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前駐伊朗大使:這次美伊衝突有一件事情很詭異

京港台:2020-1-17 19:07| 來源:風範 | 評論( 21 )  | 我來說幾句

中國前駐伊朗大使:這次美伊衝突有一件事情很詭異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自去年5月以來,美國和伊朗衝突逐步升級,今年年初,伊朗「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遭襲擊身亡,掀起美伊一輪又一輪的報復行動,美伊緊張局勢達到一個高潮。本期《外交官訪談錄》,我們邀請到了中國前駐伊朗大使華黎明和鳳凰新聞客戶端榮譽主筆唐駁虎,共話美伊局勢,呈現伊朗鮮為人知的真實面貌。

  華黎明認為,伊朗誤擊烏航客機事件使伊朗國內原本反美的形勢、情緒完全改變,伊朗一手好牌打得稀爛。雖然此次衝突中美伊雙方都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剋制,但中東局勢真正的危險在於核問題。一旦爆發戰爭,中國的能源會被切斷,世界經濟將再次陷入衰退。出於地緣政治,美國始終不會允許一個反美的伊朗政權在地圖上存在,美伊關係無解。

  談到外界對於伊朗的刻板印象,唐駁虎表示,伊朗雖然是一個神權宗教統治的國家,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整個國家還是在往現代化的方向走。伊朗女性受教育程度很高,很多國民去西方國家深造,伊朗青年崇拜美國;伊朗政權本身也不是完全地歇斯底里地堅定反美,政權內部改革的力量也很大。

  以下為訪談實錄。

  

  伊朗墜機: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主持人:不知道有多少網友看過唐駁虎之前寫的一篇《烏克蘭客機墜毀,伊朗導彈是最大嫌疑》,就在1月11日伊朗官方發布聲明,承認在8號「意外」擊落了烏克蘭的客機。我們旁邊的福爾摩虎·預測帝·唐駁虎要不要先來考慮王婆賣瓜一下?

  

  唐駁虎:當天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在當地時間1點半左右的時候,伊朗革命衛隊對伊拉克的美軍基地發起了導彈襲擊,之後伊朗肯定會擔心報復,整個防空系統處於高度緊張戒備狀態,但是又沒有發布對民航禁航的指令。

  當天早晨6點鐘左右,這架烏克蘭從基輔飛過德黑蘭的飛機要返航了,載著乘客從德黑蘭飛回基輔。6點12分飛離跑道,6點15分在跑道起飛后不久,也就3分鐘的時間,它的對外通信聯絡突然中斷,飛行員也沒有發出任何求救,因為通信系統也被切斷了。過了大概4分鐘,它就墜毀了。

  

  華黎明:這次有一件事情很詭異,就是昨天(編者按:1月11日),我看到伊朗網站上的消息,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和它的總統也是在3天以後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因為最高當局認為是個技術故障,所以它下面的官方都認為這是一個技術故障。

  這件事情就讓我們看出來,伊朗內部的決策部門相當混亂。像革命衛隊的防空部門,做了這件事情以後,居然沒有及時地報告最高當局,而且這件事情在策劃的過程中,最高當局似乎也不知道。所以這個事情在伊朗我覺得是相當詭異的一件事情。

  最明顯的後果就是伊朗國內現在開始亂了,昨天(編者按:1月11日)就有1000人上街遊行,指責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混亂和無能,甚至提出來要求領袖和總統辭職下台。我的看法是,原來蘇萊曼尼遇刺的那個時候,伊朗全國都憤怒了,老百姓強烈的反美情緒一致都支持政府,事情到3天之後,現在國內的形勢、情緒完全變了。伊朗政府本來手裡的一副好牌,現在不行了,這副牌現在打爛了。

  

  美伊雙方有默契,實際上殊途同歸

  主持人:我們從蘇萊曼尼遇刺開始,重新看下整個事件的經過。蘇萊曼尼在伊朗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華黎明:蘇萊曼尼在伊朗的職位並不高,他的軍銜也就是一個少將,是伊朗革命衛隊下面一個聖城旅的旅長,這個聖城旅專門負責伊朗輸出革命,在敘利亞、黎巴嫩、伊拉克等地打仗。所以他的職銜並不高,最高的應該是革命衛隊的司令,革命衛隊的領導,還有總統,比他的地位高得多。

