,我們所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

  但也有網友追問,為啥石正麗和陳全姣對「黃同學」的回應是「並不掌握」?

  因為所謂的「黃同學」,並非上述兩位研究員的研究生。

  

  黃同學的研究生指導老師,是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新發傳染病中心副主任危宏平

  危宏平目前已經在個人朋友圈闢謠:

  我近2天接到許多電話或郵件,諮詢曾在本組學習過的黃同學近況,我是她導師,黃同學2015年7月碩士順利畢業后就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經與她本人電話確認,目前黃同學身體健康,一切安好!網上與此不一致的傳言皆為謠言。因抗疫工作繁忙,恕不再一一解釋!

  傳聞漏洞

  此外,更多關於該則傳聞的漏洞也被網友列出。

  首先是「黃同學」的信息。

  根據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發佈於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薦免試碩士研究生擬錄取名單公示》披露,黃同學為西南交通大學微生物學本科畢業,2012年免試成為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

  而在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期間,黃同學於2014年碩士論文開題通過,指導導師是危宏平。

  

  根據公開學術論文,黃同學有一篇2014年9月參與的論文,危宏平是通訊作者。

  論文題為:

  Degradation of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biofilms using a chimeric lysin

  地址: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08927014.2014.905927?scroll=top&needAccess=true

  從課題來看,跟所謂的冠狀病毒研究沒啥關係,也不在石正麗相關小組,在石正麗團隊的歷年論文中,也從未出現過黃同學的名字。

  也能解釋為何石正麗被問及黃同學名字時,給出的回答是「並不掌握」。

  另外,對於「開篇一張圖」的直接導火索,也有網友進一步發現,該網頁建立日期是2015年9月20日,但根據危宏平的回應,「黃同學」在2015年7月就已畢業。

  

  關於「黃同學」的相關資料缺失,也有可能是網站維護人員缺乏其資料——從其他同學的資料來看,從照片到資料,也都非常簡單,甚至是簡陋,不像是統一要求。

  第三,從新冠疫情回溯數據來看,海鮮市場依然是最核心的大規模傳染地,而陰謀論中的「病毒所」卻幾乎沒有感染案例曝出,這種病毒傳播的「捨近求遠」,不科學。

  最後,還有陰謀論經不住考驗的根本原因:

  瞞不住。

  按照陰謀論的「證據」,在病毒泄露開始,發生的環境和場景,就不是一兩個人的事,要瞞天過海,得讓多少人整齊劃一保持同一套「謊言」?

  這一方面是挑戰巨大,另一方面低估了科研人員的實事求是的科學素養和道德標準,更低估了人類賴以進步的良知。

  更何況新冠病毒相關數據,目前已經被全球多個團隊完成基因組測序,人造泄露,還得堵住這麼多團隊的悠悠之口。

  太難了,幾乎不可能。

  所以這套陰謀論,基本經不起推敲。

  

  尋找零號病人很關鍵,也很難

  當然,也有上述傳言的支持者會說:那為啥零號病人一直沒有進展?

  原因很簡單,找到零號病人,很難。

  先不論此次新冠病毒在武漢的一系列現實情況。

  從新加坡找零號病人的過程,也能看出過程之不易。

  1月20日到22日,來自全球各地的109名員工齊聚新加坡君悅酒店,參加英國氣體分析儀器公司仕富梅(Servomex)的內部會議。

  其後,該公司分別有馬來西亞、韓國、英國等員工在此次活動后被感染。

  而如何在這樣一個看似範圍有限的活動中鎖定「零號病人」?

  至今沒有答案。

  

  因為除了參會者,酒店內清潔工、招待等都可能是潛在傳播者,於是即便時間、地點和人數看似規模有限,但新加坡方面依然表示,追查零號病人依然困難,甚至有可能永遠也找不到。

  而隨著新冠病毒研究深入,這個病毒的「狡猾」特性也被逐漸發現。

  其潛伏周期之長、傳染方式多樣(直接傳播、接觸傳播,糞口傳播)、發病癥狀之不明顯(超一半早期患者不發熱)、引發病症之多樣——除了肺,還有肝和腎臟睾丸等……

  也導致找尋鎖定「零號病人」的工作更加艱巨。

  不過,也不意味著抗疫一線的科學家們沒在努力。

  畢竟找到真正的「零號病人」,對於新冠病毒疫情抗擊的最後勝利,助益良多。

  但也得知其不易,多些理解。

  見風就是雨,會讓同樣身處抗疫一線的科學家們既要承受加班加點的身體壓力,還要經受傳言帶來的心理壓力。

  你說呢?

  註:出於個人隱私考慮,「黃同學」全名在此隱去。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7:5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