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醫院傷醫案背後:患者不滿手術併發症持刀行兇

京港台:2020-1-21 23:44| 來源:八點健聞 | 評論( 2 )  | 我來說幾句

朝陽醫院傷醫案背後:患者不滿手術併發症持刀行兇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患者崔某不滿手術併發症,持刀至朝陽醫院行兇發泄。朝陽醫院眼科主任醫師陶勇雙手和頭部多處受傷,搶救持續到深夜。現場另有3人負傷。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1月20日,周一,晚上十點半,北京朝陽醫院門診樓七層的眼科診室,燈火通明,空空蕩蕩。此時經過這層樓的人,難以想象白天這裡的熙熙攘攘,以及當天下午在這裡發生的一場慘劇。

  

  △ 朝陽醫院眼科候診室 莫楊攝

  當天下午13時55分,正在門診樓七層特需門診出診的朝陽醫院眼科主任醫師陶勇,被一名男子用菜刀追砍。陶勇的雙手和頭部多處被砍傷,左手、前臂肌腱斷裂(據說正中神經和尺神經受損)。

  當時,陶勇身邊的眼科副主任醫師楊碩挺身而出,上前欲奪取行兇者手中的菜刀,被砍傷手部和耳朵。現場還有一位志願者、一位患者家屬負傷。

  一位目擊者事後稱,「有三位醫生被砍……兩位醫生都捂住耳朵部位,有大量血湧出,白大褂上都是,還可行走。一位醫生被砍得最嚴重,沒有任何反應。」

  北京市衛健委網站當天發布新聞:「2020年1月20日13時55分,北京朝陽醫院發生一起暴力傷醫事件,導致1名醫生受傷(指陶勇醫生,編者注),目前正在救治中,生命體征平穩。」

  新聞還透露,另有「1名醫務人員、1名志願者和1名正在看病的患者家屬見義勇為,在勇斗歹徒過程中負傷,無生命危險。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陶勇還有一名助理,平時在手術室工作,每周一來門診做陶勇的助理。事發時她正在廁所。當外面的喧鬧傳來時,同事為保護她,迅速鎖住了廁所門。

  陶勇隨後被緊急安排手術治療。全國最好的神經科醫生趕來給他的雙手做手術。他們都希望能保住陶勇手部和前臂的神經。「對一名做手術極為優秀的眼科醫生來說,手意味眼睛和大腦。」一位醫生在微博上寫道。

  陶勇手部的手術完成後,因腦部CT發現狀況,又繼續開顱手術。20日晚11點,搶救仍在進行。

  本來,這一天是朝陽醫院眼科的年會,全體醫護人員下班后將繼續留在醫院。此刻,他們依然全體留在了醫院。有的醫護人員繼續給患者做手術——因為白天的襲醫事件,耽誤了不少手術,晚上要補做。其餘的人等在陶勇的手術室前,等待他的手術結束。

  手術併發症引發不滿  患者崔某持刀來到醫院

  36歲的傷醫者崔某,砍人後逃逸,隨後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的民警和醫院安保人員抓獲。

  據朝陽醫院多位醫生透露,崔某是朝陽醫院眼科的一名病人。此前,崔某曾在朝陽醫院眼科由另一名醫生做了一場眼部手術,出現了脈絡膜上腔出血。這是眼科手術里最嚴重的併發症之一。最嚴重的後果會導致失明。

  陶勇的一位同事透露,崔某出現手術併發症后,陶勇參與了崔某的治療。陶勇的手術技術非常高超,因此眼科幾乎所有的疑難雜症,都會轉到他這裡。患者崔某的併發症情況,要根據出血量的多少,採取不同的治療方案,對醫生的要求很高,放到別的大夫那裡很可能治不了,但在陶勇的參與下,崔某恢復了部分的視力。可是,崔某還是覺得沒有達到預期。他認為到醫院花了錢,就應該達到他理想中的治療效果。於是,心生不滿。

  1月20日下午兩點左右,當崔某手持菜刀來到朝陽醫院眼科門診時,最初治療他的那位醫生不在,而陶勇當時正在特需門診出診。於是崔某把全部的不滿,發泄在陶勇身上。

  

  朝陽醫院官網截圖:陶勇醫生的出診信息

  陶勇是一位品德好、水平高的優秀醫生

  「我們是治病救人,憑什麼要受這種傷害!」一位朝陽醫院的醫生表示不解。

  40歲的陶勇是一名年輕有為的優秀醫生。他28歲北大醫學院博士畢業后,在德國訪學一年,32歲就晉陞為副主任醫師和碩導,36歲成為主任醫師,37歲至北京朝陽醫院任主任醫師、博導。陶勇已發表57篇SCI論文,是中華醫學會眼科分會青年委員和眼免疫學組最年輕的委員。正常發展的話,未來將會是某個分支領域領先級的眼科醫生。

