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瞞病情 同濟醫生感染后寫下武漢肺炎自救攻略

京港台:2020-1-25 03:25| 來源:周寧 | 評論( 29 )  | 我來說幾句

患者瞞病情 同濟醫生感染后寫下武漢肺炎自救攻略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說實話,我自己都沒想到會成為新型肺炎疫情中最先倒下的一批醫務人員。前幾天我還在周悘說的推送中,教大家怎樣做好自我防護,卻沒想到分分鐘被打臉。

  自1月21日以來的4天時間裡,我經歷了突發高熱、寒戰、極度乏力、眩暈、腹瀉和咳嗽,經歷了不安、自責和鎮靜,開始自行居家隔離治療至今,體溫基本正常,癥狀基本消失。

  我相信像我這樣癥狀的、高度疑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病例應該還有很多,如果不具備一定的醫學知識,很可能會出現恐慌而不能夠正確處置,導致一窩蜂地涌到醫院,增加本來已經不堪重負的防疫機構的負擔,更重要的是將自己暴露在致病環境之中,進一步增加感染的可能性。

  事實證明,我自己的居家隔離自救方案是可行的。我把我這幾天的診治經過和心路歷程整理后寫了下來,希望能給有類似情況的朋友們些許幫助。

  隱患

  臨近春節,病房裡的病人越來越少了。除非是迫不得已,沒有幾個病人願意留在醫院的病房裡面過春節。

  1月17日中午我接到通知,從同濟中法新城院區回漢口主院區開會。半路上病房打電話說收治了一個心動過速無休止發作的病人,心率達240次/分,已經出現了心源性休克的癥狀。

  我立刻安排下口頭醫囑並叮囑密切監測生命體征。開完會我又從主院區開車回到中法院區。這個時候經過處置病人的心動過速已經終止,食道心電圖明確診斷是房室折返性心動過速。雖然暫時心跳正常了,但是隨時還會發作,極快的心跳會讓他出現低血壓和暈厥的癥狀,十分危險,因此必須要儘早給他做射頻消融根治。

  我在床邊給他體檢,鑒於最近的肺炎疫情,我習慣性地問了他有無發熱和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他當時全部予以否認。

  病人入院時確實體溫正常、沒有咳嗽等癥狀,所以我們除了日常口罩帽子防護之外,沒有提高防護級別。

  正是這一疏忽,不僅讓自己,也讓我的同事們很有可能和新冠狀病毒有了親密接觸。

  因為雖然他沒有接受核酸檢測,但是已經排除其他已知的6種病毒,屬於高度疑似新型肺炎患者。

  手術安排在1月19日上午,第1台手術,手術很順利,一個小時左右就結束了,他很高興,術后他在病房觀察了兩天。

  1月21日上午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他突然告訴我們的護士,他入院之前曾經發過燒,而且在12月初還去過華南海鮮市場,更要命的是,他是廚師,經常會處理從華南海鮮市場流出來的活禽和野生動物。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這個時候武漢的肺炎疫情已經很緊張了,他良心發現的「坦誠」讓我們頓時高度警惕起來。

  再次追問他的病史,他這才承認,12月3最後一次去華南海鮮市場,但是後續仍在接觸市場中流出的活物,12月上旬開始發熱,治療後於12月30號好轉出院,但仍有間斷咳嗽癥狀。於1月17日因為心慌和頭暈到我們科室住院。

  我立刻取消了他的出院醫囑,安排他再次做肺部CT檢查。幸好沒有發現明確的病毒性肺炎的證據。而他自己也強行要求出院,在將相關情況上報領導以及通報兄弟科室以後,我們讓他離開了醫院。叮囑他千萬要隔離,防止出現家人感染。

  我也回過頭來仔細梳理了一下自己和他的接觸史。有兩個地方我有很大的暴露風險:

  一個是18號術前談話的時候,我雖然戴著口罩,但是和他沒有保持1米的安全距離,有過長時間的近距離談話;

