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怕什麼呢?"一個武漢隔離病房護士的自述(圖)

京港台:2020-1-25 11:54| 來源:成都商報 | 評論( 13 )  | 我來說幾句

"我還怕什麼呢?"一個武漢隔離病房護士的自述(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我叫孫沁,1998年出生,今年21歲,武漢本地人,是家中唯一的孩子。

  我之前在武漢大學附屬衛生學院讀的護理專業,畢業有一兩年了。2019年8月來到中南大學重症監護室。我們跟護士還不一樣,我們是助理護士,助理護士主要是幫護士做基礎護理,具體包括給患者進行口腔護理、擦洗護理、幫病人翻身拍背、清理人大小便等工作。

  有人覺得護士又累又苦,我覺得這份工作還是挺好的。畢業后,我在外面的藥房待了一兩年,挺枯燥的,後面有朋友說中南醫院重症監護科室缺人,問我願不願意?我實習的時候在重症監護室待過一個月,對裡面的環境比較了解。當時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我還怕什麼呢?」

  實習的時候,一開始是在普通病房,後面突然說讓去重症監護室。來了之後,開始覺得有點壓抑,患者病情太重,有時候看了心裡難受。可是,當你看到別的護士老師一起去搶救病人,把心跳停止的病人搶救過來,看到病人血氧一點點上升,慢慢接近正常值,你就會覺得(這份工作)很有意義。

  所以,朋友跟我說重症監護室缺人,我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有朋友去了輕鬆點的科室,後面還喊我過去,但我沒想過要去。他們說重症監護室累,但我覺得,我待都待過了還怕什麼呢?

  我們這裡,之前叫重症監護室一病區,現在叫隔離病房。重症監護室與別的科室不一樣,別的科室一個護士可以負責好幾個病人,我們和病人就是一對一,每次只負責一個病人,需要隨時監控病人情況。

  一病區現在有16個病床,患者從沒斷過,病人剛轉出去就有人被送進來。肺炎護理跟之前工作的一個區別是,之前用的口護碗會拿去進行專業消毒,現在我們所有的器具都是一次性的。我覺得最難的工作還是口腔護理。因為插管是插到病人氣道里,我們每次護理需要用膠布固定好,如果突然拔出來會影響到病人的呼吸,如果插太深也會刺激到他。清理口腔時,要保證裡面沒有痰痂、不會有異臭味。清理的時候需要把粘膠撕掉,換個牙墊,防止病人咬到管子。這個是每天都要做的,很繁瑣。有時候一個人都很難處理,需要人幫忙。這個算是所有工作中最繁瑣的。 

  「要不要換一撥人頂替?」

  在這裡上班雖然聽起來很恐怖,要直接接觸病人,但我們防護工作做得好,所以不怕什麼。我們每次進入病房需要穿四層衣服:第一層是自己的內衣,第二層是洗手衣,第三層是一次性手術衣,最後才是防護服和護目鏡,同時我們還會戴兩層手套和一副鞋套。

  剛開始穿防護服完全不適應。平時做一件事情很輕鬆,穿上它就完全不透氣,會出很多汗。有的護士戴護目鏡還有可能會看不清,因為會起霧。由於戴兩層手套,護士打針有時候摸病人的血管都不好摸,得多摸一會兒。

  穿脫一套防護服要花20多分鐘時間。因為從頭到腳都要保護好自己,需要穿很長時間。防護服都是一次性的,很缺。我們一個人差不多一天要消耗3套。所以我們只要進去就盡量不出來,不敢浪費。防護服不能沾水,沾水就要換,因為它是一次性的,沾水可能會引發污染。所以我們做事要特別小心,盡量不讓它沾水。

  我們現在一周是上五天班,分白、夜班,夜班又分上半夜和下半夜。我們排班是有規律的,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大年三十是我值班。我家住在南湖,離這裡比較遠,這兩天都是我舅舅開車接送我上下班。昨天中午(大年三十),我像平時一樣吃了飯就走了,晚上就爸媽兩個人在家裡吃飯看春晚。他們會等我回家,因為我母親擔心我一個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大年三十,我負責上半夜,從下午5點半到初一的凌晨1點半。

  每天都太忙了。我家人跟我開玩笑,說我之前上班微信步數都是一兩萬,現在每天步數不到一千,是不是上班不太忙?其實不是的,因為手機不能帶到病房。在病房裡,有時候只能坐下來聊聊天,互相逗一下對方,減輕點壓力。我們會在對方的衣服上畫畫,給生活增添點兒色彩。有時也在裡面聊病情,但總聊這些話題也沒意思。

  前兩天我們護士長還跟我們說,要不要換一撥人頂替我們?因為她怕我們也累。我們所有人都不換,大家很團結。

  我心態很好的。做這一行,站在這個崗位上,不能說有多大力,但要把自己手頭的事情做好。我雖然只是助理護士,但只要我在崗位上,就不能說我怕就趕緊躲開。武漢本來就已經很缺醫務人員,我不能再逃離了。

  家裡擔心還是擔心,家裡也有親戚跟我媽說讓我請假,但爸媽他們也沒多說,只是讓我保護好自己。我還跟同事開玩笑說,你們家爸媽都是親生的就我是撿來的。

    「不擔心自己是不可能的」

  每天最鬧騰的時候,就是下班搶廁所洗澡。我們科室只有兩個衛生間,大家都是在醫院洗完了回去。因為我家比較遠,回家后還會再洗一次。回去會把外套鞋子放在外面多吹一下。在家裡沒有單獨隔離,還是跟家人在一起吃飯。因為我覺得在醫院已經做好防護了。

  每天下班,我會翻翻抖音,之前還在抖音上看到27床那個方叔叔。他一開始來的時候都下不了床,當時他父親去世的時候他挺失落的,因為不能看父親最後一眼。之前還是我給他(方叔叔)轉到感染區普通病房的,他現在下床走路都挺好的。

  我覺得我們醫院安全保護還是挺好的。我們這裡還比較安全,自己對自己保護得也比較好。「非典」那年我才5歲完全沒有概念,父母怕我有壓力也沒有跟我講。前段時間,說是易感染群都是年紀大的,我就想自己才二十多歲,可能跟我沒關係——也是給自己打氣。

  我這個人性格比較直爽,是典型的武漢人性格。我的心態比我的實際年齡要大些,感覺自己心理年齡差不多30歲吧。我遺傳了我媽的性格,她想事情很全面,會顧慮很多。我雖然也會想很多,但性子比較直,做起事來就不會想那麼多了。 

  我們這個團隊彼此相互信任。本身自己工作壓力大,不擔心自己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說出來也會給別人帶來壓力。所以,壓力就靠自己去消化。

  昨天除夕,我和我的同事們就在醫院的隔離病區,吃著盒飯度過。我是下午5點半進去的,初一凌晨1點多從醫院出來。哦,已經大年初一了呀。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雜聞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00: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