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后的5個瞬間:搶購與恐慌,堅守與逆行

京港台:2020-2-14 18:37| 來源:澎湃新聞網 | 我來說幾句

武漢"封城"后的5個瞬間:搶購與恐慌,堅守與逆行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千萬人口級的中部特大城市武漢,自1月23日凌晨宣布「封城」至今已23天。

  新型冠狀病毒考驗著感染者身體的抵抗力,也考驗著一座現代城市的應急運行能力。

  「封城」在一定程度上給武漢經濟按下了暫停鍵,全部聚焦於抗擊「新冠肺炎」這個病毒疫情。

  一度出現的確診難、住院難,同時沒有特效藥……求助和呼喊,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醫院超負荷運轉、物資緊缺、調度緊張……武漢的行政運營質量與效率,也成了關注的焦點。

  然而,在疾病、困難和挫折交織面前,人類最高貴的道德情感,也在這座封閉的城市中,全面展示。

  大年三十夜起,全國各地的白衣天使們開始了最美「逆行」。「不計報酬,無論生死」,短短八字,是他們勇敢無畏的寫照。

  同時,進入這座城市的,還有來自全國各地帶著愛和溫暖的口罩、防護服、蔬菜、水果、豬肉等等。

  武漢不言放棄,當地的志願者、最基層的普通工作者、積極樂觀應對病痛的感染者,他們的行動證明這座城市必將戰勝疫情。

  2月14日,是國務院辦公廳同意湖北春節假期延長后的最後一日。自「封城」至今的21天里,武漢發生了什麼?澎湃新聞梳理了這座城市這些天里的五個重大瞬間,是為念,亦為鑒。

  1月22日 「封城」首日的搶購與恐慌:

  「那場面,顧不上拍照」

  「封城了,武漢全市交通暫停運營,武漢市民不要離開武漢。」1月23日凌晨,收到這個消息時,李傑幾乎是猝不及防。他沒想到,病毒會讓這座城市作出如此重大的選擇。

  雖然,早在1月20日時,鍾南山院士接受央視採訪確認,自2019年12月以來瀰漫在這座城市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肯定人傳人」。

  李傑仍然沒意識到問題會如此嚴重。當日,武漢市最新通報的感染者急劇增加到136人;另一個對他來說更密切的消息是,21日(臘月二十七),公司正式放假了。

  李傑是央企下屬單位的一名員工。和大多數辛苦工作一整年的中國人一樣,他太期待這個與妻兒團聚、舉國同慶的假期。

  彼時的武漢,仍是一片尋常景象。

  1月18日,武漢百步亭社區舉行了一年一度的「萬家宴」。1月21日,湖北省舉辦2020年春節團拜會文藝演出。

  1月22日的「封城」通告,讓與新冠肺炎有關的所有「雜音」全部停止,整個城市的道路安靜下來;涌動於市面的,變成了市民的焦慮和緊張。

  在後來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武漢市長周先旺對封城決定曾如是表示,「馬國強(原武漢市委書記)說了,我們承擔什麼責任都可以,革職以謝天下,只要把疫情控制好,我們都願意。」

  和很多人一樣,在宣布「封城」到正式封城的10小時內,李傑也思考過是離開還是留下。但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武漢人,李傑找不到離開的理由。「有朋友一月十幾號去了香格里拉,和當地人發生了摩擦。我們去外地,會有生存空間嗎?」

  

  李傑在社區醫院做志願者。 本文圖片均為李傑供圖

  在3日後的1月26日晚,湖北省政府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周先旺表示,封城時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還有900萬人留在城裡。

  留在城裡的李傑,估計很多年後都不會忘記,「封城」首日的「搶購」場景。

  「大家什麼都顧不上,購物車裡只要自己能夠拿到的一切,生鮮、糧油、食品、飲料……全部搶購一空。」2月12日,李傑對澎湃新聞說,在恐慌情緒下,他甚至沒拍下一張當時情景的照片,「那場面,是顧不上拍照的」。