  第二是在手術成功之後,我曾摘下口罩和他握手致意過,而且交談過幾句話。

  很可能就是這兩次親密接觸,埋下了疑似感染的禍根。

  因為我的疏忽,讓我的同事們都暴露在了被感染的風險之中,我感到深深自責。事後我立即通知科室同事自行監測體溫,加強防護。所幸的是,到目前為止,除了我之外,沒有出現第二例疑似感染者。

  1月21日,起病第一天

  1月20號是我的24小時內科二線班,晚上睡在辦公室沙發上,整晚都沒休息好。上午處理完病人,午飯後就開始感覺有點眩暈,乏力。到四五點鐘的時候,乏力感越來越重,走路像踩在棉花上一樣。

  這個時候我竟然還沒有懷疑到自己開始發熱了,想著應該是下夜班疲勞的原因,回家洗個熱水澡,睡一覺可能就好了。

  有句話說的真在理,醫者難自醫。就是說我們做醫生的,對病人的癥狀和體征方面的蛛絲馬跡往往很敏感,但是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病症特別麻痹大意。

  事實也是如此,開車走在二環線上,這種眩暈感越來越強,好幾次差點把車撞上了護欄,好不容易才把車開回了家。

  這個時候我還沒確定自己是否被感染了,但是已經有了不詳的預兆,懷疑自己可能過了潛伏期,開始出現癥狀了。我又加了一層口罩進了家門,直接去卧室洗了個熱水澡。叮囑父母,不要碰我換下來的衣物。

  這一點很重要!從醫院環境回家之後,外層的衣物上都可能沾有致病病毒,是導致病毒傳播的重要渠道。

  我洗完以後,換上乾淨家居服,戴著口罩爬上了床。家裡沒有體溫計,我讓媽媽下樓去藥店給我買一支體溫計。

  就在這個時候我開始出現了噁心、腹瀉,強烈的眩暈感一陣接一陣湧上來,接著出現寒戰。胸口和腹部捂著兩個熱水袋還止不住地顫抖。一會兒量體溫,顯示已經燒到了38.9℃。

  冠狀病毒感染了?!

  發熱、乏力、腹瀉加上與高度疑似患者有密切接觸史,沒有流涕、鼻塞等卡他(卡他:臨床術語,指流涕、鼻塞、打噴嚏等癥狀)癥狀,臨床可高度疑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要說不怕,那是吹牛的。不過在經過最初的恐懼之後,我很快冷靜下來,立刻開始自救。

  首先,要有診斷客觀依據。我立刻趕到醫院急診內科做了血常規、高敏C反應蛋白(CRP)和降鈣素原(PET)等檢查。為了防止交叉感染,我全副武裝戴了雙層口罩,裹得嚴嚴實實,一個人從家步行到同濟醫院急診科。平時10分鐘的路程,走了近半小時。

  血象顯示白細胞總數基本正常,中性粒細胞偏高,而淋巴細胞顯著降低。

  

  我看完心裡咯噔一下,這是病毒感染的典型血象。

  為了確認,我立刻打電話詢問了我院呼吸科的教授,綜合了我的病史、癥狀和密切接觸史,她說從臨床上來講,基本上就可以確定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但是現在還沒有明顯的呼吸困難的癥狀,不用緊張,先居家隔離治療,多喝水,多休息,加強營養,同時服用抗病毒藥,觀察兩天,沒有加重的話,繼續治療1周。如果出現了明顯的氣促或呼吸困難,再來住院治療。

  聽了專業的指導意見之後,我心裡更踏實了,收拾好東西回家睡覺。一路上打了幾通電話,分別向主任、護士長和醫療組同事說明情況,交代好病房工作。

  到家后我杜絕和父母的一切近距離接觸。睡覺也戴著口罩,關上房門,監測體溫。

  先遵醫囑口服鹽酸阿比多爾(琦效)兩片,莫西沙星(拜復樂)一片。複測體溫,還是38.9℃。用雙氯芬酸鈉栓12.5mg納肛降溫,為了防止大汗導致容量不足和電解質紊亂,1小時內飲用溫鹽水(溫白開水加食用鹽)約1500毫升(約3瓶礦泉水)。