  但是這個人很特別,他從2012年開始,就在中東地區作戰,是負責伊朗的中東政策的最主要策劃者和指揮者。除了軍事領導以外,他還是整個中東地區的情報總指揮,所以美國人對他非常尊敬,2017年曾經被美國的時代周刊定為封面人物,所以美國早就盯上他了。而這次策劃殺害蘇萊曼尼的活動,在美國方面,主要的策劃者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

  

  蓬佩奧原來是國會議員,是共和黨「茶黨」極右政黨的成員,從那個時候起,他就對伊朗高度仇視,而且一定要推翻這個政權。他擔任國務卿以後,很重要的一個想法就是要把蘇萊曼尼除掉,他認為蘇萊曼尼就是美國的心頭之患,不除掉他美國在中東地區無寧日,多次想要說服特朗普總統,所以美國是在這麼一個背景下把這個人除掉了。

  除掉之後,我們發現,特朗普還有蓬佩奧整個團隊覺得有一點后怕,因為沒有想到伊朗國內會這麼強烈的反對,而且世界震動那麼大,油價也上漲了,黃金價格也上漲了。這個是他很害怕的事情。

  主持人:蘇萊曼尼其實並非一直是美國的「心頭大患」,反而曾經兩度與美軍合作,對抗塔利班和「伊斯蘭國」,特朗普此前也一直表示不願與伊朗開戰。特朗普這次下令斬殺蘇萊曼尼背後的真正用意是什麼?

  唐駁虎:這實際上跟伊拉克的內部局勢有非常緊密的聯繫。但很多媒體都沒有提到這一點。伊拉克有60%的民眾是什葉派民眾,通常的說法是他會聽伊朗的,但其實他們是兩個民族,一個民族是阿拉伯人,一個民族是波斯人,各種內部矛盾和分歧還是存在的。

  最大的分歧點是在近年來,伊朗本國的工業化取得了相當的程度,它的輕工業產品大量湧入伊拉克南部,加劇了伊拉克戰後的失業狀況。當地人認為近年來蘇萊曼尼率領的什葉派武裝就是伊朗的傀儡。

  伊拉克人民對伊朗的反感情緒開始高漲。去年10月1號一直到11月底,伊拉克人民進行了大規模的抗議遊行,而且都是什葉派來進行的。抗議遊行中,什葉派民兵想偷偷地用槍擊的手段去鎮壓遊行的民眾,造成了極大的不滿。到了12月份之後,伊拉克總理就變成了一個看守總理,誰來接任下一任總理成了伊拉克國內的突出點。

  伊拉克什葉派最大黨領袖——薩達爾是當年的反美英雄,2018年他領導的黨派勝選成為伊拉克議會最大黨的時候,伊朗就提出來說,堅決不能讓薩達爾的政黨來掌權總理。伊朗想出的應對策略就是在伊拉克煽起反美情緒,辦法就是用它的什葉派民兵去襲擊美軍基地,美軍也立刻作出了回應,用戰鬥機去轟炸什葉派武裝,下一輪升級就是大家在新聞中看到的,什葉派民兵很憤怒地把美國大使館包圍了。

  

  還有一個可能大家不知道的點,好像是華盛頓時報披露的,美國截獲了一份電文,電文的內容是「你提出的這個計劃非常重大,電話里不能說,回國商量。」美國一下就慌了,這麼重大,到底是什麼事兒,難道是更大的類似於1979年攻佔美國大使館的行動嗎?美國決定就趁蘇萊曼尼從敘利亞回國,經停伊拉克之際,把他幹掉。這是一個不明確的情報造成的,因為特朗普要連任,他承受不起這樣的政治打擊。情報不明,乾脆就斬草除根。

  主持人:此次衝突中,可以說雙方都保持了一定的剋制甚至說「默契」,比如美方炸死蘇萊曼尼之後說,如果伊朗想要報復,應與美方行動「相稱」,有種默許的意味,伊朗的報復行動也沒有給美方造成太大損失。有網友說,美國和伊朗好像同台唱雙簧,如何解讀這種默契?

