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封城之下:一個剛退燒的武漢人這樣說…(圖)

京港台:2020-1-24 04:51| 來源:紅星新聞 | 評論( 26 )  | 我來說幾句

身處封城之下:一個剛退燒的武漢人這樣說…(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2020年1月23日10時起,武漢「封城」。

  在大多數武漢人生命中,這是第一次關於「封城」的記憶;在大多數中國人記憶里,這恐怕也是第一次直面「封城」二字。

  

  工作人員正在捆綁柵欄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在武漢江漢路步行街上,只有零星幾家店鋪開著門,少有路人經過;武漢天河機場、漢口火車站、公交車總站、地鐵口,廣播里播放著停運通知,退票處不時有旅客辦理退票,有些戴著口罩推著行李箱的旅客,本來計劃著回家過年,「封城令」后,他們站在火車站門口,望著圍起來的柵欄發獃……

  紅星新聞記者採訪了幾位或是身在武漢、或是心在武漢的人們,講述他們此刻的故事。

  一個身在武漢的襄陽人:

  我一個人在這裡,剛給家人打了電話報平安

  「武漢封城的消息是真的,我可能過年回不來了。」這是29歲的襄陽男子宋先生得知武漢「封城」后,給母親在電話里說的第一句話。

  上午10時許,紅星新聞記者撥打宋先生的電話,一直佔線。40多分鐘后,終於撥通。「剛才在給我媽打電話,報平安。」宋先生說,「爸媽都在襄陽。我一個人在武漢。他們擔心我的身體,叮囑我出門一定要戴口罩,穿暖和點,別感冒。」

  

  武漢地鐵關閉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所幸宋先生目前一切正常,沒有發熱、咳嗽等癥狀。早晨8點,他一起床就用家裡的溫度計給自己測體溫,36.5℃。測體溫,近來已成為宋先生的日常,「每天都要測」。這個新習慣並未讓這個青年人的情緒平添緊張,「測體溫之前,還是比較有信心的」。

  近日,宋先生供職的銀行開始測體溫,「進門時,用紅外線測量儀測體溫,每個科室也發了一個。我自己家裡也有溫度計」。

  8點20分,宋先生去了趟超市,「本來沒打算在武漢過年,所以很多東西都沒準備」。昔日繁華的武漢街頭,已人跡寥寥。大部門小店都陸續關門了,只有超市開著。很快,他接到科室領導微信通知,今天的上班取消了。一路上,人們幾乎都戴著口罩。

  如果沒有這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此時,他應該正聽著黃家駒的《光輝歲月》收拾行囊。晚上8點,一列高鐵會把他載回一別數月的襄陽,他就能吃到爸媽親手包的豬肉蘿蔔餃子。

  「之前擔心的是,火車站人多、列車比較封閉,怕被感染。但沒想到會封城。開始聽說時還不太相信。」宋先生坦言:「後來在網上看了一些消息后,還是比較能理解。」

  宋先生供職的銀行給全單位職工發放了醫用外科口罩。「每人一包,大家都戴上了,」宋先生回憶,「都比較謹慎吧,也願意戴。」

  兩年多前,宋先生從襄陽來到武漢。一路上,鱗次櫛比的高樓和車流讓他過目難忘。新的生活剛剛開始,他不確定自己的未來是否會一直和這座城市有關,「感覺留在武漢的機會不太多,因為這裡的競爭和生活壓力比較大」。

  真正讓宋先生對這座城市有歸屬感,是來武漢一年半后,他轉正了,「開心呀,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父母」。彼時他完全沒料到,一年後,他會和許多漂在武漢的異鄉人一樣,見證這座城市和一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戰鬥。

  而這,並未讓他萌生去意,「我還會繼續在這裡,這應該只是一個階段性的事件」。

  當紅星新聞記者問及宋先生接下來的春節如何自處時,他笑道:「減少出門,一般會在家裡,應該不會和朋友聚餐了,就刷刷網頁吧。」

  一個剛退燒的武漢人:

  下樓遛狗也不會去了,我只想在家不發燒就好

  從19日發現自己發燒開始,武漢網友餃子就沒有再去上班,「單位從很早就開始搜集員工的體溫信息,每天我們都要報備兩次體溫情況」。

  發燒后,餃子開始在家自行隔離。因為CT顯示心肺正常,所以餃子沒有被當作疑似感染者收治。

  

  武漢青年路,路上的行人和車輛很少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23日凌晨3點,餃子看到了手機上關於武漢「封城」的消息。「我把媽媽叫醒,告訴她封城了,她很淡定,但我很害怕。」這幾天,因為發燒,餃子每天都奔走在家和醫院兩點。餃子用自己的手機打車軟體試了一下,從武漢市第七人民醫院到武漢市洪山區中醫醫院,預估車費18元,顯示:「排隊12人,預計等待51分鐘。」

  23日,「封城」消息下達的一大早,餃子步行去醫院打針,餃子的媽媽去了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食材,「漲價了,媽媽買了一點菜苔和西紅柿17元,主要是菜苔漲價了,從3元漲到了6元。」從醫院回來的路上,餃子觀察了一下這座熟悉的城市,路上基本看不到計程車了,只有私家車呼嘯而過,打開手機叫車軟體,等待時間越來越長,但路上依然有老年人沒戴口罩,或吸煙或遛狗。

  在打針之後,餃子退燒了,這個好消息並沒有讓餃子開心太久,「我剛剛收到消息,我的表哥被診斷為肺炎……獨自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家裡有父母妻兒,不敢回家」。

  退燒之後的餃子,打算這個春節不出門,「連下樓遛狗我也不會去了,讓狗狗在家裡的廁所解決問題,我現在只想在家裡不發燒就好」。說著,餃子又給紅星新聞記者發來一張她的寵物微信群里的聊天截圖,大家正在討論著關於「武漢加油站要停業」的謠言……

  一個普通的武漢市民:

  除了採購物品盡量不出門,口罩也沒有漲價

  1月23日,武漢市民胡先生站在自家陽台上,看見附近店鋪相繼關門,來往車輛呼嘯而過。他明顯感到街上已空蕩蕩,往年在舉家團年時才會呈現的場景,今年提早了兩天。

  

  江漢路步行街,少有行人路過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29歲的胡先生大學畢業來到武漢工作定居,隨後將父母接過來住,一家人近幾年都在武漢過年。胡先生說,發生疫情后,公司在19日給全體員工分發口罩並要求他們必須戴著,還通知將提前一天放假。

  21日傍晚6時許,看到有關「勤洗手」的相關宣傳后,胡先生決定去購買洗手液和板藍根。他來到家附近的超市,發現顧客比往年同期少了一些,其中半數人都戴上了口罩,大家交談、行動也透露著謹慎,「在櫃檯挑東西,大家會自覺隔開一點,超市工作人員也沒有像往常一樣擁上來推銷」。

  接著,胡先生去了四家藥房,他在備忘錄里仔細記錄著:「葉麻店、創業街周邊藥店的口罩、酒精均已脫銷,工作人員表示明天會有貨到……板藍根、白醋之類物品仍然有充足在售貨物;感冒類藥品即將售罄;洗手液銷量驚人。」

  23日上午,有關武漢「封城」的消息鋪天蓋地,眼看著家中口罩所剩無幾,胡先生在網上下單了兩百多個口罩。抱著一絲希望,他還跑去樓下的三個藥房,發現口罩已補貨,並告訴身邊人:「光谷大道地鐵站C出口這家藥店還有大量口罩在售,沒有漲價,但他們七點關門。」

  胡先生告訴紅星新聞,現在全家人除了採購物品盡量不會出門,日用品、藥品也可以在周邊超市、藥店購買。

  一位武漢的前媒體人:

  急救人員上車出診那一瞬間,我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得到「封城」的消息,是凌晨5點多,王先生髮現手機上有多個未接來電,都是媒體的小夥伴們打來的。

  第一反應,他打開手機在網上買了些蔬菜、水果,菜品還算齊全,幾乎沒有斷貨的,雖然送貨時間只能選擇23日下午5點之後。

  當了十幾年記者,這次雖沒有採訪任務,但他還是想一探究竟。

  上午10點,武漢的封城令生效。王先生去了第一站——陸軍總醫院,也是武漢市新型肺炎定點治療醫院。發熱門診被安排在了院外,幾名保安手持體溫測量儀,把守在進院的幾個通道。他站了幾分鐘,進出的人也就兩三人。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10點20分,陸軍總醫院門口的公交站,有五六名乘客在等車。人們帶著口罩,互相保持距離,望著車行的方向,一輛613路公交車駛來。按照相關規定,武漢的地鐵、公交10點停運,這或許是停運前最後一班613路。人們陸續上了車,司乘均戴著口罩,其他與平時無異。街上的人不多,路過一個果蔬店,人們陸續拎著大包小包出來。

  11點,王先生趕到了另一個定點醫院,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同濟天佑醫院。急診室外,一輛急救車送來了病人,兩名醫護人員穿著白色連體防護服,戴著口罩和防護眼罩。另外幾位醫護人員穿著藍色后系式防護服。

  一位醫護人員告訴王先生,一周多之前,他們已經這般全副武裝,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沒幾分鐘,救護車拉響警報,載著這些醫護人員,奔赴下一個需要他們的地方。他們關上車門的一瞬間,王先生有種熱淚盈眶的衝動。

  進入門診大廳,有醫護人員在門口測量體溫,就醫的病人並不多。一樓的兒科門口,僅有兩三名患者在排隊,這與之前擁擠的情況完全不同。

  路上的車輛很少,武漢貌似從未有過這樣的空曠。但有一段路,四五個車道全被堵死,行駛非常緩慢。堵車的路段超過五六百米,原來是前方加油站排隊加油的車堵住了車道。加油站所有加油機均開通,等待加油的人們從車裡探出頭,張望著……

  11點18分,王先生收到了武漢石油公號的通知,稱春節期間武漢地區所有加油站將正常營業。

  一個要途經武漢回家的人:

  爸爸,我掉頭回北京了……

  作為一個落戶在武漢的孝感人,湖北也是小程的家鄉,即便得知已經「封城」,但對團圓的渴望驅使著他回家。

  1月23日中午11時,小程來到北京西站,手邊的行李箱中裝了滿滿一袋口罩,從醫用護理口罩到N95口罩,應有盡有。除了口罩,免洗洗手液也必不可少,光是這兩樣東西便佔了行李箱的半壁江山。

  

  紅星新聞記者 王效 攝

  22日,小程用了三個小時收拾行李,一些衣物來來回回放進去又拿出來,就是不知道應該拿什麼衣服,才能儘可能少接觸病毒。

  進入北京西站大廳,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帶上了口罩,人們顯得慎重而小心。小程乘坐的這趟高鐵,終點站就是武漢。上車以後,他發現僅自己所在這一截車廂的上座率仍然有80%以上。整個車廂內,大概90%以上的人都帶上了口罩,坐在小程身邊的一位小哥甚至帶上了兩層。

  路上,單位領導打電話讓小程徵求一下家裡人的意見,就說今年在北京過年了,也提醒家人注意防護。經過一番心理鬥爭,小程最後跟家裡打了電話:「爸爸,不用來接我,我掉頭回北京……」沒有太多解釋,父親非常痛快地答應了。

  在鄭州站,小程買了調頭返回北京的車票。轟隆隆的聲音依舊,和來時一樣的風景從他的另一側掠過,車廂廣播傳來了新年的背景音樂……

  紅星新聞記者 藍婧 沈杏怡 彭莉 羅丹妮 嚴雨程

  編輯 張莉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5:4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