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研究了一下如何避開武漢,幾乎不可能…(圖)

京港台:2020-1-23 01:50| 來源:地球知識局 | 評論( 14 )  | 我來說幾句

我們研究了一下如何避開武漢,幾乎不可能…(圖)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近日,武漢率先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已隨著人口流動在全國各大城市蔓延,甚至世界各地也不斷有新病例確認。

  病毒傳播速度之快令人始料未及。在此特殊時期,各市醫務工作者在儘力治病救人,我們也應當按照官媒指示,除特殊情況盡量避免進出武漢。

  已經死亡6例@丁香園·丁香醫生

  

  話雖如此,「春運」就是個特殊情況。

  武漢為九省通衢之地,不僅盡占華夏中央地帶的優越區位,其發達的路網體系也使得它成為全國交通網中的重中之重,就算家鄉不在武漢,很多人無論北上還是南下都不得不經過它。

  武漢強大的路網格局

  作為水陸碼頭的千湖之城武漢,憑藉地利,再配合上自古以來的「敢為人先」精神,在古代時期就曾以水運發家。

  近代以來,著名的京漢鐵路和粵漢鐵路的建成共同奠定了這座城市鐵路交通樞紐的地位。之後,隨著京廣鐵路武漢長江大橋的建成,更使得武漢成為鐵路運輸中的一處中樞。

  在長城以南,武漢的位置過於居中

  水運、公路、鐵路都是樞紐,想繞開還是挺難的

  

  此後,長荊鐵路、襄渝鐵路、漢丹鐵路、武九鐵路、麻武鐵路、京九鐵路、焦柳鐵路等相繼建成通車,雖然其中部分線路並不途經武漢,但是武漢的對外連接通道需要依靠他們,這些線路共同編織了武漢的超強鐵路樞紐格局,今日的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的總部就位於這裡。

  上述鐵路線示意,相當於——

  三條南北通道+一條東西通道+多條聯絡線

  武漢的鐵路樞紐地位在普鐵時代就有相當的優勢

  (京廣、長荊、襄渝、漢丹、武九、麻武、京九、焦柳鐵路示意)

  

  普鐵時代就已經如此強大的武漢,在「八縱八橫」高鐵網之中更是有兩條通道途經,分別是京哈-京港澳通道、沿江通道。

  與普鐵時代建成的第一條鐵路相似,武漢的第一條高鐵就是作為我國南北交通大動脈的京廣高鐵,它是京哈-京港澳通道的核心組成部分。

  京廣高鐵相當於是京廣線的升級版

  武漢的位置太好,當上第一批贏家

  (京廣高鐵示意 衡山東 應為 衡陽東)

  

  沿江通道,則沿著長江的走向,分兩條線路途經武漢,由主線的合肥-武漢-重慶與輔助通道的九江-武漢-宜昌組成。

  南北京廣通道與沿江通道示意

  (以及周邊幾座重要城市,一般也都是鐵路樞紐)

  

  「八橫八縱」之中的兩大通道,對於大武漢這樣城市的交通樞紐格局地位來說顯然遠遠不夠。除了它以外,武漢目前還有另外規劃的「米」字形高鐵樞紐格局。

  「米」字型高鐵格局通常指八個方向,但由於東南地區複雜的道路網路屬性,其實際對應的共有大致十個方向。

  武漢高速鐵路網規劃中的這十個方向幾乎把所有涉及湖北的主要方向都包含了進來,為進出武漢,乃至於湖北的重要通道。

  往北,就是京廣高鐵,至鄭州-石家莊-北京;往東北,至徐州-青島或濟南(未全線開通,有對應普鐵線路);往東,滬漢蓉通道的合武快速鐵路,至合肥-南京-上海,該沿線還要興建合武高鐵;往東偏南,至安慶-杭州-寧波(未全線開通);往東南,武九客運專線,至九江-南昌-福州;往東南偏西,至吉安-贛州-深圳(未全線開通);

  武漢高鐵網向東方向主要線路示意

  似乎四個小時可以覆蓋東部地區主要城市

  (下圖僅作示意,包含了已開通、在建、規劃中線路。灰色虛線為尚未找到參考規劃路線)

  

  往南,還是京廣高鐵,至長沙-廣州,其中在長沙和衡陽處,分別通過滬昆高鐵與衡柳快速鐵路至昆明與南寧;往西南,至懷化-桂林(未全線開通),這條線路將解決目前武漢去往昆明、南寧需繞道長沙、衡陽的情況;

  往西,滬漢蓉快速通道的漢宜高鐵,至宜昌-恩施-重慶-成都,該沿線還要興建武渝高鐵;往西北,漢十高鐵,至襄陽-十堰-西安-蘭州或銀川(未全線開通)。

  武漢高鐵網向西方向主要線路示意

  向西的三條線繼續向西通向蘭州、成都、昆明

  (下圖僅作示意,包含了已開通、在建、規劃中線路。灰色虛線為尚未找到參考規劃路線)

  

  可以看出,這十個方向之中,已經全線開通的不到一半。但是武漢畢竟是京廣高鐵和滬漢蓉快速通道的幹線會合點,其性質就如同鄭州的京廣-隴海交會或是長沙的京廣-滬昆交會。即使諸多線路未開通,憑藉這兩條重要幹線,稍繞遠一些距離,也可以通達全國各個重要城市。

