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疫情籠罩中國,如何考驗中共執政能力?

京港台:2020-1-25 06:26| 來源:VOA | 評論( 3 )  | 我來說幾句

焦點:疫情籠罩中國,如何考驗中共執政能力?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華盛頓 — 

  武漢肺炎的疫情爆發,是習近平上任以來面臨的最大的公共衛生危機,也被認為是對中共執政能力的重大考驗。許多分析人士認為,和2003年的非典相比,中國政府這次的反應在某些方面有所改善,但在一些方面卻出現倒退。接下來我們就討論一下,武漢肺炎疫情,對執政者帶來什麼挑戰?當局應對得如何?

  嘉賓:台灣大學感染科主治醫師李秉穎醫生; 北京協和醫院感染科退休教授方國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獨立時評人橫河

  有人說,連封多城,包括一千多萬人的大城市,這樣大規模的控制舉措,只有中國這種高度集權的國家才做得到。在疫情爆發時候,高度控制的社會體現的是優勢還是劣勢?

  陳破空說這次新型冠狀病毒大規模爆發恰恰是高度集權制度的失敗。

  在正常的公民社會裡,民間有自救能力,地方政府有自治能力。這次疫情爆發都是通過民間小道消息的傳播,政府是最後告訴人們真相的。

  民間本來有自救能力,如果信息公開、網際網路開放,危機在民間就可解決。地方政府也完全採取自己的措施,但是一旦有外國記者詢問,他們都把答案轉送中國衛生部,有什麼決定和結果都要等中央政府。這中間各種隱瞞,等到中央政府有批示的時候,一個多月已經過去了。

  香港病毒專家管軼剛從武漢回來,有不少第一手的觀察。他在接受財新網採訪時表示,直到這個星期中央最高層都發話了,武漢都還沒有採取足夠的控制和隔離措施。你的看法?是否表明地方政府的防疫意識不夠?

  橫河說地方當局長期來主要精力在維穩,不管是什麼事情,地方當局都是用維穩方式來及解決。疾病防禦方面是兩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方面是如何動用社會資源來進行運作,這個社會資源在中國大陸只能運用在維穩方面,而不會用在對疾病的防禦方面。

  地方當局想做也不知道怎麼做。所以說對執政當局是個考驗,一級一級只對上負責,沒有自主能力。在中國大陸,所有的社會資源都被壓著,直到某個人發話了。

  方國棟說因為美國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因為軍團菌的爆發導致老年退伍軍人中肺炎爆發的時候,美國國家疾控中心主導,召集國內在呼吸系統方面的專家和單位在很短時間裡研究和治療。

  以後軍團菌都有發病,2020年也有發病,但是沒有大爆發。至於埃博拉在美國沒有爆發。中國已經有了SARS的經驗,科研也大幅度進步,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把病毒分離,並已經開始研製疫苗。但是控制傳播方面,政府就要粉飾太平,尤其在兩會期間,迴避討論疫情。沒有引起對疫情的重視。

  不過種種跡象顯示,當局仍然在嚴格控制信息。《南方都市報》前記者於平就表示,「有關方面無不在傳遞一個信號,那就是事關疫情,只有官方可以說話,其他人一律閉嘴。」你認為這種信息壟斷如何影響民眾對當局的信任度?民眾的信任度,又如何影響疫情控制?

  陳破空說從一種隱瞞到另一種隱瞞,控制信息控制透露信息的人。現在說透明和公開,也是政府規定之下的透明和公開,所以還是一種壟斷,完全扼殺了社會和人民之間的人力,人們不能判斷中央政府的決定是不是真實的,這對人民來說是二次傷害。

  中國疫情引發全球恐慌,但是在中國官媒上似乎感受不到外界的緊張情緒。央視等官媒的主題是習近平給百姓拜年一類的新聞,而總理立刻請視察疫情,卻跑到一個病例都沒有的青海省。與此同時,民間對武漢封城的緊張和關切完全得不到反應。這種官媒和民意的脫節說明了什麼?

  橫河說很難責怪媒體,在中國大陸,媒體被控制得很嚴格,他們也沒有辦法去報道。如果允許,中國媒體人很多也是願意去報道的。

  現在中國只有三家媒體被允許可以報道,這也是為了營造信息透明的假象。這就是官意和民意的區別,而不是媒體和民意的區別。官位不是透露真實信息就可以保住的,整個中共就是靠謊言起家的。這種情況下,與民意脫節很正常。

  和2003年的薩斯疫情相比,中國今天的國際化程度高了很多。例如,今天的中國出國人數比當年要多很多倍,這也是許多國家對這次疫情高度警覺的原因。《紐約時報》的分析文章認為,習近平尋求擴大中國的全球影響力,因此必須顯示北京能像一個負責任的大國那樣應對公共衛生危機。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為中國政府帶來了什麼壓力?

  陳破空說習近平做的和國際社會期待的相反,這次事件還是外國的壓力傳進中國。外界都是民主社會、正常社會,才讓中國無法隱瞞。

  時間過去17年,國際化程度、醫學水平、從美國盜版的技術和藥品都進步了,但是比當年做得更差。

  2003年起碼胡溫還身臨前線視察,說SARS讓人揪心。現在李克強去了青海,習近平去了雲南,都是病情不嚴重的地方,習近平還是訪問越南回來順路去的。他們和人民已經脫節。

  《紐約時報》的報道認為,自從2003年的非典疫情以來,中國經濟增長了八倍,醫療和社會服務也有很大改善,但是政府幾乎完全消滅了公民社會和民間組織。在發達國家,民間組織和公民社會在災難和疫情爆發時都發揮相當大的作用。中國公民社會被壓縮,為應對武漢肺炎這樣的災難帶來了什麼額外的挑戰?

  

  湖北省武漢市為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病人而建造新醫院,多輛卡車給醫院工地運送建築材料。(2020年1月24日)

  橫河說技術科學進步對診斷有幫助,但是政治打壓了醫學技術,1月2日拿到樣品,五天之內完成測序,疫情到了1月20日才公布。專業部門沒有發布權,完全靠中央政權來控制。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08:4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