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肺已經全白了,但醫生說沒權力確診」

京港台:2020-1-25 13:01| 來源:鳳凰weekly | 評論( 28 )  | 我來說幾句

「父親的肺已經全白了,但醫生說沒權力確診」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李涵:79歲父親雙肺全部感染,求治無門

  我父親今年79歲。1月18日晚上,他在南京路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就是武漢的原二醫院,被查出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醫院說隔離病房床位滿了,進不去。我們後續接連跑了幾家醫院,都不接收。經過努力,父親現在有了病床,但不是專門的隔離病房,我們這些家屬,也都處在暴露的環境中。現在,家裡其他4口人都出現感冒癥狀了。

  我是武漢人,嫁到了上海。1月18日,我們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回武漢過年。我看父親精神不大好,問他怎麼了,他說只是發燒而已,沒關係。一家人團聚,老人很高興。傍晚他出門給我們買菜,騎自行車,結果半路上腿軟,倒在街上,被人送到社區醫院。

  父親是很堅強的人,他們平時不想麻煩我們,壓根就沒跟我們提。那時候病毒肺炎疫情多嚴重,武漢也沒有宣傳,一直沒人說,老人自然不太關注。我們當時覺得可能已經壓下去了,因為新聞說只有四五例,而且沒什麼問題了,還說沒有SARS嚴重。如果12月8日爆發的時候就提醒我們,我們早就把我爸媽接出去了。問題是他們一直說防控得很好,沒事,我就沒在意。老年人快80歲了,現在已經不可能接到上海去了。

  

  李涵父親18日晚上到醫院就診,「當時的心情還很放鬆,沒當回事」。

  在社區醫院,醫生說我父親不大對勁,但社區醫院只有X光片,建議我們趕緊去大醫院看急診,拍個CT。我們立刻去了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發現急診科里全是這樣的病人。我們下午5點多掛號,排隊排到10點多才看上醫生。醫生說拍CT要排隊到凌晨兩點多。老人說受不了,第二天再來。晚上十二點多我們才回去。

  1月19日我們到中心醫院總院,按醫生指引掛了呼吸門診,門診室里還是人山人海,全是咳嗽發燒的。九點多鐘打完針,才輪到他拍CT。一般報告要第2天才能拿到,但晚上9點,醫生就跟我說,片子不太好,趕緊去看急診。去了急診,掛號要等6個小時,我怕人受不了,決定第二天再來。醫生給我爸開了三天的針。

  1月20日,我們又來了,我拿到了診斷報告,醫生說我父親60%的肺已經感染,疑似新型病毒性肺炎,但這裡不是傳染病院,有一項篩查指標不能做,無法確診。我說那趕緊轉入隔離病房吧,他說沒有隔離病房,又說沒權力確診,要上報,還說要請專家會診。說了很多理由,把我推到發熱門診。

  

  李涵父親的CT光片,明顯存在被病毒感染的區域

  發熱門診醫生一看,也說可能是新型病毒肺炎,但是他們現在沒床位,進不去,建議我們回家,明天再來打針,每天跑。我當時一聽就火了。我說這麼嚴重,是疑似病例了,卻不給我們確診,還讓我們回家,等於把我們的病毒源全部帶到家裡去,到處散播。他說:「我們沒辦法」。傍晚6點,站在那沒用,我們就回去了。

  晚上八九點,我爸開始發燒,燒得臉都紅了,呼吸困難,喘不上氣來。接下來兩三天都是這樣,晚上燒,白天退。我們嚇著了,打了120。電話里,我說老人疑似冠狀病毒,能不能送到金銀潭醫院去? 120說做不到,要我們自己聯繫好金銀潭,他們再出車。我就蒙了。過了一會兒120還是來了,他們說試試看。我們就跨越了半個武漢,從漢口跑到金銀潭。金銀潭外面排滿了救護車,全是我們這樣自己送去的。

  

  李涵父親19日的CT診斷報告,「雙肺多發感染」,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至今未確診。

  金銀潭醫院說,沒有床位,不接收,還說,「哪裡確診的,去哪家醫院治療,讓他們發轉院通知單,我們才接收。」沒辦法,我讓120幫我找醫院,120就幫我聯繫了武漢六醫院。途中120的人又跟我說,六醫院進不去,已經封掉了。

  當時我有個朋友提議,可以去省人民醫院看看。我們就掉頭,準備去武昌的省人民醫院。120的師傅說,現在送去他們肯定不收,不如你去重新掛個號,別說你確診了。那時候已經12點了,我說不行,我們一進去,120就走了,萬一又不收,我不就傻眼了?我讓120的人陪我進去看一下什麼情況。

  拖著老人進了省人醫的發熱門診,裡面人山人海,我一看就傻眼了,這樣排到明天還不一定看得上,老人不折騰死啦。我當機立斷,說,我不管,你不能走,你再把我就送到二醫院去,我在二醫院看的確診了,片子也是他拍的,就去二醫院。