  需要指出的是,鹽酸阿比多爾和莫西沙星都是處方葯,一定要在醫生指導下服用。

  不到半小時,汗透了兩身貼身衣物,體溫也降到了37.8℃。整個人感覺輕鬆了很多。但是眩暈感仍然沒有減輕。

  這個晚上就在這樣的昏昏沉沉中,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中途還起來拉了兩次肚子,夜間再次飲用溫鹽水1000毫升,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

  1月22日,起病第二天

  早上醒過來睜開眼第一件事情就是量體溫,38.6℃。起床的時候感覺有點輕微的氣急,本來稍放鬆的心情又緊繃了,起來打電話給呼吸科老師,她建議我還是去查一個肺部CT更放心一些。

  於是拖著沉重的步伐,我又從家裡出發去醫院做胸部CT。幸運的是肺部還沒有出現病毒性肺炎的特徵性影像學表現,說明就算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目前還屬於輕型,沒有實質性地累及肺組織。

  

  即便如此,考慮到父母年紀偏大了,具有高度被感染風險,單純的房間隔離很難杜絕被感染的風險,所以我從現在的租住屋搬到了自己的房子,一個人隔離起來。

  隔離前儲備了充足的牛奶、水果、肉類和蔬菜。把家裡的暖氣打到最大,開始卧床休息,沒有必要絕不下床,每兩小時監測一次體溫,整天體溫波動在37.8-38.6℃。

  

  因為沒有明顯的畏寒感覺,體溫也不是很高,所以也就沒有採用降溫措施(適度的低燒對於抵抗病毒還有一些好處,所以完全沒有必要把體溫降至正常範圍)。

  繼續口服鹽酸阿比多爾片(一天三次,每次兩片)和莫西沙星片(一天一次,每次一片)。繼續狂飲溫鹽水,今天飲用溫鹽水量大約2000毫升。

  經過一天的治療,體溫沒有上升,眩暈感也有所減輕,精神狀態也有一點好轉,也有點食慾了。這樣我的信心就更加堅定了,隔離治療應該是有效的。當天晚上睡眠好了許多,沒有中途頻繁醒來。僅僅腹瀉了一次,再次堅信自己會迅速康復。

  1月23日,起病第三天

  這天早上醒來以後,感覺整個人輕盈了許多,腦袋也不像昨天那樣眩暈和昏昏沉沉的了。趕快自測體溫,37.6℃,比昨天早晨又降低了1℃。真是好現象!

  這開啟了我一天的好心情,決定繼續昨天的用藥方案,繼續大量飲用溫鹽水。今天外賣還沒有歇業,點了土雞湯和排骨湯,家裡還有麵條,各色蔬菜,自己起床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餐。連平時都不敢吃的巧克力(怕胖),今天都吃了好幾塊。

  午飯後口服了今日份的鹽酸阿比多爾和莫西沙星,誰料半小時出現明顯的噁心。

  我分析了一下,應該屬於莫西沙星的胃腸道反應,於是趴在床上睡了一個多小時,醒來以後明顯緩解了。

  再次複測體溫37℃。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後面體溫就再沒有升起來過了。

  但晚上有點輕度失眠,腦子裡面不斷回放這段時間的種種經歷。看著手機裡面鋪天蓋地的疫情通報,感覺命運真是很捉弄人。當年非典的時候,我剛剛結束臨床實習,對非典的恐怖記憶僅僅局限於被隔離在學校裡面的無聊和鬱悶,而且那時候武漢並不是非典的重災區,所以對非典的恐懼並不是特別深刻。