  儘管,這天臨近中午武漢市發出通告:「目前,武漢市大宗商品、食品、醫療防護用品等儲備充分、供應順暢」,並提醒,「不必囤積,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費」。

  在蔓延的新冠肺炎傳染情緒之下,李傑成了家人與外界接觸的活體橋樑。他把搶購的物資分成了兩份,一份送給住在岳父母家的妻兒,一份送給自己的父母。擔心到外面跑,可能傳染病毒。李傑讓家人都好好獃著,絕不出門,由他一人騎著共享單車跑腿。

  「封城前我妻子帶孩子住在岳父家,我住自己父母家,封城后,我們兩僅僅相隔2公里,但是我也沒進岳父家門。每天買了東西送到門外,然後打電話要他們去拿。周圍一個人感染,全家遭殃的情況多。」李傑說。

  大年三十,李傑過了結婚之後唯一一個與妻子分開的春節。

  

  李傑在社區醫院做志願者。

  1月24日 年三十,8萬醫護的堅守與逆行

  「不計報酬,無論生死」

  在這個全中國多數人都因害怕感染而閉門不出的大年夜裡,有一群人卻向病毒邁進,在夜色寒風中「逆行」,守護在病人身邊。

  大年三十這天,疫情開始兇猛:截至2020年1月24日24時,武漢市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572例;死亡38例。

  武漢各醫院發熱門診擁擠的病人畫面、視頻刷屏網路,也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

  此時的武漢醫療機構,已經不堪重負。

  彼時,確診新冠肺炎的第一步,是拍CT。一名37歲的武鋼總院CT室醫生曾這樣向《燃財經》描述他的工作:「去年12月底,我們醫院就發現了第一起疑似病例,到了1月初,疑似病例越來越多,一開始一晚上能發現4-5例,過了兩三天,一天能到20多例。平時我們24小時一般接診60-80人,到了1月中旬,每天都要接診三百多人,有時候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但我們沒什麼可抱怨,因為武漢所有的醫院都是這樣。」

  這位醫生說,大年三十晚上,坐在他旁邊的醫生被感染了,他的上級副主任醫師頂上了。

  在大年三十接受澎湃新聞採訪的武漢市普仁醫院感染科醫生表示,自12月中旬以來,每班超12小時的工作負荷,讓他們忘了24日是除夕。

  大年三十這晚,武漢醫院有醫生們吃餅乾、速食麵等簡單的年夜飯,刷屏朋友圈。據長江日報報道,在這個特殊的除夕,武漢地區約8萬名醫護人員仍在堅守崗位。武漢市第六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一病區護士長馮瓊已經20多天沒有回家。

  夜色中,武漢版「小湯山」火神山醫院開始施工,端著盒飯的工人們,邊吃著他們的年夜飯,邊笑著對鏡頭說:保證完成任務。

  這一夜,從千里之外風雨兼程趕到武漢的,還有北京、上海、廣東、四川醫療隊及空軍、陸軍、海軍軍醫大學等多地多批支援湖北的醫療隊。根據國家衛健委的部署,每批醫療隊為135人左右。

  實際上,自武漢疫情出現以來,全國多地的白衣天使們就主動請纓,馳援武漢。如1月23日,原第一軍醫大學赴小湯山醫療隊全體隊員,向南方醫院黨委發出了摁著24個紅手印「請戰書」。曾於2008年遭受地震的四川省,當地媒體報道,早在1月21日下午,多家醫院的醫務人員就主動要求到一線去,並寫下悲豪的八字:「不計報酬,不論生死」。

  而四川醫療隊副隊長、四川省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黃曉波,在真正進入武漢紅十字會醫院時,一定會對這八個字感同身受。「1月26日該院300多名醫護人員,有30多名住院,30多名被隔離,近1/6的醫護人員沒辦法上班。堅持上班的都缺防護服。誰也不知道自己會否是下一個感染的人。」他在財新網的口述報道中寫到。

  在後來的2月7日,國務院召開的新聞發布上,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援助武漢的醫護人員達到了1.1萬多人,其中3000多名醫護人員都是重症專業的,全國最強、水平最高的重症救治專家團隊就在武漢指導、會診、巡診。