  華黎明:蘇萊曼尼被打死以後,伊朗全國都憤怒了,而且這個憤怒的程度真是有一點空前,40年沒有見過這個場面。所以他的領袖說要嚴厲地報復,怎麼嚴厲地報復呢?就是過了2天之後,用導彈來襲擊美軍基地。

  但是這個襲擊很有意思,有的西方媒體形容這個導彈好像是拐著彎走,沒有打死美國一個人,只是炸毀了美國的一些軍事基地設施。伊朗自己宣布說炸死了80個美國人,炸傷了200個人,但是特朗普說我們一個人沒死。意思也就是說,我們扯平了,你打死了我,然後我也導彈襲擊你,如果真的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的話,伊朗絕對不是美國的對手,似乎美伊雙方有默契,實際上是殊途同歸。

  主持人:那就有網友問了,「伊朗人看不到外面的新聞嗎?如果知道自己被政府善意欺騙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華黎明:實際上這次打擊之後,伊朗方面做足了宣傳,就是我報復了,而且打擊了10枚導彈,懲罰了美帝國主義。伊朗群眾對這個問題好像也基本上認可。

  

  中東局勢真正的危險在核問題上

  主持人:談到兩邊的衝突,伊核問題一直是美伊緊張關係的核心。這個月5號,伊朗突然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協議第五階段,特朗普之前還說「等我消息」,隔了一段時間我們看到特朗普出來說「決不允許伊朗擁有核武器」,並對伊朗追加制裁。伊朗的最終訴求到底是什麼? 是進行核武攻擊嗎?

  

  這個問題上,很多的媒體和朋友都有一個誤解。伊朗的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說過,核武器跟伊斯蘭教不相符,我們不應該擁有核武器。我的理解是伊朗所追求的是想跟以色列對等。以色列是擁核國家,以色列的核政策是擁有核能力但是不真正發展核武器。就是我有需要的時候,在形勢緊張的時候,我隨時可以把核武器給造出來。

  華黎明:2003年的戰爭給伊朗一個機會,因為美國顧不上它,所以它發展得很快。從2003年到2013年,伊朗的濃縮鈾的核心分離機從500台增加到15000台。因為哪一個國家如果它提煉核濃縮鈾濃度的能力超過了20%,就跨過了一個核門檻,所以這個時候奧巴馬跟伊朗簽訂了一個核協議,伊朗承諾我這個核能力到此為止,不往前走了,美國取消制裁。

  但是2018年,特朗普就宣布退出核協議。他說這是個最糟糕的協議,這個核協議沒有禁止伊朗發展導彈。導彈是核武器的運載工具,你既然不想搞核武器,你搞運載工具幹什麼?所以特朗普說,第一,你導彈必須取消;第二,你不許再干涉敘利亞、葉門;第三,核協議里的「落日條款」,Sunset Clause,必須要去掉。落日條款就是15年以後,伊朗還可以恢複核生產、核能力。15年其實快得很,現在都已經3年過去了。所以特朗普說,這三條不行,伊朗你必須要重新談,所以現在處在這麼一個僵局。

  主持人:目前,無論是特朗普的白宮電視講話,還是伊朗領導人的表態,都傳遞出雙方希望衝突降級的意願。未來美伊局勢將如何演化?

  

  

  華黎明:在伊朗的局勢問題上,最危險的還是伊核問題。如果伊朗也不執行伊核協議,繼續恢複核生產,以色列早就說過,一旦伊朗跨過核門檻,我必定要打擊它,那個時候才是真正危險的。

  因為以色列如果打擊伊朗,必定要把美國拖下水,那才是一場非常危險的戰爭。我覺得現在中東局勢真正的危險不在蘇萊曼尼被刺,而在於這個核問題上。

  主持人:美伊戰爭甚至一些網友擔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爆發嗎?

  華黎明:從目前看來,第三次世界大戰還沒有靠我們這麼近。因為首先最大的超級大國,美國現在的總統特朗普是一個不想打仗的總統,他從競選的時候就開始說,小布希發動的兩場戰爭是錯誤的,花了6萬億美元死了4000多人,我要當選總統我就不幹這個事。所以相信特朗普起碼在任內不會發動一場第三次中東戰爭,或者由此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之所以這次蘇萊曼尼事情發生以後,美國也很克制,伊朗也很克制,都是怕大打。大家都知道如果真大打起來就是玉石俱焚,這個世界就毀滅了。

  主持人:當天衝突升級的時候,我們還有個值班編輯說,那我手上的黃金是不是可以拋了。當前的美伊緊張局勢會對中國產生什麼影響?有網友說:「只要敢打,中國穩坐第一」,對此,如何看待?