  沒想到17年後,我成為疫情暴風眼的醫院裡的醫生。在我剛剛和同事站在防疫戰鬥前線的時候,卻先行中彈被隔離在了大後方。

  我真的很心疼這些同事們,他們中有的比我還嚴重,已經收治入院,其中還有我的老師。想起他們躺在醫院經受煎熬,心裡很不好受。另外還有同事像我一樣在家隔離治療,看著前方同事們疲憊的身影,而我只能幹瞪眼卻使不上力。

  1月24日除夕,起病第四天

  今天早上睡到了9:30才醒來,立刻自測體溫36.8℃。

  神清氣爽,自覺沒有任何異常,放鬆了警惕,披著單衣起床,給自己做早餐。廚房沒有開暖氣,窗戶也沒關嚴實,一陣冷風吹過來,頓時寒毛直豎,突然意識到自己沒有穿厚衣服。

  趕緊回卧室加衣,這個時候就感覺身上有不適感了,果然不到一會兒開始咳嗽,緊跟著腹部絞痛。馬上開始出現了腹瀉癥狀。趕緊繼續吃藥,同樣是鹽酸阿比多爾兩顆

  咳嗽有些劇烈,又加服了阿斯美膠囊兩顆。吃完早餐趕緊乖乖的躺下休息。咳嗽卻不見明顯好轉,心裡有些懊惱。

  媽媽打了幾次電話過來,讓我跟他們一起吃年夜飯。我非常理解老人的心情,自從2010年工作到現在,其中有幾年是因為在國外,在國內的時候又因為值班等各種原因,就沒有在家吃過一次年夜飯。想著今年把二老接過來,可以一家人歡歡喜喜的吃一個團年飯,卻沒想到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所有部署。

  更讓我後悔的是,本來爸媽在鄂州還是相對安全的,而我卻將他二老接到了武漢,而且還是漢口疫情重災區,陷他們於危險之中,兩位老人滿心歡喜地過來和兒子團年,卻不料卻為此身陷險地,唉,不孝至此,愧為人子。

  思前想後,我還是不能太傷了兩位老人的心。於是我帶著雙層口罩,坐在餐桌旁,保持了一米的安全距離,「看」了一桌豐盛的年夜飯。

  強忍淚水的笑臉之下,我知道爸媽心裡該是有多難受和擔心。

  

  自從我發燒以來,媽媽背著我也不知道哭了多少回。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後悔讓我走上了醫學的道路。每當我回家手舞足蹈地告訴他們我今天救活了哪個病人,每當我發表了論文、捧回了獎盃、得到了表揚,還有當我哭笑不得地拎回了病人送的土雞蛋,他們臉上總是笑開了花。

  但更多的時候,我帶給他們的不是榮耀,而是無盡的擔憂、害怕。特別是楊文醫生遇害的那幾天,媽媽都坐卧不安。每次我下班,都能看到她在防盜門背後來回走,等著我進門。

  每當有醫生被砍被殺,都讓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家會恨治病救人的醫生呢?

  會有人恨像他兒子這樣的醫生嗎?會有人傷害他嗎?

  這些問題折磨得她經常睡不好。

  在我連續工作48小時不能著家的時候,在我經常晚上寫論文寫到兩三點的時候,還有經常幾個月也不能在家過一次周末的時候,她又會絮絮叨叨的說後悔讓我做醫生,指責我想法太大,幹嘛不安安心心做一個小醫生?

  我不能指望老人們能理解我們。作為同濟醫院的醫生,我們要承擔的任務,遠遠不止看幾個病人、做幾個手術這麼簡單。就像這一次疫情當頭,作為暴風眼中的醫院,同濟是穩定疫情的基石,是鎮定軍心的旗艦,也是指揮戰役的前哨。

  我們的使命註定更多、更重。

  「看」完年夜飯,我又開車回到了隔離屋。

  後記

  很想對全國甚至海外老師、親友們說一聲抱歉,你們發給我的信息沒有能夠及時回復,讓你們擔心了。還有,尤其感謝我親愛的科室領導和同事們,熱心地指導我治療,還接過我手頭上的工作,讓我安心養病。這讓我在隔離治療的時候,不會感到無助。