  在外部援助源源不斷輸入武漢之時,武漢政府於1月25日宣布,在早期兩家定點醫院和61家發熱門診的基礎上,分批共徵用24家綜合醫院,臨時改造成為發熱病人收治醫院。疫情防控變得愈加緊張。

  與此同時,24日16時,武漢發布通告——全員排查發熱病人,分類安排發熱病人。通告明確,各區要統一安排車輛將有需要的病人,送達指定發熱門診就診,不得以任何理由拒收病人。25日下午,武漢再次宣布,從次日零時起,所有醫院發熱門診24小時接診。發熱病人中確診和高度疑似新型肺炎的患者,醫院必須「應收盡收」。

  1月27日 求確診!求住院!

  「一盒難求」

  新冠肺炎全國疫情的數據圖顯示,武漢新冠肺炎的疑似病例從1月24日起陡然增加到了1月26日的近4000例。確診病例從1月26日24時到1月27日24時,從698例陡然增至1590例,並在後來持續保持上升趨勢。

  「方艙醫院建成之前,整個門診每天都人滿為患,床上住滿了患者,走廊過道上也塞滿了患者。疑似病例和普通發熱患者混雜在一起,病人和陪護的家屬擠在一起。」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三家定點醫院之一、武漢肺科醫院的一名護士在後來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說。

  武漢一位在醫院工作,但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的女士告訴澎湃新聞,定點醫院就診艱難。比如拍CT,早上開始排隊,要排到晚上才能拍上。有人為了白天能排上,從半夜開始排。至1月底,她去另一家醫院就診時,取了一個號,前面顯示還有147人。

  1月26日,澎湃新聞記者收到了武漢青山區市民夏女士一家七口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而無法獲得救治的求助。兩周前,夏女士的婆婆最先出現身體疼痛癥狀。她和丈夫與家中雙方父母都去做了CT檢測。結果發現公婆、父母及丈夫的肺部均已感染或病變。

  公婆和丈夫三人病情嚴重,在武漢市第九醫院隔離治療,父母在另一家醫院輸液治療。因多數醫院沒有確診是否感染新冠肺炎的試劑盒,所以她家人只以「疑似新冠肺炎」被收治。

  據夏女士講述,1月25日,她帶著已開始乾咳、發燒的三歲孩子到武漢市兒童醫院治療時,因家裡多人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被拒收。而她本人也出現了咽痛、心悸、肌肉酸痛。

  夏女士的情況並非個例。李傑記得,差不多從這個時候開始,朋友圈被各種沒有檢測盒子、沒法確診、沒法住院的求助信息刷屏。

  

  李傑朋友圈的求助信息

  「同事的岳母,真實!緊急!求助!!!」

  「一位武漢同事求助,他媽媽高燒咳嗽……」

  李傑默默地幫忙轉發,「我一個朋友,求助時他媽媽就不行了,大概率就是這個病,沒確診,沒住院,過了一兩天就去世了。

  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一時成為武漢全城最稀缺的東西。據財經雜誌報道,一位定點醫院的科室主任稱,醫院門診一天有120名左右發熱病人,其中大約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終被收住院。

  與一家醫院動輒爆增數百的病人相比,檢測樣本能力卻只有一日數十。據長江日報報道,1月22日到27日,武漢全市檢測能力從每天200份提升到每天2000份。

  在媒體的公開報道中,一方面,高度疑似病人無法確診,無法入院,多人因未得到及時治療而去世,另一方面,疑似病人來回在醫院和家裡兩頭跑,有的就成為了移動的病毒感染源。

  隨後迎來的好消息是,核酸檢測能力開始大幅加強。據長江日報消息,1月28日,武漢市在現有10家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機構的基礎上,還要增加8家檢測機構。後續核酸的日檢測能力,至2月7日,提升至6000-8000份。

