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帖:香港疑似病例為何遠比內地總和多?

京港台:2020-1-22 22:57| 來源:與歸隨筆 | 評論( 49 )  | 我來說幾句

熱帖:香港疑似病例為何遠比內地總和多?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01

  先看一張圖:

  

  數據一直在變化,這是截止到1月22日7時的。

  這些天,我一直都很關注這些數字上的變動,不過一個特點早早就給我了留下了印象:

  香港的疑似病例,一直一騎絕塵,遠超內地所有地方的總和

  而和這種「高居不下」態勢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確診病例那一欄,卻一直空空如也。

  我下意識就產生了一個看法:香港是不是太激動了?

  其實,自打「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香港的做法,一直都非常搶眼。

  早在1月4日,武漢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還只有44例時,香港特區政府就公布了《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並同時啟動「嚴重」應變級別,實時生效。

  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官網信息顯示,自2019年12月31日起截至2020年1月21日中午12時,香港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共接獲118宗符合呈報準則的懷疑個案(疑似病例)。

  其中,88宗懷疑個案已出院,30宗懷疑個案住院中。

  他們把這些信息做成了表格,列出了一對一的詳細備註:

  

  

  

  02

  在這些數據和表格背後,是香港特區政府緊鑼密鼓的工作。

  我們以1月20日為例。這一天,特區政府宣布了三項措施。

  第一,衛生署即日起,將監測呈報範圍由武漢市擴大到湖北省,醫生如發現病人發燒或出現肺炎病徵,只要病發前14天內到過湖北、內地醫院或接觸過肺炎病人,都要通報衛生防護中心做進一步調查。

  這句話的信息量真是太大太大了。我們至少可以總結幾點:

  1.早在20日之前,香港就已經對武漢來港人員的檢測呈報制度,並從20日開始將監測範圍擴大到整個湖北省,這一舉措,領先全國,甚至都跑在了武漢和湖北其他城市的前面。

  2.只要是發燒的,都要問一句:你自何處來?

  3.只要在病發前到過湖北和內地醫院,注意,醫院的前綴是內地,也就是所有的內地醫院,都在監測範圍內。

  武漢到香港,尚隔著湖南和廣東,香港的舉措,是不是有苛刻到變態的感覺?

  但是,我們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香港做的過分,因為這就是本分。

  再看香港20日宣布的第二項措施:

  21日開始實施「健康申報表」制度,要求所有從武漢乘飛機入境香港的人士必須填寫健康申報表,主動申報身體有何不適,並留下聯絡方式,如果填報不實,最高罰款5000港元、監禁6個月。

  據我在全網查詢到的資料發現,這個「健康申報表」也是領先全國的

  而且,注意前綴是「所有」,意思就是,先不論發不發燒。至於後面的罰款、監禁,你說你還不重視?還想大大咧咧到處浪?長點心吧,要付出代價。

  最後看香港的第三條措施:

  涉及公立醫院,醫管局將實施各項圍堵策略,做到「早通報、早隔離、早化驗」。即日起至2月中旬從武漢上車南下到香港西九龍的高鐵全部停售車票,港鐵售票網顯示「沒有相關班次」。

  不用查了,停售車票也是領先全國的。直接停售車票,想去香港你都去不了。而不僅僅是苦口婆心勸你了。

  03

  香港的這些做法,很難不讓人想起2003年。

  那時我還在上小學,但是對抗擊非典的情景記憶猶新。

  那段時間,「白衣天使」成為全社會一時的稱呼,身邊很多小朋友在這種氛圍的感染下,也立志長大后做一名醫生。

  但是真正長大了,似乎才明白,沒有誰可以內心毫無波瀾地、毅然決然地做一名「白衣天使」。如果可以,誰不願意只做白雪公主呢?

  我更希望這些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也會恐懼、也會害怕,擁有平凡的生活、穩穩的幸福。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那些名字:

  中國大陸

  葉欣(2003年3月25日,廣州廣東省中醫院二沙島分院急診科護士長)

  李曉紅(1974年7月-2003年4月16日,武警北京總隊醫院內二科主治醫師)

  鄧練賢(2003年4月21日,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傳染病科黨支部書記、主任醫師)

  梁世奎(1946年-2003年4月24日,山西省人民醫院急診科副主任)

  楊濤(1960年-2003年5月6日,北京市通州區潞河醫院放射科醫生)

  丁秀蘭(1954年3月24日-2003年5月13日,北京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主任醫師,急診科副主任、急診科黨支部書記)

  中國香港

  劉永佳(1965年-2003年4月26日,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護士)

  謝婉雯(1968年3月31日-2003年5月13日,屯門醫院胸肺科內科醫生)

  鄧香美(1967年-2003年5月16日,基督教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

  劉錦蓉(1956年-2003年5月27日,基督教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

  王庚娣(1950年-2003年5月31日,威爾士親王醫院健康服務助理)

  張錫憲(1945年-2003年5月31日,香港耳鼻喉科私人執業專科醫生)

  鄭夏恩(1973年-2003年6月1日,大埔醫院醫生

  中國台灣

  林永祥(2003年4月28日,高雄長庚醫院內科醫生)

  陳靜秋(2003年5月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理長)

  林佳鈴(2003年5月11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士)

  林重威(2003年5月15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醫生)

  鄭雪慧(2003年5月18日,台北市立和平醫院護理部副主任)

  這是2003年非典期間殉職的醫生名單,一晃17年過去了。

  當然,我們也不會忘記義大利籍醫生卡爾婁·烏爾班尼,他是第一位發現SARS的醫生,是世界衛生組織派駐到越南河內的醫生。

  病毒是不認國界、不辨人群的,但愛與責任,也是不分種族不分地域的。

  好了,說回正題,從這份名單中,我們可以看出香港當年的疫情十分嚴重,甚至不輸內地。

  再給大家看兩張表:

  

  

  表一是截止到2003年7月,各地出現的非典病例及疑似病例。香港是僅次於內地的重災區。

  而且,別忘了,香港無論是面積還是人口,都無法和內地比擬。這個密度有多大,大家都可以感知。

  也正因此,非典之於香港人的記憶,異常深刻。

  04

  去年夏天,TVB拍攝的電視劇《白色強人》中曾有過一個情景:

  急症室疑似出現中東呼吸綜合症個案,醫生蔣志光即果斷封鎖急症室,將一眾醫護人員隔離,由於檢驗過程要4小時,病人家屬隨即鼓噪,大罵醫生。

  此時,蔣志光舉例2003年的非典事件說,「當時有300多人死亡,我絕對不可以用幾百條人命,再買一次教訓。」

    

  《白色強人》劇照

  是的,教訓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

  2013年3月,在非典十周年之際,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率20餘位政府高層到浩園向非典期間殉職的醫護人員致祭。

  同天,香港特區政府多個部門舉行了高層桌面演習,測試應對可能發生新型冠狀病毒致嚴重呼吸系統病暴發的應變行動。

  那次只是純粹的演習,沒想到7年後真的用上了。

  正如和平時期的軍事演習一樣,在沒有病毒的安穩日子裡,我們也要時常演習,這其實就是抗疫的常規措施之一。只有把演習當成實戰,到了實戰時,才能從容應對。

  從香港的通報、統計、信息公開、措施配套等等, 我們可以看出一種極度小心、「寧可監測千人,不可放過一個」的態度。

  抗擊疫情,最重要的就是防患於未然。這或許,是一些地方的職能部門應該學習的。

  以上,只是本文的一些觀察和思考,並不能準確回答「香港疑似病例為何比內地總和還多」的疑問,僅做探討。

相關專題:,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港澳特區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5:5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