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時期第一毒樓!密集型傳播是怎麼造成的?

京港台:2020-1-29 00:25| 來源:雙極房地產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非典時期第一毒樓!密集型傳播是怎麼造成的?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03年的香港,一個叫做淘大花園的小區,總計有331名患者感染非典,死亡42人,是全球著名的非典重災區。

  而在這個社區中,有一座毒樓:淘大花園E座。在2003年4月15日前的321名患者中,有41%的患者居住在E座,最終的42名死難者中,也有22名是出現在這個樓。

  究竟是什麼,讓這棟樓成為了傳播病毒的毒樓?

  在疫病面前,你的家安全嗎?面臨著被同樓其他住戶傳染的風險嗎?

  即使足不出戶,疫情能夠在同一個小區傳染嗎

  2003年的SARS在淘大花園的傳播給出了結論:可以,甚至相鄰社區都有風險。

  

  通過淘大花園的總平圖我們可以看到,淘大花園總計分為4期19棟。根據4月15日321名患者的分佈比:有15棟的住戶出現了SARS病症。

  這15棟患者的分佈具有明顯的規律性。其中E棟占患者總數的41%,位列第一。C棟佔總數的15%,B棟佔總數的13%,D棟佔總數的13%,剩餘18%的患者散布在11棟當中。

  同一個社區出現一棟毒樓,而在社區特定區位的建築也出現疫情的爆發,顯然證明了疫情是按照某種規律在樓與樓之間傳播的。

  牛津大學出版的《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臨床傳染病》雜誌在2013年12月刊登的一篇論文中,病毒甚至會在相鄰社區傳播。

  

  研究小組同時統計了淘大花園居民、周邊社區居民、以及觀塘區其他區域的發病率,分析了當初SARS在社區間的傳播規律。

  在3月14日至19日,該區域首例病源患者來到淘大花園E座的弟弟家居住。3月31日,疫情嚴重的E座就被封樓。

  這其中,3月24日至29日,是淘大花園E座疫情的集中爆發期。根據研究小組的調查,這個時期內發病人數與該區域總發病人數的佔比分別是:淘大花園76.4%,周邊社區55.3%,其他區域16.2%。

  同時,淘大花園西部和北部的臨近社區病例,遠高於東部和南部。而疫情明顯的B、C、D三棟,恰好也在毒樓E座的西部和北部。

  數據在說話:疫情能夠通過氣流長距離傳播,甚至能夠影響到距離源頭超過200米的其他社區。

  1月27日晚間,湖北日報一則「停止開窗唱國歌」的消息被大批官媒轉發,其中引用了協和呼吸科範醫生的建議:開窗唱歌會導致樓層間的飛沫飛散,具有危險性。

  隨後,這條信息也被大批網友質疑,認為是荒謬的謠言,並且指出說協和醫院呼吸科並沒有范醫生。雙極分析師在朋友圈也見到了一些媒體朋友類似的質疑。

  協和有沒有范醫生我不了解,但疫情的遠距離傳播跨樓層傳播是有前車之鑒的。

  又一個問題來了,全國的患者那麼多,為何偏偏淘大花園E座成為了毒樓呢?

  

  這個就與淘大花園E座自身的情況相關了。從樓層平面圖可以看到,淘大花園每層分為8戶,總計樓高33層。

  在當時,E座編號為8號的住戶有73%都患上了肺炎,7號有42%的住戶中招。同時10層以上的單位比例尤其之高。

  為什麼患者發病不按樓層按門牌號呢?

  根據事後的調查,淘大花園每棟建築都有8條直立式污水管,用於收集整棟樓同一編號的污水。這條直通整樓的排污管,將同一編號住戶的命運串聯在一起。

  當時淘大花園的首名源頭病人就曾經出現了明顯的腹瀉癥狀,而根據衛生署進行的問卷調查,除了發燒、發冷和呼吸急促等常見病症外,淘大花園約66%的患者都出現了腹瀉的癥狀。遠高於我們在其他數據看到的6-10%。

  大量的非典病毒順著腹瀉排入了E座的污水渠。

  難不成,樓上患者的腹瀉還能夠把肺炎傳染給我?

  目前來說,有兩種比較主要的推測。

  一個是污水管連接了馬桶、洗手盆、浴缸和浴室的地台排水口,這些裝置都有U型的聚水器,防止污水管的臭味和昆蟲進入廁所。

  可是,由於大部分住戶是用拖把而非沖水清洗地面,所以地台的U型聚水器乾涸,未能夠發揮隔氣作用。

  

  混著非典病毒的臭氣順著污水管流入了整樓居民的家中。

  你家地漏有臭味嗎?要小心了。

  在那一期間,香港政府曾經一度呼籲住戶採用稀釋的消毒水注入地台,補充聚水器的存水。

  這個推測,一定程度上解答了為什麼某些編號的房屋出現大規模疫情的狀況。

  但同時,香港絕大多數住房採取的都是這種U型聚水器,淘大花園的龐大毒性,必然是有存在其他原因的。

  這就涉及到第二個推測,調查隊發現了E座4樓污水排氣管有一道裂縫。

  污水排氣管主要作用是平衡主污水管和分支污水管之間的氣壓。泄露后,含有病毒的污水點滴就被噴出了天井,在氣壓的作用下形成了煙霧效應,數分鐘內便攀升到大廈高層並向周邊擴散。

  雖然並沒有病毒量的論證,但這大概率是淘大花園E座成為毒樓的核心原因。

  這個也是雙極分析師心存憂慮的一個問題。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有探討過,中國的社區已經開始邁入一個買得起房,修不起房的時代。

  我們所居住的社區中,樓內的管道有得到良好的維修和養護嗎?看著那些物業已經失靈的老舊小區,我們的心中畫起了問號。

  這次的病毒會因此而傳播嗎?

  值得欣慰的一點,《The Lancet柳葉刀》1月24日發布的文章中提到,截至1月2日的確診病例中,僅有約3%的患者出現腹瀉癥狀。

  其中一篇文章中,對兩個腹瀉患者的糞便樣本進行了檢測,目前糞便樣本的病毒檢測成陰性。

  也就是,截至目前為止,沒有證據顯示,這次的武漢肺炎,會像SARS一樣通過糞便傳播。

  當然,這種風險也無法明確排除。

  作為一個房地產研究者,我們最終還是要回歸一個地產問題:如果一個社區出現大規模疫情,究竟會對房價產生怎樣的影響?

  

  回顧過去30年淘大花園的交易價格記錄。在2001年,淘大花園E座建築面積462平方英尺的標準戶型,價格最高能達到132萬港幣,整體價格也都在100萬港幣以上。

  在2003年的SARS疫情當中,淘大花園房子幾乎是無法出手的。相鄰區位,即使是疫情較弱的F座,跟E座也沒有區別。

  

  目前數據可查的2003-2004年E、F座的4筆交易記錄中,價格全都被困在了80-96萬港幣之間。

  直到2005年,淘大花園的房價才重回百萬行列。

  現如今呢?根據過去一年的交易數據,淘大花園F座同樣戶型的價格已經普遍突破了600萬港幣,最高的達到了658萬港幣每套。

  E座或許是由於當初的凶名赫赫,雖然價格同樣暴漲,但仍然低於F座,停留在了500-600萬港幣之間。

  相差近百萬,這就是記憶的結果。

  這次的疫情保衛戰,很可能成為你所在社區的房價保衛戰。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7 16: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