  華黎明: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希望最好不要打起來,為什麼呢?現在伊朗發生了變化,美國對伊朗施加壓力,眼前外交上中國可能會增加一點對美國的籌碼,但是從長遠看,中國從1993年以後成了一個石油純進口國,我們對海外的能源依賴越來越大,現在中國用油60%是來自於海外,一大部分來自中東。

  即使不是來自中東,波斯灣、紅海、印度洋整個也是運油通道,對於中國來說,這個運油通道一旦被堵截的話,就意味著中國的能源要被切斷。除此以外,中東波斯灣地區如果要發生大戰的話,勢必對世界經濟產生重大影響,可能世界經濟再次陷入衰退,這是中國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這次蘇萊曼尼被殺以後,幾個小時,油價就漲了4%,黃金價格同時增長,這還是小衝突,如果大規模衝突爆發,中東地區徹底沒有安全和穩定了,那世界經濟就要衰退。所以第一時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就希望雙方克制,能夠把這個溫度降下來,這是最符合中國利益的。

  

  中國在伊朗公民受影響不大,但也要做些準備

  主持人:當地華人的狀況如何?對他們的影響大嗎?

  華黎明:在伊朗的華人不多,不像歐洲國家裡有一些好幾代的,或者老華人華僑,伊朗大部分華人都是上世紀80年代以後,中國在那投資,或者是建設項目時去的,做生意的、留學的、旅遊的還不多。所以在那的中國人目前還是安全的。

  這個事情第一階段發生的時候,蘇萊曼尼被殺了,其實在伊朗本土上並沒有發生不安全的事情,都是在伊拉克領土上。這兩天伊朗國內的局勢不穩了,這個局勢發展下去,伊朗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們現在都很難預言,中國公民要做一些準備才好。

  主持人:中國目前在伊朗有多少投資?

  華黎明:投資額我這裡還沒有一個統計數字。中國有100多家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在那裡,2008年之後,中國資金、勞務大量進入伊朗,但是自從美國對於伊朗實施制裁,尤其是對中國也實行長臂管轄以後,中國的很多資金企業就退出伊朗了。一個是沒有辦法買伊朗的油了,第二在那裡開展項目,或者要投資的話資金進不去,因為在美國的制裁下,每一個美元都進不到伊朗去,伊朗賣的油錢收不回來,它要付給賣方錢也付不出來,這種情況下,中國有一部分企業就撤退了。

  

  十字路口到底往哪裡走,伊朗要做一個選擇

  主持人:有人說在伊朗內部,文官集團想要剋制,但是商人、軍人不想放棄利益,伊朗內部的政治版圖大致是怎樣的情形?

  唐駁虎:革命衛隊實際上經商情況是非常嚴重的,革命衛隊可以說是整個伊朗最大的老闆,參與很多很多企業,我們中國企業過去投資,很多企業背後老闆就是革命衛隊,因此革命衛隊有非常大的經濟利益在裡面。

  而文官集團肯定希望伊朗平安。2013年和2014年,伊朗的人均GDP如果以美元計算的話就是腰斬,從8000多美元直接降到4000多美元,人民生活很痛苦。在這個壓力之下,伊朗終於跟六方達成了伊核協議,2015年核協議談下來的時候,它的談判代表,它的外長回國的時候是被視為英雄的,萬人空巷,覺得我們經濟有救了。

  之後,蘇萊曼尼又以一種革命輸出的形式,塑造了另外一種英雄形象,這實際上反映出雙方一種主張和平發展,一種主張革命輸出,這兩種力量一直在對抗。

  主持人:伊朗國內的政治版圖,這些年來有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華黎明:伊朗革命40年,1979年我親身經歷這場革命,當初我能感覺到群眾很擁護這個革命,推翻巴列維政權,建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獨立了,不再受美國的控制。但問題是,世界上任何革命以後一個新政權成立,你要發展經濟,要解決老百姓的民生問題。

  現在伊朗面臨一個大問題,40年之後,當政者還在談論革命,還在談論國內的政治鬥爭,領導人幾乎沒有時間來考慮國內的經濟發展。再加上被美國制裁,各方面因素加起來,伊朗面臨著革命40年之後,我們到底下一步怎麼走,還繼續革命還是要發展民生?

  實際上伊朗國內從上到下,分成兩種意見,一種是說下一步應該改革了,伊朗應該解決民生問題,跟西方緩和關係,融入全球化的系統,成為經濟上的大國。但是另外一部分人認為,按照當年已故的領袖的說法,美國是個狼,伊朗是個羊,狼和羊的關係,所以我們要繼續抗美,繼續保持這個革命。所以伊朗現在就處於這麼一種狀態,十字路口到底往哪裡走,伊朗要做一個選擇。

  

  伊朗青年也崇拜美國

  主持人:伊朗國內民眾對美國是什麼樣的看法?所有的人都很反美嗎?

