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貼:"警察同志,疫情查得太嚴了,我來自首了"

京港台:2020-2-16 13:44| 來源:周沖的影像聲色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熱貼:"警察同志,疫情查得太嚴了,我來自首了"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疫情排查太嚴了。「你是誰?」「從哪來?」「到哪去?」三個哲學命題,成了疫情排查三題,也成了逃犯們的奪命題。回答不上來?可疑。還是回答不上來?隔離!於是,逃亡多年的罪犯受不了了,一個個跑出來投案自首。

  

  「疫情防控太嚴了,無處可躲……」潛逃11年的殺人犯葛某華說。早在2009年10月26日,葛某華夥同他人,在葉縣持刀傷人,致一死一傷。

  

  之後逃竄11年。疫情爆發后,警方加大了對煤礦、工地、旅館等地的排查。遍地都是卡點。想闖村口?大爺手持關公大刀,一個可疑人員不放過。

  

  借口走親訪友?一掃帚打回去。

  

  想偷溜?路都給你挖沒了。

  

  想混進人群?想得美!人家新娘子都是一個人進村的。

  

  連一條狗走在路上,都要被盤問。何況你一活生生的人。

  

  葛某華沒有身份證,找不到工作,身上沒錢,連續幾天吃不上飯,也睡不好覺。簡直想死......

  

  1月底,他慌不擇路,亂竄一氣,逃至309國道臨汾古縣段。

  

  結果抬眼一看,執勤民警正在路邊,核查過往人員。他驚慌失措,溜到高速路橋洞下,再也不敢動。當晚,他就在橋洞下睡了一晚。

  

  疫情中,天寒地凍,天羅地網,確診數據飈升......這日子沒法兒過了。第二天,也就是2020年1月31日,他向警方投案自首。警方問:「為什麼自首?」葛某華低頭,嚅嚅道:「過不去了......」

  

  實在不好意思,寫到這裡真的超級想笑......

  

  笑完又覺得特別驕傲。壯哉我中國!大災當前,整個國家的男女老少千家萬戶,全部參與防控。那效果,可真不是蓋的——小到病毒,大到逃犯,一個都逃不掉。

  

  無獨有偶,在這樣一絲不苟的防疫布控中,兩天後,又逼得一名逃犯生無可戀,自首了。2月2日,重慶市榮昌區,一男子走入警局。

  

  此人姓李。2015年,李某因涉嫌販毒,被四川西昌警方通緝。這可是大案。最少是無期,甚至是死刑。

  

  後來李某逃竄。潛逃5年後,因為疫情,他被逼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沒辦法了,主動來到警局。「現在查得太嚴了,都不敢在外面亂跑......」「警察同志,我要自首。據警方稱,逃犯見到警察后,說著說著,竟痛哭起來。他說太難了。疫情下,飯也沒得吃,覺也沒得睡,無處可去,無處可逃,已成了一驚弓之鳥+喪家之犬。熬到後來,只有自首一條路可以走了!所以有人說,這一次全民防疫行動,不僅殺病毒,還將其他毒物,也意外掃了一輪。狂點10086個贊!疫情爆發后,好久沒這麼爽過了......

  

  2月11日,山東德州,也有一名竊賊自首。

  

  此人姓楊,逃亡五年。2009年因搶劫,被判有期徒刑。後來出獄。2015年,他再次作案。之後逃竄。疫情爆發后,各地防控滴水不漏,蒼蠅都無法容身。楊某藏身的地方,經常有人來盤查。

  

  盤了一波又一波,問了一輪又一輪。這日子,簡直了!!原本就焦慮緊張的楊某,更是戰戰兢兢。走又不行。小區出不去。留又不行。怕被抓。實在是太煎熬了,跑到警局自首。

  

  瞧!疫情雖可怕,防疫行動卻是收穫大大的。雙管齊下,左控病情,右打逃犯,成果極其可觀啊。

  

  2月7日,一個網上詐騙犯也投案了。他姓范,38歲,河南商水人。2015年,他假冒白富美,進行網路電信詐騙,涉案金額4000萬元。之後逃竄。

  

  2017年,他被河南省郟縣公安局,列為網上在逃人員。這是一個很難纏的罪犯。為了避開搜查,他「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

  他騎著單車,連夜從山西晉城出發,不走大路,專騎200多公里的小路,到達山西翼城。

  

  可見也是狠人一枚。但他沒想到的是,到了翼城,卡點更多,民警巡邏更勤。他沒有地方住,吃不了飯,坐不了車,大家一看到他是外來人,防禦極嚴,根本不讓靠近。這下子,再狠的人,也被逼得走投無路,天天心驚膽顫。「還是進監獄躲躲吧,外面實在不安全。逃了三年,2020年2月7日,范某投案了。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你能夜奔兩百里,但你能在全民防控中動一步?