  經過這一次風波,我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對待這次疫情,痛定思痛,有以下幾點體會:

  1,提高警惕,加強防護,千萬不要有僥倖心理。對於發熱癥狀完全消失的病人,也要有2周的隔離期。否則與之接觸的人,仍有被感染風險。

  2,如果有密切接觸史或發熱史,請一定告訴醫務人員你有這樣的病史。刻意隱瞞病史不會讓你得到額外的好處,反而只會讓醫務人員感染的風險進一步增大。同樣,醫院也絕不會因為你有發熱或暴露史就不會給你治療。

  3,沒有心腦腎肺等重要臟器疾病,在沒有明顯呼吸困難的情況下,單純的發熱、乏力、咳嗽、腹瀉,推荐居家隔離治療。

  盲目一窩蜂湧到醫院,不但會增加交叉感染的風險,而且被收治住院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現在的床位主要是供應那些確診或是較重的病人。

  在這篇推送完成前,得知同濟醫院已經開通了在線問診功能。這是個好消息,對於懷疑有病毒感染的輕症患者,可以通過網路問診解決部分問題。

  4,休息、加強營養和多飲水非常重要,目前對新型的冠狀病毒感染尚無特效藥,主要靠自身免疫康復(病毒也是「欺軟怕硬」的)。而休息和營養是提高免疫力的最好措施。

  5,抗病毒藥物或許管用,目前綜合資料分析,鹽酸阿比多爾可能針對新型冠狀病毒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如果高度懷疑是新型冠狀病的感染,可以在早期開始服用鹽酸阿比多爾,每天三次,每次兩片。加上莫西沙星。兩者聯合使用在我身上是管用的。

  如果藥物治療無效,仍然高燒不退,要及時到醫院複診。

  6,樂觀面對,保持積極心態對於康復至關重要。所有的病毒感染都具有一定的自限性,只要沒有誘發實質性的臟器損傷,比如病毒性肺組織病變,養好身體,等待自身免疫系統壯大反攻,一定可以戰勝他們。消除恐懼,保持樂觀,對於重塑我們的免疫系統非常有幫助。

  7、可能會有患者認為,你能這麼快好轉是因為你是醫生。這是個誤區。疾病面前人人平等。雖然我們對新型肺炎的認識還不夠深刻,但是有一點是共識:這個病對於抵抗力強的人就像一場感冒,很快能扛過去,抵抗力差的人則很容易發展成重症。非常時期,年老體弱者一定要格外小心,減少外出,不要聚會。

  8、有人質疑,傳染性極強的新型肺炎,居家隔離治療會不會讓患者成為移動的病毒傳染源?這裡我想說,隔離就是不要到處跑。居家隔離和住院隔離的區別在於:在家沒人監督。

  如果您像我一樣做到真正的自我隔離,不會成為傳染源。世衛指南的確建議對於傳染病,最好是住院隔離,但是疫情爆發時,醫療資源會出現極度短缺,建議輕症患者居家隔離治療。

  9、對於合併有心腦腎肺肝等重要臟器基礎疾病的人,不建議參照這一居家治療攻略。

  最後還有一點小收穫,躺在床上的幾天時間,把湖北的紅色歌劇《洪湖赤衛隊》單曲循環了n遍,尤其是那段「看天下勞苦人民都解放」,自己都能全程哼下來了。洪湖赤衛隊的百折不撓、寧折不彎的反抗精神被王玉珍的漢式唱腔演繹得淋漓盡致,感人淚下。

  我們湖北是一個英勇不屈、敢於抗爭的寶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從花木蘭到黎元洪,從來不乏為國遠征、為民請命的英烈,也多有不信邪、不服周的悍民勇士,封城又有何懼,只要人心不散,齊心抗疫,一定會戰勝病毒。

  武漢只是打個盹,不久還會再次涅槃騰飛。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6: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