  華黎明:你到伊朗去看,如果舉行反美示威遊行的話,百萬人上街,打倒美國,燒美國的旗,燒特朗普的像,大家都很憤慨,可能參加遊行的都是伊朗的年輕人。第二天,這些年輕人就跑到迪拜美國大使館,去申請美國的簽證了。伊朗的年輕人,非常崇拜美國,崇拜西方,他們看好萊塢大片,所以是很矛盾的現象。

  就像有一個美國學者過去講的,說像伊朗這種國家反美,你不用擔心,這些年輕人第一天喊美國人滾回去,第二天就說,把我也帶走。

  

  「亮馬橋會戰」,特朗普真是拼了

  主持人:這幾天我們還觀察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在中國的社交媒體微博上,所謂網友說開闢了「第二戰場」,因為美國駐華使館和伊朗駐華使館在微博上面隔空互懟,網友戲稱為「亮馬橋會戰」。社交網路會不會成為之後國與國之間進行爭鬥的一個主要場所?

  

  

  華黎明:伊朗這幾年非常重視國際輿論對伊朗的反應,而且它想通過各種媒體的手段,尤其通過網路,掌握話語權。包括伊朗駐華使館它也不放棄這個機會,它知道中國的微博很發達,所以開了公眾號,宣傳伊朗的政策,而且批評美國。美國也想爭取中國輿論的同情,所以它也在它的公眾號上來講美國的政策,批評伊朗。

  主持人:此前蓬佩奧發了一個雙語推特,煽動伊朗國內的民眾給美國提供伊朗政權不良的證據。特朗普也發了一個雙語推特,這個推特主要是在說什麼?

  

  華黎明:伊朗承認導彈誤擊客機之後,伊朗國內群眾上街遊行,反對政府,甚至提出要求領袖下台。特朗普就如獲至寶,馬上發了個推特,說你們老百姓起來反對政府,美國會支持你們。而且要求伊朗政府,你們要尊重人權,不能再抓人了,不能再斷網。因為上次,一個月以前,伊朗國內發生了反政府示威遊行,伊朗政府兩天之內斷網,所以特朗普說不允許斷網。而且把這個推特用英語和波斯語兩種語言發布,看樣子這個特朗普真是拼了。

  

  伊朗女性受教育程度高於男性

  主持人:在錄製這個節目之前,其實我們編導有想去拜訪我們前編譯組主編,他現在是在做伊朗的生意,為一帶一路做貢獻。大家看下這個截圖:採訪可以,謝絕拍攝,怕被賊貓盯上。那麼問題來了,伊朗的地毯到底有多貴?

  

  華黎明:波斯地毯是伊朗人引以為驕傲的一種文化特徵,擁有上千年的歷史,享譽全球。在西方,如果家裡有一塊波斯地毯,那是很貴重的。而且有些地毯價值很高,高到什麼程度?有的一塊波斯地毯可以換一輛賓士車。

  

  主持人:我們外界可能會對伊朗有一些刻板印象,比如說伊朗是不是真的每位女性都戴著面紗?它是不是真的很封閉?

  華黎明:1979年的革命發生以前,巴列維王朝的時候,實行全盤西化,那時候的伊朗是非常西方化的,那個年代我到德黑蘭,第一印象真看不出來這是伊斯蘭國家,完全是個歐洲國家,所有的穿著或者是文化都是這樣。

  但是1979年伊斯蘭政權上台以後,把全盤西化作為一種錯誤的政策,要把它糾正,要完全伊斯蘭化,高度的伊斯蘭化,要求婦女到公共場合必須要把自己的頭髮蓋上,不一定要戴面紗,就把自己的頭髮蓋上,把自己的身段掩護起來,不能暴露自己的身段。在伊朗,我參加過很多人的婚禮,這個婚禮很有意思,男的只參加新郎的婚禮,女的只參加新娘的婚禮,所以你參加一個婚禮,男的女的是分開的,都是政府要求的,你如果違反這個規定的話,警察會來干預。

