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武漢肺炎所向披靡,湖北人民依然很淡定

京港台:2020-1-25 03:20|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 評論( 23 )  | 我來說幾句

陸媒:武漢肺炎所向披靡,湖北人民依然很淡定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這個春節,註定不平靜。

  全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戰鬥仍在繼續。前兩天離開武漢回家過年的劉麗(化名),向21新健康記者講述了她的所見所聞。

  以下為劉麗自述(略有編輯):

  1月21日,在武漢工作的我搭乘朋友的便車,回到了老家。與往年不同的是,一看到戴著口罩的她,全家人都被嚇到了。 我一進家門,第一句喊的就是「不要碰我」。因為家中侄女每次看到我都會飛撲到我身上,我趕緊提醒家人注意防護,避免接觸。 隨後,我衝進洗手間,準備全身上下洗澡,並把帶回來的酒精交給媽媽,讓她戴著手套,將自己所有隨身衣物都噴灑酒精消毒處理。經過半個小時的高溫熱水沖洗后,我出了淋浴房,讓弟弟帶著弟妹和兩個女兒去岳父家住幾天,然後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要求自我隔離,觀察幾天再說。 「太誇張了吧!」首先表示不解的是我弟。

  在他的理解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實很危險,自己也比較重視,但不至於如此誇張。他覺得我在武漢時並沒有任何癥狀,應該沒有太大問題。 十歲的侄女也哀嚎,「為什麼姑姑一到家,就趕我們走?」

  我回家后就發現,此時其所在的潛江市(註:湖北省轄直管市),街面上鮮有人戴口罩,而針對武漢的疫情,很多人表示聽說過,但都覺得離自己很遙遠,具體防護知識更為欠缺!

  01自我隔離怎麼就成了「小題大作」?

  在我忙著自我隔離的同時,與我一起回家的朋友方山沒有直接進家門,直接去了一家酒店。

  「回家隔離可能還是有漏洞,我先去酒店空間自我隔離一下。」方山跟我說,「知道我是從武漢回來的,差點就把消毒液灑到我身上了。」 儘管如此,第二天,因為有其他親戚回家,方山說他還是戴著口罩出席了家裡的團年飯。

  「其實按照隔離的時間要求,1天遠遠不夠。」方山跟我一樣謹慎,但他在漢口的活動不多,且疫情發生后就一直特別注意。況且家裡人都訂好了聚餐酒店,如果不參加,也說不過去。 這頓團年飯聚餐上,還有另一名從武漢回來的親戚,「回來當日,他就去了當地朋友家串門。」方山跟我說,這個親戚的觀點是,戰略上重視,戰術上藐視,不能自己先嚇到了自己,讓身邊家人和朋友都跟著人心惶惶。 我也有同樣的顧慮。 弟弟帶著弟妹和孩子回岳父家后,家裡就只剩我和爸媽。看著女兒好不容易回來,父母特別想跟女兒聊幾句,表達下思念和關懷,「他們不時敲門要進來,一會問我要不要吃喝,一會問我要不要保暖工具。」我看到父母的熱情和滿溢的重逢喜悅,卻茫茫不敢接受。自己回來之前確實在武漢就做了很多防護工作,也帶著大量口罩和藥品回來,但萬一出現最壞情況,影響父母,自己會內疚終生。 「你又沒有怎麼樣,為什麼那麼神經兮兮的?」

  在被父母多次質疑后,我只能投降,要求父母跟自己一樣戴上口罩后,才允許他們走進自己的隔離房間,「但父親還是不斷進出,而且不戴口罩。」無奈的我只能自己隨時戴著口罩,一邊工作,一邊慢慢給父母解釋此番疫情的嚴重性。

  02苦勸長輩取消過年聚會被罵「不孝順」

  我的叔叔,住在潛江市下面的一個小村莊。農曆大年三十,叔叔會等著我一家回去吃團年飯。

  此外,今年還是奶奶去世的第一個農曆年,按照習俗,會有很多親戚在大年初一前來祭拜奶奶,而叔叔準備了好幾桌的宴席,用來招待這些親戚。 出於安全防護的意識,我勸說叔叔,放棄這兩個傳統儀式,並電話通知所有親戚,不要來祭拜了。沒想到這個建議立刻遭到了叔叔的反對!