  120的師傅也挺好的,就又把我們拉到了二醫院的急診部。二醫院當然還是不收。我和我老公急了,真的跟他們發火了,罵了他們,也砸了東西,他們也打了110。我說請你們理解一下,我拖著老人跑了武漢4個醫院,都不收,你們要再不收,我爸就肯定沒了。他們仍然不收。

  我們就不走了,賴在急診室,父親那一天的針已經打完了,我給我爸找了一張急救車床躺著。我又去求醫生。我說所有檢查都做了,血也抽了,CT也做了,抗生素也打了,吊針也打了,還可以做什麼治療?他說沒什麼了,只能等明天醫生來了再說。

  我和我老公就坐在旁邊,熬了一晚上。急診室裡面全是我們這樣的家屬,醫生還穿著防護服,我們沒有任何隔離措施,我們自己買了口罩,戴個眼鏡,每天在醫院裡跟病人接觸。

  

  1月20日,李涵父親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普通門診打針的景象,人滿為患。

  1月21日我去問醫生,有什麼治療方法?醫生跟我說,沒有抗病毒藥物,新型冠狀病毒的藥物還沒有研究出來,只能常規治療。然後他建議,如果經濟條件好,就打球蛋白。後面三天,我每天給我爸打8瓶球蛋白。球蛋白一瓶570,其他花費每天1000塊錢,每天要花去近7000塊。我們也住進了普通病房。

  但還是按照常規方法治療。我覺得這樣不行,我們也很危險。21日聽說增加了幾家定點醫院,我到處打市長熱線,打市建委、區衛健委電話,所有人都在踢皮球。我看二醫院隔壁病房的病人已經轉移走了,要求進去。他又說,現在不是定點醫院了,隔離病房取消了。沒有了。我要求把我們送去定點醫院,他說他們沒有權力轉院,要麼我們自己去找。

  

  1月23日晚,李涵父親在武漢市中心醫院治療。此時醫院已不是定點醫院,也沒有隔離病房。

  這三天里,我每天心急如焚。今天急診室又去世了2個人。正常人的血氧飽和度應該是95,我爸肺不行了,只到80多。但我父親是可以救過來的,他能吃,人也清醒,打了球蛋白,退燒了,但還是呼吸困難,情況一天比一天差。

  第一天進來的時候,他還可以把呼吸罩拿下來,自己去上廁所。第二天就喘不上氣了。第三天更喘了,今天就不行了,穿著成人紙尿褲,根本不能離開呼吸機。現在官方統計的確診、疑似病例,我們是不在裡面的。現在所有的政策,隔離、免費治療什麼的,都跟我們無關。

  四五天了,我天天問主治醫生,打院辦電話,他們說他們沒權力、沒接到通知。我每天忙得團團轉,我隔壁的一個女士卻清閑得很。我問她,她說她爸的血氧飽和度不到70,老人太痛苦了,家人已經放棄,就在那裡等著父親死。

  父親住院,我跟老公輪流倒班照顧,我早上他晚上。家裡還有80歲的老媽媽,還有我女兒。回家后,我們用消毒水把衣服擦一遍,把衣服拎到陽台上去,洗臉洗澡。但這幾天,我女兒感冒了,老媽感冒了,我和老公也感冒了。過幾天我們準備都去拍個片子。我們不確定是不是在醫院被傳染了,但急診室天天人山人海,全是這種病人。你說這種環境我們能好嗎?

  我父親的肺惡化得很快。看片子,我父親的雙肺感染的面積,之前只有60%,現在幾乎全白了。但我們還是得不到確診,不能轉院,不能隔離。兩個醫生私下跟我說,要做好心理準備,病情發展很快,可能只有四五天了。我當時就哭了。

  誰能告訴我,我要怎麼樣才能救我爸?怎樣保護自己和家人?

  黃海波:求了6家醫院都不收,我在門診室熬命

  我是武漢人,36歲。我發燒已經12天了,疑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天天跑醫院,但還是得不到確診和隔離治療。

  1月11日,我感冒了,我以為是一般的感冒,去醫院開了點葯吃,幾天都不見效。我就換到湖北省人民醫院複查,拍片子,診斷是肺炎。我抽了血,把22種病毒都查完了,都不是,沒有別的可能了,就是新型冠狀病毒。

  測試的話,一個核酸檢測試劑盒就行了,很簡單,但是醫院不給測。我找協和醫院的朋友問了,99.9999%就是,沒什麼好懷疑的。做不做最後的核酸試劑盒,意義也不大。但是他們不給我確診。我覺得他們是要人為控制病例的數量,才這樣。