  最尷尬的是伊朗的外交官,伊朗常駐在外的外交官不能跟女性握手,在西方國家尤其是犯忌諱的,比如我最後一任在荷蘭,伊朗駐荷蘭大使要跟荷蘭女王遞交國書的時候,不能跟女王握手,這個不是得罪了東道國嗎,類似這樣的尷尬,他們都能體會到。

  這40年以來,應該說因為美國和伊朗關係敵對,美國和西方的媒體把伊朗深度妖魔化。比如在中國遇到一些親戚朋友說,我也想到伊朗去,伊朗還在打仗嗎?伊朗還安全嗎?這就是被妖魔化的結果,全世界的印象都是伊朗是個邪惡的國家,我們中國人倒不一定認為伊朗邪惡,但至少認為是個很神秘的國家,可能還在打仗,我可以告訴大家,伊朗是中東國家裡面最安全的在德黑蘭這樣的大城市,婦女晚上10點鐘以後在街上走絕對安全。

  主持人:在伊朗,女性的地位如何?

  唐駁虎:伊朗雖然是一個神權宗教統治的國家,但是它被當年的白色革命打斷之後,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整個國家還是在往現代化的方向走。伊朗大學里,現在女生佔60%,男生只佔40%,女性受高等教育的程度要高於男性。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績。

  2014年,數學的最高獎菲爾茲獎獲獎者,我記得是1977年生的一位非常年輕的伊朗女數學家,她是在伊朗本國接受完基礎教育和本科教育之後,出國到英美去完成進一步的教育,在很年輕的年紀拿了數學的最高獎。

  

  ▎伊朗女性瑪麗亞姆·米爾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1977-2017)2014年獲得了有「數學界諾貝爾獎」之稱的菲爾茲獎,不幸的是,她在2017年7月因患癌在美國去世

  在美國大學的非美國本土教職員工裡面,比例最大的肯定是華裔,其次是印度裔,伊朗裔的教授大概能排到第三第四位,規模跟韓裔、俄羅斯裔是差不多的。它的教育水準相當高,民族素質還是相當優秀的。

  

  美國絕不允許這個重要的地方由反美政權統治

  主持人:許多觀眾認為,美伊關係剪不斷,理還亂,二位能否用一句話概括美伊關係的實質?

  華黎明:伊斯蘭政權執政以後,美伊關係一直是很敵對,為什麼?美國從1979年到現在,七任總統,每一位對伊朗都很敵對,為什麼?我們看看地圖就知道了。

  

  伊朗的戰略位置太重要了,它處在歐亞板塊幾個大板塊的連接點,它的西面是阿拉伯世界,北面是高加索和中亞,西面是南亞次大陸,南面是波斯灣和印度洋,這麼一個重要的戰略地位,美國要在全球稱霸,不能沒有這個地方,美國絕對不能允許在這樣一塊重要的地方有一個反美的政權來統治。

  所以美國必定要反對,而且它的目標就是要改變現有的政權,包括這次殺害蘇萊曼尼,最終目標就是推翻這個政權,所以只要伊朗這個政權還在執政,美國就始終會把伊朗看成是重要的敵人,美國不能允許一個反美的政權在這個地圖上存在。

  今天是特朗普,明天換了另外一個總統,還會繼續反對這個政權,美伊關係我覺得無解。

  

  伊朗政權內部改革的力量也很強大

  唐駁虎: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我的觀點是,美伊關係取決於哈梅內伊。哈梅內伊現在年紀比較大了,關鍵他身體不太好,之後伊朗國內怎麼變,值得我們關注。其實伊朗這個政權本身也不是完全地歇斯底里堅定地反美,80年代,當時選定的接班人是蒙塔澤里。

  

  蒙塔澤里主張應該逐步走向世俗化,宗教神權退出政治,國家往世俗化的方向去走。後來蒙塔澤里被廢掉了,但是不光是蒙塔澤里一個人,霍梅尼的孫子現在在伊拉克,還有包括蒙塔澤里的孫子,也都是秉持著我們應該跟美國和解,我們的社會應該走向世俗化、走向現代化的這麼一個道路,可能還要加上當時的伊朗總理穆薩維,其實政權內部改革的力量還是很大的。伊朗之後怎麼走,是值得我們觀察的。

推薦:美國打折網(21usDeal.com)    >>

        更多國際觀察 文章    >>

【鄭重聲明】倍可親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倍可親同意並註明出處。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於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為其版權負責;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原作者未知,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及時與我們聯絡,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3 16:49

返回頂部