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今晚我無心看春晚 期待著,有奇迹出現

京港台:2020-1-25 06:43| 來源:已思 | 評論( 22 )  | 我來說幾句

對不起,今晚我無心看春晚 期待著,有奇迹出現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By Jason Ng

  1 月 20 日,我把回廣東的計劃取消了,留在北京過年。無它,怕死,還沒活夠。

  今晚是除夕,在和父母打開微信視頻拜年後,我打開電視開始看春晚,這是我第三次看春晚,作為一個廣東人,以往確實不看春晚,完全聽不懂北方同學跟我說的各種「梗」。

  今晚,是我第三次看春晚,我依然聽不懂這些「梗」,聽不懂不是我普通話不好,而是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電視上。

   

  我一邊把春晚當作背景音,一邊刷朋友圈、一邊看各種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新聞,期待著,有奇迹出現,期待著,突然出現了特效藥,期待著,可能我們只是做了一場噩夢,可能快要夢醒了。

  但當我看到多個武漢護士、醫生從醫院裡流出來的視頻,聽到他們在病房、醫務室痛苦、崩潰、絕望地呼喊時,我完全無法把今天,2020 年 1 月 24 日,當作是一個除夕夜。

  我開始想象,如果我是一個醫生,我每天要面對這個我還無法治療的病毒,病人哭著喊著讓我救他們,各種人性在這個時刻充分暴露,我會不會崩潰?我應該會。

  當我在敲這篇文章時,外面響著爆竹聲。我在想,這是個該「歡度新春」的時刻么?春晚今晚該播出么?我沒有答案,如果播出,可能是一片罵聲,大家會說,疫情都到了這份上了,為什麼還有心情歡歌起舞?如果不播出,可能另一種聲音又會出現,每年都播春晚,今年不播,是不是事情實在太嚴重了,社會是不是要出現極度恐慌了?

  作為一個小人物,我沒有春晚能不能播出的決定權,這雖然對我來說就像一個電腦屏幕上的按鈕,但按下開或關,利害我不知道應該如何計算。

  又回頭,我看到我們團隊在微信群里發紅包,我心裡又開始了糾結,我應該和他們一起發紅包慶祝新年么?如果一起慶祝,似乎心情上,作為一個生在這片土地的人,一個希望對社會做出貢獻的人,我此時此刻不應該有這樣的心情;如果不一起慶祝,會不會讓大家的心情變得低落,我是不是應該給大家打打氣?

  再回頭,看到一個微信群在討論武漢市長可能要被撤職,大家都紛紛開罵,並討論河南政府做得如何如何好,我應該參與么?我不知道,我的參與對大家的討論顯然是微不足道的,參與或不參與,都不會對疫情、政局帶來變化,可是,我會反問,我在這個時候,能為社會做點什麼,能為這個可怕的疫情做點什麼貢獻?

  有人抱怨,武漢政府的封城,給了 8 個小時的「逃生」時間,將近 30 萬人從武漢「逃了」出去。抱怨者幾乎都不是武漢人。作為一個在北京的廣東人,目前還活著,我自然是不希望被感染的,也是不希望武漢人「逃出來」的。但如果我是武漢人,在面對:

  醫療資源可能不足

  生活物資可能不足

  我想活著見到我在外省的家人

  我還沒被感染,不想留在武漢

  的時候,我會怎麼想?我想,我可能也會有「逃出去」的想法,求生,是人類的本性,或者說,生物的天性。

  當我們抱怨那些逃出去的武漢人時,多多少少有些「大我」思維,從「大局出發」,但如果放到「小我」,我們真的能做到那麼無私么?

  我沒有答案,我可能能,也可能不能,事情沒發生在我身上,我怎麼說,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雖然,我是一個留言功能被相關管理部門剝奪的公眾號作者,但這個時候,我會選擇相信政府,至少,相信政府的源頭,現在會做出正確的決策,把正確的資源調動到正確的地方。

  我也會選擇相信醫務人員流出來的視頻,他們是真正在一線戰鬥的人,他們應該被善待,他們應該獲得足夠的保護和物資,如果連他們都倒下了,我們還有什麼可以談論的?我這一千字,在他們面前,不值一毛錢。

  如果這兩者之間,還有其它的角色,你問我相不相信,我可能不相信那些阻礙疫情透明化的人;不相信那些明明可以早點做措施,卻遲遲未做出正確決策的人;不相信那些表面上說物資充裕,民間卻到處尋找募捐的人。

  我知道這不是秋後算賬的時候,我也沒資格沒權力說這樣的話,我算老幾呢?但民間的聲音,官員們,在未來的時刻,可否多聽一聽,多認真對待一點點?社會是由人組成的,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不僅病毒可以人傳人,信息傳播的速度比病毒還要快,我們可否在未來的時刻,對待民間的聲音,更認真一點,花一些資源去查實,而不是把它們都當作謠言,消滅在微博之中?

  我想,我們除了可以在朋友圈說「醫護人員加油」之外,還能在一些靠譜的捐款渠道,給湖北、疫區的人捐贈人民幣和物資,我們還能轉發湖北,尤其是武漢的物資短缺需求,當然,也能把靠譜的信息,分享給我們的家人。

  我本以為,春晚這個全國性的節目,在今晚這個特殊的時刻,會呼籲國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疫區的事情,比如我前面所述的。但是,這顯然是一個艱難的決定,如果不呼籲,我們可能說春晚沒人性,如果呼籲了,又會有人說,這製造了極大的恐慌。

  真的,很難。

  我想,我們能做的,依然是保護好自己,對其他人做力所能及的幫助,並且,時刻保持對疫情的知悉,希望,政府也繼續保持我們對疫情的知情權,等疫情消滅了,這既是國家的好事,也是知情權的進步。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6: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