  這十幾天時間裡,我每天去門診排隊,等五六個小時,才能打一針。現在人民醫院已經不收病毒性肺炎病人了,讓我們自己找醫院去。但別的醫院都滿了,沒床位,都是不收,讓我們自己回家,自己找醫院。

  

  黃海波的CT光片,明顯存在被病毒感染的區域

  我的病症反應,就是發高燒,38.8度,咳嗽,呼吸困難,渾身無力,CT片子顯示雙肺感染。我覺得我是1月初帶6歲的孩子預約去醫院取臉上的痣時,在醫院感染的。發現的時候沒說是肺炎,那時候政府說不傳人的,大家沒重視。

  之前感冒的時候,我回家自己在一個房間就行了。現在我每天都住在附近的賓館,回家我怕傳染給孩子、老婆。我每天一個人跑醫院,打抗生素,自己照顧自己。難受的時候,我的呼吸跟不上。我現在就是熬,熬命。

  醫院的疑似病例很多,但都得不到確診和住院隔離。很多家屬都在醫院打起架來了。現在我來到武漢市武昌醫院門診部,這是定點收治醫院,但他們也不收。在此之前,我已經去了省人醫、同濟、7醫院、5醫院,這是第6家醫院了,都不收。

  

  黃海波的CT檢查報告,疑似病例,但一直無法確診。

  現在我說話無力,能活命就不錯了。武漢目前的醫院的這些床位,真的根本收治不了。現在我在門診這邊,周圍有100多個人。我決定不回賓館,就待在這裡。

  隔著一道玻璃,我看著別人在搶救,就在我後面。我心裡很難受。

  武漢醫療缺口巨大 各地馳援加速

  大量病患無法收治,背後是武漢醫療資源的巨大缺口。

  武漢肺炎疫情形勢迅速升級,引起了全國各省市對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高度關注。武漢多家醫院出現口罩、防護服、試劑盒等醫療物資和藥物短缺的狀況,並建立了捐助渠道。許多海內外企業和公益組織積極加入了援助對接隊伍。

  武漢醫療觀察人士李明稱,醫生、醫療設施和藥物是三個治療要素,現在武漢缺乏的,不僅是物資和藥物,醫生數量也極度短缺。「現在光是調口罩、試劑盒,已經是很低級的階段了。」

  1月23日下午,包括瑞金醫院、華山醫院、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等在內的上海多家醫院重症醫學科、呼吸科、感染科等科室的醫生護士組成上海醫療隊,援助湖北,抗擊疫情。

  李明認為,現在還不夠。「病患大量湧入醫院,醫生、護士都是滿負荷工作,既然是八方支援,希望全國各地更多的醫務人員志願者能來支持武漢。」

  但更重要的是,李明看到,在目前統計的500多確診、疑似病例以外,武漢的各大醫院門診、急診部門,擠滿了大量發燒、肺炎的疑似患者。因為床位缺乏等原因,他們得不到及時確診,也沒有被隔離治療,很多都被要求回家自我隔離治療。

  

  央視採訪的武漢一線醫生反饋,發熱病人數量眾多並得不到救治

  

  收治的病人得不到及時病原檢測導致交叉感染存在,醫務人員被外界感染的渠道也未切斷。

  「這些移動病人,或者說『流浪病人』,每天行走在家庭和醫院之間,許多高度疑似了,不僅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身邊陪護的家屬也沒有防護措施,每天來回於家中和醫院之間,對整個環境都是很大的隱患。」李明說,這樣的「流浪病人」大量存在,家屬們的訴求也很強烈,卻求治無門,一床難求。這意味著目前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收治缺口還很大,防控能力還嚴重不足,防控漏洞也很大。

  23日晚間,據央視採訪的武漢一線醫生反饋:發熱病人數量眾多,無法得到及時救治;收治的病人無法進行及時的病原檢測(需要總體協調採樣送到省疾控統一監測),導致交叉感染現象存在;目前尚未要求定點醫院的醫務人員集中食宿,醫務人員下班后回家,被外界感染的傳播渠道也未切斷。

  同時,央視採訪的醫學專家提出幾點建議:成立中央指揮部的專家參謀部;CPR(細胞色素P450氧化還原酶)試劑應儘快發到各基層單位做篩查;以及應儘快確定定點醫院的醫務人員集中食宿,切斷醫務人員被外界傳染的渠道;安排醫護人員在醫院附近賓館集中住宿,方便上下班等。

  1月24日,武漢市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官方微博「武漢發布」發布消息稱,武漢市政府為加強對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將參照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建設專門醫院,建築面積達2.5萬平方米,可容納1000張病床,計劃將在2月3日前建成。

  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但不知道那些嚴重的患者們,能不能堅持到住進醫院那一天。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24日凌晨,黃海波依靠自己在衛健委的私人關係,住上了武昌醫院的隔離病床。)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20: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