  中部鐵路三強:鄭州/武漢/長沙

  

  例如武漢到深圳,雖然現在途經吉安的直達線路並未開通,但是仍可以利用京廣高鐵+廣深港高鐵前往,至於實際的距離和時間方面,也比途經吉安要高效。

  通過這十條通道,其他省份也可以通過武漢得以快速與其他省份進行連接。做大做強大武漢樞紐,對織密全國高鐵網的布局具有重要的作用。

  如今,武漢這座重要的樞紐城市,已成為全國人民南來北往的重要中轉地以及集散地。如果沒有武漢,受影響的可就是全國人民了。

  如果沒有武漢就很麻煩了,建多少條聯絡線都不管用

  

  然而,近日新型肺炎在武漢爆發,「避開武漢」成了很多趕春運的民眾尋求的「保命」解決辦法。那麼,如何避開武漢?

  

  省外?

  理論上說,地球沒加蓋,在空間上繞過武漢有無數種方式,但是鐵路資源較為有限,高鐵資源更是稀缺。那麼,如何用最短路徑規避武漢呢?

  首先就是大動脈京廣高鐵,若是由北京方向南下廣州方向,武漢可是必經之地。繞行,可是得兜一個大圈子。

  鄭州-武漢與武漢-長沙間沒有可供繞行武漢的線路。由鄭州開始,可以經過去年底剛剛開通的鄭合高鐵繞行合肥,再經合福高鐵轉滬昆高鐵,經南昌回到京廣高鐵的長沙。反之,對於由廣州方向北上的人士也同理。

  確實是繞了一大圈

  (前提是你非高鐵不坐)

  

  其次就是另一條主幹道——滬漢蓉快速通道。但若是由上海方向西行成都方向,武漢也是必經地之一。繞行這個圈子,是有點大。

  合肥-武漢與武漢-重慶間沒有可供繞行武漢的線路。由合肥開始,經鄭合高鐵轉徐蘭高鐵再轉西成高鐵或蘭渝鐵路,經鄭州、西安、廣元可至成都或重慶。反之,對於由成都方向東行的人士也同理。

  這個繞的就太要命了

  

  武漢的「十」字型主構架繞行完畢,「米」字型通道中的其他方向如何繞行?

  目前,武漢的「米」字型網路中除了早已建成的「十」字骨架,剩下的血脈只有一個方向全線開通,其他方向並未完全開通,而剩下的這些未開通方向最終還需繞行回到這五個方向的線路。

  再加上繞行九江或重慶的兩種備用方案,一條規避武漢的「高鐵環線」誕生了出來。

  可能存在一個「武漢力場」

  

  同時,從這些繞行的線路中,還可以看出,所經的線路大部分是「八縱八橫」之前「四縱四橫」時代的主要線路,這些線路在今日更是幹線中的幹線。

  這種情況,反而從側面上映證出武漢高速鐵路網在全國鐵路布局之中的絕對重要性。如果沒有武漢,全國高鐵網必將癱瘓。

  省內?

  這些線路,只是外省之間相互連接、途經武漢時的情況。湖北省內的其他兄弟城市如何避開武漢呢?

  湖北省的高速鐵路除了眾多對外連接的幹線外,還有多條省內的城際鐵路,比如武咸城際和武岡城際等。

  同時,湖北省內的高速鐵路總體布局,基本實現省會武漢與普通地市的直達,而普通地市之間的高鐵線較少。普通地市與省外連接的情況,除了處於全國幹線的高鐵線上的城市外,就是十堰與襄陽可與鄭州直達,其緣由則是省會到普通地市之間的高鐵線,很少有分支線路。

  在所有的動車組線路之中,還有幾條漏網之魚,即去年年底開通黔張常鐵路的隸屬於恩施州的來鳳與咸豐兩縣。他們與武漢之間並無直達通道,反而與長沙聯繫較為緊密。

  老實說,這個通達程度相比鄭州有得一比

  (鄭州為中心的米字型格局圖中未畫出)

  

  對於目的地是在武漢之前的城市來說,其實並不需要考慮這一問題,因為畢竟本身就不途經武漢。例如:由北京回十堰、襄陽、隨州(孝感例外);由成都回恩施、宜昌、荊州、潛江、天門、仙桃;東南方向的咸寧、黃石也同理,鄂州例外,黃岡需倒車。

  但是對於目的地是武漢之後的城市來說,因線路分佈的原因,由鐵路運輸基本上是無解。如果真的施行,則是先利用外省之間繞行的方式,再翻回省內,一個更大的圈子誕生了。

  這樣一來,反而還不如先去相鄰的周邊城市,坐大巴而回。

  至於公路方面的繞行情況,比鐵路要簡單的多,湖北省的高速公路網以及普通公路網已成毛細血管密布。對公共交通的公路運輸(例如:大巴等)合理進行線路規劃,即可輕鬆繞行。對於私家車,就算不繞行,開著車快速通過也相安無事。

  當然,最方便的方式還是飛機。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7 05: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