  叔叔所在的農村只是在電視上看了看新聞,而在1月10號前後,村裡陸陸續續有很多出門務工人員回來,他們有在武漢工作的,也有經過武漢的,至今都沒出現什麼異常。而所有人還是照常聚在麻將館里打麻將,或群聚聊天吹牛。

  叔叔認為我就是小題大作了,堅持不肯跟親戚打電話拜年,也不提前告知別人不要來祭拜奶奶。

  叔叔認為這樣只會讓人覺得我們是不想請人吃這兩頓飯,面子上過不去。 而聽到我的安排后,大姨更是破口大罵,直接罵我不孝順。

  03轉機終於出現了

  幾番勸說無果,正在我苦惱之時,事情出現了轉機。

  1月23日上午九點左右,潛江日報官宣:自今晚22:00起,全市所有交通工具,包括去鄉下的市內公共交通,全部宣告暫停運營。

  也就是說:潛江也成為「封城」的又一個城市! 我周圍的長輩們這才慌了,紛紛主動戴起了口罩。爸媽改變了態度,不再過來噓寒問暖,而是自己待在房間里,主動隔絕了與我的接觸。

  此時,朋友小李也剛剛回到家鄉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雙溪橋鎮。

  知道小李從武漢回來,村裡幹部立刻上門,給她發放了一張登記表,測量了體溫情況,走之前還給她發了一張預防貼紙、三個口罩和一個體溫計,並提醒大家預防。 但這種嚴密的農村管控措施並不是處處都執行到位。

  據我觀察,也有回家2天以上的武漢人士,尚未接到通知登記信息。

  結語

  劉麗所在的小家庭里發生的小衝突,只是武漢春運歸家大潮下的一個縮影。

  12月31日,武漢通報首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之時,也正值2020年春運前夕。作為全國交通樞紐大省,武漢市每日迎來送往的旅客量都十分龐大。

  據長江日報消息,截至1月20日,2020年春運啟動以來,武漢春運前十天,全市鐵路、公路、航空安全發送旅客409.68萬人次,同比增長8.26%;全市公共交通共運送乘客8096.56萬人次,同比同比增長2.77%。

  也就是說,這些天來,經武漢或從武漢出發前往全球各地的人數達到數百萬量級,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回到了非武漢的其他城市,包括一些中小城市。

  1月23日凌晨,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稱,自當日10時起,關閉各類離漢通道,到下午2點左右,所有離漢通道全部關閉。與此同時,位於武漢市周邊的湖北省黃岡市、鄂州市和潛江市等七城也先後宣布封城。 在3-14天的病毒潛伏期「魔咒」下,武漢「出走」人群的管控問題,成為武漢封城之後,人類與病毒對抗的又一個博弈點。

  據湖北省衛健委消息,2020年1月23日0時-24時,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105例(其中武漢市新增70例、荊門市新增7例、荊州市新增2例、孝感市首次發現22例、仙桃市首次發現2例、宜昌市首次發現1例、十堰市首次發現1例)。全省新增死亡7例,其中武漢市6例,宜昌市1例。武漢市治癒出院3例。 繼黃岡之後,湖北省除武漢之外,已有多個城市陸續出現確診病例,呈蔓延趨勢。

  雖然現在尚無數據表明其他城市的病例是否來自農村,但對比武漢市來說,縣市和農村相對廣袤的地理空間,更為分散的人流,相對落後的醫療水平、衛生狀況和更差的防護意識,都可能在放任疫情進一步惡化。

  目前來看,如何將制定好的防護、監管措施實施下去,單純依靠政府管理也是不夠的。

  從武漢出來的人,特別是對事情認識較深的人,都有義務向身邊的人科普防疫知識。

  我們需要全員動起來,人人有責,這才是這場防疫站的致勝關鍵!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6:3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