  

  在擔任朝陽醫院眼科主任之前,陶勇在北京人民醫院工作過。北京人民醫院血液科一位醫生說,「我是血液科做移植的,有關移植的併發症,眼科的併發症,都是陶勇和我們一塊會診的。病人有眼科併發症,都介紹到他那。他去了朝陽以後,我們有些病人還會介紹過去讓他看。」

  據陶勇一位的朋友講述,陶勇研究的領域是葡萄膜炎、眼底病變等,處於前沿。尤其是葡萄膜炎的治療難度很大、風險很高,國內只有六七家醫院專門開展了這方面的工作。而且,有一部分葡萄膜炎的患者伴有HIV感染,很多醫生不願碰,一是預后差,二是家屬難溝通。但陶勇並不在意,他喜歡接受挑戰。

  自從陶勇來到朝陽醫院眼科后,該科室每年的手術多了近2000台。在同事們眼中,他是朝陽醫院眼科的「扛把子」。

  一位和陶勇有十多年交情的朋友稱,陶勇很謙卑,是很好的醫生,對患者、同事都相當好。他還很願意培養年輕人,平常說話很溫和。「一般水平很高的人與你相處,總有一種高人一等、高高在上的感覺,他就很平等。叫他陶老師,他說,不要這樣叫我,叫我小陶就行。他會給年輕的醫生一個發展平台,會帶他們手術。如果做他的助手,他還會給助手們開薪酬。」

  另一位醫生在微信朋友圈裡回憶說,「前年在溫州實習的時候,正好被分到葡萄膜炎科,中途有一次峰會,陶勇從北京過來講課。」在這位醫生的印象中,陶勇很年輕,資歷很豐富,而且專門搞葡萄膜炎眼液診斷。在溫州實習期間,這位醫生的導師經常會把眼液標本快遞給北京的陶勇,因為只有陶勇那裡才有技術,可以在短時間內確定感染源。這位醫生還回憶說,陶勇是個思路特別清晰的人,他本人在聽陶勇講課時學到了很多,到現在還關注陶勇有關葡萄膜炎的微信公眾號。

  陶勇的同事都對陶勇非常讚許,認為他專業好,性格好。一位同事回憶:「他經常治療很多沒有錢的病人,甚至給病人錢。」在豆瓣上流傳的一則陶勇和他人對話的微信截顯示:一位病人,沒有錢做雙眼手術,打算只做一隻眼,陶勇讓他來做雙眼手術,不夠的錢他出,只因為「不能眼睜睜地看他瞎了。」

  

  陶勇醫生和患者朋友對話截圖

  深夜,眼科的同事們 還在等陶勇的搶救手術結束

  1月20日晚上十點, 朝陽醫院門外,一對五十多歲的夫婦還在等他們的女兒—— 一位在朝陽醫院眼科工作的姑娘。

  當天傍晚六點,這位姑娘打電話給父母,告訴了下午發生的事情。夫婦倆聞訊十分焦急,開車來到了朝陽醫院,一心想要見女兒一面。但因醫院眼科診室封鎖,女兒一直在手術室工作,無法出來與父母見面。而這對夫婦也無法進入院內,看一看女兒。

  於是,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父母一直在院外等候。等候期間,偶爾和女兒通個電話,在電話這頭聽到女兒的聲音,聊以心慰。一直到晚上快11點時,女兒打來電話,讓父母不要等她,今晚估計回不了家。電話很短,只有幾秒鐘。

  

  或許,她會繼續工作,也許結束手術后,她會和眼科的其他同事們一起,等待搶救陶勇的手術結束。

  北京市衛健委強烈譴責暴力傷醫 持續加強醫院安保力量

  1月20日,事發當天,北京市衛健委在官方網站發布《強烈譴責並堅決打擊暴力傷醫行為》一文,文中稱:

  「我們對在醫療機構發生的暴力傷醫行為表示強烈譴責,對受傷人員表示親切慰問,對見義勇為行為表示誠摯敬意。」

  「我委始終對暴力傷醫行為零容忍,並與公安等部門一道,強化警務巡查、警醫協同、聯防聯控;持續加強醫院安保力量,升級技防、人防、物防措施,全面排查糾紛矛盾,堅決打擊各類涉醫違法犯罪行為,切實保障醫務人員人身安全和醫療秩序。我市醫院安全秩序地方立法工作已經啟動。」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大陸資訊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4-10 01:5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