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非典數據為參考,這次疫情到了哪個階段?(圖)

京港台:2020-1-28 14:36| 來源:DT財經 | 評論( 5 )  | 我來說幾句

以非典數據為參考,這次疫情到了哪個階段?(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作者:一動不動的DT君

  

  1960年,庚子鼠年。不斷擴大的旱情造成的全國性糧食短缺,讓中國人在一場飢荒中開始了新的一年。

  2020年,又是一個庚子鼠年,又是一場新的危機。一片驚慌失措中,中國人又迎來了一個勢必會被常常提起的春節。

  今年春節期間,「肺炎」「武漢」的搜索熱度超過「春節」「過年」,成為中國人關於2020年農曆新年的兩大回憶關鍵詞。

  

  (圖片說明:肺炎、武漢、非典、春節、過年的百度搜索指數)

  巨大的搜索量,源自於不斷上升的疫情數字。最新數據顯示,截至1月25日24時,全國確認病例1945例,累計死亡56例,尚有21556人在接受醫學觀察。

  與確診病例數據一起上升的,是普遍的焦慮與恐慌、苦澀與不安。但我們也都知道,參照已知疫情樣本,更冷靜地做好該做的事,才能真正「共度時艱」。

  我們對比整理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和17年前的非典信息,希望以此作為參照,幫助我們稍客觀地來看待,疫情現在正處於什麼樣的發展階段?作為普通個人的我們,在這場疫情中可以做些什麼?

  1

  參照17年前的非典,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治處於什麼階段?

  1月24日,普利策獎得主、政策分析師Laurie·Garrett接受媒體採訪時說:「17年前的這個時候,我正在報道那場致死774個感染者、波及37個國家的SARS疫情。所以,2019年12月12日,當我讀到武漢海鮮市場聚集性的肺部感染時,有一種驚人的相似感。」

  起因、發病機制和傳播鏈路的諸多相似之處,的確讓人一下子就把這場「禍從口出」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與2003年的非典聯繫起來。

  順著這個思路,我們整理了非典的發展時間線,從首個病例出現到病情結束過程中的諸多時間節點,找到了一些影響傳播的要素,可以為真正認識這場疫情提供一些參考。

  但在研究的一開始我們就認識到,如今我們面對的疫情要比非典「迅猛」得多。

  從累計病例的數字來看,非典的發展速度是相對平緩的:第一例報告病例之後2個月確診病例升至218例,4個月確診病例破千。

  而這次,在首次公開確診病例被報道后的25天,確診病例就已經過千,然後迅速接近2千。

  

  如果細看非典的發展周期,我們就會發現推進傳播的關鍵詞是「人口流動」,而推進確診人數提升的節點是「完成病毒基因測序」。

  非典時期,第一次確診人數大幅上漲出現在2月初。2003年的除夕是1月31日,2月初正值春運結束,2月5日-10日廣東省每天新增病例50例以上。之後的春運返工潮,再次帶動了一次大規模的人口流動,確診病例數量進一步上漲。

  緊接著,北京在3月6日接報第一例輸入性非典病例,非典以北京為中轉,開始從中國的心臟地帶流向各地。

  反觀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比非典,促成「人口流動」的條件提前了:2020年的春運比往年更早。

  再加上,疫情源起的武漢本身就是全國最大的交通樞紐之一,傳播鏈路四通八達。

  這兩點都是「人口流動」的放大器,也直接導致了病毒迅速地在全國範圍內傳播。隨之而來的就是不斷增長的恐慌情緒。

  讓人稍許有所慰藉的是,在病原的認定研究的速度上,這一次比2003年快了近3個月。

  12月30日,武漢衛健委發布《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稱部分醫療機構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至1月7日,疾控中心專家就已經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1月10日已完成病原核酸檢測。而非典是在2003年4月中,才有科研機構完成了對冠狀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測定。

  認定病原體,不僅可以用於臨床甄別,設計PCR檢測試劑,而且對後續的治療方案和疫情防控都很重要。所以在後續的新聞中,我們也能時不時讀到一些讓人「稍微鬆口氣」的新聞。

  與臨床甄別能力相伴的,是更高的確診率。

  所以,即使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本身或許沒有非典那樣可怕,但因為我們前面提到的人口流動放大器提前,以及更早出現的確診能力和更快速的信息傳播條件,再加之病毒本身更強的傳播性,這場疫情的爆發(或者說被確診人數)比17年前更加迅猛。

  不管是對於政府還是個人,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人們所預留的準備時間都更短了,恐慌的情緒也來得更加急促。

  倉促應戰,對於任何城市和城市中的人,都是很大的考驗。

  2

  現在的湖北很難,接下來依然艱巨

  因為有非典的經驗,我們理所當然認為,這應當是一場可以快速、順利結束的戰役。

  身處漩渦中央的武漢市,或者說湖北省,這次的決策層面的表現並不盡如人意,對此我們不再贅述。往回看的追責並不能解決問題,更重要的是,對接下來的困難程度有足夠高的警惕和預設,也要有相對應的預案和準備。

  根據對已有公開資料的整理,我們認為有兩個突出的難點。即使已經有媒體反覆提過,但再強調也不為過。

  一是,SARS時期的北京經驗可以平移,但城市情況不同,執行的效果會出現偏差。

  回顧17年前的SARS,防控效果全面顯現是出現在5月,我們注意到,從4月至5月,應急政策與措施主要包括三個方面:

  全民動員抗擊「非典」,疫情對民眾全面公開;

  管制公共場所、交通與人群集體活動:

  確定定點醫院,集中收治SARS感染者。

  

  (圖片來源:《北京市SARS流行的特徵與時空傳播規律》)

  可以看到,在這次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過程中,上述從非典中總結的有效應急政策與措施,已經全部施展。儘管大家覺得行動還是太晚了,但與非典時相比已經提前了太多,理應會起到更好的效果。

  最大的變數在於,這次的重點城市不是北京,而是武漢以及湖北的其他城市。之前媒體總結的城市抗擊SRAS成功三要素分別是:市民個體、制度體系和醫療專家。

  也就是說,在舉全國之力支援了醫療專家之外,還需要落實的是,每個市民個體的意識與責任感,還有細緻到毛髮的制度體系與執行力——這,才是武漢和湖北現在真正面臨的難關。

  二是,湖北不只一個武漢,其周邊城市的防治不容小視。

  下圖是一個大家在這幾天應該已經看過好多遍的數據:春運期間武漢的流出人口主要去向。很明顯,由於武漢在湖北省的龍頭地位,春運初期,人口流向最多的就是武漢周邊、湖北省內的其他城市,熱門流向城市最為靠前的14座城市全都來自湖北,它們依次是孝感、黃岡、荊州、咸寧……

  

  但在病情不斷蔓延的情況下,直到1月23日,湖北省才第一次詳細披露除武漢外其他城市的病例情況。

  根據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2020年1月25日24時,武漢確診618例,孝感確診55例,黃岡確診122例,荊州確診33例……其中黃岡在2天前還只有12例。

  從媒體報道的公開信息來看,因為倉促,這些城市不僅在包括檢驗和醫療設備等醫療物資上缺乏準備,在應急體系與能力方面也捉襟見肘。

  就在這幾天,我們已經從各種媒體報道、社交平台中,看到了這些城市的艱難,尤其是站在疫情最中心的醫務人員和疑似病患。從非典經驗來看,各地可以伸出援手的,除了物資缺口,可能還需要有管理體系、動員能力和執行細節……

  當然,現在湖北已經利用強制手段「封省」,所以我們也有必要用數據為這作出解讀。如果在當前局面下,武漢市乃至湖北省仍然可以自由出入,那麼節后返程的人潮,將會更快速地把病毒帶到以深圳、上海、廣州、北京為主的一眾大城市。

  

  (圖片說明:春運期間遷入武漢的熱門城市,圖片來源:百度遷徙)

  但封城帶來的副作用也很明顯,比如物資不便、醫務人員出行受阻、恐慌情緒……

  3

  作為普通人,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歸根結底,我們現在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和代價與冠狀病毒作鬥爭。雖然在21世紀,我們已經經歷過SARS和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但新型冠狀病毒到來的時候,我們仍然沒辦法輕鬆快速地解決問題。

  但從我們現有的資料來看,還是有兩個應該樂觀的點。

  首先是整個社會的動員能力。

  與17年前的SARS相比,當前人群流動的頻率、速度、範圍都擴大了,聽起來病毒的控制似乎更難了。

  但是17年前沒有智能手機、沒有社交媒體、沒有大數據、沒有人工智慧,也沒有如此快速和密集的交通和物流網路。這些新的基礎設施,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可以支撐更快速的物資調配和信息傳遞,應對病毒傳染,也可以有更迅速的分散式集中控制和更精準的個體防護,「人自為戰」。

  其次是,疫情雖然十分嚴峻,但病毒目前並沒有超出想象的「兇惡」。

  冠狀病毒是具外套膜的正鏈單股RNA病毒,因為在電子顯微鏡下外觀上有類似日冕的凸起,所以被稱作冠狀病毒。日常生活中有10%的感冒是由冠狀病毒引起,且癥狀較輕,所以常常不被重視。但冠狀病毒的生命力比較強,可以脫離宿主在空氣中殘留一段時間,所以傳染性才會如此之高。

  參與過抗SARS的中國台灣病毒專家蘇益仁表示,傳染性越高的病毒致死率其實越低。

  這恰好也符合現狀。從現實情況來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速度、範圍都要大於SARS,但目前不到3%的致死率,相較SARS的10%也低了很多。

  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的主編就在社交平台上發言提醒媒體正通過把該病毒稱作「殺手病毒」+「助長恐慌」將事件升級。事實上,該病毒有著中等/一定傳染性、相對低的致病性。用過度誇張的語言來「培育」恐慌是完全沒有必要的。

  

  (圖片說明:《柳葉刀》主編髮言內容)

  但蘇益仁也表示,目前仍然處於爆發初期,無法準確地判斷傳播速率和感染率,接下來是一段非常重要的觀察時間。

  這也是我們要傳達的信息。在防止過度悲觀的同時,也千萬不要盲目樂觀。

  畢竟,攻堅才剛剛開始。

  我們作為普通人,不管是在湖北,還是在其他地方,在這場抗擊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這裡還是要繼續強調:不讓自己感染,就是我們普通人最大的貢獻;每個人都安全,大家才能安全。

  最後,我們再次奉上這份自診指南,該指南綜合了武漢協和醫院、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希望可以幫助大家,保護好自己和家人,避免不必要的恐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3: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