  

  另一名投案的罪犯,所犯罪行很......陰森:盜竊屍體。此人姓邱。陝西神木人。你可能想問,盜去做什麼?賣給人配陰婚。

  

  事情是這樣的,2016年4月,邱某偷了一具屍體,賣到神木縣,獲利5000元。陝西省吳起縣公安局馬上立案偵查。2016年5月,邱某被列為網上逃犯。2020年,邱某逃到巴彥淖爾市烏拉特中旗。可沒想到,疫情此時爆發,當地公安部門大排查。他沒有身份證。在疫情防控檢查時,只有找各種理由逃脫,終日東躲西藏。最後,因防疫卡點無處不在,盤查越來越嚴密,邱某寸步難行,於2月11日投案自首。寫到這兒,真是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不怕鬼神的罪人,竟因一隻蝙蝠聞風喪膽......看來「風水」連年轉。去年,歌星是逃犯的煞星;今年,疫情是逃犯的剋星。

  

  我扛不住了,我要去監獄躲一下病毒......」一個姓曾的逃犯,也在這次疫情中崩了,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2019年9月,曾某因涉嫌組織賣淫,被廣東省汕頭市警方列為網上逃犯。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后,他關在家裡,憋瘋了。感覺自己雖不在監獄,勝似在監獄。2月13日,他向警方自首。「現在查得太嚴了,哪也去不了,在家就跟坐牢一樣,我受不了啦……警察同志,我要自首!

  

  就這樣,防疫搜捕一起上,掃黃掃毒一起抓。一石二鳥,一箭雙鵰。高!還在逃的其他犯人,別跑啦,外面很危險,再跑命就沒了。自首了,量刑適當從輕,可能還留得一條狗命!

  

  聊到這裡,大家一定想到了另一種團伙:傳銷集團。這些人進入團伙后,一個接一個被洗腦,往往很亢奮,也很能「吃苦」。但疫情可不是一般「苦」。1月24日,因小區封閉,沒有食物,疫情排查太嚴,武漢一傳銷團伙自首。

  

  在此之前,為了躲避社區排查,他們白天不出聲,晚上不開燈,造成無人居住的假象。

  

  但千躲萬躲,躲不過飢餓啊。

  

  

  

  

  

  沒有了食物,吃不上飯,人人都快崩潰了。「老師」再說什麼「國家形勢」、「一帶一路」、「經濟第幾級」,都比不上一個「吃」字的誘惑大.......加上社區人員排查太嚴,很多人很不爭氣地「思想鬆動」了,「落後」了,想到了自首。

  

  後來有一對男女,以去超市買東西的理由逃出來,向值守人員投案。

  

  警方進去一看,嚯,一個傳銷團伙。

  

  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警方就將這個窩點一鍋端了。

  

  昨天情人節,又有一逃犯自首。湖北十堰丹江口,一男子蹲在派出所門口,灰頭土臉,衣衫襤褸。這人誰呢?強姦嫌犯梁某。

  

  2018年5月底,梁某涉嫌強姦,畏罪潛逃。6月,他被列為網上逃犯。逃竄期間,他一直「活在恐懼中」,住窩棚,靠拾荒為生,不和任何人接觸。疫情來了以後,處處排查嚴密,他沒通行證,又怕人問身份,問行蹤,只有到處躲藏,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餓得頭昏目眩心發慌。

  警察盤問他時。他哭喪著臉說:「現在查得太嚴了,警察同志我自首吧!以上這些,應該都是疫情之下的好消息之一了。嚴防死守下,湖北以外的省份,肺炎新增越來越少。也因為這樣的嚴防死守,犯罪率明顯下降,逃犯自首率直線升高——畢竟,不明身份的人,正被全民防禦,全民抵制,全民舉報,逃犯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這也是歪打正著的好事兒。相信接下來,我們還會聽到各地出現逃犯自首的消息,尤其是湖北地的。最後有一個不當的設想——進監獄以後,新犯人坐在大家面前。裡面的人問他:「你逃了這麼多年,怎麼進來的?這人沉默了一會兒,望了望天:「說來話長,一切都要從一隻蝙蝠說起......」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3-31 19: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