  然而,控制疫情需要的不僅僅是檢測盒子。2月5日,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做客《新聞1+1》欄目時表示,「並不是所有患病的人都能夠檢測出核酸呈陽性,而且核酸對於真實病例的檢測率不過30%至50%。」

  和盒子一樣艱難的,還有在應急狀態下,醫療資源的合理調配和行政體系的高效運轉。

  

  

  李傑和朋友們的聊天截圖。

  2月1日 稀缺的口罩與防護服

  「痛心、內疚、自責」

  各種捐贈紛至沓來,似乎「口罩都到了武漢」,但武漢多家醫院仍陷在物資匱乏的困境之中。

  1月23日,湖北省中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湖北省兒童醫療中心、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等8家醫院相繼發出公告,向社會各界各界徵集捐贈以下防護物資:護目鏡、N95口罩、外科口罩、一次性醫用口罩、醫用帽、防護服、手術衣、防衝擊眼罩、防護面罩等物資。這些物品均存在數千至數萬以上缺口。

  這8家醫院向社會求助,實在是到了醫院人員在病毒面前將要「裸奔」的境地。

  1月24日,武漢一家三甲醫院醫生告訴澎湃新聞,進去(病房)之後(爭取)不出來,少吃少喝,甚至不吃不喝,因為出病房后,就要重新換防護服,這樣消耗太大。

  還有的醫生,為了節約防護服,穿上了尿不濕。此外,在網路上,人們見到有醫生用雨衣、垃圾袋當防護服、泳鏡當護目鏡,裁剪外科手術服製作口罩。

  愛心籌集的捐贈物資,不僅僅由於武漢「封城」,無法直接到達「不計生死」的白衣天使手上。

  當日,武漢協和醫院一則「不是告急!是沒有了!」再次刷屏網路,醫院求助了,急需醫用N95口罩、防護服、隔離服、防護面罩帖。

  1月29日,湖北紅十字會在一次分配捐贈物資引發爭議。隨後2月1日,湖北紅十字會表示,對物資分配中存在的問題深感「痛心、自責和內疚」。

  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湖北省新華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張繼先1月30日接受長江日報記者採訪時,介紹了其一個月前最早發現這種疫情苗頭的經過。張繼先於12月26日上午接診第一例病毒性肺炎病人,12月29日,其醫院將類似7名病例上報給省、市衛健委疾控處。而當日下午,湖北省市兩級疾控處快速反應,指示武漢市疾控中心金銀潭醫院和江漢區疾控中心前往醫院,開始流行病學調查。隨後,在竭盡全力應對眾多湧向醫院的病人,並看著同事感染和逝去時,張繼先「把一生的眼淚流光了」。

  2月1日、2日,中國紅十字總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梁惠玲與民政部副部長王愛文分別率隊趕赴武漢,指導湖北紅十字會慈善捐贈工作。

  2月4日湖北省紀委公布,對湖北省紅十字會三名領導進行處分,專職副會長被免職。調查結果稱,湖北紅會在此次疫情期間,接收和分配捐贈款物中存在不擔當不作為等失職失責問題。

  2月5日,長江日報稱,4日下午,武漢市紀委監委發布關於武漢市防疫應急物資儲備倉庫違規發放口罩問題處理情況的通報,決定免去夏國華武漢市統計局黨組成員、副局長職務,並給予其黨內嚴重警告、政務記大過處分;對武漢市發改委黨組書記、主任,市統計局黨組書記、局長孟武康和武漢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黃志彤予以誡勉談話。

  通報還表示,紀檢籍貫嚴肅查處疫情防控中違反工作紀律、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以及失職瀆職、冒領挪用款物等突出問題。

  1月31日晚,華中科技大學北加校友會發布消息稱,當天重達2.5噸的應急醫療物資從舊金山飛躍太平洋抵達武漢協和醫院,由武漢加油行動武漢分隊的志願者親手交付到醫護工作者手中,其中包括目前急需的20萬支醫用外科口罩、2.75萬雙醫用手套及4000件防護服。

  國內各地群眾、海外同胞紛紛向武漢捐資捐物的同時,國家工信部也相應地採取了應對措施和優惠政策,醫用防控物資生產企業相繼復工復產,物資緊缺的局面稍有了緩解。

  2月8日 新生與期待

  「這個城市病了,但我仍然愛他」

  「所謂英雄,就是每一個微不足道,堅守著正直與善良生活的人。」法國作家加繆在《鼠疫》中如此寫到。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月3日,54歲的武漢志願者何輝走了,病因是新冠肺炎。自實行交通管制以來,武漢有一支規模超千人的志願者車隊,奔波在武漢街頭,義務接送醫護人員,被稱為「武漢擺渡人」。何輝正是這些志願者中的一員,從除夕到正月初五發病,他用勇氣和熱情,化解部分人員的出行難題。

  而在武漢,千千萬萬個像何輝這樣的人,將疫情下的惶恐轉化為戰勝疫情的勇氣和決心。

  2月2日,10天建成、承載期盼的武漢火神山醫院,正式移交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管理使用。

  3日晚,武漢市連夜建設三所超過4000張床位的「方艙醫院」,用於專門收治確診的輕症患者,隨後又擴至容至11家萬餘床位。

  4日,首批45名患者入住火神山醫院。武漢發布疫情防控期間在外人員返漢工作實施方案。

  5日,國家衛健委宣布,武漢新增疑似病例達到高峰2071例。當日,武漢政府宣布了一項舉措,全面排查「四類人員」(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發熱患者和密切接觸者),實行社區醫院分級診療,網格化管理。

  這一日,何輝曾經的下屬李傑,作出了一個重大決定:像何輝一樣,去當一名志願者。

  

  李傑和社區醫院醫護人員合影

  「城市生病了,但我仍然愛他,總要為他做點事情。去當志願者,當然有感染風險,但城市不好了,這個家都沒了。」他解釋。

  6日一早,李傑來到橋口區漢水橋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醫生護士一起,接待發熱病人。社區醫護人員只有一層薄薄的一級防護服,但仍然穿著很不舒服。第一次長達6小時穿著防護服,讓李傑震撼,「在電視里看過報道,但沒有感同身受,6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很難過」。

  「在個社區醫院有五十多名醫護人員,每天要接待七八十名患者,約有五六十人是疑似新冠肺炎。社區醫院醫生冒著感染的風險,近距離用試紙給患者取樣,然後寄出去做檢測。現在社區的接診量,是平時的三倍。我盡量幫他們做點體力活,量體溫,搬捐贈物資等。」李傑說。

  2月7日,一家7口均疑感染新冠肺炎的夏女士告訴澎湃新聞,4日上午,年逾六旬的父親在住院治療期間「突發重症」搶救無效離世,當日她終於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等來一個床位,隨後,三歲大的孩子在核酸檢測呈陽性后,在兒童醫院治療。好消息是,公婆和丈夫的身體逐漸好轉。

  長江日報報道,9至11日武漢新增確診病例數實現三連降,降低了近43%。

  截至2月13日,湖北宣布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例,其中武漢新增13436例,武漢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2994人(含臨床診斷病例12364例),累計病亡1036人(含臨床診斷病例病亡134例)。病例增加的原因,是湖北將此前臨床診斷的13332例,納入了當日確診病例數進行公布。

  當日,中央對湖北省委主要負責同志職務進行了調整。應勇任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同時,王忠林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不再擔任武漢市委書記職務。

  李傑2月12日晚告訴澎湃新聞,現在社區醫院的接診量在下降。10日,武漢宣布「封戶」,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四類人員的收治和隔離工作仍然很大,下一步,他打算到社區去幫忙。

  「我表妹在疫情比較嚴重的社區當書記,每天看她朋友圈發的工作情況,對我觸動特別大。我想,現在社區肯定很缺人手。」

  連著這一兩天,陸續有患者康復走出方艙。在方艙醫院內,努力康復的輕症患者們在一些護士的帶領下,跟隨著音樂的旋律,跳起了已經很久沒有跳的廣場舞。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5 02:5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